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章 周旋
    戴雨潇开始梳妆打扮,以前的她顶多略施粉黛从不浓妆艳抹,这次她故意把粉底打的很厚让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唇只涂了淡淡的一层无色的润唇膏,偏黄色的浅淡眼影,整个妆容看起来黯淡无神病恹恹的。

    这次的主角可是戴霜霖,她一定要本分的做好绿叶充当配角。穿什么衣服呢?一脸倦容的病人最适合穿什么衣服呢?医院的主色调?白色!没错,就穿白色衣裙!

    戴雨潇打开衣柜,开始挑选衣服,她喜欢的颜色也就那么几种,多为纯色,最爱紫色,好在白色在她的喜欢之列。

    戴雨潇最喜欢纱织的白色衣裙,喜欢那种随风摇曳的感觉,而去见慕冷睿,绝对不可以穿那种有点飘逸感觉的白纱裙,那岂不是自讨苦吃。翻来找去,戴雨潇在衣柜的最内层找到一件宽大的白色棉布裙。

    打扮停当,明亮的穿衣镜里的戴雨潇病容满面,宽宽大大的棉布衣裙像个麻布袋子将窈窕身姿严严实实收拢起来。

    不能再穿高跟鞋,一是脚痛,而是高跟鞋上的女人身姿太妖娆,她只能穿平庸非常的平底鞋。戴雨潇选了一双白色平底鞋穿上,很是轻松舒适。

    还少点什么?戴雨潇拢拢波浪样的长长的卷发,这发型太时髦了,得改掉。

    戴雨潇索性将这一头律动的秀发编成两根发辫垂在胸前,如此幼稚的发型,足够绿叶了吧?好的,满分!戴雨潇更多了一份与慕冷睿周旋的信心。

    她想象得到戴霜霖该是如何精致的妆容优美的发型,也定是光彩照人的服饰。她一副病恹恹的邻家丫头模样,定能将戴霜霖衬托的更加耀眼夺目。

    她将矛头引向戴霜霖,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太不仗义了?毕竟戴霜霖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尽管平日里戴霜霖关爱甚少挖苦讽刺甚多,她这么对戴霜霖是不是太过分?戴雨潇不禁有点暗暗自责,担心起戴霜霖来。

    祈祷慕冷睿没有包下整个餐厅,这样,戴霜霖和她同样都没有危险。而且,毕竟父亲是疼爱姐姐的,不会任由姐姐被人欺负,姐姐久经商场与慕冷睿多有生意往来,想来慕冷睿也不会胁迫她吧。

    原来,能被慕冷睿如此欺侮的,也只是少人疼爱弱小不堪的她了。戴雨潇想到此,泪水湿了眼眶,差点没滴落,强打精神走出房门,向楼下走去。

    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梦幻一般,戴雨潇微微仰仰头,阳光刺激的她微闭了双眸,浓密卷翘的眼睫毛在面颊上遮出优美弧形的小阴影。

    她好想安静的在阳光里伫立几分钟,扫去心头的阴霾让自己有更多的信心与慕冷睿周旋,耳边却传来一些女人的议论声。

    “呦,那辆迈巴赫就是来接她的呀,那可是慕家大少爷的车呢……..”

    “唉,现在的女孩子啊,不知道自重哦,我早上看她穿着一件男人衬衣回来的呢。”

    “真的吗真的吗?莫不成她已经跟慕家大少爷**了?”

    ………..

    那些八卦的议论让本来安静的戴雨潇面红耳赤,真是见识了人言可畏,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越是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越是街头巷尾的传扬。

    昨晚的不堪再度涌上心头,残忍的撕扯已经平复的心绪,撕成片片飞絮,丝丝缕缕。

    戴雨潇强忍住眼泪,窘迫的逃离议论者们或者鄙夷或者兴趣盎然的视线,即便坐到车里了依然感觉到背上针芒般的刺痛。

    到达餐厅门口时,戴霜霖已经等在那里,果然鲜艳夺目。

    浓淡适宜的精致妆容,恰到好处的衬托出美丽的五官,眼波流转明眸善睐,鼻子小巧高挺,唇瓣清爽可人。再加上一身米黄色衣裙,更是显得端庄高雅,又不失娇俏,当真是名媛风范。戴雨潇都不由得咂舌,这个姐姐还是很美丽的,当真是一朵。

    “妹妹,你来啦,我想慕少委托你邀请我,我还是等你一起进去的好。”戴霜霖亲热的拉住戴雨潇的手,这让戴雨潇很不习惯,戴霜霖的亲热让她头皮麻酥酥的像很多小虫子在爬。这姐姐什么时候如此明事理了?戴雨潇寻思。

    欧典餐厅门口人流如潮,戴雨潇定了定心,好,看来慕冷睿并未包下整个餐厅,那么她的周旋计划也勉强成功一半。

    欧典餐厅的侍应生全部是英国人,说的全部是英文,一般的人还真不能进来这里用餐,起码也得受过高等教育,自然这样的高级餐厅菜品价值不菲,收入破费的人才有能力来消费。

    蓦地戴雨潇想起戴霜霖英文相当勉强,只会说些简单的词汇,难怪如此谦虚的等她一起进去,这位名媛若因英文不过关在众人面前出糗可不是件美事。

    戴雨潇正准备踏入餐厅,就有一位西装革履的人到门口迎接:“您是戴吧?我家少爷已恭候多时了。”眼神瞥了瞥戴雨潇身边的戴霜霖,心里想,慕少不是说一个人麽,怎么来了两个?

    戴霜霖抢着答话:“是啊是啊,不好意思啊让慕少久等了。”这答话很符合的身份。戴雨潇这枚绿叶适时的保持沉默不答话。

    餐厅里的女人多是华丽异常,云髻高耸,华贵美丽,妆容也是精致的很,只有戴雨潇,显得和这里的气氛很不搭调,这又如何呢,她本就不喜欢哗众取宠,亦不喜欢随波逐流,这些云云总总如同天边的彩霞一样遥不需及。

    戴雨潇将戴霜霖推到前面,她默默的跟到身后。戴霜霖见平日里一向孤傲的戴雨潇今日如此谦卑,寻思着这丫头终于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角了,更加趾高气扬的故作优雅的踱在前面,戴雨潇唯唯诺诺的跟在后面像个侍女。

    戴氏姐妹以相互映衬的姿态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慕冷睿还是些微惊诧了下,却并非惊诧于戴霜霖的高贵优雅,这名媛常有的姿态他早就见怪不怪稀松平常的很,混在脂粉堆里的他,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故作矜持的矫揉造作,他早就对此深感麻木。

    身着白色棉布长裙的戴雨潇躲躲闪闪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让他冷漠的心悸动了下,就像初春的微风拂动第一根冬眠的神经。

    戴雨潇低着头,眼睑轻垂,自然浓密卷翘的眼睫毛微微翕动,清澈的眸子处处显露恬静,两根发辫垂在胸前,配上质朴的白色棉布长裙,多么多么安静的邻家妹妹姿态。

    真正性感的女人并非袒胸露背的女人,真正性感的女人是那种将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却依旧能给人无限遐想的女人。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便是用来形容戴雨潇这一类人的吧?

    慕冷睿身边女人无数,而缺的恰恰是这种安静质朴的邻家妹妹。慕冷睿的眼神也受了戴雨潇这装束的影响,瞬间变得安静怔然,目光些微呆滞。

    戴霜霖巧笑嫣然,从她的角度看,慕冷睿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以为她的精致妆容震惊了慕家大少爷,不由得心花怒放嘴角上扬。

    慕冷睿眼眸一转,的火花稍纵即逝,恢复了冷漠孤傲的大少爷姿态。他的眼神确实落在戴霜霖身上的时候,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和戴雨潇一起来做什么。心里想着表现上在这种高级餐厅却不能失礼。

    慕冷睿对着戴家姐妹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戴霜霖当仁不让的坐了主位,和慕冷睿坐在对面,而戴雨潇,静静的坐到侧位。

    其实这时候的戴雨潇,强忍着心中的局促不安,她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担心慕冷睿和戴霜霖同时发难,任何一个都已经让她难以招架,两个一起翻脸发作她可真吃不消。这场周旋真是一步险棋。

    慕冷睿虽然不知道戴雨潇带戴霜霖来的用意何在,却也猜到几分,嘴角不觉泛起一丝冷笑,这样的小把戏,也只有这小丫头想的出来,她难道担心自己青天白日下强迫她,自己只是想邀她用餐而已。

    “慕少,谢谢你邀请我,这里的气氛可真是不错呢。”戴霜霖瞥了一眼暖色灯光里正在弹奏的钢琴师,优美的钢琴曲缓缓流淌,跳跃的音符里用餐,气氛当然别有情趣。

    “客气。”慕冷睿言简意赅,原本电话那端喋喋不休的他此刻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他就等着戴雨潇开口。幽深的眼眸一直在戴雨潇身上流转。

    突然戴雨潇呼吸变得急促,手捂着胸口大口呼吸,眼睛里泛着泪花,很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妹妹?”戴霜霖故作关切的问,慕冷睿面前,她一定要都妹妹关切才是,不管她愿不愿意。

    “姐姐,我突然感觉很不舒服,好难过……..”戴雨潇勉强站起身,却又体力难支的样子,“姐姐,我想去医院……”

    经历昨晚的,戴雨潇本来就虚弱不堪,不用刻意装已经是倦容满面。此刻的她更有一种弱不禁风的病态美。

    “我陪你……..”戴霜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经将戴雨潇咒骂千百遍,该死的小妮子,什么时候不病不早不晚偏要赶在这个时候,与慕冷睿单独进餐的机会多么难得啊,眼看着就被不识时务的小妮子破坏了。

    可是慕少面前,她也不好发作。只能将关切硬装到底。

    “不用了姐姐,我自己可以的,你在这里陪慕少,我们戴家姐妹总不能双双临时退场,那也太失礼了。”戴雨潇的话听着在情在理,成全了戴霜霖的机会,又让她极有脸面,戴霜霖留下是为了成全戴家的礼数。

    “那你路上要小心哦。”戴霜霖心花怒放,关切此刻更加明显的写在脸上。

    戴雨潇用手撑下桌面,正起身离开,却发现面前横着半条腿,慕冷睿表面上不动声色,腿却在桌下霸道的横在戴雨潇的侧面。

    戴雨潇费力的提起裙摆迈了过去,脸红心跳,生怕慕冷睿此时再度发难。分明感觉到慕冷睿冷峻的眼神落在身上,那种强烈的气场很有压迫感,让她口干舌燥局促不安。

    像攀山越岭一样跨过那条腿,戴雨潇逃也似的离开欧典餐厅。

    胆敢在他面前设计堂而皇之的逃走的女人,这戴雨潇可是第一个,她就这么惧怕他,洪水猛兽一样远远避开吗?

    “越是这样,我越不会让你逃脱,只有我慕冷睿拒绝女人,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拒绝我!戴雨潇,你早晚是我的,我一定会得到你!”慕冷睿凛冽的眼神一直目送戴雨潇到餐厅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