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七章 寄人篱下
    慕冷睿的每日骚扰让戴雨潇变得神经兮兮,手机一响便习惯性的认为是他的骚扰信息,为了避免再发生夜黑被掳的厄运,戴雨潇干脆不住自家公寓,搬到了学校的集体公寓,那里的纯净氛围更适合自己。

    自从她搬到学校公寓后,慕冷睿的信息反而不再来。

    戴雨潇庆幸她搬到学校是正确的选择,果然对慕冷睿的嚣张气焰有所抑制,看来这慕家大少爷也并非全然不顾自家声誉,学生这个团体虽然年轻幼稚,而由于群体力量的庞大而具备一些舆论上的震慑力。

    不过,她也必须做好准备,狡猾的慕冷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新招数迫使她就范,要处处小心才是。

    戴雨潇着实过了几天清净日子,每天泡图书馆,远离尘事的喧嚣与烦恼,只在书海里安静的浮沉,让那纯净的文字潮流涤荡着灵魂。

    一日,她接到父亲戴正德的电话:“你为什么搬到学校住,不知道华娱集团正缺人手吗,都要毕业的人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为家族利益考虑下,什么时候你能和姐姐学学,看她每天为家族劳累你不内疚吗?学了四年的经济管理白学吗?”

    戴正德的语气很是严厉,他极少给戴雨潇电话,结果一来电话便多是不满和指责。“你们什么时候允许我参与华娱的管理了?如今却又要怪我袖手旁观。”父亲一连串的指责让戴雨潇倍感委屈,差点掉下眼泪来。

    为什么她遭遇那么大的不幸都没人关心一下,父亲又知不知道她的女儿遭受了何等不堪的凌辱。从母亲去世那刻起,她就注定是孤单的。虽然是家人,却感觉不到一丝亲情的温暖。

    戴雨潇默默的咬着嘴唇听着父亲的指责,没有半句反驳,反驳又如何呢,还不如沉默。

    “从明天起,你搬回家住,和你姐姐一起管理华娱。”父亲不容违背的命令。

    戴雨潇满腹委屈,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戴雨潇刚到家门口,戴霜霖恰巧载着大妈孟良娴出门。

    戴霜霖摇下车窗阴阳怪气的招呼:“吆,我亲爱的妹妹还记得自家门口在哪里啊,我还以为你一只脚踏进慕家豪宅再也出不来了呢。”

    大妈没有制止女儿无理的嘲弄,满脸堆笑的说:“我和你姐姐出去一下,你太累了,就不用陪我们去了,在家好好休息。”

    这句话太熟悉了,童年时候,每次大妈带姐姐出去玩都是这样对戴雨潇说,你看起来比较累哦,在家好好休息。因此每次出外游玩都没她的份。貌似堆满笑容的关切无非是厌烦罢了,这就是所谓的伪善吧。

    如今她长大了,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娘仍然不温不火的如是说,还当她小孩子呢。戴雨潇心中暗笑,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这样的敷衍早就是多余的。

    戴雨潇将重重的行李箱拖下车,佣人们一个个从她身边走过,都当她空气一样不存在,没有一个人主动表示要帮她拖一下行李。无所谓,早就习惯了这帮市侩的佣人,戴雨潇将红色的行李箱一点点挪到阁楼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有些许灰尘,戴雨潇擦拭着妈妈相片上的灰尘,腾升而起的阴霾笼的心里灰蒙蒙的。

    午饭时分,父亲不在家,大妈姐姐外出,戴雨潇一个人闷闷不乐的用餐,简单吃了几口便再难以下咽。这就是她半年后回家的第一餐,一个人的午餐。

    回到房间,她抚着妈妈的照片,泪水控制不住的扑簌簌滑落,妈妈去世后,自己便注定是孤独的,她早就忘记了亲情的味道。

    她留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父亲戴正德抱着童年的自己,坐在戴家后院的草坪上,母亲沈梦琴从侧面揽着戴正德的脖颈一脸幸福的笑容。多么温馨的一家三口,若不是由于母亲的离世,父亲还是疼爱她的吧。

    不清晰的记忆里,儿时父亲很疼爱她,平日里霸道严肃的他每次见到母亲和她都温情脉脉,把母女俩心肝宝贝一样的疼爱。因此,大妈孟良娴难免嫉妒,在父母亲面前显得对她很是疼爱,背地里却骂她是孽种,并威胁年幼的她不许跟父母亲说。

    母亲真的是跟人私奔了麽?这个谜团一直是个症结,一直牢牢的扎根在戴雨潇的内心深处,在她看来,母亲还是很爱父亲的,怎么会跟他人私奔呢?可是,大妈孟良娴提供的一系列证据都清楚的标明,母亲是与人私奔途中遭遇车祸去世的。

    母亲的去世,对父亲打击颇大,对她也愈加嫌弃。印象里,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变成了弃儿,父亲虽然供她吃住供她读书,而往日里的亲昵疼爱消失殆尽。

    戴雨潇幼年的世界里,就像突然刮了一场无情的飓风,这场飓风卷挟走了美丽温柔的母亲,也卷挟走了父亲所有的耐心与包容。她就在这无声的飓风里一路跌撞成长,在父亲的冷漠,大妈的伪善,姐姐的排斥,佣人们的白眼里跌撞着成长。

    也正是由于少人疼爱,戴雨潇比其他家族的千金都独立自强。

    戴雨潇一直倔强的与命运抗争着,没有人疼爱又如何,我一样可以精彩的活着,她一直这样激励自己。

    偏偏天有不测风云,命运也许偏要捉弄她考验她,在她最美妙的年华遇到腹黑阴险的慕冷睿,她平静的生活瞬间被这个无耻的慕家大少爷破坏。

    也好,搬到这个没有温情的家里,至少慕冷睿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找上门来骚扰自己。难怪说家是避风的港湾呢,姑且让她这只受伤的小鸟也避避风霜。戴雨潇自嘲的笑笑。

    “醒醒,醒醒,你这个懒虫。”戴霜霖不耐烦的摇晃着熟睡的戴雨潇。

    戴霜霖脸上的肌肤白若凝脂吹弹可破,想必是跟孟良娴去哪里做SPA了吧,不然不着脂粉的脸怎么如此细滑?戴雨潇睡眼惺忪的瞥见戴霜霖的脸颊。

    “你太能摆架子了吧?爸爸妈妈都等你吃饭呢,真是难请,随便你,爱吃不吃!”戴霜霖气呼呼的一跺脚走了,临走没忘了重重的带上房门。

    房门砰的撞击声撞醒了戴雨潇的神经,不是告诉王妈她不吃晚饭了麽,他们都回来了?她不想吃饭的时候他们都聚齐了,她反而成了缺席摆谱的罪人。戴雨潇扯扯嘴角,赶紧到洗手间用冷水洗把脸。

    若是就这样穿着睡衣去用餐,或者睡眼惺忪的去,一定会招惹父亲更多的不快,还是小心一些不用节外生枝的好。

    简单的收拾停当,下到一楼饭厅,父亲戴正德已经含威不露的坐在那里,大妈孟良娴和姐姐戴霜霖嬉笑着。她都走到餐桌前了,大家都当她空气一般,自顾自的保持刚才的状态。

    “爸爸,不好意思,刚才让你久等了。”

    “唔,从明天起你到公司上班,姐姐会给你安排事情做。”戴正德面无表情的吩咐。

    “哎呀,我何德何能敢给戴二安排工作啊,人家比我厉害的多了,不动声色的就把慕家大少爷勾搭到手了。”戴霜霖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这几乎成了她的常态,若哪天不阴阳怪气反而显得不正常了。

    “你,别胡说。”戴雨潇制止。她不想父亲知道这件事情,既然得不到更多的关爱,更不希望因此再无端遭受责怪。

    “我胡说?我有证据的,凭什么说我胡说?喏,爸爸,你看你看,这慕家大少爷身下的是谁啊。”戴霜霖拿出手机,指着屏幕给戴正德看,戴雨潇没想到她居然将这件事情抖落给父亲知道,而且在她回家的第一天。

    大妈孟良娴不动声色的坐壁上观,想来她早就看过那张照片了吧,所以戴霜霖再提起的时候也无动于衷。

    戴雨潇不知如何是好,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除了庄语岑,父亲是第二个她最不想让知晓这件丑事的人了。

    戴正德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猛地站起来,隔着餐桌狠狠的扇了戴雨潇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戴雨潇发懵,耳朵嗡嗡的回响。戴雨潇不知所措的看着怒气冲天的父亲。

    戴正德怒气未消,重重一拳击在桌面上,震的餐具叮当作响,然后起身离开上楼。

    “都怪你都怪你,把爸爸气成这样!”戴霜霖指责着被打的戴雨潇。

    戴正德回到房间,一滴不为人知的眼泪悄悄淌落,他呐呐自语:“孟琴,孟琴,你这样离我而去,我该如何管教这个女儿?”

    一场家人齐聚的晚餐,因一张不雅照片不欢而散。

    戴雨潇捂着泛着红指印的脸颊回到冷清的房间,看着母亲满是幸福微笑的照片,忍不住痛哭失声,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如潮水一样将自己淹没。

    第二天,戴雨潇简单打扮一下到公司报道上班,不管父亲如何误解她,她一定要努力,早晚有一天父亲会看清她重新接纳她。

    戴雨潇进了公司大门,却看到前台五个席位居然缺了三个,问在位的两个,说另外三个还没到呢。怎么她们那么喜欢迟到麽?戴雨潇皱皱眉。

    “戴雨潇!到我办公室来!”戴霜霖趾高气昂的出现在门口,命令着戴雨潇。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助理,说白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

    “是,戴总。”

    戴霜霖对戴总这个称呼很是受用,赞许的对戴雨潇点点头。

    “戴雨潇,把我这份手稿打印出来。”

    “戴雨潇,把这份资料复印一份。”

    “戴雨潇,把这个电话号码到通讯录。”

    “戴雨潇……..”

    戴雨潇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忙的却都是琐碎无比的事情。

    这不是普通文员该做的工作麽?父亲让她来这里不是说华娱缺人手让她来参与管理麽?戴雨潇一边应承着高高在上的戴霜霖使唤,一边将不满情绪压制在心底。

    “戴雨潇,去,将这份文件给我手抄十份!”戴霜霖将厚厚一沓文件摔在办公桌上,面无表情的命令。

    “这么厚的文件,手抄?十份?”戴雨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这不是刚刚才复印过的文件吗,怎么又让手抄呢?

    “怎么,不服吗,我让你手抄就手抄!”

    “我是听从爸爸的安排来工作参与管理的,不是来打杂的……..”

    “爸爸的安排?”戴霜霖冷笑:“你以为爸爸会信任你吗,别做梦了,你若不加入华娱,慕冷睿怎么肯跟华娱财团合作,听清楚了,这是慕家大少爷的意思,别做你的青天白日梦了!”

    慕冷睿,又是阴魂不散的慕冷睿搞鬼。无奈她的家人为了保全公司利益,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有什么打击比亲人的冷漠凉薄更让人心痛的呢?

    戴雨潇失落的离开戴霜霖的办公室,寄人篱下的情绪狰狞的覆盖了她的内心,简直让她窒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