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九章 我心难归
    多亏好朋友罗箫音,多亏她肯陪自己演这出戏。戴雨潇从车上走下来,脚步轻盈,每走一步都要跳跃起来,看的出她心情大好。成功的再次逃脱,自然喜悦非常。

    由于心情好,看着戴家宅院的草木建筑也顺眼许多,这些都如儿时的记忆,莫名的亲近许多,无法剥离的亲情雾霭里的山峰一般若隐若现。

    坐在绿草茵茵草坪上,沉醉在往日里与父母亲温馨回忆里的戴雨潇,闭着眼睛沉思。

    若妈妈一直健在的话,如今的生活应该别有风景吧?

    短信提示音打断戴雨潇的思绪。

    慕冷睿?戴雨潇为他设置了一个特别的提示音,是汪汪的狗吠声,因此手机一响别可以清晰分辨出发送者或者来电是慕冷睿。

    这个提示音是戴雨潇受慕冷睿短信骚扰期间设置的,她被骚扰的不厌其烦心惊胆战,不管谁的信息都让她紧张一番,于是干脆将慕冷睿的提示音单独隔离,选择狗吠声的提示音自然是为了提醒自己他只不过一条经常乱吠的小狗,以此淡化对他的恐惧。

    宴会上她从慕冷睿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逃走,他肯定很不爽吧?这么快就有反应了,这短信无非是为了表示他的愤懑吧?戴雨潇回想起逃跑的精彩不由得唇角微微翘起,心中不免有些得意。

    带着几丝不屑打开信息,“华娱的投资项目,你父亲还想不想要了?”慕冷睿短短一句话,却正击中戴雨潇的软肋。

    没有什么可以要挟的住戴雨潇的,戴雨潇在乎的人和事有限,而她父亲戴正德,便是其中一个。

    尽管戴正德的作为让她这个女儿颇感打击与失望,而他毕竟是她的父亲,血浓于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尽管他看不清她,她却不能蒙蔽双眼忽略他的存在。

    这次宴会,她并非存心戏弄慕冷睿,只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已,她真的没心思再跟慕冷睿玩下去,他身边女人那么多又何苦纠结于她这姿色平庸的一个?

    她爱的人是庄语岑,只想早点跟他订婚结婚,只想和他厮守一生相守终老。只想早点脱离华娱财团,摆脱这个桎梏,过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慕冷睿,求求你,放过我……..”戴雨潇自言自语,她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给慕冷睿,把心中所想告诉他,希望自己的真诚能打动他,那么他对自己做下的所有错事都当作过眼云烟了,若他肯放过她,从今后各走各路永无交集。

    戴雨潇拨打慕冷睿的电话,良久,无人接听。再拨,良久,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哦哦哦,好睿睿,求你快点进来,快点进来,我受不了了…….”一个女人娇弱的央求声,似乎饥渴难耐。

    “哦哦哦哦,好大,好粗,睿睿,给我,给我,快点给我……..”

    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哦,好舒服,睿睿,好舒服,深一点,再深一点,我要你,我要你………”女人放浪的呻 吟与满足的喊叫。

    戴雨潇再也听不下去,失控的一改淑女风范破口大骂:“慕冷睿你这个混蛋,带着你的贱 货滚出我的世界!老娘我没时间陪你游戏!”

    “呦宝贝,你吃醋啦,不然你来一起玩三人行啊?放心吧,我绝对有能力同时满足你们两个…….”

    “睿睿,不要停不要停,求你不要停……..”那边女人急切的哀求声。

    “去死吧,你们这对奸夫淫 妇!”戴雨潇面红耳赤的挂断电话。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激荡着她的内心,不知为什么,听到这不堪的激情声音让她无比愤怒,这个风流不羁的慕冷睿,身下的女人还不够多麽,为什么还纠缠自己?

    而且,戴雨潇心中微微发酸,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一种隐隐的醋意涌上心头,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戴雨潇有些惊恐,急切的将这种情绪压制下去。

    语岑,语岑,你在哪里?戴雨潇轻咬着下唇,算了,一定坚持下去,再过两个月,满三个月未婚夫就要回国了,到时候就有臂膀保护自己慕冷睿也再那么容易骚扰自己了。

    “语岑啊,你回国啦?”用餐的时候戴霜霖接听电话,还得意的给了戴雨潇飞了一个媚眼,意思是,你看你看,你的未婚夫回国却没打电话给你,而是打给我的耶。

    “哦,你问雨潇啊,她最近火的很呢,你再不回来她不知在哪个男人的床上奋斗呢。”

    “你,别胡言乱语!”一旁的戴雨潇忙不迭的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胡言乱语?我可是有证据的,”戴霜霖提高声调以强调她语言的正确性。“语岑啊,我过会就发一张精彩的照片给你哦,看了可别吐血啊。有些女人啊,就是不知道自重,我都替你觉得不公呢,你这才出国多久啊,就有人难耐寂寞迫不及待的出墙了…….”

    戴雨潇再也听不下去戴霜霖的喋喋不休,没吃完饭就匆匆离席,神情落寞的开车到戴家宅院附近的公园里,这是而是语岑和她儿时很喜欢来的地方,没人管束没人限制,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

    早就知道戴霜霖早晚会告诉语岑,可谁知道她会捅的这么直接,心疼的很,她真的杀人不见血,她就那么残忍的在最痛处深深刺下一刀。

    难以想象语岑看到那张照片的反应,他宁愿相信那张照片,还是相信自己是有苦衷的?

    可是语岑,居然选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刻回国了,若他果真离开三个月,等风声过去大家淡忘了再回来,自己回旋的余地会很多。而戴霜霖,就选语岑回来的这时候,把自己无情的逼入了一个不容转身的死角。

    可是语岑,你回国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却打电话给我姐姐戴霜霖?你还在倔强的生我的气麽,你可知道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多少事?深爱你的我遭受了多少不堪和痛楚?虽然你只离开了短短的一个月,而不是三个月。

    想到此,戴雨潇忍不住潸然泪下,所有的委屈,不满,都化作泪水涌出来。

    既然语岑不肯打电话给她,她又何必叨扰他,就这样彼此沉静吧,互不打扰。戴雨潇果真就没打电话给庄语岑,即便她已经知道庄语岑回国。

    本来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庄语岑身上,等待着他回国后能解救她出苦海,能给她有力的庇护,现在看来,所有的设想都是想当然,戴霜霖轻而易举的就破坏了她的念想。

    目前的处境更为糟糕,除了担心慕冷睿的骚扰,还要担忧起庄语岑的反应,后者更让自己心焦,越是在乎,越是心焦。

    算了,平常心对待吧,一切顺其自然,以静制动,她就安静的面对所有未知吧。本来打算打电话给庄语岑的戴雨潇,拿定主意关上了手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静静的发呆。

    “雨潇?”这声音让戴雨潇身子一震,多么熟悉的声音,是语岑!

    戴雨潇循着声音看去,英姿飒爽的庄语岑风度翩翩的向她走来。

    戴雨潇站起身,很想奔向前去扑进庄语岑的怀里大哭一场,向他诉说所有的心事,可不知什么原因迈不开奔向庄语岑的脚步,就那么定定的站在原地,迎着庄语岑的目光。

    庄语岑已经接到了戴霜霖发来的短信照片,照片能分辨出被人压在身下接吻的确实是他深爱的戴雨潇,可是看不清楚表情,根本无法判断整件事情的真实性。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深爱的人与别人接吻的照片,都会心碎和愤怒吧?心碎的滋味很不好受,可是愤怒吗?他又有什么资格愤怒呢?若雨潇真的选择了别人,况且还是身世显赫的慕冷睿,他又怎能拉回爱人的心呢?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戴雨潇,是以未婚夫的身份质问这件事情的缘由?还是以青梅竹马好哥们的身份表示一下关心,旁敲侧击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当作这件事情全然没发生过,然它云烟一样自然消散?

    拿不定主意的庄语岑思来想去,不知不觉就开车到了这个公园散心,这个他和雨潇经常约会的地方。

    还没理出头绪,就看到了坐在长椅上发呆的戴雨潇。

    一个月未见面,庄语岑很想上前拥住心爱的人,却迈不开脚步,不得不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缓缓走向心爱的雨潇。

    他猜不透戴雨潇目前的心态,她是否还在爱着自己?还是真的爱上了别人?他还有拥她入怀的权利吗?

    隔了半米的距离,庄语岑停住脚步,没再继续往前走,向她张开双臂,留给戴雨潇一些空间,让她选择是否投入自己的怀抱。

    久违的动作,久违的怀抱,戴雨潇几乎控制不住的想扑进那干净温暖的怀抱,可是看着庄语岑清澈的眸子,干净的脸庞,蓦地慕冷睿赤 裸裸的身体呈现在脑海,这让她突然觉得自己污秽起来。

    这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干净的戴雨潇,她身上有了伤痕,即便伤口愈合,那疤痕还是会时不时的刺痛内心,让她痛的无法呼吸。

    依旧风度翩翩的语岑,我已经不再干净了,又何曾配得上你?戴雨潇痛苦的想。

    想到此,戴雨潇控制不住情绪,担心时间久了会在庄语岑面前哭泣,深深看了一眼庄语岑张开的双臂,控制住不贪恋他的怀抱,快速转身跑开了,留下一脸惊愕的庄语岑静静的张着双臂。

    语岑,原谅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雨潇了,原谅我,我配不上你,我的心,再也回不去了。戴雨潇泪如雨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