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十一章 倔强的卑微
    戴雨潇不确定戴霜霖将不雅照片宣扬到什么程度,究竟哪些人知道了这件事,父亲知道了,语岑知道了,那么其他人呢,尤其是,语岑的家人是否也知道了?

    如果他的家人知道了,反应会更强烈,本来,他们就反对她与语岑交往。

    “雨潇,我想带你回家,见下我父母。”那天,庄语岑对怀里的戴雨潇说。

    “我从几岁起,见过你父母多少面了,怎么还提见你父母呢?”戴雨潇不解的娇嗔,仰着头,手指轻轻了庄语岑英俊的脸。

    “傻瓜,我是想把你正式引荐给我父母,正式告诉他们,你是我庄语岑的女朋友!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要跟他们商量何时向你的父亲提亲,这样我们才能订婚啊。”

    “用得着这么正式吗?”

    “必须的!”

    “以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你可要恪守妇道,不准跟别的男人讲话,连看一眼都不行。”

    “啊?连看一眼都不行啊?那我干脆闭上眼睛走路好了。”

    “乖,算你听话。”

    “我若真的看了呢?”

    “哼,那就家法伺候!”庄语岑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板起脸瞪眼睛凶戴雨潇。

    “那好吧,我听你的…….走在路上我一定一眼不看别的男人…….”

    “唔,这才乖呢。”庄语岑赞许的用指尖点点戴雨潇的鼻尖。

    “我还没说完呢,一眼不看看两眼,三眼,四眼,很多眼……”戴雨潇从庄语岑怀里挣开,嬉笑着跑开,跑了几步俏皮的转身挑逗庄语岑。

    “你敢!我家法伺候!”庄语岑三步并两步追上戴雨潇,惩罚性的挠她腋下痒痒。

    “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戴雨潇闪躲着,娇笑连连,上气不接下气。

    一对相貌出众的恋人,本来走在路上就有极高的回头率,他们嬉笑打闹着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力,行人纷纷驻足艳羡的对这对金童玉女行注目礼。

    见未来的公婆可不能马虎,再穿学生装的话显得太不庄重,戴雨潇看着满柜子的衣服,这件太小家子气,那件有点暴露,挑来挑去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穿哪件,干脆去商场买件新衣服,也算是对这个庄重日子的纪念。

    急匆匆到商场,转到一个拐角处,一件典雅的旗袍勾住戴雨潇的眼球,精致的做工,奶白色的底料,绣了暗红色的飘摇的花,那种飘摇的姿态很是唯美。

    风中的花影,好贴切的名字,戴雨潇翻过衣服的牌子,看到这件旗袍的名字。

    “,您可真有眼光,您看这手工,尤其是这花,没几个人能绣的如此活灵活现哦,真的有摇曳的姿态呢。”营业员伶牙俐齿的介绍。“这可是我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呢,您一看就是体面人,慧眼识珠…….”

    戴雨潇确实很喜欢这件旗袍,即便营业员不介绍她也已经心动,于是让营业员拿一件新的试穿。

    哪知由于戴雨潇身材过于瘦削修长,试了几个SIZE都不合身,长度适宜的腰身就肥大了,腰身合适的长度又短了。

    戴雨潇踌躇不定间,伶俐的营业员主动表示:“可以让专业的剪裁师根据您的尺寸量身定做一件。几天时间就够了。”

    “可是我着急穿啊,还要穿着这件衣服赴宴呢。”

    “这么急啊,那让剪裁师傅给您在原来的基础上改一下吧,这样就不耽误您赴宴了。”营业员很机灵的建议。

    戴雨潇最终选了长度合适腰身不合适的SIZE,改一下腰身应该也不是难事,付了定金,约好下午三点来取衣服。

    定好衣服,戴雨潇开始做其他的准备。

    戴雨潇走后,营业员将要改的旗袍拿给裁缝,并将戴雨潇的尺寸给裁缝。

    裁缝开始拆线,重新剪裁,刚刚缝好内线,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母亲突然晕厥妻子打电话通知自己火速前往医院。

    裁缝慌忙扯断线头,把旗袍匆忙叠了下放在台面上,来不及交待一声就匆匆离去。

    下午三点,戴雨潇准时到店里取衣服,营业员到内室看到裁缝不在,旗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台面上,旁边还有剪裁下来的残余布料,想来是已经缝好了裁缝临时有事离开。

    营业员取了那件只缝了一道内线的旗袍交给戴雨潇而不知情。

    “语岑,你看我漂亮吗?”戴雨潇一脸的站在庄语岑面前。

    庄语岑被眼前的戴雨潇惊呆了,从未见过戴雨潇如此女人的一面,这剪裁得体的旗袍恰到好处的衬托出戴雨潇的气质,恬静而优雅,凹凸有致的身材就像绣在旗袍上的花朵一样摇曳多姿而不招摇,就那么安静的绽放着。

    眼前的戴雨潇,像穿越了几个时代的江南女子,穿透岁月朦胧的风雨回眸浅笑,如痴如醉,飘渺如烟。

    惊喜的庄语岑轻轻的抱起戴雨潇塞进车里,他迫不及待的想让父母见到自己未来的妻子,她是多么的完美可人。璧玉一样洁白无瑕。

    车上,庄语岑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戴雨潇柔弱无骨的小手,问:“丑媳妇要见公婆了,紧张吗?”

    “有一点点…….”羞红脸的戴雨潇微微低着头,恰似一朵莲花的。

    “傻瓜,别担心,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庄语岑很肯定的说,自己的眼光,不会错的,父母也一定会很喜欢这个既聪明伶俐又美丽动人的儿媳妇。

    庄语岑的父亲庄奉贤和母亲陈妙言正等在酒店的一家包间,他们不清楚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早儿子就郑重其事的通知他们,今天要给他们引见一个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郑重的让他们觉得有点神经兮兮。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儿子说为了保留点神秘感,不提前说破,见了他们就知道了。

    下午五点钟,庄语岑准时出现在酒店包间的门口,每个包间都有一个主题,他选择的包间主题是前世今生,他坚信前世戴雨潇也是他心爱的女人,今生再次相遇是为了再续前缘。

    当庄语岑牵着戴雨潇的手出现的时候,庄奉贤和陈妙言脸上便露出隐隐不悦的神色,他们猜出几分儿子的用意。

    庄家和戴家是世交,关系甚好,虽然庄家从政,戴家从商,他们却都彼此扶持过。

    可为什么不悦呢,自然是因为沈梦琴。戴雨潇是沈梦琴所生,不过是戴家的一个私生女,况且风闻沈梦琴在与情夫私奔途中车祸去世,这让原本喜爱戴雨潇的庄氏夫妇渐渐与她疏远,对她有了成见。

    即便沈梦琴真的是与人私奔,红杏出墙,也无戴雨潇无关,那时候她才几岁而已。而世事就这么现实,戴雨潇就这样被俗套的世人们鄙视着嫌弃着,仿佛她就是另一个在世的沈梦琴,活该遭受别人的厌弃与白眼。

    庄氏夫妇知道儿子喜欢戴雨潇,可是儿子从未把这件事情透明化,因此他们也没有明确的加以阻拦,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伙伴。

    “爸爸,妈妈,这就是我今天要隆重介绍给你们的人,我的女朋友戴雨潇,你们未来的儿媳妇。”庄语岑郑重其事的介绍,戴雨潇脸红飞霞,乖乖女一样的站在爱人身边。

    “唔。”庄奉贤应了一声,想着还是回家再跟儿子细谈这件事,这次他既然带雨潇来了,也不好让气氛太尴尬。于是略微欠欠身对戴雨潇表示欢迎,伸伸手示意两个人入席。

    庄语岑绅士的将椅子拖出来,照顾戴雨潇先入座。

    谁知,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嗤啦”一声,戴雨潇的旗袍居然从侧面开线了!从腰际开始一直裂到膝盖处!顿时白皙莹润的肌肤露出来,春色一览无余。

    “啊!”戴雨潇惊叫一声,猛然站起身,一不小心还碰翻了摆在桌上的杯子。她慌乱的想用手遮遮掩掩,可就她那一双小手,又能遮的住几分春色呢?

    庄语岑看呆了,一是由于戴雨潇旗袍开线破裂的突然性,二是突然呈现的春色闪到了双眼,虽然与戴雨潇交往这么多年,她一直相对保守的装扮,从未见过她如此诱人的肌体。那曲线优美的细腰,真的是盈盈一握,还有那修长的美腿,真的是勾魂摄魄。

    看到戴雨潇求救的眼神,庄语岑才晃过神来,赶紧脱下外衣给庄语岑裹上遮丑。

    引以为傲的旗袍破成这样,这晚餐还如何进行的下去?庄语岑掩护着戴雨潇匆匆离开。

    “这下你爸妈肯定不喜欢我了,哪有如此出丑的儿媳妇。”戴雨潇红着眼角,快要哭出来。

    “不会的,这只是意外嘛。”庄语岑安慰她。

    若喜欢一个人,即便她满脸麻子点,看起来也是漫天的星星,若不喜欢,即便她貌比西施沉鱼落雁,也能挑出许多毛病来。这次戴雨潇不小心如此失态,正给了庄氏夫妇反对的机会和理由。

    事后,庄氏夫妇明确表示反对他们以恋人的身份交往。庄语岑不明就里,对父母的反对没有过多激烈的表示,私下里跟戴雨潇还是亲昵非凡,心里认定戴雨潇是未婚妻,想着时间久了父母一定会接受她,需要的只是时间。

    本不在乎形式的戴雨潇这下却在意起庄氏夫妇的态度来,既然提出了,那就应该有个明确的答复,庄语岑总是对此唯唯诺诺躲躲闪闪的,让她心中很是不快。

    虽然庄语岑不明说,戴雨潇已经猜到了庄氏夫妇的态度,不然庄语岑犯不着这样躲闪。

    从此,戴雨潇对庄语岑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两个人还是深爱彼此,可心里却有了一层莫名的隔膜。

    戴雨潇控制住不主动去约见庄语岑,每次想他都叠一颗小星星放到透明的小玻璃瓶里,眼看着装满了一小瓶,却不让庄语岑知道她是如何的在意他。

    有次庄语岑看到这小瓶子嘲笑她的小女生心态居然还有这么幼稚的爱好,她也堵着气倔强的不肯说这满满一瓶小星星的来历。

    这就是她对庄语岑的爱,如此倔强的卑微着。

    她祈祷不雅照片的事情不被庄氏夫妇知晓,可是谁能预料到下一步事态会如何发展呢?正如自己误打误撞看到慕冷睿与小影星娜娜媾和,然后招致一系列的祸端,若不是真的发生了,谁能预想到这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