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十二章 再遇邪佞
    慕冷睿,该死的慕冷睿!想到慕冷睿,戴雨潇就控制不住的想咒骂。这所有的厄运,都是慕冷睿一手造成的,他对自己造成几乎毁灭性的破坏。

    可是语岑怎么办,自己能做到就这样沉默的消失吗?语岑会怎么想?心神不宁的戴雨潇突然很想给庄语岑家里打个电话。

    她为什么不肯直接打给庄语岑呢,她只是想确定庄语岑有没有安全到家,在没有想好如何面对庄语岑前,最好还是只从侧面关心一下他吧。

    “喂……”戴雨潇拨通庄语岑家里的固话。

    “哪位?”陈妙言的声音。

    “我……伯母吗?我是戴雨潇……请问语岑到家了吗?”没料到是庄语岑母亲接的电话,戴雨潇没有心理准备,不免有点支吾。

    “戴二啊,你不是移情别恋慕家大少爷了吗?怎么还打电话给我们家语岑?”陈妙言冷冷的声音很具洞穿力,字字敲击在戴雨潇心上,生生的疼。

    “真不愧是沈梦琴生养的女儿,沈梦琴也真是后继有人!多亏我们一直反对语岑跟你交往,我们的担心这么快就应验了,以后离我们语岑远点!”

    “妈妈,你再跟谁讲电话?”庄语岑的声音。

    陈妙言在这时候挂断电话,看来庄语岑已经到家。

    才多久的功夫,语岑的家人怎么也知道了呢?事态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蔓延的速度超出戴雨潇的想象。

    肯定不是语岑告诉他家人的,他还不至于这样无脑。又是戴霜霖!她早就暗暗喜欢语岑,她肯定是抓住机会在其父母面前诋毁自己,好让她有机会趁虚而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戴雨潇头痛欲裂,顺手扯下一片绿叶撕成四瓣。

    居然习惯性的撕成四瓣,看来自己已经深深中了庄语岑的毒,对他的爱已经渗透到一言一行,已经深入骨髓。

    庄语岑向戴雨潇表白,是在戴雨潇的大学校园里,那里有一片四叶草坪。

    庄语岑惴惴不安的要求戴雨潇做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戴雨潇风趣的要求:“你若能在这草坪里找到一株四叶草,我就答应你。”

    虽然是四叶草地,实际上大家都知晓,四片叶子的四叶草很难找,大多都是三片叶子。

    庄语岑认真的在草地上寻找,找了很久,才兴奋的对戴雨潇说:“找到了找到了!”

    戴雨潇一看,果真是四片叶子,仔细一看,原来是庄语岑将其中一片撕成两片,这样就成了四叶草。

    从那以后,戴雨潇和庄语岑都有一种习惯,若手底下有叶子,就会习惯性的撕成四瓣。

    语岑,语岑,我深爱的语岑,让我如何忘记你?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醉汉摇摇晃晃走过来,对着一棵树,没有看到隐匿在角落里的戴雨潇,却把戴雨潇惊出一身冷汗。

    时候不早了,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很是危险,该回家了。

    这样想着,戴雨潇走进自己的车,开车离开公园。

    一边开车,戴雨潇一边胡思乱想,心乱如麻,几次险些刮擦到公路边上的绿化带都慌乱间急打方向盘闪躲过去。

    终于开到了明亮的繁华处,到处霓虹闪烁,整个夜晚都闪着变幻的流离光泽。

    戴雨潇归心似箭,加大油门,想尽快到家。

    语岑,语岑,语岑…….不知道这是今晚第几次念叨他的名字,他现在在家正在接受父母的训说吧,无非是让他远离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都是该死的慕冷睿!戴雨潇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因愤怒显得骨节分明。此刻慕冷睿如果在前方出现,戴雨潇有不顾一切开车撞死他的。让这混蛋去死吧!大不了跟他同归于尽!

    “嗤------”尖锐的刹车声,把胡思乱想的戴雨潇惊醒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迎面驶来一辆车,她没注意到她无意中已经偏离了车道,险些和这辆车迎面撞上,好在对方的车闪避及时才避免一场横祸。

    戴雨潇慌忙下车,几步跑到那辆车前,想跟车主道歉。自己真是太鲁莽太粗心了,怎么能在开车的时候胡思乱想呢,她出事是小,连累了这辆车上的人是大,他们可不是慕冷睿,不是她想报复的罪人。

    刚才实在是太险了,险些连累了无辜的人受难。戴雨潇很是自责。

    “你好……”戴雨潇俯,轻敲车窗呼唤车内的人。

    这一看不要紧,简直让戴雨潇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不由得懊悔自己看的不是时候。

    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坐在车的后排座旁若无人的亲热,似乎刚才的惊险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他们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只见那男人一副微醉的模样,仰着头靠在银白色的后座上,暗灰色的衣衫敞开着,露出结实紧致的胸膛。

    女人蓬乱的栗色卷发,硕大的耳环夸张的闪耀在发从里。她伏在男人胸前,红润的樱桃舌尖细密而热切的舔舐着男人胸前紧致的肌肤。

    男人的大手也没闲着,用力的着女人浑圆的胸部,女人的衣衫被拉扯到腰际,胸前那两丘酥嫩在男人的下变幻着形状,的女人娇 喘连连。

    戴雨潇知趣的想避开,那男人却不经意间忙里偷闲看了戴雨潇一眼。

    本来隔着车窗戴雨潇看不清楚这男人的五官,这男人这一看不打紧,戴雨潇揉揉眼睛,确定这男人居然是让她恨得痛入骨髓的慕冷睿!

    “慕冷睿!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给我出来!”戴雨潇怒不可遏的用拳头砸车窗,抬起脚狂踢车门。

    这时候的戴雨潇狂乱的像个泼妇,头发因动作的剧烈向各个方向飘扬飞舞,遮住了前额,时不时的遮住愤怒的双眼。

    这个该死的慕冷睿,若不是他毁了她的清白,她又何至于无颜面对心爱的人语岑,又何至于让他的家人误解她,又何至于连亲生父亲都更加厌弃她!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戴雨潇彻底失控了,歇斯底里。

    慕冷睿身边的女伴沉不住气了,被这阵仗吓坏了,停止了动作。

    慕冷睿一把拽住正要起身的女伴,拽回到怀里,继续亲吻,手也不停歇。

    女伴挣脱开,拉拢凌乱的衣衫,喊着:“我要下车,这个女人是个疯子,真可怕!”

    女伴从另一边打开车门,避免跟戴雨潇正面冲突,急匆匆拦了一辆的士夺路而逃,仿佛戴雨潇将要寻仇的对象是她,而不是慕冷睿。

    慕冷睿倒是冷静的很,等女伴走远了才慢悠悠的摇下车窗,对愤怒的戴雨潇说:“宝贝,你得稍微让开点,不然我开车门会伤到你哦。”话毕缓缓打开车门。

    戴雨潇愤怒的拳头雨点似的落在慕冷睿的胸膛,还没忘了抬脚使劲踢,可惜穿的是平底鞋,若是高跟鞋,那杀伤力会强悍许多。

    慕冷睿像看一只布偶一样任由戴雨潇拳打脚踢的发泄,这点花拳绣腿对他来说算的了什么呢?无关痛痒。

    片刻,慕冷睿一只手拎住戴雨潇后背的衣服,可怜的戴雨潇简直被拎的脱离地面,手脚却再也够不着慕冷睿的身体,只能对着空气胡乱飞舞。

    “闹够了吗?你赶走了我的女伴,你就得负责给我消火!”

    “你要敢第二次再对我做那种事,我就………”

    话没说完,戴雨潇就被慕冷睿拽入那辆火红的迈巴赫。

    戴雨潇猝然失防,跌入车中后座,慕冷睿顺势将她压在身下。

    “你……”戴雨潇正要张口怒骂。

    慕冷睿霸道的噙住她的嘴唇,把她准备咒骂的千言万语都吞噬殆尽。

    戴雨潇情急之下用手指抓慕冷睿冷酷无情的脸,却被慕冷睿及时的扭住。

    慕冷睿用一只手就轻松的将她的两只手臂禁锢在头上,若是平面看来,像吊起来受刑的感觉,就像刚才慕冷睿拎住她后背的衣服一样。

    戴雨潇拼命想抬起腿脚,却被慕冷睿重重的压住,整个身体在车排后座的狭小空间里被桎梏的动弹不得。

    慕冷睿腾出一只手落下车帘,吩咐司机往回开。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戴雨潇终于有机会喘息,大声尖叫。

    慕冷睿本只是想教训戴雨潇,谁知她稍得空闲就不得安宁,连忙又霸道的含住的她的唇瓣吞噬她愤怒的咒骂。

    戴雨潇在身下一直努力的扭动,反抗,每一次扭动都迫使躯体更紧密的贴合,她柔软的躯体一次次着他的结实,就像一股股热流激荡着他的心脏,使得他的血液全部燃烧起来,不可遏制。

    慕冷睿忍不住撬开她的牙齿,蛮横的探入,卷挟住她的清新兰舌,吮 吸,吮 吸 ,把所有的甘甜都吮 吸到心腔。

    手也忍不住拂过她柔润的胸,在顶端的圆点处。每一次都激起戴雨潇激烈的颤抖,这颤抖令他更加兴奋。

    手越过平坦紧致的的小腹,遇到了长裤的阻挡。

    慕冷睿迫不及待的撕扯开戴雨潇的裤带,将长裤连同一起退到膝盖。

    “唔,这次你怎么没穿丁字裤…….”慕冷睿呓语。

    戴雨潇穿的是纯色平角裤,这让慕冷睿的心细微的疼了一下,险些后悔起来,自己侵犯的是个多么传统的女孩子?!

    若她真的就是那种清纯,他岂不是造孽?这种念头在慕冷睿的脑海里闪现,动作有些迟缓下来。

    没记错的话,第一次侵犯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她流下的鲜红至今还放在衣柜的角落里珍藏,自己身边女人无数,可,却如稀世珍宝,难得一见,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穆家大少爷,也不得不感叹的稀有。

    戴雨潇不失时机的拼命挣扎,慕冷睿马上采取行动制止住她。

    可怜的近日来一直来走背运的戴雨潇,再次遭遇邪佞的慕冷睿。

    狭小的空间里,戴雨潇无路可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