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十五章 错过
    用过早餐,余管家送了几身新衣服过来。“戴,这些衣服已经过水熨烫过了,可以直接穿,有什么事您喊我一声就可以了。”

    很奇怪,这些衣服居然都是纯色的,一点都不张扬,就像她平日里穿的衣服一样,戴雨潇感激的看了一眼余管家,这老人家真是细心,看得出自己喜欢什么款式。

    “余管家,我能不能出去散散心?”戴雨潇抓住机会尝试性的问,虽然心里仅仅抱着一丝丝希望。

    “抱歉啊戴,大少爷吩咐过,您只能在这个房间内活动,有什么其他的事找我代劳。”余管家面有难色。

    “那好吧,谢谢你,余管家。”戴雨潇不好为难这个善良的老人家。

    戴雨潇穿好衣服,打开窗帘,惊喜的发现卧室外的封闭式阳台居然是硕大的直通到底的落地窗,收起窗帘明媚的阳光灌满整个房间,整个房间都洋溢着清新温暖的味道。

    一连几天,慕冷睿都没有露面,只是余管家照顾着她的饮食起居,期间楚医生过来一次检查她伤口的愈合情况。

    囚禁在慕冷睿卧室的戴雨潇,每天能做的事,就是透过硕大的落地窗望着远方发呆。

    这下好了,她真的就这样从语岑的视野里消失了,不舍得又如何呢?就这样被迫的消失了,看来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

    “可是,语岑,我打电话给你家里是关心你是否安全到家,你可曾想过我是否是安全的?我从你视野里就这样消失了,你是否焦急?”戴雨潇沉默的想着庄语岑愣神。

    其实这个时候的庄语岑已经焦急万分,四处打探戴雨潇的消息。

    那天从公园离开,一路上想了很多,后悔为什么就没给戴雨潇一个拥抱,任由她失落的跑掉。回到家里,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决定给戴雨潇打一个电话,虽然还没想好具体该怎么说,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良久,戴雨潇都没有接听电话。她还在生他的气麽?庄语岑握着手机沉思了一会,继续打,响了几次都没有回音,看来雨潇已经睡下了手机调了静音,那等明天再说吧,不能打扰她休息。她明天起床看到未接来电应该会回电话的。

    第二天一早,庄语岑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拿过手机看有没有戴雨潇的信息或者电话,担心自己睡的太沉错过她的信息或者电话,一看,空空的,没有她的消息。

    看来自己真的让她很伤心,自己真要好好疼爱她弥补一下。庄语岑继续拨打戴雨潇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庄语岑又迅速的拨通戴家的宅电。

    “喂?我是庄语岑,请问雨潇在家吗?”电话很快接通了,庄语岑满怀希望的问,雨潇,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千万别出事。

    “庄少爷啊,二不在家哦,大在呢…….”佣人王妈的声音。

    “王妈,谁这么早来电话骚扰啊,吵死了,我正睡的香呢。”戴霜霖慵懒的呵欠连天的声音。

    “庄少爷…….”王妈应答。

    “呀,是语岑呀…….”戴霜霖顿时来了精神,接过电话,“语岑啊,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我打电话给雨潇,可她一直没接听,王妈说她没在家,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她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对了,在慕冷睿那里也不一定啊……..”戴霜霖幸灾乐祸的笑,恶毒的揣测。

    “她晚上不回家你们怎么也不关心!”庄语岑打断她的揣测,冷冷的问。

    “关心?怎么关心?她从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向独来独往…….”

    戴霜霖还没说完,庄语岑就没耐心的挂断电话,看来从戴家这里是找不到雨潇了。

    庄语岑简单洗漱后没吃早餐就匆忙开车出去,他先去了戴雨潇的公寓,敲门半天也没反应,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把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客厅里卧室里都整整齐齐的,饮水机的电源都是关闭的,看来雨潇没有回来过。

    驾车去戴雨潇的学校,同学们都说昨天今天雨潇都没有来过学校。

    公园,公园,去公园,最后和雨潇见面的地方。越是找不到人,庄语岑越发焦急。

    驱车前往公园,走到半路,突然看见相反方向的车道上停着一辆车,白色的雪芙莱。

    雪芙莱?雨潇的车不就是白色的雪芙莱麽?不祥的预感愈加强烈。

    车子旁边已经站了两个交警,比比划划不知道在说什么。

    庄语岑将车停在路边,不顾来往的车流穿越公路向对面走去。一看车牌号,果然就是雨潇的车。

    可是车子空空如也,没有雨潇的踪影,车门紧锁,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雨潇的包包放在副驾驶座上。

    再次拨打她的号码,包包里传出手机铃声。难怪一直没人接听。

    雨潇!庄语岑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强压住慌乱,这时候不能慌了手脚,雨潇一定出事了,她在等着自己去解救。

    “我是车主的未婚夫,可不可以提走她的车子。”庄语岑对交警说。

    “先生,这辆车子的主人车牌登记是戴雨潇,您是她的未婚夫?”

    “是的。我是她的未婚夫。”

    “抱歉,车子必须车主亲自来提,但是我们需要您能协助我们做个调查,我们需要确认车主的身份。我们需要打开车门或者车窗。您可以带走她的其他物品,不过要做个记录。”

    交警找到工具砸开车窗,取出戴雨潇的包包,拍照记录后交给庄语岑。

    庄语岑急切的打开包包,拿出戴雨潇的手机。

    通话记录里,除了自己的几个未接来电,有几天前打给慕冷睿的记录。

    雨潇难道真的移情别恋?她打给慕冷睿做什么?醋意的失落涌上庄语岑的心头。

    最后一个拨出的电话,是打给他家里的电话。原来那天母亲接听的电话是雨潇的,雨潇还是关心着自己的。醋意消了几分。

    打开短信箱,收件箱只有一条:“华娱的投资项目,你父亲还想不想要了?”来自慕冷睿的信息。时间显示在致电慕冷睿之前。

    垃圾箱里却有好几条信息,都是来自慕冷睿的。应该是雨潇删除了收件箱却忘了清楚垃圾箱。

    “宝贝,购物购的开心吧?我觉得那件粉色的更适合你。”

    “宝贝,在书店呆两个小时不烦闷吗?”

    “宝贝,一个人走夜路不怕我再将你掳走吗?是不是期待着我再英勇一回啊?”

    “宝贝,出门别忘记带钥匙哦。”

    ............

    庄语岑越看越是气愤,该死的慕冷睿,任凭他是多么的家世显赫,也不能这样欺负他心爱的雨潇!他绝对不能容忍!

    从那些信息的语气,不难看出慕冷睿处处戏谑骚扰,尤其最后一条,分明是要挟!看来雨潇并不爱慕冷睿,戴霜霖发来的慕冷睿压着雨潇接吻的照片,看来也是胁迫。想到这,庄语岑居然有些欣慰。

    自己真是傻,和雨潇相处相爱那么多年,居然不信任她,还怀疑她真的如他人所传言移情别恋。庄语岑更加懊悔。

    他离开的这一个月,雨潇遭受了多少慕冷睿的胁迫与骚扰啊,这些都是他造成的,都是他的过错,若不是负气出国,又何至于发生这么多的事,让雨潇遭受这么多的伤害?

    雨潇面对慕冷睿的非难,肯定很煎熬吧?而他关键时刻却不能庇护她,回国后连一个安慰都没有给过她,真是愚蠢!

    “雨潇,我一定要找到你,不管慕冷睿曾经对你做过什么,我们都一起面对,我一定保护你不再受任何伤害!”庄语岑收起戴雨潇的手机,开始想下一步该如何找寻戴雨潇。

    雨潇究竟去了哪里?连车子都丢下了,一个人去了哪里?

    “宝贝,一个人走夜路不怕我再将你掳走吗?是不是期待着哥哥我再英勇一回啊?”慕冷睿的信息跃入脑海。

    雨潇的失踪,慕冷睿嫌疑最大,一定要查出个究竟。

    庄语岑前往警署报案。当警员听到庄语岑报案的嫌疑人居然是慕家大少爷的时候,警员很是踌躇,开始找理由推脱,说一条信息不足以作为证据无法立案,更无权利搜查。

    庄语岑被他的态度激怒:“你是想让我父亲亲自下令去查?”

    “您父亲是?”

    “庄奉贤!”一向低调的庄语岑这时候不得不将父亲的名号抬出来。

    “啊,庄少爷,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跟上级请示下。”警员的态度迅速发生逆转。

    请示的结果,警员队长带着庄语岑前往慕家豪宅调查情况。

    雨潇,雨潇,我来救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庄语岑跟随警队驱车急驶。

    到达慕家豪宅,主要人物都不在家,包括慕冷睿,余管家客客气气的将一行人迎进大厅,当然对戴雨潇的事只字未提。

    两方人都不是好惹的人物,警队这次来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给庄语岑一个交待,又怎么可能真的仔仔细细搜查慕家豪宅呢?

    庄语岑在客厅里如坐针毡,不管那些装模作样正在检查与余管家谈话的警员,自顾自走出大厅,到慕家大院里走来走去,四处张望,期望着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更期望着能发现心爱人的身影。

    用过早餐没多久的戴雨潇此刻正在隔着落地窗无聊的向外张望。

    一个熟悉的阳光挺拔的身影突然跃入她的眼帘,戴雨潇不相信的眨眨眼睛,真的是他,真的是语岑,自己日思夜想的语岑!他一定是来解救自己的!

    “语岑!”戴雨潇使劲拍着落地窗的玻璃大喊,而她的声音被玻璃窗过滤以后变得微弱不堪,能透出去的声音微乎其微。

    “语岑!我是雨潇,我在这里!”戴雨潇一边喊着,一边对着庄语岑挥舞着双臂,期待着庄语岑能发现自己。

    喊了半天,挥舞了半天,庄语岑却神情落寞的驾车离开了。

    戴雨潇颓然扶着落地窗慢慢跌坐到地上,对着庄语岑的身影,绝望的哭泣。

    两个相恋的人,在慕家豪宅里,就这样错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