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十六章 无礼的契约
    绝望无助的戴雨潇在落地窗前呆坐了很久,再也没有心思欣赏风景。

    只是一层透明的薄薄的窗,却隔开了两个世界。一个世界里是焦急万分深爱着她却找寻不到她的庄语岑,一个世界是腹黑阴险苦苦折磨将她牢牢控在掌心的慕冷睿。

    命运为什么如此捉弄人,若是换个世界,两个主角的位置对换一下,将是多么完美的结局。而自己,偏偏缩在慕冷睿的豪华卧室里,隔着玻璃窗看得见却触摸不到日思夜想的爱人庄语岑。

    她只能在这个满是不堪记忆的孤独世界里远远的望着庄语岑远去的背影而无计可施。命运,是如此的苍白失色。

    不知道要在这里被关到什么时候,几天来慕冷睿一点消息都没有。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为什么几天以来都不露面?戴雨潇摸不着头脑。

    慕冷睿接到余管家的电话。

    “大少爷,今天一早警署的人来过,说有人报案戴雨潇失踪,来我们这里调差情况……”

    “警署?”慕冷睿冷笑,“谁带队去的,查他的警号…….”居然太岁头上动土,也不看看慕家宅院是什么地方,岂是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慕冷睿轻蔑的笑。

    “好的。还有一个不相识的人跟警队一起来的…….好像姓庄,我听队长称呼他庄少爷…….”余管家补充。

    “姓庄?”慕冷睿皱起眉头,是谁插手这件事。戴雨潇被自己掳了来戴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反应,一个姓庄的瞎搀和什么,趟这浑水不怕自身难保?

    “查这个人的底细。”慕冷睿吩咐。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管我的闲事。

    余管家刚挂断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慕冷睿心中正是不快,冷漠的接起电话,却没说话,等着电话那边的人开口。

    “您好,是慕大少爷吗?您在听电话吗?”电话那边的人谦恭的问,看不到表情也能想象得到他满脸堆笑的样子。

    “我是……”慕冷睿简短的答。他的电话少有人知道,包括那些和他XXOO过的女人们,多是欢愉过后就抽身而去,他可不想跟那些女人纠缠不休,自然也不会让那些女人吃亏,他会从经济方面给那些女人补偿,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即便如此,那些女人还是对他逢迎有加,真的是奇怪。见的多了也麻木起来,情场浪子的名号就是这么得来的。

    “慕大少爷,您的电话可真是难找,我还是跟娜娜那求来您的电话……..”电话那边谄媚的,“对了,忘记说,我是警署的李警官。”

    这个娜娜,人际交往够广泛啊,居然还勾搭上警官了,能从她那知道自己的电话,看来关系匪浅,这个女人……慕冷睿对娜娜暴露自己的电话很是不满。

    “今天有特殊情况不得不到贵府叨扰,打扰贵府清净了,还望您海涵……..”李警官看不到慕冷睿的表情,自顾自的圆说;“您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有时候也不得不例行公事啊,况且今天报案的人我们得罪不起啊……..”

    “今天报案的人是谁?”慕冷睿就势问。

    “是庄家大少爷庄语岑啊,他父亲可是政要啊,我们怎么得罪得起…….”正好给了李警官诉苦的机会。

    “好吧,我知道了,以后有什么动静提前通知余管家。”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李警官连连应声。

    原来是庄语岑!不管他是谁,都不能坏他的好事!一听庄语岑的名字,慕冷睿就冒起一股无名火,这就是戴雨潇念念不忘的连在自己身下呻 吟着都念叨着的语岑?

    他父亲是政要?他倒要看看他的斤两,怎么把戴雨潇从他手里夺走!他与戴雨潇相恋又如何?她的第一次还不是给了自己?慕冷睿罪恶的邪笑。

    靠!这世界上还有如此愚蠢的头脑发昏的大傻瓜,守着这么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居然无动于衷?莫非他中看不中用?慕冷睿不怀好意的揣测,那也多亏他了,不然自己怎么能尝到戴雨潇这么美味的身体,尤其是,她的…….

    “莫使空对月,千精散尽还复来………”慕冷睿居然饶有兴致的吟出一句自编自改的诗。这诗,可真对他的胃口。

    “起来,你可不是来这里享福的!”

    胡思乱想了一天的戴雨潇正在昏睡,迷迷糊糊的就被一只大手拎起来。睁眼一看,居然是几天不见的慕冷睿,阴沉着脸。

    “今天你见过谁?”慕冷睿审讯犯人似的发问。

    “我不是犯人,凭什么用这种语气盘问我!”戴雨潇被他这种态度激的恼火。

    “回答我的问题!”慕冷睿拎着戴雨潇的手一松,戴雨潇就跌坐在床边,威胁的语气,“不然你知道后果……”

    “我几天都被你禁足在这个房间里,我还能见谁?!”戴雨潇想到此,突然发怒的扑向慕冷睿拳打脚踢。

    慕冷睿不动声色的拎起她后颈的衣服,使得她的身体又悬空了,戴雨潇愤怒的对着空气手脚狂舞,却一点都触碰不到慕冷睿。

    “看来你是不肯说实话了?”慕冷睿将戴雨潇丢回到床上,俯身欺压而上,冷魅的眼神简直要将戴雨潇吞噬掉一般。

    被压在身下的戴雨潇动弹不得,眼里噙着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慕冷睿:“我真的没有见谁,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余管家…….我…….没踏出这房门一步。”

    戴雨潇生怕慕冷睿再次用强,不得不搬出余管家作证。

    这就是戴雨潇的软肋,她愤恨着慕冷睿,可又无比惧怕这个夺走她第一次几次在她身上肆虐的男人再次用强。

    “你,过来!”慕冷睿起身,向卧室外走去。

    戴雨潇不明所以的跟在身后,这还是几天来第一次踏出这个房间的门。

    穿过大厅,到了一个淡淡书香的地方,看来是书房,这书房比戴雨潇的书房大多了,满满几架子的书。

    慕冷睿喜欢看书?我才不信,这种肤浅的只图身体快感的人,不亵渎圣贤书就算不错了。这些书,无非是富家子弟用来装点门面的吧………戴雨潇唇角勾起一丝轻蔑。

    慕冷睿啪的打开遥控器,雪白的幕布垂下来。

    慕冷睿要做什么,请她看录影?看什么录影?该不是色 情的吧?戴雨潇面红耳赤,在想如果真的是A V录影她该怎么逃脱。

    慕冷睿一阵鼓弄,雪白的幕布上居然出现了熟悉的画面,一个人在画面里越走越近,是语岑,居然是语岑!语岑在画面里眉头紧锁的四处张望,分明是在找寻什么东西。

    “语岑!”戴雨潇失控的惊呼,看着画面泪如泉涌。

    “怎么了?心疼了?”慕冷睿冷冷的,“这里还有更精彩的…….”要控制啪的一按,又换了一个画面,是壁虎一样整个身体都要贴到落地窗上的戴雨潇,双臂使劲挥舞着,嘴巴一张一合一直是呼唤的姿态。

    “你可真健忘,怎么就忘记了我家装有监控,不然的话,那晚我们那么精彩的画面是怎么记录下来的?”慕冷睿的语气里满是嘲弄与戏谑。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一提到那晚的折磨与不堪,戴雨潇就不可抑制的愤怒,扑上前又开始拳打脚踢。

    “闹够了没有!”慕冷睿轻而易举的拎起戴雨潇丢到一旁。戴雨潇颓然坐到地上。

    “你还说你没有见过谁,分明是撒谎!”慕冷睿貌似对戴雨潇的不诚实很是不满。

    “既然如此,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你都已经把我害成这样,你还要我付出什么代价,你这个自私的恶魔!只顾你的感受,什么时候顾忌过别人?我不是你的木偶!”戴雨潇哭喊着。

    “你要不要在这里再和我欣赏一遍那晚你的窈窕身姿?可真是啊…….”慕冷睿又恢复了邪佞,惯有的邪佞。

    说着啪的一按遥控器,画面逆转,是那晚戴雨潇被他的镜头。

    “求你,关掉,关掉,别再刺激我…….”戴雨潇捂住眼睛,哭泣着哀求,她真的不愿再看到那些画面,太痛苦的记忆,锥子一样刺得她体无完肤。

    “你说,如果你心爱的语岑看到这样的画面,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慕冷睿玩弄着手中的遥控器,将遥控器抛向空中,又落下,再抛起,又落下。

    戴雨潇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他手中那个遥控器,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能主宰一切,而她的一切她未来的方向,都被掌控在慕冷睿手中。

    “你说吧,你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戴雨潇无助的问,除了顺从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说,这么精彩的画面若是出现在市面上,那得带来多么惊人的效益啊……..”

    “你………”戴雨潇气结,“你究竟想怎么样?”

    “简单,在我看来,这精彩的画面这价值一千万,你拿一千万给我,我就不公开这件事。”

    “一千万?!简直是敲诈!”慕冷睿这么财大气粗的人,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让戴雨潇很意外。可能,越有钱的人越是看重钱财,这应该是常理吧。

    “一千万很多麽?在我看来已经很便宜了。你既然不愿意,那么我还是公开这些画面吧。那么带来的价值可不止一千万呢。”

    “不要不要,我想办法给你一千万。”若真的钱财能够结束这场噩梦,戴雨潇愿意竭尽全力去达成,再用一生去还债。

    “那好,现在给我,我现在就要!”慕冷睿霸气的。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把电话给我,我想办法筹钱……..”

    “不行,不能求助于任何人,只能你自己出一千万!”

    “你分明是戏弄我!”戴雨潇被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再次激怒。

    “宝贝,我可是认真的哦,若你此刻真的拿出一千万,我真的毁掉这视频。看来你没有哦,那么你就得想办法赚钱了……..”

    在这里怎么赚钱,这该死的慕冷睿!戴雨潇心里咒骂。

    “给你一条赚钱的路,看看这个吧。”慕冷睿将一张纸甩到戴雨潇面前。

    戴雨潇接过来一看,几个字赫然醒目:“卖身契”,扫了一眼大致内容,就是买主慕冷睿,卖主戴雨潇,戴雨潇自愿卖身一个月,以偿还买主慕冷睿的一千万,为期一个月,期间戴雨潇必须绝对服从慕冷睿……..

    “你无耻!”戴雨潇一边看一边身体发抖,这慕冷睿简直是恶魔!总是想出千奇百怪的招数逼迫自己。

    “不愿意是吗,那我也不为难你,明天的报纸头条就是-------戴家二与慕家大少爷的激情**,肯定很有噱头,你一瞬间就成明星了………”慕冷睿眼角瞥斜着戴雨潇的画面,邪佞的畅想。

    “你!”戴雨潇气的无语,身体抖个不停,“好,我签。”

    被逼的无路可走的戴雨潇,签下了为期一个月的卖身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