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十七章 为奴为婢
    “从今天起,你负责服侍我的饮食起居。”慕冷睿命令。

    “服侍?”戴雨潇不懂服侍的意思,或者,不明白慕冷睿所说的服侍的范围。

    “穿衣吃饭,打扫房间,还有,陪睡……”慕冷睿冷淡的,后面两个字拉了长音。

    最让戴雨潇担心的是后面两个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

    “怎么?后悔了?”慕冷睿没等戴雨潇说完就插话,“没关系,后悔也来得及,大不了公开一下那些视频,其实无所谓,其他女人巴不得跟我闹绯闻,你戴二是不是跟她们一样?这样的机会,我还可以多给你几次哦,一定让你大红大紫!”

    “你!”戴雨潇眼睛里泪光闪闪,“好,我答应你。”

    戴雨潇的活动范围大了,不只限于慕冷睿的卧室,她可以去大厅,厨房,还有书房。但是,去这些地方,只是为了方便打扫房间,洗衣服,做饭。

    “戴雨潇,把这件衬衣给我洗干净,烘干,熨平整,我十五分钟以后要穿!”慕冷睿将一件穿过的衬衣丢给戴雨潇。

    “十五分钟?”戴雨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怎么?我说的不够清楚吗?十五分钟以后我要穿这件衬衣出门!现在你已经浪费了二十秒!”慕冷睿强调。

    “时间太紧张了,你不能穿其他的衬衣,柜子里那么多新的没穿过…….”

    “哪那么多废话,我就穿这件,你已经浪费了一分钟,现在还有十四分钟。”慕冷睿冷冷的。

    “真是个自私鬼!”戴雨潇嘟囔着,拿着衬衣飞速跑进洗衣室。

    洗衣服倒是难不倒戴雨潇,太多时间一个人生活,这点小事做起来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时间上太紧迫。

    看来平时余管家他们这些下人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有个这么苛刻的主子,真难伺候!戴雨潇飞快的洗着那件衬衣,机洗一件衬衣的话更浪费时间,还不如手洗来得快。

    五分钟,衣服洗好,烘干,一分钟,接下来是熨烫。

    熨烫是比较用时间的,戴雨潇前面已经尽全力加快速度,等熨烫平整后跑到房间将整整齐齐的干净衬衣交给慕冷睿的时候,还是迟到了一分钟。

    “这次你浪费了一分钟,要从下次洗衣服的时间里扣除。”慕冷睿面无表情的。

    “扣除?”戴雨潇不解的。

    “这次给你十五分钟,而你用了十六分钟,那么下次只有十四分钟,如果你下次还迟到,累计到下下次扣除……”

    戴雨潇着因为用力搓洗衣服而发红发痒的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自私苛刻的主子,从来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自私冷酷的慕冷睿!

    心中再不满,也只能抑制住,不然难保他又想出什么更刁钻的招数来折腾自己。于是口上应承:“好吧,我下次尽快。”

    戴雨潇能这么快洗好一件衣服,其实慕冷睿还是很惊讶的,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的戴家二,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居然这么快就完成了。本意是有意刁难她一下煞煞她的锐气,本来想看到她狼狈不堪求饶的样子,却落空了。

    这个女人,不一般啊。慕冷睿越来越对戴雨潇感兴趣。虽然戴雨潇清晰的站在他面前,被他牢牢的牵制在掌心,可他看不清楚,这个女人总是带着迷幻的色彩,海市蜃楼空中楼阁一般若隐若现。

    “戴,下次大少爷再让你洗衣服,偷偷拿给我就可以了,怎么能让你亲自洗衣服呢……..”看着慕冷睿驾着火红的迈巴赫驶出慕家豪宅,好心的余管家偷偷对戴雨潇说。

    “不用了老人家,谢谢你好心,我自己可以的。”明知到处是监控的戴雨潇,怎么可能让老人家冒这遭慕冷睿责难的风险,她感激的看了一眼余管家。

    “戴雨潇,我饿了,快给我做晚饭!”晚上十点多钟,慕冷睿醉醺醺的回来,还没走进卧室就命令着戴雨潇。

    “给你十五分钟!我要吃黑椒牛扒饭。”

    又是十五分钟?黑椒牛扒饭?戴雨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慕冷睿的字典里只有十五分钟这个概念?洗衣服相对简单,十五分钟勉强够了,可这黑椒牛扒饭,居然也要十五分钟?

    本不擅长做饭的戴雨潇有些慌神了,心里想着,手脚可不敢懈怠。

    米,米,最基本的米在哪里?戴雨潇手忙脚乱,后悔白天没做个准备先了解下厨房的大致情况,起码知道基本的用具和食材在哪里。

    幸好余管家及时进来指导一番,帮她拿出米煲上米饭。

    戴雨潇从冰箱里取出牛肉,天啊,冻得硬邦邦的,怎么办怎么办,解冻已经来不及了,戴雨潇只能拿着菜刀硬生生的往坚硬的牛肉块上切下去。切到一半切不动了,就拿一个更大的菜刀横过来往牛肉上的刀片狠狠砸过去,终于切下一块,用同样的方法切了两块。

    天,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快开火。而煎这牛扒只能用小火,一边用小火慢慢煎戴雨潇一边暗暗着急,光洁的额头上沁出晶莹的汗珠。煎完一面,再煎另一面。

    “戴,大少爷喜欢多放一些黑椒…….”余管家递过一条小毛巾,好心的提醒。

    戴雨潇接过毛巾飞快的拭去额上的汗珠,“老人家,那放多少合适呢?”

    “我来放吧。”余管家帮忙放的黑椒粉。

    十四分钟的时候,终于大功告成,戴雨潇迅速的装盘,不到十五分钟,将饭菜递到慕冷睿面前。

    醉醺醺的慕冷睿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牛扒放进嘴里,刚刚入口就吐了出来:“谁让你放这么多黑椒的?黑乎乎的,看着都难以下咽!你就是这么伺候主子的?”

    他不是喜欢黑椒多一些吗?余管家说的话肯定不会错,他在慕家豪宅这么多年,不可能连这个都记错。而且,这黑椒是余管家帮忙放的,量的控制上肯定也没问题。戴雨潇这样想着,却只能沉默不语的看着慕冷睿。

    “重做一份!”慕冷睿啪的将饭菜倾倒在地上。

    面对慕冷睿的无理取闹,戴雨潇选择沉默,既然他不怕饿肚子,那她也不怕累,大不了再重新做一份。

    同样的程序,戴雨潇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就得心应手多了,戴雨潇不慌不忙的煎着牛扒,两面都煎的外焦里嫩,然后撒上和上次差不多的黑椒粉继续加工。

    这次只用了十二分钟,厨房里满是牛肉混着黑椒的香气,戴雨潇切下边缘的一丁点尝了一下,嗯,真是美味,难怪慕冷睿这么爱吃!

    戴雨潇心满意足自信满满的再次将做好的饭菜端到慕冷睿面前。

    慕冷睿不动声色的拿起刀叉,优雅的切下一片,送进嘴里咀嚼。眉头刚刚舒展开来又瞬间拧成一条,“牛扒这么熟做什么,营养都破坏了,我要八分生的!”啪的一声,又将饭菜倾倒在地上。

    “你!太过分了!”戴雨潇被他的无理取闹激怒了。

    “怎么,不服气?”慕冷睿冷漠的,用手指捏住她的下颌,“别忘记我们之间的契约,你要绝对服从我…….”然后狠狠的一甩,戴雨潇的脸被甩到一边。

    戴雨潇侧着脸,目光不再和慕冷睿对视,还是沉默。

    “愣着做什么,快去重做,你想饿死我?!”慕冷睿冷冷的。

    戴雨潇一语不发的第三次走进厨房,只是为了做一道黑椒牛扒饭。

    好吧,他要八分生,那就八分生,这个茹毛饮血没退化干净的禽兽!戴雨潇心里咒骂着。八分生还省得浪费我更多时间呢。

    这次更快,十一分钟做好了。戴雨潇猜不到这次慕冷睿还会不会第三次鸡蛋里挑骨头,做好了也不再兴高采烈。

    端到卧室,可恶的慕冷睿,居然已经倒在床上睡熟了。

    戴雨潇端着盘子看着慕冷睿熟睡的脸,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怎么就隐藏了那么邪恶的一颗心?

    收拾完地上碎裂的盘子和混乱不堪的饭菜,戴雨潇开始刷洗毛毯,那些油渍,真的很难清洗,好不容易刷干净,怎么弄干呢?戴雨潇想起来吹风机,于是拿起小小的吹风筒一点点吹干那张硕大的毛毯。

    一切收拾停当,已经凌晨一点多了,疲惫的戴雨潇突然觉得肚子饿了,可是做好的饭菜都被慕冷睿倒掉了,而他喜欢的八分生牛扒自己又不喜欢,有点生的牛扒怎么咽的下去呢?

    也实在太累了,不想再做给自己吃,饥肠辘辘的戴雨潇强忍住饥饿感,进浴室简单的洗了澡,躺在那张宽大的床上的一侧,离慕冷睿远远的。

    连相恋多年的语岑都没吃过她亲手做的饭菜,今天却被该死的慕冷睿折腾三回,还鸡蛋里挑骨头…….亲爱的语岑,他在做什么,也在想她吗?戴雨潇想到庄语岑,眼角又渗出眼泪,昏沉沉的睡去。

    本来发出轻微鼾声的慕冷睿,却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瞥瞥躺在床另一头离自己远远的戴雨潇,将睡着的戴雨潇强拉到身侧,霸道的揽到怀里,嘴角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戴雨潇!我的领带呢!”戴雨潇还在睡梦里,就被慕冷睿的喊叫声惊醒。

    “领带?”戴雨潇睡眼朦胧的。她怎么知道领带在哪里,慕冷睿从没将领带交给自己。

    “废话!快点给我找,难道要我亲自找!”慕冷睿极不耐烦的。

    戴雨潇赶紧到衣柜里翻找。

    “是这条吗?”戴雨潇拿出一条银灰色的。

    “不是!”

    “这条呢?”戴雨潇又拿出一条蓝白条纹相间的。

    “不是!”

    “究竟是哪条啊?”

    “那些都难看死了,你懂不懂搭配啊,连条合适的领带都找不到!”慕冷睿很嫌弃的样子。

    “你昨晚不交待,我怎么知道!”戴雨潇生气了。

    “你用这种语气跟主子说话?”慕冷睿突然打了戴雨潇一记耳光,虽然不重,也让戴雨潇的脸颊红了起来。

    “你!”戴雨潇捂着脸眼睛里满是泪水。

    “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慕冷睿从西装兜里掏出一条领带,系上,扬长而去。

    是的,这就是代价,她误打误撞到慕冷睿的代价,那张无礼契约的代价,为奴为婢的代价…….戴雨潇闭上泪眼,扶着衣柜慢慢蹲下,将头埋在期间,无语的沉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