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十章 不解的温柔
    当慕冷睿发现浴缸里晕厥的戴雨潇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他和娜娜正进行的如火如荼,蓦地他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动作缓下来。

    “她是不是还在浴室?”他低沉着问娜娜,声音暗哑。

    “谁啊,慕少,别管她了,我……要你……..”娜娜意乱情迷,在慕冷睿身下更加拼命的扭动。

    慕冷睿一把推开怀中的女人,抽身出来,向浴室走去,留下**难平的娜娜在床上不明所以。

    推开浴室的门,整个浴缸的水都被鲜血染红,戴雨潇紧紧闭着眼睛,额头上还在渗着血。

    整个情景看起来很恐怖,戴雨潇整个人像是被浸泡在鲜红的血液里。

    慕冷睿回身一把扯住娜娜的头发,拖拽到敞开着的浴室门口,沉声问:“你对她做过什么?”

    “我…….没做过什么…….”娜娜也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这分明是恐怖片里才有的镜头,戴雨潇浸泡在满是血水的浴缸里,面色苍白,额头渗血,黑色的头发漂浮着。

    慕冷睿一记耳光重重的甩到娜娜脸上,娜娜白皙的脸瞬间肿胀起来,打得她眼冒金星,“你没做过什么?再说一遍!”

    “我……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娜娜捂着脸,小声的回答,声音里带着哭腔。她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倒不是没想到戴雨潇会流血,而是没想到慕冷睿反应会这么大,她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女佣麽?值得这么大动肝火麽?

    “余管家余管家!”慕冷睿把正在抹眼泪的娜娜丢到一旁,大声呼喊着。

    “少爷,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余管家在卧室门口小声的。

    “快点打电话给楚医生,有人要抢救,告诉他很可能要输血!”慕冷睿吩咐。

    余管家猜想着,慕少不会玩火玩过头,造成流血事件了吧?他猜想的流血对象是娜娜,可万万没想到是戴雨潇。

    给楚医生打过电话,余管家火速到卧室门口查看情况,看有什么需要处理的。

    慕冷睿已经将戴雨潇抱出来放到床上,余管家一看是戴雨潇,惊讶的看了几眼还在假装可怜哭泣的娜娜。

    “睿睿,我……不是故意的……..”娜娜哽咽的。

    “滚!”慕冷睿冷漠的。

    “睿睿…….我……..”娜娜想努力得到慕冷睿的原谅。慕冷睿可大大关系到她的前程,若得罪了慕冷睿,她以后的路会很难走。

    “滚!”慕冷睿狮子一般的怒吼。

    这声音吓得娜娜身体一抖,慕冷睿虽然号称冷面杀手,可是从来没见他如此暴怒过,而且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女佣。

    娜娜跌跌撞撞的退了出去,都没敢要求请余管家安排车送她一下。

    楚医生很快的赶到了,昏迷中的戴雨潇第二次被送进慕家豪宅的手术室。

    “慕少,戴的伤势倒不严重,只是,发现的时间太晚,失血比较多。”楚医生仔细查看了戴雨潇的伤口,对守在一旁的慕冷睿说。

    “那赶紧输血!”

    “戴,是O型血,我带的血源不够……需要到血库再调一些过来。”

    “血库距离这里远吗,调血源过来需要多长时间?”

    “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时间上,很紧张,戴目前很虚弱。”

    “需要多少血?”

    “也不需要太多,除了我带来的,还需要400CC。”

    “那,输我的。”慕冷睿面无表情的。

    “啊?慕少?”楚医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慕冷睿何等的身份,本来他以为慕冷睿只是会帮助他以最快的速度从血库调血源,没想到慕冷睿要求直接输血给戴雨潇。

    “别耽搁时间了,快点救她。”慕冷睿语气坚定的。

    慕冷睿的心情很不好,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

    先是昨天的家庭聚会,他刻意的让戴雨潇穿上那件暴露的小礼服,确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如此美艳绝伦的戴二是自己的女佣,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

    而且,他不是没看到林先生对戴雨潇动手动脚,他本意就想以戴雨潇的美艳绝伦吸引住这位林先生,为自己以后与庄语岑抗衡创造条件,毕竟,庄家也是政要。

    本来预想,在自己面前,林先生不管如何顾及到戴雨潇是自己的人也得给几分薄面不至于做的太过分,谁知,就发生了礼服被撕裂的意外。

    看到戴雨潇赤身裸 体的暴露在众人面前,那种柔弱的姿态让他的心颤抖了一下,他突然很想保护这个女人,于是他将大厅里的灯关灭,把戴雨潇抱回卧室。

    慕冷睿有一点点后悔,为什么让戴雨潇抛头露面,若只是将她锁在卧室里,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

    而外表冷漠的慕冷睿,是不可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心思的,他的位置,注定只能是那样冷漠着的。

    而今天的事,躺在浴缸里的戴雨潇气息微弱,他的心狠狠疼了一下,所以失控的冲娜娜怒吼。他也没料到娜娜会如此的狠毒过火,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

    往日里戴雨潇倔强的眼神,对自己无礼要求的默默无语,都电影镜头一般一幕幕回放在眼前,慕冷睿突然很想这个倔强的女人醒过来,再倔强的跟他对抗着。

    或者,他有一种莫名的奢望,多希望这个女人,突然有一天,眼前的这个女人,能穿了清纯的衣服就如她平日里穿的那样,欢快的跳跃着走来,扑进他的怀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希望得到他的宠溺。

    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慕冷睿对自己的心思很不解,冷漠的锁着眉,看着血流顺着导液管从他的身体流进戴雨潇的身体。

    戴雨潇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头上缠满了纱布,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她苦笑一下,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手臂上还在打着点滴,戴雨潇不顾疼痛将针头扯下来,手臂上又冒出一股殷红的血,她扯的太用力了。

    “你,做什么?”这一幕恰好被刚刚进门的慕冷睿看到,几步上前按住戴雨潇的手臂。

    本来就虚弱的戴雨潇有气无力的拼命对慕冷睿拳打脚踢,“你怎么不干脆让我去死,为什么还要救我?”

    慕冷睿松开她的手臂,任凭她发泄,不再限制她的举动。

    这一点出乎戴雨潇的意料,往日里的慕冷睿,只要自己一激动,就会从后背将自己拎起来,就像拎一只小猫小狗那么简单,自己只能狂躁的对着空气狂舞。

    而今天,她的手脚都实实在在落在慕冷睿身上,这个自私冷酷的男人,谁要你假装好心!

    想到自己的现状都是慕冷睿造成的,戴雨潇心中的恨意难以遏制,手脚打到无力了,就拽过慕冷睿的手臂狠狠的咬下去,一股腥甜淌进嘴里。

    慕冷睿依旧一动不动的任她发泄,咬在他手臂上,却没有任何吃痛的表情。

    “戴,戴,快别这样,大少爷刚给你输了400CC的血,不能再流血了……..”闻讯赶来的余管家看到这情景,赶紧制止正在发泄的戴雨潇。

    戴雨潇怔了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私冷酷的慕冷睿给她输血?旋即又开始发作:“谁让你救我的,你怎么干脆不让我去死?!”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输血给自己又怎样?!

    “去准备些吃的给她。”慕冷睿不理戴雨潇的发作,吩咐余管家。

    顷刻功夫,余管家端着燕窝粥进来。

    慕冷睿接过来,坐在床前,将一条小毛巾放在戴雨潇颈下,用小勺舀了一小口燕窝粥送到戴雨潇面前。

    这一幕让余管家惊呆了,从来没见过大少爷如此温柔体贴的伺候一个女人的,他居然屈尊耐心的服侍一个女人吃粥!

    戴雨潇可丝毫不领情,一把将小勺推到一边,“我不吃我不吃,你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去死!你不是要公开那些视频吗?你公开好了,我不在乎了,我就死在这里,哪里也不去!”她越想越委屈,失控的喊叫,眼泪在脸上肆意的流淌。

    慕冷睿把小勺再递过来,戴雨潇再推开。

    又递过来,又推开。

    反复几次。

    最后一次,戴雨潇一把夺过小勺,丢到地上。

    余管家一直紧张的关注着慕冷睿的表情,担心着戴雨潇的安危,担心着慕冷睿被戴雨潇几次拒绝他的好意而激怒,担心激怒后的慕冷睿对戴雨潇不利。

    “乖,别闹了,你刚刚失血过多,情绪激动对身体不好……..”刚刚一语不发面容冷淡的慕冷睿突然温柔的说,把手中的碗先放到床头的柜子上,将戴雨潇温柔的抱到胸前。

    他温柔的语气让戴雨潇惊到了,从来没想到自私冷酷的慕冷睿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声音温柔的,如同三月春水,就那么温润的拂过她的心,把她所有的狂躁抚平。

    戴雨潇在慕冷睿的怀里,慢慢安静下来,窝在慕冷睿温暖的怀里委屈的哭泣。

    慕冷睿温柔的抱着她,用纸巾轻轻擦去戴雨潇脸上的泪水,安慰着:“宝贝宝贝不哭了哦,哭了就不漂亮了,你看,我给你吃糖。”慕冷睿变戏法似的拿出一颗太妃糖,“把糖吃掉,就别再哭了哦,不然泪水会把甜味冲走的…….”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戴雨潇身子一震,多么熟悉的话,相同的一句话,和语岑一样,居然从慕冷睿嘴里说出来…….而且时隔这么久,已经很久没收到过语岑给的太妃糖,而自私冷酷的慕冷睿,却给了自己一颗太妃糖。

    余管家很适时的拿了一把新的小勺进来,慕冷睿继续将粥舀到戴雨潇面前,这次戴雨潇没有拒绝,小口的吃着。

    慕冷睿的这一刻的温柔,让戴雨潇很陌生,又很期待,她很不解,为什么慕冷睿突然这么温柔了,也不解,为什么自己如此期待并且享受着他的温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