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十一章 青翠的记忆
    百无聊聊的戴雨潇在书房内看书,伤口已经接近痊愈。

    疗养期间,慕冷睿待她还算不错,她不用做任何事只需要安静的躺在床上,自然不用需要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一些余管家都会安排好。

    慕冷睿自从那两次意外后,极少露面,偶尔露下面对戴雨潇也是照顾有加。戴雨潇很安心,暂时不用担心慕冷睿再骚扰她。

    活动空间也比之前大了很多,只要不出慕家宅院,任何一个角落她都可以流览一番。

    戴雨潇对享誉盛名的慕家豪宅丝毫不感兴趣,除了偶尔到院内晒晒阳光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其余时间都是窝在书房内看书,书房内安静的氛围比较适合她。

    慕家的书房确实很大,藏书很多,涉及到各个层面的书籍,给人目不暇接的感觉。

    书房的一面也是同卧室一样的硕大的落地窗,拉开窗帘,阳光暖暖的倾泻在琳琅满目的书籍上,真的是书海殿堂的氛围。

    戴雨潇舒展下双臂,伸个懒腰,这里静谧的感觉很是惬意。如果这一个月的日子就这么过了,那简直太完美了,看来自己因祸得福了。

    看完一本书的戴雨潇,走到书架翻找下一本。

    戴雨潇看书的速度在学校里很是出名,一本三百多页的书籍,别人要用几天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看完,而她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别人怀疑她只是走马观花,并没有用心看书,故意拿一本她看过的书考她,里面的情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些人物的经典对话一些优美词句她都能一字不落的背诵出来,让人叹为观止,不得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GONE WITH THE WIND》?一本书跃入戴雨潇的眼帘,她惊喜的取下这本书,确认就是她最喜欢的《GONE WITH THE WIND》。

    就是这本书,又勾起她对庄语岑的思念。

    庄语岑也很喜欢这本书,有一天,他神秘的对戴雨潇说:“亲爱的,我要送你一件礼物,不值钱,但是在我心里很珍贵。你先闭上眼睛。”

    戴雨潇听从的闭上双眼,睁开眼的时候,庄语岑拿着一本书呈现在她眼前,满脸温暖得意的笑意。

    “《GONE WITH THE WIND》?”戴雨潇惊喜的接过来,“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本书?而且是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古朴风格?”书籍表面和内页都是厚厚的暗黄的印刷纸,别有一种风味,看起来很古董的感觉。

    “你也喜欢?我以为只是我最喜欢的……..”庄语岑喜出望外的。

    戴雨潇忍不住在他脸颊上印上一个喜出望外的吻,两个人共同珍爱一本书,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无论是学校里,还是所谓的上流社会里,追求戴雨潇的人甚多,费尽心思讨好她的人林林总总。

    有人为了表忠心割破手指写血书给她,更有甚者,一位富家子弟为了追求她,从校门口一直到她的寓室门口都铺满一路的玫瑰花。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使得戴雨潇成了风云人物,学校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戴雨潇。

    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了解戴雨潇的心思,没有一个人能像庄语岑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深入她的内心。

    她与庄语岑之间,实在有太多的回忆,这些回忆,足以让她铭记一生。

    “雨潇,我带了早餐给你,你快下楼……..”庄语岑的电话将睡梦里的戴雨潇叫醒。

    睡意朦胧的戴雨潇慢悠悠的穿衣,梳洗,也没注意到窗外的情况。等到梳洗完毕下楼,才发现雪白一片,阳光帅气的庄语岑正在在雪地里走来走去,头发上,肩上,手臂上都落满了雪,一走动雪花就从他身上扑簌簌落下。

    戴雨潇一阵心疼,嗔怪的拂去庄语岑眉稍的雪粒,“你怎么不在车上等我?”

    “我觉得在雪地里等你才别有风味。”庄语岑调侃的,然后从怀中拿出温热的牛奶,“我怕时间太久凉了,就放进衣服里给你温着……..”

    戴雨潇接过带着庄语岑体温的牛奶,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从几岁起就被父亲冷落大妈嫌弃姐姐排斥的她,只被庄语岑如此细腻的关爱着。

    “别哭,别哭,别哭啊…….这时候流眼泪眼睛会冻到的……..”庄语岑安慰着。

    从来没听过这样的理论,雪地里流眼泪眼睛会冻到,戴雨潇破涕为笑,扑进庄语岑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校园的草坪上,戴雨潇对庄语岑说:“你说,庄语岑爱戴雨潇。”

    庄语岑双手合成喇叭状,诡秘的对戴雨潇说:“听好了啊,我开始了。”

    戴雨潇站起来,张着双臂,“你等一下,”然后小孩子似的蹦跳着跑到十几步开外,然后冲着庄语岑招手,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庄语岑开始大喊:“戴雨潇爱庄语岑!”

    戴雨潇怀疑自己听错了,双手也合成喇叭状:“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庄语岑声调又提高几分;“戴------雨-------潇-------爱--------庄-------语-------岑---------”

    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操场上,引得同学纷纷驻足回首,戴雨潇可是学校里的红人,十年难得一遇的超级校花,她爱庄语岑?庄语岑是何许人也,有这么大的魅力?

    戴雨潇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在操场上追打着庄语岑。

    走在公园里,烈日炎炎,在散步的戴雨潇和庄语岑倍感干渴,想加快脚步希望尽快到阴凉的地方去。

    戴雨潇遥望着有树荫的地方,突然心血来潮的:“语岑,让我来背你!”

    “为什么啊,不好吧,你一个小女子,我一个大男人。”庄语岑不明所以的露出为难的神色,惊讶于戴雨潇的突发奇想,虽然这小女子一向好强,不至于好强到体魄上吧。

    “快点快点,上次打赌我不是赌输了吗,这次补偿你。”戴雨潇转身,秀气的背朝向庄语岑,催促道。

    庄语岑很无奈的俯身,趴在戴雨潇的背上。

    戴雨潇使劲弓着身,费力的背着庄语岑往前走,那哪叫背啊,身高一米八几的庄语岑伏在身高一米六的戴雨潇背上,腿脚不得不拖在地上。

    戴雨潇闭着眼睛背着庄语岑吃力的往前走:“一,二,三,四……..”数到十的时候停下来,天,从路的一边已经走到另一边,分明走出了螃蟹的形状。

    戴雨潇累的坐到地上,撒娇的:“我背了你十步,你得背我一百步做为弥补,我走不动了。”

    原来是有目的的呀,庄语岑终于看出戴雨潇的用意。

    庄语岑背着戴雨潇的时候,戴雨潇也没忘了数数:“一,二,三,四……..”

    “九十……九十八,九十九,九十九,九十九……..”

    不知道数了多少个九十九,一直到阴凉的地方,戴雨潇才突的跃下庄语岑的背,大声的:“一百!你解放啦,哈哈哈哈……..”

    明知戴雨潇耍赖的庄语岑,看着脸颊泛红的小女人姿态十足的她,不由的心动,宠溺的亲吻一下她的脸颊。

    自从那之后,只要走路累的时候,戴雨潇都会表态说要背庄语岑十步,这时候庄语岑就会心领神会的主动背起戴雨潇,知道她累了。

    这样的心领神会,这样的细微体贴,岂是一般的富家子弟就能做得到的?他们无非就会花很多的钱,变着法的挥金如土讨戴雨潇开心罢了,有谁知道戴雨潇真正想要的,只是这种简单的快乐?他们又有谁能有庄语岑的如此用心?

    周末,图书馆里,戴雨潇在静静的看书,看到饥肠辘辘的时候合上书本准备离开,却突然看到对面的庄语岑对着她挤眉弄眼。

    “你什么时候来的?”戴雨潇惊讶的问。

    “你可真迟钝,我对你做了无数个表情,都两个小时了,你才有反应……”庄语岑嘲笑她。

    戴雨潇脸红了,没好意思说是因为饥肠辘辘才抬起头,那样庄语岑岂不是更加嘲笑她的迟钝?

    能这样安静的守着她看书,宁可长久的等下去,也不忍心打扰她的人,又能有几个?相爱的两个人,需要的,就是这样一种默默相守。

    那些豪门子弟们,又有谁能与她默默相守?他们最盼望的不过是炫耀式的宣扬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那才是他们想要的。

    他们想要的,是风华绝代的戴雨潇,又有几个,能乐意接受平日里总是一身休闲清纯打扮的戴雨潇?那样的戴雨潇,和邻家妹妹一般无二。

    他们没能做到的,庄语岑都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孤傲着的对其他名门淑媛敬而远之的庄语岑,把所有的倾心,关心,爱心,都给了戴雨潇。

    说出来或许谁都不相信,同样家世显赫的庄语岑从未送过戴雨潇玫瑰花,情人节,他只送过戴雨潇一盆绿色盆栽。

    那个情人节前夕的晚上,庄语岑打电话给戴雨潇,让她去楼下右手边第五棵树上看看。

    戴雨潇不知道他又有什么创意,他提醒她今晚一定要看。

    不太明亮的路灯下,树影婆娑,水墨画一样的感觉,却是摇曳着的。

    究竟有什么秘密所在?戴雨潇好奇的走近那棵树,那只是一棵普通的树。

    仔细辨认,才发现一行刻上去的字:“庄语岑爱戴雨潇。”

    如果一位富家子弟能以穷小子的最古朴简单的方式追求心仪的女人,才最能打动人心,庄语岑就是这样一个富家子弟,以最简单古朴的方式深深的触动着戴雨潇的心。

    戴雨潇抚着那行字,惊喜万分。

    “雨潇,我爱你,这是给你的节日礼物。”庄语岑不知何时冒出来,出现在戴雨潇身后,手里拿着一盆绿色盆栽。

    “雨潇,我不愿意送你玫瑰花,因为玫瑰花,早晚会枯萎,而这绿色盆栽,是一种特殊品种,永远这么青翠着的,就像我们的爱情,永恒的青翠着。”

    “戴雨潇,我爱你。”庄语岑单纯的话语在耳边响起,类似一贯的密语,明亮的,轻柔的,在这个慕家豪宅的书房里回忆起来,却是温暖而怆然的,庞大的体态,带着昔日的温情,毫不费力的轻易的渗入到心里去。

    想到这里,戴雨潇泪如雨下,语岑,那盆绿色盆栽一直还是青翠着的,可惜,它却永远不能开花结果,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爱情?

    那么多回忆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戴雨潇再也无心看书,在纸张上写下庄语岑的名字,写了一张又一张,写了无数次。

    语岑,不管如何,我对你的爱,将青翠一生,即便,不能开花结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