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十五章 血淋淋的惩罚
    余管家带着楚医生火速赶到了,楚医生看下伤势,做了简单的处理,说:“赶紧回去缝针,伤势不严重,但是伤口比较多,我需要打个电话找两个助手过来帮忙。”

    回慕家豪宅的车上,慕冷睿把手机给余管家,“查一下这些人的底细,一共六个。”

    余管家接过手机,从手机里调出照片,转发到自己手机上。

    “你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我怎么不知道?”戴雨潇惊讶的问。从慕冷睿出现,一直和那帮人周旋,到后来的打斗,再到后来伏在她身上保护她,慕冷睿哪来的机会拍照片?

    “你以为都像你那么蠢!看到他们纠缠你我就先拍了照片才上前。”慕冷睿冷冷的瞪了一眼戴雨潇。

    “哦……”戴雨潇做错事一样的红了脸低下头,心里暗暗佩服慕冷睿的机智,就那么有预见性的首先拍了照片,不然这次不是白挨打受欺负了?

    “李警官吗?我是余管家,今天我们大少爷在路上遇到几个混混,起了冲突……”余管家打电话给警署。

    “余管家啊,大少爷和混混起冲突?大少爷没带保镖出去?谁这么大胆冒犯慕大少?”李警官很惊讶的。

    “只是几个小混混,不认得我们大少爷,不然量他们也不敢…….”

    “那,余管家,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李警官很聪明,找到他自然有事需要他协助。

    “我发几张照片给你,给我查这几个人的底细,还有,重要的一点,这事我们要私了。”余管家重点强调了后面一条。

    “好的,没问题,等我消息。”

    戴雨潇本以为余管家平日只是负责安排买菜等一些琐事罢了,没想到还要跟警署打交道,而且速度很快,这位老人家也真是深藏不露。

    “戴,你没受伤吧?”余管家关切的问。

    “我没事,睿……”说到一般的戴雨潇赶紧改口:“慕少用身体保护我,所以我没事。”

    余管家若有所思的笑笑,看来这对年轻人,不简单,只是,他们自己还没看清楚。

    车开的快而且平稳,公交车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只用了十多分钟。

    到了慕家豪宅,楚医生的助手已经等在那里,一男一女。

    两个助手准备了一副担架,慕冷睿摆着手拒绝:“我可以走。”

    “慕大少,您还是上担架吧,您虽然可以走路,可是走路会比较慢,而血还没止住。”楚医生担忧的。

    “我站着走出去,不想躺着回来。”慕冷睿皱起眉头,坚持走到诊室。

    听到这话,戴雨潇一阵自责,两个人手牵手兴高采烈的出去,却狼狈不堪的负伤回来。于是小声的说:“都是我不好,不然……”

    “说你蠢,还真是蠢!买个冰淇淋要那么长时间,还跑到那么偏僻的路上去买!”慕冷睿冷冷的。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骂戴雨潇蠢,真是一个蠢女人!

    戴雨潇没敢回话,她怎么敢让慕冷睿知道她原本是想逃走的,无意间得意忘形才走到了那条偏僻的路。

    楚医生当着戴雨潇的面轻轻褪去慕冷睿带血的衬衣,露出整个后背,伤痕累累的后背让人触目惊心,很多比手指还粗的伤痕肿胀着,纵横交错着,说不清有多少条伤痕,多少道伤痕就意味着慕冷睿挨了多少棍棒。

    戴雨潇很想帮忙做点什么,却什么都帮不上,只能看着楚医生和两个助手忙着给慕冷睿消毒,包扎伤口,缝针。这个过程慕冷睿忍不住吃痛的身体微微发抖,这让戴雨潇更加愧疚。

    接下来几天,戴雨潇都照顾着慕冷睿。不是之前那种机械性的佣人似的服侍,是发自内心的照顾。

    慕冷睿偶尔发点小脾气,戴雨潇也容忍着,她发现,这个大男人,有时还真有点孩子气。

    “她呢?”早餐的时候,慕冷睿淡淡的问余管家,看着摆在柜子上的饭菜不动筷。

    “戴在洗澡,过会才吃饭。”余管家说。

    “喊她过来!什么时候洗澡不可以,偏选这个时候。”

    浴室里的戴雨潇不得不匆忙间擦洗几下,换好衣服出来。这个慕冷睿,她不在场便不吃饭。几天以来,都是戴雨潇喂他吃饭。

    慕冷睿每天问的最多的,就是她呢,他的衣服,只能戴雨潇洗,他用餐,只能戴雨潇喂,他换药的时候,戴雨潇必须在场。

    这导致戴雨潇有种错觉,这个男人,似乎有点太依赖她了。而她对慕冷睿的耐心,也空前的淋漓尽致。毕竟,慕冷睿是为了保护她才受伤流血。

    流血事件后的第五天,午餐时分,戴雨潇端着饭菜走到慕冷睿房间门口,打开房门却发现慕冷睿没在房间。

    “余管家?余管家?”戴雨潇喊着余管家,他也没应声,她瞬间担心起来,难道慕冷睿伤势有恶化?被送去医院了?刚刚在厨房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焦急间戴雨潇放下饭菜往楼下跑,看楼下有没有人知道情况。

    还没走到一楼大厅,就听到求饶的声音。

    “慕大少爷,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如果知道是您,打死我们也不敢啊……”然后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戴雨潇走下楼,看到慕冷睿坐在沙发上,地上跪了几个人。上次带庄语岑来慕家豪宅的李警官也在场。

    慕冷睿瞥见戴雨潇下楼,说:“你来的正好。”转而阴冷的看着跪在地上那几个人。

    “,,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一个人手脚并用爬到戴雨潇面前,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原来是非礼她打伤慕冷睿的那六个混混!爬到她面前的,是那个猥琐小青年。

    想到他们的无礼和嚣张,戴雨潇厌恶的皱起眉头,不理会那个求饶的小青年,自顾自坐到沙发一边。

    “戴,看一下是哪个混蛋先对您下手的。”余管家手里拎着一根铁棒,命令那帮人,“你们都抬起头来!”

    其余五个都不得不抬起头看着戴雨潇,戴雨潇扫了一眼,指着一个眼睛像鱼泡的人和另外一个光头说:“就是他,还有他,先拽住我的衣服。”

    鱼泡眼慌忙辩解:“不是的不是的,是我们老大让我这么做的………”

    “他***,你龟儿子关键时刻出卖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他***,你们爱咋咋地!老子我认了!”这个老大倒是有点豪气,反而倔强的梗着脖子,不肯再趴在地上。

    慕冷睿一语不发的走到鱼泡眼面前,向余管家伸伸手,余管家心领神会的将铁棒递给他。

    慕冷睿冷声问鱼泡眼:“你是哪只手碰的她?”

    鱼泡眼慌乱的:“左手,不是,是右手……..”

    慕冷睿沉声道:“记不清了是吧?那好办。”然后抡起铁棒,对着鱼泡眼的左臂狠狠砸了下去,鱼泡眼惨嚎一声,左臂立刻耷拉到地上,然后本能的用右手抓住左臂。

    慕冷睿不动声色的再抡起铁棒,沉闷的对着鱼泡眼的右臂砸了下去,鱼泡眼更惨烈的嚎叫,整个上身失去支撑撅着屁股跪趴在那里,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

    慕冷睿的铁棒落下去的时候,随着鱼泡眼的惨叫,戴雨潇也忍不住抖了一下,惨叫声刺激着她的耳膜,让她说不出的难受,不由得捂住耳朵。

    慕冷睿不理会惨嚎着发抖的鱼泡眼,走向另外一个光头:“你呢,左手还是右手?”

    光头有了前车之鉴,忙不迭的说:“左手左手……”然后咬着牙齿闭上眼睛,直起上身伸出左臂。

    慕冷睿又是一铁棒下去,戴雨潇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光头惨嚎着右手抱着左臂在地上打滚。

    “你们谁先对我动的手?我记不清了,你们帮我回忆一下?”慕冷睿拎着铁棒坐回到沙发上。

    虽然是那帮人无礼在先,可是要说动手,戴雨潇分明记得是慕冷睿先动手的,是为了先发制人让她逃走,慕冷睿不可能不记得,他为什么还这么问?

    果不其然,剩下的三个人相互邀功指认。

    “他,是他!”

    “你***胡说,分明是你!”

    “是他!是他!”

    “怎么会是我,本来就是你先见色起意的!”

    猥琐小青年表现最积极,指认了其余的三个人,似乎这件事就与他无关。

    只有他们的头头儿不说话,就那么倔强的梗着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慕冷睿将一把锋利的匕首丢到地上,沉声说:“算了,既然你们也都搞不清楚,那一起受罚!”他阴冷凛冽的眼神扫过这几个人,任凭一个看了他的眼睛都要瑟瑟发抖。

    “你们要是等我亲自动手呢,每个人都会少一个手掌…….”慕冷睿停顿一下,这帮人都瞪大眼睛等他下面的话,“要是你们自己动手的话,每个人少两根手指,哪两根手指自己选。他们两个是动不了了,你们谁帮帮他们两个?”

    慕冷睿指的是已经被他用铁棒打过的两个人。

    “我来,我来!”猥琐小青年自告奋勇的,拿起地上的匕首。

    两只手臂都被打的那个鱼泡眼已经昏了过去,小青年先跪爬到鱼泡眼身边,刚要动手,被他们头头儿爬起来踹到一边:“X你妈的,你小子敢听外人的自相残杀!你要是能活着出去我也得废了你!”

    头头儿替那两个人求情:“慕大少,我们不知情况冲撞了您是我们不对活该受罚,不过这两个人已经这样了,希望您能高抬贵手,给他们留条活路…….”

    “给你们留活路?你们打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我留条活路?”慕冷睿反问。

    头头儿被问的说不出话,低头沉思一会,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这样吧,我自己动手,给你六个手指,他们两个人的手指,我担了!”

    “好!够义气!” 慕冷睿拍掌称快:“给你个机会,把这个小子的左手费了,切下他两个手指,算你自行处置自家兄弟……..”慕冷睿眼神瞟向猥琐小青年,这个人是始作俑者,必须受罚。

    头头儿走向猥琐小青年,小青年慌乱的躲:“大哥大哥,你说过不自相残杀…….”

    头头儿咬牙说道:“X你妈的,老子这是清理门户!”手起刀落,地上落了两根血淋淋的手指,小青年啊啊啊的惨叫,猩红的血流了一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