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十八章 逃跑计划
    再醒来的时候,戴雨潇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看着身上布满的吻痕,羞愤难当,却也知道在慕家豪宅,自己无非是案板上的鱼肉,除了任人宰割,别无他法。

    慕冷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有凌乱的床单昭示着昨晚都发生过什么。

    戴雨潇的处境空前的糟糕,完全没了自由,比之前女佣的状态还糟糕,只能在那个淡紫色的房间内活动。

    这种滋味很难受,比之前被关入他卧室内还要难受。因为本来越来越多的自由突然就没有了,还不如当初就没有那些自由。

    此刻的戴雨潇,就像关在笼子里的折翼的鸟,即便打开笼子,也不能飞出去,翅膀断了,又如何能飞?连穿衣服的权利都被慕冷睿剥夺了,即便打开房门,又怎么有面目走出去?

    戴雨潇过起了囚徒般的生活,佣人按点送饭或者打扫,这下即便房门大开,戴雨潇也只能缩在床上。

    该死的慕冷睿,这招也太狠毒,连衣服都不给穿,彻底断了她想逃走的念头。戴雨潇恨恨的想,脑子里却还是想着怎么逃走,慕冷睿越是强留,越迫使她想尽快离开。

    她回忆所有看过的侦探类型的书,还有看过的电视,把自己置身事外,假想若是一道难题,如果自己的朋友遭遇这种困境,该怎么想办法帮她逃走。

    这有利于让她的情绪冷静下来,不至于慌乱,也不至于默默等死认命。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种冷静的情绪会让她不至于短期内绝望轻生。

    无论如何,赤身露体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这是很致命的一招。想逃出慕家豪宅,第一件事,就是一定争取穿回衣服,这是第一步,迈不出第一步,以后逃跑的路没法走下去。

    撕开床单?那么好的质地,怎么撕扯的开,还不如就直接裹在身上,可是能裹在身上遮羞又如何,如此醒目的怪异的走出去,谁发现不了自己?

    所以,衣服是必须的。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得将衣服争取回来,哪怕是美人计。把衣服定为她的第一个目标吧,达成第一个目标,再想怎么逃走,一步一步来比较稳妥。

    目前还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见机行事了,不能再像上次一样蠢,慕冷睿,即便这次他快死了她也不回头!

    慕冷睿一般都是晚上回来,一回来便是想着法的与戴雨潇欢好,戴雨潇无力拒绝也无心迎合,木头人一样任他欺凌,心里很诧异为何他还是如此兴趣盎然。

    这一天晚上,慕冷睿到戴雨潇房间,正欲和戴雨潇欢好,突然惊讶的说:“你又流血了?”

    戴雨潇第一反应也吓一跳,没怎么疼痛啊,怎么又流血了?难道身体内部出问题?转而一想她居然忘记了生理周期这事。

    慕冷睿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我找楚医生过来给你看一下。”

    “不用了,是女人的生理周期。”在可恶的慕冷睿面前,戴雨潇还是忍不住红了脸,跟一个男人说这种事情,确实羞馁。

    机会来了!戴雨潇按捺住内心的欢喜,怎么早就遗忘了这自然规律。

    她羞怯的对慕冷睿说:“你让吴妈给我拿一些女人用的东西过来,还有,我得穿上衣服,不然太不方便。”

    慕冷睿想都没想就答应,喊:“吴妈,你进来。”

    吴妈应声进来,慕冷睿吩咐:“吴妈,你给戴送一些女人用的东西进来,还有她的衣服,都拿进来。”

    吴妈不解的:“女人用的东西?”

    慕冷睿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转向戴雨潇:“你需要什么东西,说给她听。”

    “我来月事了……”戴雨潇红着脸。

    吴妈恍然大悟,一溜小跑的出门去准备。

    真没想到,就这样拿回了自己的衣服,戴雨潇暗自窃喜,成功的迈出第一步。

    谁知接下来几天,慕冷睿哪都没去,就在宅里陪着戴雨潇,态度有所缓和。

    “在这里一定很闷吧?”慕冷睿对正在发愣的戴雨潇说:“我们去书房吧。”

    实际上,慕冷睿还是很喜欢和戴雨潇和睦相处的那段日子,当戴雨潇提出要走,心里莫名的不舍,可是他不想让戴雨潇知道这种不舍,极力的压制着,这种压制以另一种方式爆发,就是对戴雨潇的**。

    现在的**,不仅仅局限于戴雨潇的身体,还有她的心,她只能是他慕冷睿的女人。

    他喜欢戴雨潇坐在书房里专注看书的样子,喜欢戴雨潇喂他吃饭时认真的样子,喜欢戴雨潇一身清纯的打扮和他手牵手走在大街上,这个戴雨潇,一举手一投足都渗透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不是强悍的那种,而是静如流水淡如流年,虽然平淡着,却一直都平静的存在着。

    他口中一直骂着戴雨潇蠢女人,可心里的想法没人知道,只有他有最深的感触。

    那天他在偏僻的公路上发现戴雨潇被人纠缠的时候,早就猜到戴雨潇是因为想逃走而走到那条偏僻的路上,那条路和他们回去的路截然相反,这样的动机实在太明显。

    如果依照他之前的做法,换做其他女人,他本可以就此撒手不管,谁让她胆大逃走,就让她自己接受惩罚吧。

    而他,却毫不犹豫的上前保护她,慕冷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占有了这个女人,而且对她产生一种保护的**。

    危难关头,他明知戴雨潇有逃走的想法,还是掩护她让她赶紧跑,自己留下来跟六个人厮打。

    谁知,戴雨潇居然折返回来,弱小的她就那么挥舞着树枝打那几个混混,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这让慕冷睿莫名的感动,无法言说的感动,突然觉得自己关键时刻为她解围掩护她跑路都是正确的。

    出于这种感动,慕冷睿不假思索义无反顾的伏在戴雨潇身上,宁可他受伤也要保护着戴雨潇,他就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命保护着戴雨潇。

    往往危难关头才更能显示出人的本性,更能显露出人的本心,而他的本心是什么?他真的只是单纯的想保护戴雨潇?这种保护的**有源头吗?慕冷睿无心去想,他也看不清楚。

    他能做的,只是顺从自己的意愿,不违背自己的本心。

    近期来发生的这些,让一向自信满满的慕冷睿踌躇起来,他居然缺失了对事情的预知能力,很多事情的发展都超乎他的想象。

    受伤之后他对戴雨潇的责怪是真心的,骂她蠢,为什么还折返,他受伤好过两个人都受伤,这就是他的本心。

    可是戴雨潇也真是蠢,她跑回去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呢?或者,这就是她的本心?和慕冷睿一起面对这些棍棒,尽管力量悬殊也不影响她折返的本质。

    受伤后的慕冷睿,又对戴雨潇产生莫名的依赖,所以戴雨潇说不吃饭他就很生气。

    断指事件后,戴雨潇帮衬着外人说话,又让他恼怒,真搞不懂这个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这就是她的善良?多么愚蠢的善良!可是,慕冷睿却还是很想保护这份善良,因为他知道,没有几个人像戴雨潇一样善良。

    每天和戴雨潇一起看书,是最惬意的事,见惯了脂粉堆里的女人,戴雨潇带着书香气走来,就显得卓越不凡。慕冷睿着迷于这样的书香气质。

    而万万没想到,戴雨潇就挑这时候跟他说,她不适合这里,她要离开,她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煞费苦心的慕冷睿,精心为戴雨潇准备了一个房间,就是准备让戴雨潇更久的停留在他身边,而不是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长。

    为什么戴雨潇偏偏选在他对她产生那么多美好感觉的时候说离开?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给他如此美好的感觉,从来没有。

    一向冷酷自大的慕冷睿,暴怒于戴雨潇的意欲离开,以一种极度激烈的方式留住她,哪怕,只是留住她的身体。

    虽然感觉到慕冷睿显然变化的戴雨潇,对慕冷睿产生好感,而断指事件让她看到慕冷睿阴冷的一面,不由得让她心生恐惧,她不愿意细细去想慕冷睿的变化如何,一心所想,便是如何离开慕家豪宅。

    穿回衣服的戴雨潇,状态比之前好很多,心态也好很多,毕竟看到了逃跑的希望。

    而慕冷睿,这几天偏偏不出门,就这样守着她,难道看穿了她的心思?

    慕冷睿提议去书房看书,戴雨潇本有些抵触,想想最好不忤逆他,便随他去了书房。

    慕冷睿将及地的窗帘拉开,阳光瞬间洒满整个房间,戴雨潇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阳光,再次沐浴在这温暖的阳光里,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以后,我不限制你的自由,在宅子里,你可以自由活动。”慕冷睿淡淡的说。

    “好的,谢谢。”戴雨潇也是淡然的,实际上喜出望外。莫非慕冷睿良心发现了,所以主动给她更多的自由空间?

    她不敢让慕冷睿看出她的心思,不然她的计划会全然落空。

    戴雨潇基本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可以进书房看书,可以在慕家豪宅内随意走动。

    而戴雨潇去书房的时间越来越少,大多时间都喜欢在宅院里晒晒阳光呼吸新鲜空气。

    慕冷睿对此很放心,他相信慕家的保安系统,戴雨潇一个弱女子,不管怎样都是逃不出去的。

    转了几天,转的越多,戴雨潇就越失落,慕家豪宅四周的院墙很高,且院墙近处没有任何支撑,先不说这里到处是监控,即便没有监控,仅仅这院墙,她都没办法爬出去。

    戴雨潇恨不得自己长一对翅膀,一展翅就能飞翔,逃离这个贵族监狱。

    戴雨潇幻想了很多电视剧里的情节,比如,哪一天有人用小车推着大木桶进来,里面装了水或者酒,要在古代,慕家家大业大,妻妾儿女众多,是需要大量的物资来维持日常生活的,卸货以后,戴雨潇就能悄悄爬进空的大木桶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被推着离开宅院。

    或者,等佣人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趁她不留神后面把她敲晕,脱下她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再改个发型易容,趁出门买东西的时候逃走……..

    而这些,只能想想而已,现代社会,各方面发达很多,也意味着相对原始的机会越来越少。戴雨潇不可能打晕吴妈,换上她的衣服逃走,她不会易容术,再怎么改装,她也扮相=不出另一个吴妈,也下不去手。

    难道这就是她的命运,只能被慕冷睿一直囚禁在慕家豪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