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十章 不若初见
    罗箫音的房间里,戴雨潇紧紧拥住罗箫音,身体瑟瑟发抖。

    罗箫音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却也知道戴雨潇肯定有不一般的遭遇,不然不至于销声匿迹那么久,她拍拍戴雨潇的后背,不住的安慰着:“不怕了不怕了,都过去了哦,都过去了…….”

    好长一段时间,戴雨潇才渐渐安静下来。

    是谁说过,好的朋友相当于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这时候用在罗箫音身上最为恰当,有亲人不能求助,罗箫音就在最关键的时刻伸出援手,而且不问缘由。

    “箫音,我想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不介意吧?”

    “你要住这里啊,简直太好了!你看这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不知道有多寂寞呢,你来陪我简直太好了,求之不得!”

    “箫音,你真好……..我……..”戴雨潇正预备说感谢的话。

    “别废话啊,再废话马上扫你出门!”罗箫音打断她的话,假装生气的威胁。她心里明白,一向好强独立的戴雨潇,是不会轻易向人开口求助的,她此刻开口,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还有一件事,得拜托你。”戴雨潇继续说。

    “是不是庄语岑?”罗箫音猜到几分。“放心吧,是不是让我帮你找他,没问题!小两口哪有不闹别扭的,别太计较了哈~”

    “是,帮我找他,帮我问问我的车手机钱包是不是在他那里,不过千万别告诉他我住在你这里。”戴雨潇记得罗箫音在电话里提起庄语岑在路上发现她的车,庄语岑应该知道她个人物品的下落。

    金钱并不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戴雨潇这次体会到了身无分文的滋味,从小没为钱发愁过的她,此刻发现钱的重要性。而且住在罗箫音这里,总不能住她的还要花她的,得取回自己的钱包才好。

    “你不准备见他?”罗箫音问。

    “暂时不能见他…….”提到庄语岑,刚刚逃脱束缚的戴雨潇又是一阵黯然。

    “你先洗个澡,休息下,我出门买些吃的给你,你的事包在我身上,别担心。我打电话给庄语岑约见面,他不知道我家住址,我要是不带他来他不会找上门的。你就放宽心住在这里吧。”罗箫音的话让戴雨潇很心安,一身疲惫的进了浴室。

    戴雨潇走进浴室,没脱衣服就把笼头水打开哗哗的冲在身上,一股股温润的水冲到身上,所有毛孔都打开了,被这温暖的水滋润着,舒畅的感觉涌遍全身。

    冲了良久,戴雨潇才除下衣服,而满身的吻痕让她的心情陷入低谷。这全部是慕冷睿的杰作,短期内不会消逝的印记。

    “在你身上,留下我的印章,让你时刻记得,你戴雨潇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邪气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字字如针芒刺激着戴雨潇的心。

    如此这般,她又如何有面目去见庄语岑?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想起这首诗,戴雨潇叹口气,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她还是完美的戴雨潇,他还是完美的庄语岑,一对敝人,该是多么的完美。

    而如今,她与庄语岑,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门外的罗箫音,正在跟庄语岑打电话:“喂,庄语岑啊…….”

    “箫音啊,你是不是有雨潇的消息?”庄语岑一接到电话,第一反应便是跟戴雨潇有关。

    “嗯,她给我打过电话,她让你放心,她现在很安全……..”

    “她是不是在你那里?你住在哪?我过来找你们。”庄语岑急切的。

    “她没在我这里,只是打电话给我,让我问问她的车,钱包,手机都在哪里…….”罗箫音撒着谎。

    “雨潇的车被交通局的人扣着,必须她亲自去提,她的钱包手机钥匙什么的都在我这里,她在哪里,我给她送过去…….”

    “她说现在不方便见你,委托我把她的东西取回来。”

    “她,不想见我?”本来听到戴雨潇消息很兴奋的庄语岑,语气里满是沮丧。

    “也不是,只是现在不方便…….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罗箫音与庄语岑约好地方见面后,跟还在浴室里的戴雨潇打声招呼便出了门。

    与罗箫音见面前,庄语岑做了两件事,写了一张字条放在钱夹里:“雨潇,我想你。”就如他们在图书馆里靠纸条传情达意一样,庄语岑坚信戴雨潇能看到这张纸条,见不到她,这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然后打电话给银行,往戴雨潇银行卡上转了不小数额的钱,可能戴雨潇遭遇困境,不然不会在不想见自己的情况下还要索回钱夹,想必是缺钱用。见不到她,只能尽力想办法从侧面帮助她。

    办好这两件事,庄语岑开车出门,他母亲问他去哪里他也没有说话。

    一路上,庄语岑心情黯然,他那么深爱的雨潇,消失这么久再次出现,按道理先找到他才对,这段发生过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不愿见他?

    庄语岑到了约定的地点,咖啡馆,罗箫音已经先他一步等在那里。

    “雨潇,她好吗?”庄语岑本不属于话多的类型,黯然的情绪下,话更少。

    “她很好,别担心。”罗箫音看得出庄语岑很不开心,可是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这时候除非让他见到戴雨潇,什么安慰的话都起不到作用。

    “这是她的包包,钱夹,手机,钥匙都在包包里。”庄语岑将戴雨潇的包包交给罗箫音,停顿一下,“我往她的卡里转了一些钱,你如果发现她钱不够用,或者她有什么其他难处,请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过,钱的事情,你别告诉雨潇。”

    “嗯,我知道了。”罗箫音应着,匆忙跟庄语岑告别。多么细心体贴的一个男人,若不是戴雨潇再三叮嘱,她都快忍不住告诉他实情了,必须匆忙离开。

    回去的路上,罗箫音从餐厅买了两份西餐,戴雨潇还饿着肚子,她得早点回家。

    到了楼下,罗箫音停好车,拎着餐盒上楼。

    到了门口,费力的将戴雨潇的包包,和餐盒都放到一只手拎着,然后开始在她自己的包包里翻找钥匙。

    拿着这么多东西,还真有点吃力。罗箫音好不容易找到钥匙,掏出来准备开门。

    “我来帮你开门。”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没有心理准备的罗箫音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差点没跌落到地上。

    回头一看,居然是庄语岑,这让罗箫音不由得有点紧张,可是又不能让他看出来,他怎么跟随自己回来了?

    而她也太粗心了,一路上都没发现有人跟随,若是不良分子,她岂不是处于危险境地而不自知?

    “哎呀,语岑,你怎么有兴致到我家里来做客啊!”罗箫音把声音提高八度,希望里面的戴雨潇能听到,时间紧迫,只能以这种方式传递讯息了。

    “哎呀,刚才拎东西太多了,手都累的抽筋了,钥匙掉了钥匙掉了……..”罗箫音继续高声说话,故意手一松,钥匙掉落在地上,不知道里面的戴雨潇有没有听到她说话,尽量拖延时间吧。

    罗箫音缓缓的蹲很吃力的捡落到地上的钥匙,动作慢的像电影里回放的慢镜头。

    庄语岑很快的俯,说:“我来捡。”

    看到庄语岑飞快的低头俯身,钥匙很快就到了他手里。

    罗箫音不得不将另一只手一松,哗啦啦,包包,餐盒,统统都掉落到地上,还不忘高声说:“哎呀,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东西都掉了,可惜我这西餐了……语岑啊,真不好意思……..”

    罗箫音每次说庄语岑名字的时候,都不得不加重语气,生怕戴雨潇不知道庄语岑就在门外。

    已经捡到钥匙的庄语岑,本想马上打开门,这下不得不帮罗箫音收拾散落到地上的东西。

    看到地上的餐盒,庄语岑心里咯噔一下,问:“你买两份西餐,另一份给谁?”

    罗箫音大声的:“我饭量大嘛,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语岑…….”

    门内的戴雨潇,已经洗完澡,增在吹干头发,吹风机的声音嗡嗡响,隐隐约约听到门外的声音,箫音回来了?在跟谁说话?还这么大声。

    戴雨潇关掉吹风机的开关,走到门口,想看个究竟。

    从猫眼里一瞧,没看到人啊,只看到罗箫音一个人,恰巧这时候庄语岑俯捡钥匙。

    罗箫音最后一个重音的语岑,戴雨潇清清楚楚听到了,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时候捡到钥匙的庄语岑也直起身来,戴雨潇透过猫眼清清楚楚的看到庄语岑的脸。

    戴雨潇飞快的跑到卧室,关上门,不行,庄语岑一定会到卧室来看,慌乱中她躲到窗帘后,就像小说里看到的,偷情的男女关键时刻为避免被发现不是都躲到窗帘后吗。

    可是,戴雨潇发现行不通,这窗帘太薄,她隔着窗帘都能看得到外面,那别人也一定能透过窗帘看到她。

    戴雨潇一把掀开床单,想钻到床底下,可是罗箫音家的床不是那种框架式的,是床板侧板直通到底的,根本没空间容身。

    戴雨潇又跑到阳台上,不行,这么大的落地窗,无处可藏。

    这时候一阵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戴雨潇慌乱间跑进浴室,扯住宽大的浴帘挡住自己。

    进入房间的庄语岑,先在客厅扫视一圈。

    罗箫音招呼着:“语岑,难得你来我家做客,请坐请坐,我拿点水果给你…….”

    庄语岑哪里坐得下,说:“介意我参观一下吗?”

    “不介意不介意,请随便。”罗箫音暗暗捏把汗,雨潇啊雨潇,如果他真的找到你,那也只能认命了,唉,这两个人,本就很在乎彼此,何苦这样躲来躲去。

    庄语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看过去,先到主卧,打开门,扫视,没人,两个次卧,扫视,没人,阳台,没人,厨房,没人,庄语岑向浴室走过去。

    听着庄语岑渐近的脚步声,戴雨潇越来越紧张,紧紧扯住浴帘内侧的一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