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十一章 男人的印记
    庄语岑推开浴室的门,宽大的浴帘半掩着,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没看到人。

    这是最后一个地方了,如果这里也没人,那戴雨潇确实就不在这里。

    躲在浴帘后的戴雨潇,忍不住抖了一下,浴帘轻轻颤动.

    庄语岑看到了这颤动,以为是错觉,想走上前看个究竟。

    这时候恰巧从窗口吹进来一阵风,浴帘在风力作用下,拂动的幅度更大。

    原来是风吹的,庄语岑叹口气,转身离开浴室。

    “我跟你说雨潇不在我这里吧,你还不相信,这下相信了吧?”罗箫音大声的。

    “语岑,你也不坐坐就走啊?那好,我就不强留你了,有时间过来玩。”

    然后戴雨潇听到关门的声音,如释重负的松口气,从浴帘后面走出来。

    “雨潇,雨潇,你在哪里?”罗箫音也不确定戴雨潇藏在哪里了,估计庄语岑已经走远了,大声问。

    看到浴室里走出来的戴雨潇,罗箫音抚抚胸口:“好险,好险,刚才你藏在浴室,他怎么没发现你?”

    “我躲到了浴帘后面。”戴雨潇小声的。

    “你笨啊,躲那太危险了,衣柜最保险,那么大的衣柜藏你绰绰有余了。”

    “是呢,找了半天藏身的地方,怎么就没想到衣柜呢?”戴雨潇也恍然大悟的。

    这时候又传来敲门声,两个人条件反射似的噤声,罗箫音轻手轻脚走到门口:“啊,庄语岑又回来了!”

    戴雨潇又慌乱起来,慌乱间又往浴室的方向跑,被罗箫音一把拽住,罗箫音恨铁不成钢的责怪:“你笨啊,刚刚才说了你…….”戴雨潇心领神会赶紧跑到主卧,打开衣柜躲到衣服的后面。

    看到戴雨潇藏好了,罗箫音才打开门,故作惊讶的:“呀,语岑,是你啊,怎么了?”

    “箫音,抱歉,我有东西落在你家里,不得不回来找一下。”当然这是庄语岑的借口,若果真他落了什么东西在罗箫音家里,那只是落了戴雨潇。

    庄语岑闪身进来,再次向浴室的方向走去。

    已经下楼的庄语岑,回想起每个细节,越想越不对劲,那浴帘实在太可疑,那颤动,跟风拂动不一样,不禁有些后悔怎么没掀开浴帘看一下。后悔中,就返回到罗箫音门前。

    走到浴室,庄语岑看到浴帘还是半掩着,还是刚才的样子,于是走上前一把掀开,期待着有什么惊喜发生。

    可是,浴帘后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庄语岑失望的走出浴室,对等在客厅里的罗箫音说:“抱歉,我可能记错了,我的东西没落到这里。”

    罗箫音客客气气的再次将庄语岑送出门。

    庄语岑出门后,罗箫音轻轻对柜子里的戴雨潇说:“先别出来哈,我看看情况。”

    然后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已经走到楼下的庄语岑,走向自己的车,打开车门,上车,开走。罗箫音才大声说:“可以了,出来吧,他走了。”

    戴雨潇从柜子里钻出来,理理额前因为紧张有些汗湿的乱发,问:“真的走了?”

    罗箫音指指窗外:“嗯,你看看。”

    戴雨潇走到窗外,只看到了庄语岑车的一个背影。

    罗箫音叹口气:“你们这样彼此在乎,何苦躲来躲去呢?”

    戴雨潇轻咬着嘴唇:“以后我再慢慢跟你细说吧。”

    罗箫音将放在沙发上的包包递给戴雨潇:“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啊,以后你可别后悔。”

    戴雨潇拿过包包,明明记得出事前包包上有点污渍,现在的包包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肯定是有人清洁过,庄语岑,还是那么贴心和细心。而自己,就如此负了他。

    “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情,虽然庄语岑不让我告诉你,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罗箫音一本正经的。

    “嗯?”戴雨潇还有点不习惯,一向爱闹的罗箫音这么正经。

    “庄语岑往你的卡上转了一笔钱,据我估计,数额不小。他还说,如果我发现你缺钱或者有其他困难的时候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罗箫音郑重的说完,看着戴雨潇。

    戴雨潇眼圈一红,泪水忍不住扑簌簌落下来,抱住罗箫音:“箫音,其实我很想见他,真的很想见他…….”

    罗箫音被戴雨潇突如其来的哭泣吓一跳:“想见他,我打电话让他回来!”真的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别…….”戴雨潇按住罗箫音的手,呜咽着:“我没面目见他……..”

    “难怪人家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看来还真是!”罗箫音无奈的说。“好了,别哭了,刚才的西餐为了掩护你牺牲了,咱们得下去吃饭。”

    这句话姑且转移了戴雨潇的注意力,戴雨潇真的觉得胃里空旷的难受,走一步都能听到饥饿的回响。

    “你快去换件衣服,暂时先拿一件我的穿上吧,吃完饭带你去买衣服。”罗箫音进卧室找了一件自认为戴雨潇会喜欢的衣服给她,是一件无袖长裙。

    戴雨潇接过来,发现是无袖的,还给罗箫音。

    “不喜欢?这不是你一向喜欢的风格吗?”罗箫音有点惊讶。

    “我……穿不了…….”戴雨潇脸色尴尬,躲躲闪闪的。

    罗箫音上上下下打量戴雨潇,这家伙是怎么了?怎么就穿不了,这衣服配上她的身材,绝对勾魂摄魄啊!

    罗箫音的目光停留在戴雨潇裸露的手腕上,惊叫着:“啊!怎么有淤痕!哪个混蛋弄伤你的!”

    戴雨潇不知道该怎么说,眼睛又开始泪盈盈的。

    罗箫音觉得不对劲,捋起戴雨潇的衣袖,那些淤痕让她触目惊心,怎么这么多的淤痕。罗箫音已经隐约看到脖颈上的淤痕,不用再继续看了,淤痕肯定很多,多的超乎想象。

    “你说回头跟我慢慢细说,现在不必说,等你心情好些再说吧。”罗箫音看戴雨潇情绪不稳定,不忍心追问。

    “嗯。”戴雨潇感激的看了一眼善解人意的罗箫音。

    罗箫音另外找了一件长袖上衣给她,说:“这裙子配上这上衣,肯定也很好看。”

    戴雨潇将这两件衣服穿上身,果然效果很好,文静而又多姿。

    两个人找了一家中餐厅用餐,戴雨潇开心的点了一堆东西,重获自由的她,和好朋友吃下最开心的一顿饭。

    用完餐,罗箫音想要付账,戴雨潇按住她取钱夹的手:“别,箫音,这次我来,你帮了我这么大忙,请你吃一顿算是答谢了。”

    “去你的,你还跟我客气,你在我家住我可是主人,你别喧宾夺主啊!”罗箫音拒绝。

    “别,真的箫音,关键时刻,我的家人帮不了我,只有你能帮我,从某种意义上,你就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戴雨潇说的很动容。

    “你这么说,我都被自己感动了。”罗箫音夸张的吸了一下鼻子,做假装擦眼泪哭泣状:“既然如此,就让你破费一回吧,反正庄语岑给你转了不少钱,就势宰你一回吧。”

    提到庄语岑,戴雨潇的脸色又黯淡下来,不声不响的用小勺搅动着面前的羹汤。

    “哎呀,怪我怪我,都怪我,又提你的伤心事,好了好了,你别再给羹汤里加调料了,眼泪的味道一点都不好!”罗箫音逗弄的戴雨潇破涕为笑。

    “侍应生,结账!”戴雨潇向侍应生招招手,取出钱夹准备结账。

    “您好,一共三百六十六块。”侍应生将账单放到桌上。

    “这数字吉利啊,两个六呢,看来以后你要风调雨顺了。”罗箫音笑着。

    “借你吉言哈,”戴雨潇和罗箫音逗笑着,翻到了钱,也翻到了那张庄语岑特意放进钱夹的字条。

    戴雨潇把钱放到桌上,吩咐:“不用找了,余下的算作小费。”

    侍应生毕恭毕敬的表示感谢,拿着钱到柜台交账。

    这是哪来的字条呢,印象里,她出事前从未往钱夹里放过什么字条,戴雨潇好奇的将字条展开:“雨潇,我想你。”几个字跃入眼帘,庄语岑的笔迹。

    简单的几个字,却恰到好处的击中戴雨潇心中最柔软的位置,瞬间让她泪流满面。

    “怎么了怎么了,刚才不是好了吗,怎么又哭了?”罗箫音连忙问道,拿起纸巾给戴雨潇擦眼泪。

    戴雨潇不说话,把已经被泪水打湿的字条递给罗箫音,让她自己看。

    罗箫音接过字条,一看就明白了缘由,认真的对戴雨潇说:“雨潇,我以一个好朋友的身份,也以如你所说,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的身份鼓励你,去找庄语岑,你们彼此深爱,不管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两个彼此深爱的人都不应该错过。”

    听了这话,戴雨潇哭的更厉害,肩膀控制不住的耸动,她捋起衣袖,哭着对罗箫音说:“你看,你看,这是别的男人给我留下的印记,我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我已经不完美了,我有什么脸面去找回庄语岑?我配不上他,箫音,我配不上他…….”

    罗箫音被她的情绪感染,眼眶也湿润了,可是这里毕竟是餐厅,罗箫音硬生生将泪水逼回去,安慰着戴雨潇:“你看,你都把我惹哭了,亏我做的记者这一行,内功深厚啊,你看你看,我就这么样把泪水逼了回去…….有什么委屈,回去再说,乖,别哭了…….”

    罗箫音搀扶着不能自已的戴雨潇,离开餐厅。

    回到罗箫音家里,戴雨潇情绪渐渐平稳。

    “知道这些印记是谁留下的麽?”戴雨潇问罗箫音。

    “谁?”罗箫音想,是谁这么可恶,欺负了她的朋友还留下这印记。

    “慕冷睿!”戴雨潇恨恨的,提到这三个字眼睛都要喷出火来。

    “啊!是慕冷睿!他身边的女人那么多,何苦为难你一个?”罗箫音非常惊讶,慕冷睿的风流是出了名的,莫不然为何得了情场浪子这样的称号,而且一向号称是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还没听说过他强迫谁,可是,他居然就强迫了她的好朋友戴雨潇。

    “他是个变态!恶魔!”戴雨潇怒目圆睁,又陷入慕冷睿她的回忆里。

    戴雨潇第一次向别人诉说起心事,不堪的心事,说慕冷睿对她的掠夺,对她的种种胁迫,对她的囚禁,一边说一边哭泣。

    说完,戴雨潇抬起泪眼,指着身上的淤痕对罗箫音说:“我身上留下了别的男人的印记,你说,我还能找得回庄语岑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