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十二章 如此报复
    罗箫音瞠目结舌的听着,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阴冷残虐的男人。虽然她也见过慕冷睿,当时还惊叹慕冷睿外貌气质上的完美。而外貌如此俊美的一个人,为什么隐藏了这样冷酷无情的一颗心?

    “放心,这些印记早晚会消失的。”罗箫音安慰着戴雨潇。

    身上的印记,早晚都会消失的,可心里的印记呢?戴雨潇,她能遗忘慕冷睿对她做过的一切吗?

    当然,情绪忿然的戴雨潇,没有提及慕冷睿对她的好,忘记慕冷睿也曾经在危难关头舍身保护她,也曾为了救她输血给她。

    “有机会,我一定帮你收拾他,慕冷睿这个衣冠禽兽!”罗箫音也忿恨起慕冷睿来。

    戴雨潇默不作声,感激于罗箫音的仗义,可是慕冷睿家世显赫,罗箫音又如何能奈何的了他。

    罗箫音的手机响了,她接听:“喂,总编啊,有什么事情?”

    戴雨潇轻声说:“你要是有事,就赶紧去,别担心我…….”

    罗箫音将食指竖在唇前,示意戴雨潇噤声,听了一会,嘴巴惊讶的张的很大,呈O字型,料想一定不是一般的事,做记者这行的,一般的事情是刺激不到的。

    “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罗霄兴高采烈的:“一千多员工闹罢工开进慕家!天哪,多么的壮观啊!一千人!这下慕冷睿糗大了!”

    这是戴雨潇早就知道的,若不是因为这罢工,她还逃不出慕家呢。所以听了罗箫音的话,戴雨潇没有什么反应。

    “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奇怪了,慕冷睿有麻烦了,你应该很开心才对。”罗箫音奇怪于戴雨潇的反应冷淡。

    “我,就是趁乱跑出来的………”戴雨潇说。

    “原来如此啊,难怪你如此平静,下次记得啊,这样的重大消息你要首先跟我说,这新闻价值太大了!”罗箫音拿起包包:“你在家休息吧,我得赶去现场,我会瞅准机会帮你报仇的!这是个好机会,我一定要慕冷睿难堪!”

    罗箫音火速赶去了慕家豪宅。

    这时候的慕家豪宅,已经聚集了差不多两千人,往往是这样,越冷清的地方越冷清,冷清的无人问津,而热闹的地方,会越热闹,会吸引更多的人过来。

    慕冷睿似乎不在现场,警署的人早就赶到了,在现场维持着秩序,避免发生暴力事件。

    这慕冷睿还真沉得住气,都多久了,就躲在屋内不出来表态。据戴雨潇所说,她离开慕家豪宅也有一段时间了,本来她还担心只能赶上个尾声,因为获知消息比较晚,看来好戏还没上演。罗箫音这样想着,带着摄影师拼命往前挤。

    挤了半天,还在人群的外围,情急之下罗箫音大喊:“慕冷睿,我要向你讨回公道!”一副惊天地泣鬼神的哭腔。

    这句话震惊了一大片人,难道慕冷睿对她做过什么不堪的事!然后哗啦啦往两边退,主动让出一条路,让她去讨回公道。

    摄影师悄悄的在摄影机后面跟她竖起大拇指,她俏皮的偷偷回敬一个V字手势,然后带着摄影师大大方方的通过那条路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这时候的慕冷睿,还在大厅内悠闲的喝着茶,余管家在一旁暗暗着急。

    情景就是这样的,一边是静静啜饮茗茶的一脸冷漠的慕冷睿,一边是不知如何是好踱来踱去的一脸焦急的余管家。应了一句古话,皇上不急太监急。

    余管家终于忍不住,说:“大少爷,外面越聚人越多,我们快点出去吧。”

    慕冷睿淡淡的:“不急。”

    “可是,那么多人…….”

    “外面有警署的人控制着。”

    “如果我们还不出去,对慕家的声誉影响太大了。”真是老管家,处处担忧着慕家的声誉。

    “就是为了慕家声誉,我们才要沉住气。”慕冷睿仍然淡淡的。

    余管家不解的看着慕冷睿。

    “你去看看,外面大概有多少人了?”慕冷睿吩咐。

    余管家走到窗前,一看吓一跳,大院里熙熙攘攘,走廊里都挤满了人,忙说:“比刚才又多了很多,起码两千多人了,而且,看来还来了很多媒体记者。”

    “好,是时候了,通知保安处,将大门关闭,请警方协助下,从现在起,不能再放人进慕家宅院。”慕冷睿说完,就起身向外走,走到宅院内临时搭成的台子上。

    慕冷睿一露面,人群瞬间安静下来,他的出现,对苦苦等待的人是一种抚慰。媒体记者们对着慕冷睿一阵拍照。

    余管家拿起准备好的话筒:“工友们好,这位是慕家大少爷慕冷睿先生,大家请放心,慕冷睿先生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看着慕冷睿一脸平静的样子,罗箫音气就不打一处来,做了这么多丑恶的事还跟没事人一样,她一定要他好看!一定替戴雨潇报复他!

    罗箫音扫了一眼其他媒体记者,都静悄悄的或者拿着本子,或者拿着录音摄影器材,一副准备听慕冷睿训导的样子,没一个人上前采访提问。

    对啊,慕冷睿家大业大,且他手段非凡,这些记者们来这里无非是做做样子,谁敢给他难堪?得罪了他,饭碗保不住是小,伤筋动骨害了性命是大。

    “我偏不信这个邪!”罗箫音忿忿的嘟囔了一句,稍稍平稳下情绪就拿起话筒向台子上的慕冷睿走去。

    一刹那,罗箫音成了众目睽睽的焦点,工人们虽然群情激奋可是没人强出头没人敢上前,记者们哗啦啦摆开了阵势也是摆摆而已没人敢上前,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罗箫音,本着替戴雨潇报复的愤慨,挺身而出。

    慕冷睿阴冷的眼神盯着罗箫音,他内心也诧异,谁这么大胆,就这样上台了?虽然这样想,表现上还是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的等着罗箫音上前,一个小小的记者,量他翻不起什么惊涛骇浪。

    罗箫音感觉到慕冷睿眼神里的阴冷,心里更加讨厌这个男人,“眼神阴冷有屁用,有本事你用眼神把我杀了,姑奶奶我不怕!”就那么不闪不避的迎着慕冷睿的眼神走上前。

    一般人,都不敢直视慕冷睿阴冷的眼睛,不小心对上也要马上躲开,那样阴冷的眼神有一种无形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这个小小的记者,居然一点都没有畏惧的神色?慕冷睿暗暗惊诧于这个小记者的胆量和勇气。

    “你好,慕冷睿先生,我是宇翔媒体的记者罗箫音,不介意的话,向你问几个问题。”罗箫音落落大方的自报家门,慕冷睿他不是手段非凡吗,她把名字都告诉他,看他到底如何手段非凡!

    罗箫音?这名字不错,人也够大胆,居然连个您字都不说,直接用“你”来跟他对话。慕冷睿点点头,不冷不热的:“罗,请讲--------”

    “据传闻,贵集团旗下的工厂发生火灾,两位课长为救火救人而身亡,对这两位员工,你有什么看法。”罗箫音的声音被话筒扩大了,传到慕家宅院的每个角落,现场一片鸦雀无声,等着慕冷睿的答案。

    “两位课长为了保护工厂的财产和生命安全牺牲,我深感惋惜,失去了这么好的员工。”慕冷睿答,这样讲,倒不是违心的客套话,是他的真心话。

    “两位课长在正常工作时间内死亡,是不是属于意外工伤?两位课长未能及时逃生,是不是说明工厂防火预警措施不得力?”罗箫音在不得力几个字上加重语气。

    “是的,这点厂方确实有很大的责任。”慕冷睿如实回答。

    “你是不是应该当众承诺,管理层会对此提出改善措施,以免再度发生类似的惨剧?”罗箫音咄咄逼人。

    “好,我在这里当众承诺,一定不吝财力全面改善,确实保护员工的生命安全。”慕冷睿当众做出保证,心中松了一口气。

    “好,我代所有有可能在以后的工作中担忧性命安危的员工们谢谢你。”罗箫音停顿了下。

    按照常理说,采访进行到这里,再刁钻的记者也该见好就收,暂时告一段落了。所以已经做出承诺的慕冷睿,也是这样想的,这个小记者应该退下了。

    谁料罗箫音不依不饶:“火灾这件事,厂方居然对课长家属说是两位课长纵火导致身亡,你说这是不是污蔑?”

    “是。”慕冷睿没想到罗箫音会问的如此直接。

    “作为你旗下的工厂管理层,如此对待为保护工厂生命财产安全付出生命的两位课长,是不是你有不可推脱的责任。”罗箫音停顿下,“这是不是从某种层面上说明,你领导无方。”

    这样的问话,简直激怒了慕冷睿,谁曾如此大胆这样质问过他,可是在群情激奋的员工面前,考虑到工厂的长远发展,考虑到慕家的声誉,不得不暂时忍耐一下,简单的回答:“是。”

    “作为事故方,是不是要对这次负全责?”

    “是。”

    “那么,是不是要对两位课长做出表彰?厂方是不是要对其家属道歉为其澄清事实?”

    “是。我们会择时召开员工大会,对两为已逝的课长做出表彰,并对厂方管理层做出处罚。”这本是慕冷睿本就打算做的。

    “好的,我替课长家属说声感谢。那么,为此付出生命代价的两位课长,其家属是不是理应得到一定数额的经济赔偿?”罗箫音提出非常关键的一点,经济赔偿。这厂方推脱责任,无非是想减少损失不愿意经济上做出赔偿。

    “是。”慕冷睿没想到罗箫音当众提出如此敏感的问题。

    “你预期这样的经济赔偿该有多少?”罗箫音乘胜追击。

    慕冷睿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但是这种场合,绝对不能够发作,他家大业大,当然不会心疼钱,只是,罗箫音这种咄咄逼人的方式,实在让他难堪。

    慕冷睿稍加思索,说:“每个人,一百万。”

    现场一片哗然,一百万!一个人一百万!无论哪种状态下的任何事故,从未有过如此数额巨大的经济赔偿。

    现场沉寂过后,便是一片掌声,不知道是为死去的两位课长雪冤而鼓掌,还是为慕冷睿的肯负责任肯许诺如此巨大数额的经济赔偿而鼓掌,还是为颇有正义感不畏惧慕家权势替两位课长家属讨回公道的罗箫音鼓掌。或者,几者都有。

    大获全胜的罗箫音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嘴角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终于以自己的方式,替戴雨潇报复了慕冷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