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十五章 咫尺天涯
    看到快步走过来的庄语岑,戴雨潇大脑飞速运转,庄语岑怎么来了,他怎么知道她在夜店?罗箫音不在,这下怎么办?真的是无处可藏。

    金毛拽着戴雨潇胳膊的手还没放,庄语岑已经走到眼前,戴雨潇呆滞了两秒。

    庄语岑沉声说:“你,放开她!”声音虽然不大,听起来却很有震慑力。金毛不由得有点心生畏惧,手一抖,可是不甘心,还是没松开。

    戴雨潇停滞两秒后,想起罗箫音对待跟踪的那个墨镜的做法,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接下来戴雨潇做了一个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诧的动作。

    戴雨潇一反手,被拽着的手臂转而挽住金毛的手臂,脸上挂上一副放浪的笑容,说:“金哥,刚才你不是说带我去你家里HIGH一下?我们快点走吧……..”

    金毛呆住了,被美女挽着手臂的感觉,如电流一样瞬间涌遍全身,全身亿万个细胞都说不出的舒坦,真没想到这美女会如此反常的垂青于他。

    金毛只是呆了一下,就回过神来,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抓住,不能让主动上门的美女再长俩翅膀飞了,不然他这样的癞蛤蟆什么时候才能吃的上千年一遇的天鹅肉?

    这下有美女撑腰,还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他腰板自信的一挺:“是呀,妹妹,我家里很多好玩的东西等着你呢,保证你HIGH翻天。”

    那帮混混簇拥着戴雨潇要往前走,庄语岑一把拽住戴雨潇:“雨潇,你别走。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为什么不肯见我?”

    金毛瞥斜着眼睛:“兄弟,别犯花痴了,这妞儿现在跟着我。她是我的人了。”

    戴雨潇咬着牙关硬撑,媚笑着对金毛说:“好哥哥,你别跟他废话了,我怎么能看上他呢,别看他长得还行,却跟木头人一样……..他比你差远了…….”

    庄语岑生气的:“雨潇,你!”

    金毛得意洋洋的搂住戴雨潇柔软的腰际,手还不安分的在富有弹性的翘臀上捏了一把,憧憬着他把戴雨潇带走HIGH翻天的美景,淫笑着说:“美人儿,哥哥一定让你爽透了,不是有句那什么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文质彬彬的庄语岑听到这样的对话,全部的血液瞬间激荡到头顶,简直要喷射开来,他怎么能容忍一个这样的小混混如此亵渎他心目中完美的女神,他心目中梦寐以求的未来的妻子 ------- 戴雨潇。

    可是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此刻根本说不出话来,对付这样的混混,唇枪舌战是没用的,拳头才是硬道理,被激怒的庄语岑,一语不发,一个箭步上前冲着金毛那张丑恶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金毛顿时眼冒金星,眼前无数个影子在晃,使劲眨眨眼睛,世界一片混沌,一股热乎乎的腥甜涌进嘴里,鼻孔已经冒血。

    金毛一吃痛,挽着戴雨潇的手臂也不自觉的松开了。

    金毛一脸痛苦的表情,没想到外表文质彬彬的庄语岑下手这么狠,一拳就见血。

    他当然不知道,外表文弱的庄语岑,平日里的爱好可是拳击,这拳头的力度,是每天都戴着拳击手套对着沙袋一拳拳练出来的。

    那帮小混混一看这阵势,立马一拥而上,想帮着金毛报这一拳之仇。

    周围的人,主动让出一片空地,供他们打斗,可能夜店里这种事情见的多了,金毛才流了那么点血,就像一粒沙子掉入江海,激不起半点波澜,这里的人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庄语岑也不多废话,知道跟这帮人说话纯粹是徒劳,连架势都不用摆,对着那帮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没几分钟,那几个混混都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一阵鬼哭狼嚎,满是痛苦的躺在地上呻 吟。

    庄语岑冷冷的:“以后找妞,把眼睛擦亮点!她这样的女人,你们消受不起!滚!”

    那帮混混赶紧爬起来,相互搀扶着落荒而逃。

    相处那么久,戴雨潇虽然知道庄语岑每天练拳击,可也从来没见过他跟谁打架,这帮混混要是知道他的身份早就吓跑了哪里还敢跟他打架,平日里有权有势的庄语岑,也没有机会跟别人打架,戴雨潇自然见不到庄语岑打架打的这么帅气。

    当那帮混混围上前,戴雨潇还是很担心庄语岑的安危的,她是躲着庄语岑,是不想伤害庄语岑,不想带给他烦忧,不想让他接受不再完美的自己,可是从来都不想他为自己而跟混混打架受伤。

    看到一语不发的庄语岑几分钟就把那帮混混打到在地上,戴雨潇心里很是震惊,眼前的庄语岑,简直帅气逼人,那种帅气,能渗透到骨头里去。

    庄语岑一把拽起还在怔怔的看着他的戴雨潇,拖着她的手臂往外走。

    戴雨潇回过神来,使劲挣扎:“你要干嘛,要带我去哪里!”

    庄语岑不松手:“走,我带你回家!”

    “不走!我没有家!”戴雨潇带着哭腔。

    “我不能看你在这种场合里出现!你是我的未婚妻!”庄语岑停了一下,加重了未婚妻的语气。

    “未婚妻?”戴雨潇反而笑了,“你说我是你的未婚妻?”

    庄语岑被她问的怔住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这么久以来,他见到外人都是这么介绍戴雨潇的,戴雨潇也从来没反对过,现在怎么这么问。

    未婚妻这几个字眼深深的刺激到了戴雨潇,往事都涌上心头,郁结在心中的委屈也一触即发,她突然就放声大哭:“未婚妻?别自欺欺人了!你父母,从来就没同意过我们的婚事!”

    想起父母的态度,而他从未因此而抗争,只是希望时间久了父母就能接受戴雨潇,庄语岑没想到,戴雨潇是如此介意这件事。看着泪流满面的戴雨潇,庄语岑想不出安慰的话,很是自责在父母面前为什么一直唯唯诺诺,没给戴雨潇一个明确的名分。

    “雨潇…….我……回去一定跟父母再争取……..”庄语岑希望戴雨潇能再给她一个机会。

    “不用你庄少爷再费神了,迟了,太迟了……..”戴雨潇擦干眼泪,转身要走。

    庄语岑一把拉住她,拥住她的肩:“不迟,不迟,雨潇,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亲爱的,再给我一个机会…….给我机会好好弥补你……..”

    戴雨潇冷冷的推开他:“不用了,看到现在的我了吗,我已经变了,看到刚才那帮人了吗,我现在每天都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

    庄语岑失控的低吼:“你别骗我了,我不相信!”

    “不信?”戴雨潇冷笑了一下,抿起唇,拽着庄语岑的胳膊来到吧台,对调酒师说:“给我来三杯伏特加!”

    调酒师诧异的看看戴雨潇,挺清纯的一个女人,怎么一开口就是伏特加,真是人不可貌相。

    “听见没有!三杯伏特加!”戴雨潇大声的催促。

    调酒师赶紧倒了三杯伏特加摆在吧台上,戴雨潇拿过装满伏特加的杯子一饮而尽,庄语岑还没反应过来,三杯伏特加都已经一滴不落的进了戴雨潇的胃。

    他想去阻拦的时候,戴雨潇已经拿着最后一只杯子倾倒过来给他看了。

    戴雨潇满是嘲弄的语气:“看到了吗?这就是现在的我!”

    庄语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戴雨潇虽不能说滴酒不沾,一般情况下她对酒还是敬而远之的,参加上流宴会总是举着一只酒杯那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如今的她,却能不动声色的一口气喝下三杯烈性的伏特加。

    庄语岑惊诧至极,惊诧的程度一点不亚于戴雨潇看到他几分钟内打倒几个混混的帅气逼人。

    “雨潇,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你跟我走吧,我给你一个家,我会好好疼爱你。”庄语岑近乎哀求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看着被自己折磨的脆弱不堪一脸哀求的庄语岑,戴雨潇的心狠狠疼了一下,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她不想把阴霾带给庄语岑,既然这次伤了,就要伤到底,痛彻心扉,这样才能让庄语岑死心,让他离开她,忘记她,找一个比她优秀的女孩开始新的生活。

    戴雨潇不得不使出近乎同归于尽的招式,要使庄语岑彻底的痛彻心扉,又要让自己下定决心远离庄语岑,不得不揭开自己的伤疤,让关心她的人疼痛,而她自己,更是疼痛。

    戴雨潇一捋衣袖,露出满是淤痕的手臂:“看到了吗?这是别的男人给我留下的印记!看到了吗?我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你别傻了,我已经不爱你了!我身体上有了别的男人的印记,心里也已经有了别的男人的印记!”

    一边说,戴雨潇还扯开脖颈上的纽扣,把衣领往下扯,几乎快露出胸,那里也满是淤痕。

    那么多的暗红色的淤痕,让庄语岑触目惊心,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心。

    没有任何一种伤害,比把另一个男人的印记留在身上更具杀伤力。此刻的庄语岑,相信了戴雨潇的话,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男人的印记,青梅竹马的她,已经不爱他了。

    庄语岑怔怔的看着戴雨潇,嘴唇紧紧的闭合,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此刻更是说不出一句话,眼前的戴雨潇,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戴雨潇也不再说话,故作冷漠的看着庄语岑,她不敢再说话,也丝毫不敢动,她怕一瞬间就会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泪流成河,控制不住扑进庄语岑温暖的怀抱里,说她还是深爱着他,她想留他在身边,她需要他的关爱,需要他的庇护,可是,她不敢。

    喧闹的夜店里,只有他们两个是安静的,空气在他们周围都凝滞住,两个相爱的人,停在原地,不能再踏出一步。这,就是咫尺天涯的距离。

    良久,心如死灰的庄语岑,眼角渗出一滴泪,在泪水滑落脸颊的那刻,他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