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十章 难消的敌意
    卧室门“咣”的一下被撞开,戴雨潇安静的坐在床上。

    门是反锁上的,而辛晴就没费什么力量就破门而入,真的不得不说混黑道的女人不一般,这些常人看起来很困难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轻而易举。

    戴雨潇打算就这样接受命运的安排,若辛晴真的打算杀她,不闪不避。就这样离去也不是一件坏事,不用再担心慕冷睿骚扰,不用担心亲人嫌弃,不用再冥思苦想如何面对庄语岑,而且,可以早点和已逝的母亲见面。

    辛晴一脸冷漠的走进卧室,拎住戴雨潇的衣襟,一把就把她拎的脱离地面,她凛冽的眼神紧紧盯住戴雨潇:“说,你是不是想勾引我老大?”

    已经做好打算的戴雨潇毫不畏惧的迎上她的眼睛:“是!”

    这句话被刚刚走进来的东方靖一听到,不由得错愕的呆立在门口。

    “知不知道勾引我老大会有什么后果?”辛晴没料到她会如此回答,目光凶狠起来。

    “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什么后果我都可以承担。”这时候什么后果都不重要,生命都置之度外,还有什么后果比丢失性命更惨重?

    “说,你是哪个帮派派来的?!”本来起初处处柔弱的戴雨潇反而毫不畏惧她,这让辛晴更加怀疑,戴雨潇是深藏不露,一定是别的帮派派来勾引东方靖一图谋不轨的。

    “你们把我救回来,现在问我是哪个帮派,你不觉得可笑吗?”戴雨潇反问。

    “你为什么勾引我老大?”这才是辛晴最关心的。

    “因为我喜欢他,他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话一出口,戴雨潇都被自己惊呆了,在别人面前表露心迹,而且面不改色一副坦然的样子。

    “你!!!!!”这再也正常不过的回答,让辛晴顿时无语气结,这是她最不愿意听到的。

    “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老大!”辛晴愤怒的。

    “喜欢一个人,需要资格吗?我不像某些人,喜欢也不敢说,起码我敢作敢当!”戴雨潇意有所指。

    这句话说到了辛晴的痛处,她更加恼怒:“你!我要杀了你!”说完拎着戴雨潇的衣襟拖着往外走。

    “放开她。”门口一直看着两个女人对决的东方靖一这时候才发话。

    “老大!这个女人没那么单纯!”辛晴没有放手,对东方靖一的阻止很不满。

    “放开她。”东方靖一还是简单的那句话,神色却有了明显的变化,若辛晴还不肯放手的话他或者会恼怒。

    辛晴一把把戴雨潇丢到地上,忿然离去。

    被丢到地上的时候,戴雨潇的扭伤的脚重重的接触到地面,一阵钻心的剧痛,戴雨潇没有喊痛,咬紧牙关忍着痛,用双手撑住地面想要站起来。

    东方靖一走过来,俯,打算将戴雨潇抱到床上去。

    “你,别碰我!”戴雨潇不领情,打落东方靖一的手。

    东方靖一被这个小女人弄的摸不着头脑,刚刚才表态说喜欢他,白天还一直跟他撒娇让他抱来抱去的戴雨潇,怎么这会又开始抵触他了,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善变。

    戴雨潇吃力的站起来,单腿蹦跳回床上,连看都没看东方靖一就下逐客令:“跟我说晚安。”

    东方靖一站在原地,很久不说话,两个人陷入沉默,空气很静,静的能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良久,东方靖一首先打破沉默:“你是不是等我表态?”

    戴雨潇没说话,却突然泪流满面。面前的这个男人,原来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你不适合我。”东方靖一淡淡的说。

    “谁适合你?辛晴?”戴雨潇流泪,却没有哭泣的声音。

    “我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只有她这样的女人适合我。”

    “可是适合不一定就是喜欢的。你不喜欢她!你喜欢我!”戴雨潇一语中的,对东方靖一的回答很不满意。

    “晚安。”东方靖一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房门,对于戴雨潇说的话,没表示肯定,也没否认。

    本想借这个机会试探东方靖一态度的戴雨潇,没有得到结果。

    那天以后,东方靖一和往常一样,只要戴雨潇想去哪里就会抱着她到哪里,可是戴雨潇不再撒娇,也不再缠着他。

    戴雨潇在东方靖一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心中萌生出一种隐隐的依赖感,多希望这个男人就这样一直庇护着她。她需要的,就是这样一种安静的庇护,就像每日的呼吸和心跳,家常便饭一样的习惯性的庇护。

    辛晴极少出现,大多出现的时候戴雨潇也在卧室,戴雨潇只听到她的声音,而没有见到她的人,即便知道辛晴来了,戴雨潇也不会主动出门,两个心存芥蒂的女人,尽量避开对方。

    戴雨潇不愿再以之前那种幼稚的方式引诱东方靖一,那种方式不是出于她本心,不是她本性,即便引诱成功,东方靖一喜欢的是伪装的幼稚或者单纯,根本不是喜欢本性使然的她。她宁愿把本真的自己展示给东方靖一,他若喜欢,便是真的喜欢。

    不愿意再伪装,还有另一方面原因,戴雨潇对东方靖一除了好感之外,怀着一种感激之心,其实不用刻意引诱,本着报恩之心对待东方靖一足矣。

    戴雨潇伤势渐好,她不再需要东方靖一抱着走来走去,虽然还不能像之前那样蹦蹦跳跳,走路已无大碍。

    需要照顾越来越少,反而让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多余。在一个环境里,没有被需要的感觉,那就是一种多余。她对这里一无所知,而别人看她看的清清楚楚,这样她觉得自己更是多余。

    东方靖一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个黑帮老大有多么大的魔力可以掌握那么多人的生死?他的魄力究竟在哪里?

    怀着这样的疑问,戴雨潇想更多的了解东方靖一,而不是单纯的引诱。

    东方靖一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看起来似乎越来越忙。这一天戴雨潇起床后,洗漱完用过早餐,望着距离她卧室不远的东方靖一的房间,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迫使她走过去轻轻推开他的房门。

    没想到,这个黑帮老大卧室的陈设,如此简单。

    一张看起来很普通但很舒适的床,一个款式简单的实木衣柜,一个床头柜,床头柜上还摆着几本书,就是如此简单。

    戴雨潇不由得感叹,难怪东方靖一看起来没有一丝戾气,不像黑帮老大,而是像一个儒商。他就是一个内敛的男人,丝毫不张扬,连他的卧室陈设都如此低调的让人难以置信。

    戴雨潇轻轻走进去,看到柜子上摆着一个镜框,是东方靖一与一个女人的合影,很奇怪,戴雨潇居然觉得自己跟那个女人竟有几分神似。

    “戴,东方先生吩咐过,没经他允许,别人不可以进他的房间。”是佣人谢姨的声音。

    戴雨潇拿着镜框的手一抖,一不小心镜框从手中掉落。

    谢姨眼疾手快,接住了差点落地的镜框,戴雨潇脸色煞白,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啊,我听到你说话吓一跳,不小心失手……..”

    “好在没落到地上,不然东方先生一定会大发雷霆。”谢姨一边擦拭镜框一边说:“有次我忘记擦镜框都被东方先生狠狠骂一顿。”

    “这么严重?东方先生经常骂你们?”戴雨潇问。

    “不是,我在东方先生家做事十来年,只有那一次被骂。”

    看来东方靖一很在乎这张相片,也很在乎相片中的那个女人,戴雨潇想就势多了解一下东方靖一,顺谢姨的口风追问:“你知道这相片中的女人是谁吗?”

    “她是东方先生的情人,但是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她是东方先生救回来的,但是据说是东方先生的对手派来的卧底……..”

    “后来东方先生发现了?所以杀了她?”

    “不是,她是为了保护东方先生死的。”

    “真是奇怪,是卧底,还保护了东方先生?”听起来确实蹊跷。

    “戴,内情我就不太清楚了,这个女人人很好的,还会洗衣服烧菜,人又长的漂亮,平时待我们这些下人也和善,这年头这样的女人不多了,所以别人说她是奸细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谢姨很是唏嘘的表情,这个女人死了,她也很惋惜的样子。

    “哦……..”戴雨潇若有所思的仔细看那张合影,平日里很少有笑容的东方靖一在合影里笑的干净自然,女人也是笑靥如花,看起来很般配幸福的一对。

    难怪辛晴对她敌意那么深,是有前车之鉴才让她如此警惕,戴雨潇终于知道了辛晴敌视她的原因。而东方靖一,一定很爱那个女人吧,不然,也不会在那个女人死了之后还把合影看的如此珍贵。

    “你在这里干嘛!”身后冷冷的声音,是辛晴。

    真不巧,居然被她撞到,现在知道了她敌视自己的原因,戴雨潇对这个辛晴多了几分好感,这个女人,虽然不排除她喜欢东方靖一,她也确实是为东方靖一考虑的。

    “辛晴姐姐,我……..”戴雨潇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就说她因为好奇走进这里?

    “别叫我姐姐,我承受不起!说,你为什么偷偷进入老大房间?”辛晴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我……只是好奇…….”戴雨潇硬着头皮把真正原因说出来。

    “好奇?”辛晴冷笑,走上前,拎起戴雨潇的衣领往外拖,戴雨潇重心失衡,不得不跌跌撞撞的跟着她往前走,很是被动。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本来就知道她敌视自己,为什么还总是不经意间让她多了一些敌视的理由?戴雨潇无奈的想。看来她与辛晴之间的矛盾,是真的难以消除了。

    辛晴一直拖着她下楼,到了院子里的一个角落,然后把戴雨潇摔到地上。

    辛晴指着角落里的笼子说:“看到了吗?这是纯种藏獒,你若再不肯说实话,我就让你尝尝藏獒的厉害,它们每天可以吃几十斤牛肉,就你这身骨头,够它们吃两天的。”

    戴雨潇坐在地上,望向笼子,里面两只狮子一样威猛的藏獒凶狠的看着她,利齿清晰可见,闪着寒光,看的她不寒而栗。

    “辛晴姐姐,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不是?我不信!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伤害我老大!”辛晴突然歇斯底里的吼,她这样的表现很反常,让戴雨潇很不知所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