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十一章 成为木槿
    “辛晴姐姐,我真的不是……..”戴雨潇真的不想与辛晴为敌,试图辩解。

    “我不信!你一定就和那个木槿一样,先勾引我老大,然后再害他!”辛晴更加失控。

    原来照片中的那个女人,叫木槿,既然木槿死了,辛晴为什么还对她如此深恶痛疾。谢姨不是说木槿为了救东方靖一而死?戴雨潇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伤害老大!”辛晴上前拖住倒在地上的戴雨潇,往笼子的方向拖过去,她已经彻底将戴雨潇视为仇敌,视为隐匿的定时炸弹。

    戴雨潇曾经做过将生命置之度外的准备,可是从未想过居然要丧身藏獒之口。强烈的恐惧感迫使她奋力挣扎,而辛晴的极度愤怒下,她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放开她。”东方靖一的声音。

    “老大!”辛晴对东方靖一的屡次阻止很不满,而东方靖一越是阻止,她越是认为东方靖一对这个女人动心。

    “放开她!”东方靖一的语气不怒而威。

    “她刚刚进你房间偷窥,不知道她有什么居心!”

    “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东方靖一根本不听她这样对待戴雨潇的原因。

    “老大,她会是另一个木槿!”辛晴松开手,冲东方靖一大声怒吼,擦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落泪,疾步跑开。

    东方靖一走到戴雨潇面前,径直将她抱起,回到楼上。没有问戴雨潇任何问题。戴雨潇也没有任何解释。

    回到卧室的戴雨潇,经历了一次生死关头,惊魂未定。幸亏东方靖一及时出现,要不然真的要葬身藏獒之口。

    姑且先别说东方靖一是否会对她动心,有辛晴在,她能否继续留在东方靖一身边都是个问题,辛晴对她的敌对与日俱增。

    而当初那个木槿,是不是一样的被辛晴怀疑和仇视着?她一定是爱上了东方靖一,不然不会舍身救他而丧失自己的性命。

    戴雨潇有点羡慕那个叫木槿的女人,看她在东方靖一的臂弯里笑靥如花,在东方靖一的庇护下,才能笑的那么安心。而自己,何时能得到东方靖一的庇护?

    谢姨说,那个女人很好,会洗衣做饭,这些,她也都会,如果她也照做,会不会博得东方靖一的好感?

    戴雨潇想起慕冷睿曾经胁迫她签下的卖身契,想起那段为奴为婢的日子,想起她给他洗衣服,做饭,还有打扫房间。东方靖一救她一命,她何不他做些简单的家务,算是报恩。

    第二天,戴雨潇早早起床,跑到厨房,看到谢姨正在忙碌。

    “谢姨,我来做早餐好不好?”

    “咦,真是奇怪,戴,你刚才讲话的方式,怎么跟木那么像呢?”谢姨停下手中的活计,皱着眉头,“你不会是木的妹妹吧?”

    “哪里话,我姓戴,我的确有个姐姐,不过她还健在。”戴雨潇笑着打趣。

    “这厨房是我们下人忙的地方,你还是去休息吧。”

    “东方先生救我一命,我很的很想为他做点事情,谢姨,你就帮帮我吧。”戴雨潇央求着,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真的很像,真的很像。讲话的方式简直一模一样。木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一个字都不差。”谢姨强调了几遍她和木槿的相像。

    真的有那么像?如果是真的,那东方靖一会不会因此而动心?戴雨潇看到一丝新的希望,做早餐的动作更快了些。

    当她把做好的营养早餐放到桌上,东方靖一正好进来。

    戴雨潇给他摆好碗筷,坐到东方靖一的对面。

    东方靖一拿起小勺,吃了一口营养粥,皱皱眉头:“你煮的?”

    “嗯,味道怎么样?”戴雨潇脸孔红红的,满是期待,忙碌了大半个小时,希望能得到东方靖一的称赞。

    “红枣怎么放这么多,太甜了。”

    谢姨不是说他的口味偏甜吗,还喜欢多一些红枣?怎么他不喜欢呢?戴雨潇失望的挑弄着眼前碗里的红枣,不知道东方靖一为什么不满。

    东方靖一吃了两口就不吃了,用纸巾擦擦手,“既然不会做的话,以后就别做了。”然后转身走了。

    本来渴望得到赞誉的戴雨潇,脸孔碰灰,一阵失落。

    整个早晨,戴雨潇都笼罩在一种浓郁的失落里,得不到东方靖一的肯定,就别想进入他的内心,更别想得到他的庇护。

    东方靖一,比慕冷睿显得绅士涵养,即便不喜欢也不会摔盘子摔碗,更不会颐指气使的要她去重做重做再重做,而正是这种涵养,给戴雨潇一种距离感,无形中将她距于千里之外。

    如今的她,渴望成为另一个木槿,像木槿一样,可以在东方靖一的怀抱里笑靥如花。从此,就不必担心慕冷睿的骚扰。

    于是,戴雨潇求助于谢姨,问她一些关于木槿的细节。

    “谢姨,平时木槿喜欢穿什么衣服?”

    “木啊,不喜欢穿暴露的衣服,都是看起来清纯简单的,对了,就跟你现在的装束差不多了。”

    “她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爱好嘛,喜欢看书,还会拉小提琴,经常在阳台上拉小提琴,真的很动听。”

    天啊,这次戴雨潇都已经惊讶异常了,她的装束风格和爱好都跟木槿一样,连喜欢拉小提琴都一样,她现在都怀疑木槿是不是她多年失散的姐妹。

    “谢姨,你能帮我找一把小提琴吗?”

    “东方先生房间里有一把,可是我不敢动,那是木留下的。”

    “我给你钱,你帮我买一把回来好吗?我要乌木的。”

    “可是我不懂,我侄子有一把,我拿过来给你用一段时间。”

    戴雨潇开心的抱着谢姨又蹦又跳,小孩子一样,当初的木槿,是否也为使东方靖一动心而大费苦心?

    拿到小提琴后,戴雨潇仔细调了琴音,虽然质量不是很好,音质还不错。她特意穿了一件白色长裙,散开波浪一样律动的长发。

    夕阳西下时,她走到阳台上,投入的拉起小提琴。动听的音乐欢快的从琴弦上跳跃出来,随着斜阳绮丽的余辉汩汩流淌,一点点淹没那抹醉人的斜阳。

    当东方靖一刚到楼下,就听到悠扬的琴声,抬头看到正在拉琴的翩若仙子的戴雨潇,不由的愣神。这,是戴雨潇?还是木槿?

    戴雨潇看到了东方靖一的车,可是他为什么迟迟不肯下车?是在倾听琴声?还是在思索问题?

    东方靖一,没有下车,直接将车转向,开走。

    戴雨潇一手握弓,一手拿琴,迷茫的站在阳台上,她不明白,为什么东方靖一听到她的琴声选择离开。

    一直期望得到东方靖一赞许的戴雨潇,这次,又落空了,东方靖一,给了她一个无语的答案。

    对她屡次撒娇纠缠都能容忍的东方靖一,为什么现在对她敬而远之,她越是想接近他越是躲避,她越是想亲近他越是冷淡?

    当初悉心照顾她给她安全感的东方靖一,去哪里了?

    难道他听从了辛晴的劝告,认定她居心叵测,所以对她越来越冷淡?

    看来,她是时候跟东方靖一说离开了。没有留下的希望,离开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夜里,戴雨潇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等着东方靖一回来,等他回来就跟他告别,让他空闲的时候送她离开。

    她是被蒙着眼睛进来的,走的时候也会蒙着眼睛离开。一睁眼一闭眼之间,就发生了一段故事,就像南柯一梦。把这一段经历当作一场梦吧,放下所有的心事,戴雨潇反而觉得轻松许多。

    一整夜,东方靖一都没回来,天已经蒙蒙亮了,戴雨潇实在支撑不住,倒在沙发上沉睡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戴雨潇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看清楚那张脸庞,慕冷睿?!她一下子条件反射似的就从沙发上跳起来,慕冷睿实在是噩梦。

    “怎么了?”面前的男人问。

    戴雨潇使劲揉揉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慕冷睿,而是东方靖一。

    有一件衣服落在她脚边,是东方靖一的外衣,应该是她睡着的时候他给她盖上的。

    “东方大哥,我在等你回来。”戴雨潇捡起那件外衣,心中莫名的不舍,真的要离开这个体贴的男人?

    “你,等了一整夜?”东方靖一看戴雨潇的眼神变得深邃。

    “嗯。”戴雨潇有点不敢迎上那深不见底的眼神,低下头,一双玉手不安的摆弄着东方靖一那件外衣的衣角。

    “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东方靖一轻柔的问,这个女人真的就这样等了他一整夜?

    “没,没有。”戴雨潇在他的注视下,窘迫的不知如何说。

    “你太累了,该休息了。”东方靖一走到戴雨潇面前,拢拢她鬓角的头发,然后将她抱起来,走向卧室。

    窝在他怀里的戴雨潇,眼泪忍不住落下,在东方靖一的衣服上润出一片不规则的湿渍,这,应该是东方靖一最后一次抱她了吧,她就要永远的告别这个男人了。戴雨潇下意识的抬起双臂,揽住东方靖一的脖颈。

    这个动作让东方靖一很意外,抱了戴雨潇这么多次,只有这一次她主动揽住他的脖颈,等了他一夜的她,今天真是不一般的反常。

    东方靖一将戴雨潇轻轻放到床上,给她脱掉鞋子,盖上被子,转身离开。

    “东方大哥,你别走。”戴雨潇唤住东方靖一,声音有点颤抖,“你能再抱抱我吗?”

    东方靖一在原地站了几秒,走过来抱住她。两个各怀心事的人,沉默的不说话。戴雨潇止不住的流泪。

    她真的很不舍得正在抱着她的这个男人,她对他产生一种深深的依赖感,不能说是情人间的那种依赖,东方靖一,像是哥哥一样的疼爱着她。

    “你哭了?”东方靖一感觉到衣服润湿,低头看看怀中的戴雨潇,她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蒙了一层雾水的眼眸更加楚楚动人。

    “东方大哥,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戴雨潇哭的更厉害,哽咽着说,双肩控制不住的耸动。

    “会。”东方靖一简单的回答。

    “是想我戴雨潇,而不是木槿。”一直渴望成为木槿的戴雨潇,现在反而抵触起这个名字,她不愿意在东方靖一心里留下的印象只是木槿的影子,她想在东方靖一心里留下的,是独一无二的戴雨潇。

    “嗯。我知道,你不是木槿。”东方靖一叹口气,用手擦拭戴雨潇脸上的泪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