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十六章 男人的区别
    “那天,阿振污蔑我的时候,你相信我吗?”戴雨潇想知道那刻东方靖一的想法。

    “那时候,我是怀疑你的。毕竟我见过的事情太多,不得不多提防留神。做我们这行的,在刀尖上走路,下面是万丈悬崖,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东方靖一说出实话,担心会引起戴雨潇不悦,他观察着戴雨潇的反应。

    “你不信我,为什么还肯答应阿振的条件放他走,还答应给他一辆车和一百万现金?”

    “我在和自己打赌,赌注是你的性命。我已经失去了木槿,不想,再失去你…….我可以失去一辆车,失去一百万,可是不能错失你……..”东方靖一将镜框放回到床头柜上,深深的拥吻戴雨潇。

    在东方靖一的怀里,戴雨潇有前所未有的踏实感,很长时间以来她都感觉自己是战战兢兢的如履薄冰,而如今,终于落回到结结实实的地面,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走路。

    即便前面有凶险,有东方靖一牵着她的手,她也有面对凶险的勇气。

    东方靖一与庄语岑不同,对于信任这个概念,两个人的做法大不相同。

    庄语岑如果不相信戴雨潇,就会心如死灰的停在原地或者转身离开。就像公园里那次的见面,他宁可停留在原地,张开双臂,却犹疑着不肯主动拥抱戴雨潇。

    而东方靖一,即便在怀疑戴雨潇的情况下,还是会第一时间为戴雨潇考虑,以她的性命安全为先,宁愿冒着人财两空的危险答应阿振的要求,他首先担心的,是不是会错失戴雨潇。

    这就是这两个男人的区别。两个人处理方式的不同,导致不同的结果,现在的戴雨潇,成了东方靖一的妻子,而庄语岑,两个人从此陌路。

    戴雨潇在东方靖一的家里,过了一段清净的日子。每天看看书,做点简单的家务,拉拉小提琴,很快就过完了一天。

    东方靖一虽然应酬多,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回来陪戴雨潇。

    难得的是,东方靖一每天拥着戴雨潇入眠,却从不越轨,就像他当初许诺的,要把他们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在婚礼洞房花烛。

    一天,东方靖一将一份报纸给她看,居然是一份寻找她的启示,寻找人是罗箫音。

    戴雨潇突然想起,她早该给罗箫音打个电话,消失这么久,没有人关心她的生死,已经陌路的庄语岑不关心她了,而父亲戴正德也没有找过她。只有罗箫音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好朋友,还在焦急的牵挂着她。

    戴雨潇拨通罗箫音的电话,如果她知道自己已经快结婚了,应该会很欣喜的吧。

    “喂,请问是罗吗?”戴雨潇故意装的怪腔怪调的说话。

    “你是?”罗箫音听不出她的声音。

    “呦,罗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上次的事,你还没付钱呢。”戴雨潇开着玩笑。

    “付什么钱,姑奶奶我虽然没职业歧视,可是我性别取向没问题,找你的大爷们要钱去吧哈。”罗箫音还是老样子,嘴巴不饶人。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箫音,你还是老样子啊,想诳你可真难。”戴雨潇大笑出声,罗箫音总是这么能制造笑料。

    “箫音,是你啊,死丫头,这阵子,你跑哪里去了,你别老是玩失踪好不好,都快急死我了,到处都找不到你。”罗箫音惊喜异常。

    “我真的经历了两次生死呢,好在我大难不死,看来必有后福啊。”

    “那天在夜店,你怎么不等我?”罗箫音问。

    “这些见面再说,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戴雨潇兴高采烈的,带着炫耀的语气。

    “啊?真的?简直难以置信,你要和谁闪婚了?庄语岑?而且结婚怎么都没通知我这个亲人一声?太不够意思了你。”罗箫音很是惊讶。

    “不是,和庄语岑,已经分手了。”提起庄语岑,戴雨潇还是忍不住一阵黯然。

    “还真的是闪婚啊,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不喜欢在电话里啰嗦的罗箫音,直接约见戴雨潇。

    “好吧,咱们瑞典餐厅见?准备好肚皮哈,我请你吃大餐。”戴雨潇很久没出门了,这次要出门了,才欣喜的发现,她的翅膀,又长回来了,她随时能飞了。

    出门前,戴雨潇特意戴上东方靖一求婚时给她的戒指,想跟好朋友罗箫音炫耀一下,她确实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到了瑞典餐厅门口,左看右看,没有罗箫音的身影,奇怪,她一向不喜欢迟到的,这次怎么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平日她不是都喜欢早到的吗。

    突然,戴雨潇的脖颈从身后被人卡住,然后是恩狠狠的声音:“不想死的话,跟我走。”

    戴雨潇被恶狠狠的声音惊吓的身体发颤,不由得跟着这个人挪动脚步,想喊又不敢喊,想看看身后这个人,又看不到。

    难道是东方靖一的仇家?还是慕冷睿派来的人?不会这么快就发现她的踪迹了吧?戴雨潇想不到是谁。

    戴雨潇的眼球不住的转动,想最大限度的扩大视野,没看到身后的人,却看到瑞典餐厅的玻璃窗上,映出两个人影,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在背后卡着她脖颈的罗箫音。

    戴雨潇一把打落卡着脖颈的手,笑着怒骂罗箫音:“你这个坏蛋,吓死我了!你知道我胆小,禁不起你这么吓的!你真讨厌!”

    戴雨潇追打着罗箫音,罗箫音咯咯笑着乱跑,连着撞了两个人,来不及道歉接着跑。

    不巧的是,罗箫音撞到了第三个人,这个人却不依了,大声骂着:“你没长眼睛啊,到处乱撞,不怕撞死啊!”

    光顾着追打的戴雨潇听这声音耳熟,停下一看,原来是姐姐戴霜霖,她正低头整理着被撞乱的服饰,口中还是喋喋不休的骂。

    “霜霖,怎么了?”一个男人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手里拿着两只冰淇淋,满是关切的问,这声音也是很熟悉,他背对着戴雨潇,看不清楚面容。

    “真是没教养,到处乱跑乱撞,我的衣服都撞皱了,我要好好教训她!”戴霜霖气愤的抬起头,她身边的男人,也转过身来。

    这一瞬间,三个人都呆住了,这个手里拿着冰淇淋的男人,是庄语岑。

    罗箫音跑回来,本来打算向戴霜霖道歉,一眼却看到庄语岑,而她并不认识戴霜霖,只当庄语岑身边的这个女人,是他的新欢。

    罗箫音心直口快,打破三个人的僵局:“呦,庄语岑你可真是神速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哈。”

    本来就在恼怒着的戴霜霖,看着把她衣服撞皱的罗箫音,更是气愤:“有没有新欢关你屁事,他就是喜欢我了,我们就是要在一起,你怎么地!”说完示威似的挽起庄语岑的手臂。

    庄语岑一直看着戴雨潇,不说话。

    戴霜霖看庄语岑没有配合她,开始撒娇:“语岑啊,我好渴啊,我就知道你贴心,买我爱吃的冰淇淋,你真好。”说完做小鸟依人状,整个人的重量都要倾倒在庄语岑身上。

    庄语岑还是木木的,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戴雨潇。

    戴霜霖不顾庄语岑的反应,更加亲昵的拿过一只冰淇淋,剥开包装轻轻舔了一口,做出无比享受的样子,把另一只也剥开包装,送到庄语岑嘴边:“语岑,你买的冰淇淋真好吃,你也尝尝吧。”

    罗箫音看着戴霜霖故作甜蜜的动作,看不得她这样在戴雨潇面前示威,于是不着痕迹的讽刺:“这年头,还真有这样喜欢往上贴的,跟狗皮膏药一样,也不看人家喜不喜欢,就硬往上贴。”

    “你!用得着你多管闲事!”戴霜霖被说到痛处,怒不可遏。

    “看来不小心被我言中了哈,我可真有才。”罗箫音故意夸张的笑笑。

    “你!!!!我一定要教训你!”被噎的无语的戴霜霖气急败坏,放开挽着庄语岑的手臂,想上前打罗箫音。

    “姑奶奶我就是生来不怕泼妇!”罗箫音早就怒火中烧,也几步上前,不甘示弱。

    一直沉默的戴雨潇,看戴霜霖和罗箫音都要激烈的发生肢体冲突了,赶忙上前拦住罗箫音:“箫音,你别,她是我姐姐。”

    然后又跟戴霜霖说:“姐姐,你别生气,这是我的好朋友,刚才是误会。”

    “误会?哼……”戴霜霖冷笑,却一眼看到戴雨潇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戴雨潇拽着罗箫音胳膊的手,正好将那枚戒指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

    那枚戒指设计精巧,一看就价值不菲,戴霜霖不由得心生嫉妒,这个小妮子,这么平庸,怎么总是有人追求,她什么时候又戴上了这么漂亮的戒指。

    戴霜霖这样想着,嘴巴上更是不饶人:“呦,妹妹,什么时候订婚了?怎么我这个姐姐都不通知一声呢?你看,这么漂亮的戒指都戴上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连个消息都没有……”

    戴雨潇下意识的拽着罗箫音胳膊的手缩回来,用另一只手掩住那只耀眼的戒指。

    这个动作没逃过戴霜霖的眼睛,她戏弄的:“妹妹,你藏什么呢,订婚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担心什么嘛。”

    说完,不顾戴雨潇局促的神情,眼眸一转:“对了,这次是哪位富家公子哥啊,难道是慕家大少爷慕冷睿?还是跟谁私定终身了?”

    “姐姐,爸爸知道这件事……..”戴雨潇真的受不了戴霜霖这张大嘴巴。

    “爸爸知道啊,可不嘛,他巴不得你早点嫁出去呢,上次你跟慕冷睿那么火热的照片,简直火遍全城啊,要是再不嫁出去,以后说不定还会暴出什么猛料呢……”戴霜霖又提起慕冷睿压住戴雨潇强吻的不雅照片。

    一提到不雅照片,戴雨潇忍不住眼角润湿,戴霜霖的话比利剑还精准,总是往她最痛的地方狠狠刺下去。

    而庄语岑,这个青梅竹马的曾经的未婚夫,就看着她被人狠狠伤害,而不动声色。

    这时候的戴雨潇,好希望,东方靖一能在场,他一定会给她有力的庇护,不问缘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