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十七章 针锋相对
    “什么姐姐,***,我没见过这样的姐姐!简直比仇人还恶毒!”罗箫音再也听不下去,忍不住爆粗口,上前揪住戴霜霖的衣领就想打她。

    戴雨潇赶紧拽住罗箫音的手臂,央求的:“箫音,算了,别…….”

    “就你这么好欺负,连你姐姐都这么不依不饶!今天我非得教训她,告诉她姐姐不是这么好当的!”罗箫音给了戴霜霖一个响亮的耳光。戴霜霖白皙的脸立刻出现几个红指印。

    “你敢打我!”被打的戴霜霖放声大哭:“语岑,你就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挨打吗?”

    罗箫音一听女朋友这个词,更加生气:“你***就是贱 人,勾引谁不行,非得勾引你妹妹的前任男友!她丢掉的鞋子你再穿上,感觉挺舒服是吧!”

    说完这句,罗箫音觉得有点不妥,不应该这样诋毁庄语岑,可在气头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可是这个庄语岑,眼睁睁看着戴雨潇爱欺负也不出声,活该挨骂。

    戴雨潇越听越着急。罗箫音骂的话越来越出格,她是帮自己出气了,可是庄语岑怎么办,她一直不敢看庄语岑的眼睛,却知道他一直注视着她。

    当看到拿着两只冰淇淋的男人居然是庄语岑的时候,戴雨潇的心还是忍不住狠狠的撕裂般的疼,像一把利刃在心脏上无情的搅动。

    在之前,庄语岑只会给自己买冰淇淋,买两只全部给她吃,而现在,这样的关爱,他给了自己的姐姐戴霜霖。

    看着曾经深爱的男人,疼爱着另一个女人,原来是如此的疼痛。

    而她,又能说什么呢,他们已经形同陌路,她有什么资格责怪庄语岑,又有什么权利再吃这个前任男友的醋?

    她还不是一样,答应了东方靖一的求婚,在庄语岑的面前,戴上了别的男人给她的戒指。

    一直沉默的庄语岑终于发话:“你真的订婚了?”戴雨潇无名指上的戒指,深深刺痛了他的双眼。而戴霜霖的话,他根本没听到一样毫无反应。只留戴霜霖一个人捂着满是指印的脸痛哭。

    他曾经多么渴望,有一天,他可以单膝跪地,像个英勇的骑士一样给心爱的公主戴上一枚精美的戒指,从此过着童话般美丽的生活。而这一切,都已经化为泡影。

    他不拒绝戴霜霖,只是因为他太不舍得戴雨潇,渴望从她这个姐姐身上得到关于她的更多消息。

    那天夜店一别,庄语岑心如死灰,可是放不下对戴雨潇的牵挂,而这时候的戴雨潇,再度失踪,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天偶然撞到昔日的恋人戴雨潇,她已经戴上了别的男人给她的戒指,这份殊荣,永远都不再属于他庄语岑,这是错失的悲哀。

    戴雨潇还是不敢看庄语岑的眼睛,右手不安的着那枚戒指,轻轻的点头:“嗯。”

    “那个男人是谁?”庄语岑猜想着,会不会真的是慕冷睿,戴雨潇不可能这么快又结识别的男人,就算结识了也不会这么快就答应别人的求婚。

    “东方靖一。”戴雨潇说出东方靖一的名字,既然庄语岑问了,就让他知道,她认为这没什么可隐瞒的。

    “黑帮老大东方靖一?”庄语岑,戴霜霖,和罗箫音三个人同时惊呼出声,惊讶的看着戴雨潇。不可置信的眼神。

    这三个人的异口同声让戴雨潇更是惊讶,原来他们三个人,都知道东方靖一,看来真是她孤陋寡闻了,若不是遇到东方靖一,她或者永远都不知道东方靖一是何许人也。

    “妹妹,你真是本事,先是不动声色的勾引了慕冷睿,现在还勾搭上黑帮老大东方靖一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可真是望尘莫及啊。”脸上肿的难看的戴霜霖,捂着脸还不忘记阴阳怪气。

    “对啊,我们雨潇就是本事,你当然望尘莫及了,因为,你只会跟她屁股后面捡她剩下的饭粒吃!哈哈哈哈哈哈!”罗箫音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你!!!!这是我们的家事,关你屁事,用得着你指手划脚!”戴霜霖这次遇到罗箫音,这是遇到克星了,罗箫音的话,噎的她青黄不接,她若是个老妇人,准得气的一口气上不来蹬腿归西。

    “这当然是家事了,姐姐勾引妹妹的未婚夫,多有脸面的家事啊!”罗箫音冷笑。

    “箫音,别说了…….”戴雨潇简直都要哭出来,这个姐姐,当着别人的面还是一点都不给她留情面,而且,她现在就堂而皇之的和庄语岑在一起,这个现实让戴雨潇真的很难接受。

    “你真的跟黑帮那帮混混混在一起了?”庄语岑冒出这么一句,眼睛里满是失望。联想到夜店里戴雨潇给他看的胳膊上脖颈上的淤痕,看来也是东方靖一留下的,戴雨潇口中的别的男人,应该就是东方靖一。

    没想到,他曾经深爱的清纯的戴雨潇,如今,真的成为了黑帮老大的女人。

    “是!我就是做了黑帮老大的女人,跟那帮混混在一起!”戴雨潇毫不躲闪的迎上庄语岑失望的目光,他的话激怒了戴雨潇。

    在夜店,明明看到她连喝三杯伏特加,可是庄语岑还是转身离去,只顾得心如死灰,从未想过喝了这许多酒的她是否是安全的。如果庄语岑没有离开,多给她一些关心,她也不会被混混们带到郊外,更不会遇到东方靖一。

    他凭什么这样看轻东方靖一?就因为对黑帮这个整体的成见?从处理事情的角度而言,东方靖一比庄语岑有担当的多,他凭什么看轻东方靖一。

    戴雨潇越想越委屈,这段时间内她又经历两次生死,青梅竹马的庄语岑只看到表面的这些东西,从来都没问过,她过的好不好,她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非难,为什么她跟黑帮老大走到了一起,这些,庄语岑都不曾关心。

    “我能和东方靖一在一起,都是拜你所赐!”戴雨潇冲庄语岑喊了一句,拽着罗箫音忿然转身跑开,身后的庄语岑一脸错愕的表情。

    戴雨潇拽着罗箫音跑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才抱着罗箫音的肩膀放声大哭。

    “雨潇,乖,别哭了,你是不是有很多委屈?这段时间,你过的不好是吗?”罗箫音虽然不知道这段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知道,戴雨潇不会无缘无故的遇到并愿意嫁给东方靖一。

    她知道东方靖一,可是她只是知道他是黑帮老大,究竟人品如何,她不清楚,这也是她所关心的,东方靖一会不会善待戴雨潇。

    连只是相识几年的好朋友罗箫音都知道首先问问她过的好不好,关心她是不是受了委屈,而冬梅竹马的庄语岑,这个曾经深爱她的男人,只顾得责怪质问她,戴雨潇更加委屈,哭的更厉害,泪水把罗箫音的肩膀都打湿。

    “哎,上次你往羹汤里加调料,这回又往我肩膀上加了这么多调料,是不是嫌我味道太淡,加点调料好煮煮吃了啊?”罗箫音等她哭了一会,逗弄着她。

    “你讨厌!”戴雨潇忍不住被她逗的破涕为笑。

    “哎呦,瞧瞧这梨花带雨的小样儿,真是我见犹怜啊,难怪黑帮老大东方靖一都动心呢!你看看,我本来想给你擦眼泪的,看这梨花带雨的,我都不想擦了,还是挂着眼泪好看点儿。”罗箫音看着脸上还挂满泪水的戴雨潇打趣。

    “你讨厌!你这个死丫头!”戴雨潇止住哭泣,又要打罗箫音,却被反应快的她发觉,快步跑开,还不忘记回头向她挑衅的勾勾小指头。

    戴雨潇追过去,两个人又开始追打嬉闹成一团。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闹了。”戴雨潇挠着罗箫音的痒痒,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可不想再撞到像戴霜霖那样的女人,真是晦气!”

    提到戴霜霖,戴雨潇眼神又黯淡下来,低着头不理罗箫音往前走。

    “怎么了,又不开心啦?”罗箫音问,“别想了,我们去吃饭吧。”

    “我没胃口。”戴雨潇闷闷不乐的。

    “你说过请我吃大餐的,想赖账啊,没门!”罗箫音嘟着嘴假装恼怒,拽着她进了瑞典餐厅。

    餐厅里人很多,罗箫音在一楼没有找到空位,侍应生将他们领到二楼。

    侍应生给他们安排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戴雨潇和罗箫音向那个位置走过去。

    “那边靠窗的位置不是有空位吗,我就喜欢靠窗的位子,语岑,我们快点走。”戴霜霖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真的是冤家路窄,他们居然也进了这家餐厅。戴雨潇皱皱眉头,转身想走,却迎面撞上急着占位的戴霜霖。

    “没教养就是没教养,撞了第一次还不够,还要撞第二次!”戴霜霖气呼呼的。

    罗箫音不理戴霜霖,把戴雨潇拽回去坐到靠窗的位置,然后丢一个白眼给戴霜霖。

    靠窗的位置被她们占了,戴霜霖自然不服气,扭着腰际故作优雅的走到旁边的座位,还不忘招呼庄语岑:“语岑,我们就大度一点吧,让个座位给这两只夹着尾巴逃跑又窜回来的老鼠吧。”然后自我感觉讽刺了别人很得意,一阵得意的笑,笑的花枝乱颤。

    “什么人我都见过,可就是没见过这么故作优雅的猪头,脸肿成那样,还好意思出来抛头露面,要我啊,赶紧找个地缝钻了算了。”罗箫音不动声色的。“侍应生,先给我来两杯热咖啡,卡布奇诺。”

    “你!!!别欺人太甚,姑奶奶我忍耐是有限度的!”被别人讽刺成猪头,戴霜霖再也装不了优雅,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来。

    “你什么你!再挑事儿我把你另一张脸打肿了,也好让你这猪头脸对称点!”罗箫音也站起身来捋袖子,摆出一副又要开战的架势。

    戴霜霖这次先发制人,冲到罗箫音面前,挥起手掌,谁知她掉转头狠狠的给了戴雨潇一个耳光。

    戴雨潇被打懵了,罗箫音惊呆了,庄语岑也惊呆了,谁知道戴霜霖突然调转矛头指向戴雨潇,这巴掌实在打的没来由。

    只有戴霜霖为她的得逞沾沾自喜的样子,抱着双臂看戴雨潇的笑话。

    戴雨潇楞了几秒,探手拿过侍应生刚刚送过来的热咖啡,啪的迎头一滴不落的泼到戴霜霖正在沾沾自喜的脸上。

    戴霜霖本来印着红指印的脸,更加丰富多彩,像开了染料铺。

    这是戴雨潇第一次,与刁蛮无理的姐姐戴霜霖,针锋相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