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四十八章 质的转变
    “你欺负我!呜…….”戴霜霖用手抹着脸上的咖啡,放声大哭,泪水将脸上的褐色咖啡渍冲出两道白色的痕迹。

    回过神来的庄语岑,递过纸巾给戴霜霖。

    看着庄语岑,戴霜霖显得更是委屈:“呜……..语岑,你看到了,她就是这么欺负我这个做姐姐的,我从小就被她欺负,一直到现在,呜……..”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

    若不是看了整个过程,旁人都会以为她多么的柔弱,而她妹妹戴雨潇,是多么的无礼。

    庄语岑默不作声,没有安慰戴霜霖,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戴霜霖哭泣。

    “呜…….我回家告诉爸爸去……..”得不到安慰的戴霜霖,转身捂着脸跑开。

    庄语岑看看戴雨潇,嘴唇翕动了下,却没说出话,转身向戴霜霖追过去。

    “欧欧,老鼠终于夹着尾巴逃走喽!”罗箫音冲着戴霜霖的背影高声喊叫。

    看戴霜霖庄语岑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罗箫音才拉着戴雨潇坐下,她挑着大拇指夸赞:“这咖啡泼得好!这巴掌你没白挨,终于把你这头小狮子打醒了!”

    然后她抚抚戴雨潇印了几个红指印的脸,问:“疼吗?”

    戴雨潇吃痛的闪躲,戴霜霖这巴掌本就带着报复的心理,用了十足的力道,打得她脸颊火辣辣的疼。

    “知道吗?关键时刻,谁护着你都没用,谁都不能二十四小时都守在你身边,就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才行,就像刚才那样!真没见过这样的姐姐,这杯热咖啡,够她受的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放肆的欺负你!”罗箫音为戴雨潇的觉醒感到开心。

    戴雨潇泼出去的热咖啡,是积聚了太久的愤怒,就像火山,总有忍不住喷薄爆发的一天。

    “这么说,我这巴掌,真的没白挨?”发泄了心中怒火的戴雨潇想笑,笑到一半不得不憋回去,因为一笑就牵扯的红肿的皮肤生疼。

    “值了,简直太值了!简直是醍醐灌顶啊!”罗箫音挑着大拇指。

    “你这是什么破比喻啊你,还醍醐灌顶呢,我都被她打蒙了,现在脑袋还晕乎乎的。”戴雨潇打落她的手。

    “她是不是你亲姐姐啊,怎么感觉比后妈还凶狠呢,真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姐姐,看见你都跟仇敌似的,跟她一个屋檐下,真够你受的。”罗箫音皱着眉头。

    “不是,她是我大妈生的,同父异母。”戴雨潇从没跟别人提过她的家事,包括好朋友罗箫音。在家中的处境,连青梅竹马的庄语岑都不曾多说一句。

    “哇,都什么年代了,你老爸还一夫多妻呢?真够火爆的!”罗箫音发现新闻似的瞪大双眼,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更是大的骇人。

    “我…….我妈是我爸的……..”戴雨潇低下头,一副自卑的样子。

    “好了啦,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明白了,你老爸比较宠你妈,这年头,都是小的比较受宠,然后你大妈和姐姐就特别嫉妒你们娘儿俩,然后他们就处处挤兑你们娘俩。看,我都快成福尔摩斯了,这么能推理。”罗箫音大眼睛溜溜转,可劲儿联想。

    “哪有你想的那么好,你也看到了我姐姐是怎么欺负我的了。”戴雨潇有些哀怨的。

    “好啦好啦,不提这些事,以后记得了,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无论是怎样的处境,身份改变不了,处境改变不了,可是命是你自己的,尊严是你自己的,脸蛋也是你自己的,不能谁想打就能打,也不是谁能欺负谁就欺负,知道了?”

    “嗯,我一定记得!”戴雨潇暗下决定,决定不再做那个柔弱的任人欺凌的小绵羊,戴霜霖再敢这么欺负她,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反击,一点余地都不留。

    “箫音,我有时挺纳闷的,你是天生就强悍,我是天生就柔弱?我从来没见过你柔弱的样子呢?”戴雨潇确实奇怪,难道这性格的形成真的有天然的成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从小就是被老爸这样教育的,而且我在外读书的时候,如果在外面挨了欺负,我老爸如果知道了肯定会痛打我一顿,如果我还击了就给我买东西奖励。”罗箫音手舞足蹈的大谈她老爸的逆向思维教育。

    “真的呀,简直难以置信!你有个这么强悍的老爸。”戴雨潇惊讶的。

    “所以,我极少受欺负,不然回家还会被老爸打一顿!”

    “你老爸真厉害,每个强悍的女儿背后一定有个强悍的老爸!哈哈哈哈哈!”戴雨潇恍然大悟的:“箫音,你的话才让我醍醐灌顶呢,从此,我一定发生质的转变!”

    “对了,你怎么要嫁给东方靖一的?他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让你动心,庄语岑这小子一定要吐血了,他追你十几年,抵不上人家一个月。”

    “我只能说,庄语岑可以看着我挨打,东方靖一,绝对不会。”戴雨潇不经意间就将两个男人进行对比。

    “你一向不爱交际的,怎么会遇到东方靖一?真的是匪夷所思。”罗箫音想不通,文文弱弱的戴雨潇如何偶遇黑帮老大东方靖一,简直是传奇。

    “那天你走后,庄语岑来了,我喝多酒,然后他走了,我被几个混混带到郊外,是东方靖一救了我。”戴雨潇简单的说起这个过程。

    “听起来真的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啊,你喝多酒,庄语岑就这么丢下你不管了?”

    “我刺激到他了,逼他走的。”

    “再怎么受刺激,也不该把喝多酒的你丢在夜店里!这个小子,真是混蛋!”罗箫音谴责着庄语岑,然后懊悔的,“雨潇,真对不住你,我害你发生那么多意外,险些丢了性命。”

    “不怪你,我还得感谢你呢,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东方靖一。”戴雨潇提到东方靖一,还是满心的欢喜,就目前来看,东方靖一确实是她最好的选择。

    “既然如此,你就彻底忘记庄语岑吧,我祝福你和东方靖一,就算他是黑帮老大,只要他能给你幸福,我就支持你!”罗箫音用力握住戴雨潇的手。

    戴雨潇没说话,回握住罗箫音的手,会心的笑。

    和罗箫音依依惜别后,戴雨潇返回东方靖一住宅的路上,看到路上行人看她的异样眼光,才下意识的捂住红肿的脸,这样回去,被东方靖一看到一脸红肿的她,该怎么跟他解释呢?总不能说被亲姐姐打了吧?

    如果那样说,东方靖一会不会对她家里的情况有看法?庄氏夫妇就是因为她的身世不肯接纳她,那么东方靖一呢?会不会因此看低她?

    她把挽起的云髻放下来,把头发披散开,这样垂下来的头发就能遮盖住大半个脸庞,她就这样遮遮掩掩的上了楼进了她之前的那个卧室。

    傍晚时分,戴雨潇听到东方靖一上楼的脚步声,也没敢出去迎接。

    “戴呢?”东方靖一先去卧室,没看到人,就问谢姨。

    “戴一回来就躲在那个房间里,晚饭都没吃,说累,不让我打扰她。”谢姨说。

    东方靖一向这边走过来,敲敲门:“雨潇,我回来了,你不舒服吗?”

    戴雨潇捂着被子,“我没事,就是累了,想休息。”

    东方靖一觉得蹊跷,她好像刻意躲着他一样:“乖,打开门,我一天都没见你了,你不会这么狠心连晚上都不让我见到你吧?”

    拗不过东方靖一,戴雨潇只好轻轻打开门,然后又跳回到床上去,用被子蒙住多半边脸,只露出一只眼睛。

    东方靖一走进来,看见只露着一只眼睛忽闪忽闪的戴雨潇,不由得好笑,他拿出一个小盒子,给戴雨潇:“你看,我买了一对耳环给你,戴上试试看,漂不漂亮。”

    戴雨潇还是用被子遮住多半边脸,眼神开始躲躲闪闪的。

    东方靖一觉得不对劲,想拽开被子,戴雨潇死死扯住被子,东方靖一好不容易才拽开,看到戴雨潇红肿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谁打的?”东方靖一看起来很生气。

    “我…….姐姐。”戴雨潇不得不说实话。

    “你姐姐居然下手打你?为什么?”

    “我朋友打了她,她打还给我。”

    东方靖一被这样的回答弄糊涂了,看起来还比较复杂,于是他柔和的:“如果你把我当作你丈夫,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好吗?”

    在东方靖一脉脉含情的眼神的注视下,戴雨潇放下矜持与戒心,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她的身世都告诉东方靖一。

    说完,她怯怯的问:“我的身世是这样的,你会不会轻视我?”

    东方靖一抱住她。怜惜的:“怎么会呢,小傻瓜,我心疼都来不及。以后,有什么事情,你要及时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

    戴雨潇轻轻点点头,缩在东方靖一的怀里,那么的完全和温暖。

    “如果我在场,一定不会给别人机会欺负你,你那个前任庄语岑,不是我刻意诋毁他,真不是男人。如果他是在我们道上混的,早就被废了!”东方靖一说。

    戴雨潇小声的为庄语岑开脱:“算了,我已经跟他分手了,他护着现任女朋友,也是正常的。”

    “以后,你可以不能像之前那么柔弱,做我的女人,就得适应我的生活。”东方靖一对戴雨潇提出要求。

    “适应你的生活?”戴雨潇疑惑的。

    “我说过,我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我在场的话,一定不惜性命保护你,可是如果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所以,你要强大起来。”东方靖一拿出一个真皮套子,给戴雨潇:“这是我一直想给你的,怕吓着你迟迟没给,现在给你,正是时候。”

    戴雨潇接过套子,沉甸甸的,打开上面的按扣,倒出里面的东西一看,居然,是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

    “啊!手枪!”戴雨潇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真实的手枪。

    “从明天起,我教你打枪,你必须学会保护自己,不能再那么柔弱。”

    “嗯!”戴雨潇欣喜的拿着手枪把玩,在她的内心,坚定了改变自己的想法,她一定要努力,做一个坚强的不服输不再受人欺凌的戴雨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