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五十八章 是你们,把她抓来的?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五十八章 是你们,把她抓来的?

    “宝贝,你醒啦?”一个熟悉的声音,穿透耳膜,虽然那么的磁性动听,却是如此的骇人惊心!

    戴雨潇本来迷迷蒙蒙微眯的双眼,蓦地睁大,仿佛要吞噬整个世界的瞪大。

    她没看错,她的眼前,就是慕冷睿那张英俊的正在邪笑着的脸。

    多么俊美的一张脸,却有是那样的面目可憎。

    慕冷睿看她的眼神,居然,还有点含情脉脉,那句宝贝,实在是肉麻,如果只看他的眼神,加上这样肉麻的称谓,不知道的人,真的会认为慕冷睿有多疼爱她。

    而眼前这个,是她的仇敌,夺去她第一次的慕冷睿!掠夺她,囚禁她,她的慕冷睿!

    “慕冷睿!你这个混蛋!我已经答应跟你一起吃饭,你怎么还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把我抓来!?”戴雨潇眼睛喷火,冲上前,想痛扁这个可恶的男人。

    还没冲出去,她的胳膊,就被那群保镖们生生扭住。使得戴雨潇像足了一只暴怒的小兽,拼命咆哮着,却根本只是徒劳。

    “是你们,把戴抓来的?!”慕冷睿邪笑着,转向抓戴雨潇的那些人。

    那些人,不敢吭声,明明是他的命令,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不是说,让你们-----请------戴过来?”慕冷睿突然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在“请”字上加重语气。

    前面一秒还在邪笑,后面一秒就冷到极点,他就是这样的一个阴晴不定的人。

    他冷冷的神情,真像是在责问这帮人的无礼。

    这些人,全部重重的低下头,就像脖子上挂了千斤重的东西,根本抬不起头。

    “而且,你们还把戴弄伤了?”慕冷睿语气里透出杀气。

    “大…….大少爷,不是我们弄伤的,是戴她自己……..”为首的大皮鞋,磕磕绊绊的解释着,一脸的惶恐,对慕冷睿的畏惧,可见一斑。

    经他们这么一提醒,戴雨潇才感觉到,头痛欲裂,刚才车启动的太迅猛,撞上的力度,自然轻不到哪里去。

    可是,就算是她自己撞伤的,如果他们开车不快,或者打声招呼,又何至于让她受伤?

    对于大皮鞋的解释,戴雨潇闭口不语,漠然的神情。

    “戴伤到哪里,你们也要伤到哪里,明白吗?”慕冷睿阴冷的。

    这帮人听了,一动不敢动,等候着慕冷睿的发落,不知道他们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你们还在等什么,我没说清楚吗?”慕冷睿极不耐烦的,眼神里满是傲慢。

    这些人面面相觑,他刚才说了怎么惩罚吗?他们怎么没听明白?

    为首的大皮鞋,最先领会了慕冷睿的意思,马上趴到地上,用头一个劲的在滑溜溜的地板上磕下去,嘴里还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戴,我错了,我错了…….”

    慕冷睿目不转睛的盯着戴雨潇,大皮鞋的磕头认错,他没看见一般。

    其他的人,看见大皮鞋这样,纷纷效仿,跪倒在地上,一边重重的磕头,一边道歉。

    转眼间,头重重碰到地板的声音,不绝于耳。

    “慕冷睿,你变态!”戴雨潇忍不住怒骂,她看不得这样的场景,哪里有这样无情的惩罚下属的,头再怎么坚硬,也不能跟硬邦邦的地砖硬碰啊。

    “我变态?宝贝,我可是为你出气,而且,是他们自己这么做的,我可没强迫他们。”慕冷睿看着戴雨潇生气的神情,更加戏谑。

    “停下,停下,都停下,我不追究了!”戴雨潇看到大皮鞋额头已经磕碰出血,实在不忍心,看他们就这么磕死。

    那些人,哪里敢停,戴雨潇的话,他们根本没听到一样。

    “停!”慕冷睿冷冷的命令,那帮人才如获大赦的停下来,他们的额头,都已经磕碰的肿胀变形。

    “慕冷睿,你抓我来做什么?”戴雨潇怒问,本来都答应他了,为什么还抓她来。

    “错,是请你,来吃饭!你忘记了?”慕冷睿,还是强调了那个“请”字,俊朗的脸上,盈满诚恳的笑意。

    可是他这诚恳,戴雨潇怎么看怎么虚伪。

    “别装蒜,有尾巴赶紧露出来,藏有什么用!”戴雨潇哪里会相信,他真的有请她吃饭的诚意。

    “来!都把尾巴露出来,给戴看看!”慕冷睿拍拍掌,招呼着众人。

    戴雨潇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这个慕冷睿,又要搞什么花样,给她看什么尾巴?

    这时候,大厅里,哗啦啦进来一群侍应生摸样的人,每人托举着一个托盘。

    戴雨潇这才注意到,这个餐厅,怎么这么眼熟,刚才只顾得怒气冲天,根本没注意到四周的情况。

    “这希腊餐厅,不是你和罗箫音最喜欢来的地方麽?我们就在这里露尾巴给你看,应该不介意吧?”慕冷睿唇角,又是一种邪魅。

    这个希腊餐厅,只有慕冷睿,和他的保镖们。整个厅堂空落落的。

    “你,包下了整个餐厅?”戴雨潇,眼睛里,射出不可置信的光。

    慕冷睿根本没理她这句明知故问的话,一个眼神,那些等候在一旁的侍应生,开始将托盘里的菜品,一一上桌。

    “你还请了其他人?”戴雨潇问。

    若不是请了其他人,那么多菜品做什么,一盘一盘摆上去,目前来看,已经摆了十桌,都还没有摆完。

    “希腊餐厅,有五百多道菜品,今天,我请你全部尝过一遍!”慕冷睿的眼神,柔情似水,像是对心爱的人说话,“宝贝,我够诚意吧?这样的尾巴,露的满意吗?”

    说着,慕冷睿的纤长的手指,就勾过来,直接勾住戴雨潇的下颌。

    “你少假装好心!拿开你的脏手!”戴雨潇闪避着。

    慕冷睿的手,装上了风向标一般,戴雨潇怎么闪躲,都闪躲不出他勾着的手指。

    “来吧,宝贝,我们来尝尝他们的菜品,味道如何?”慕冷睿不容拒绝,牵起戴雨潇的手,走向那些琳琅满目摆满菜品的餐桌。

    “我不吃!”戴雨潇甩开他的手,随手打落一盘菜品,地上一片狼藉。

    “哪个没用的厨师,做出这么没品的菜,惹我的宝贝生气?”慕冷睿不理戴雨潇,凛然的目光,转向那些侍应生。

    侍应生们,噤若寒蝉的站在那里,没人敢吭声。他们看到了这个慕大少爷,是如何惩罚他的下属的,如果他知道了是哪个厨师做的菜品,那惩罚的力度,不敢想象。

    “不肯说是吗?那好,你们把这些菜品,全部吃掉,一点汁水,都不能剩!”慕冷睿凛然的语气,处处阴寒。

    还是没有人吭声。侍应生们,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

    “好,你们够义气!吃!”慕冷睿冷冷的眼神,在这帮侍应生身上,扫来扫去。

    他的眼神,像刀子一般,扫过哪个人,这个人就会一阵不由自主的颤栗。

    慕冷睿的保镖们,一拥而上,扭住侍应生们的胳膊,往餐桌上硬拉。

    这个慕冷睿,真的是太变态,十来个侍应生,怎么吃得下,几百道菜品?戴雨潇又一次见识了,慕冷睿的古怪之处。

    “你就是这么折磨不相干的人的?没人性!”戴雨潇清澈的眼睛里,显出阴霾重重。

    “宝贝,你又心软了?我说嘛,你不会坐视不理的……..来吧,想他们不受罚,你就要赏脸,每个菜尝一点点,别辜负了我一番心意。”等的,就是戴雨潇的这句话。慕冷睿心满意足的笑容,映在帅的不可救药的脸上。

    一个侍应生偷偷抬起头,看到慕冷睿帅的不可方物的脸,然后再看看一脸怒气的戴雨潇,很是纳闷,慕冷睿那么帅,这个戴,怎么就是不领情,还处处针锋相对。

    戴雨潇,不得不上前,每一道菜品,尝上一点点,是为了不让那些无辜的厨师受罚。

    不然的话,这个慕冷睿,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对啦,宝贝,这样才乖…….”慕冷睿声音蓦地甜腻,嘴巴像涂了酥油一般。

    戴雨潇一阵头皮发麻,刚吃下的一点点菜品,忍不住想吐出来。这样的甜腻,真是无福消受。

    慕冷睿很享受的表情,看着戴雨潇高高在上的老太后一样,尝试着每一道菜品。

    戴雨潇并不这么认为,她全然觉得,这真是一种负担,一种折磨。

    这么多的菜,就算每道只尝上一点点,总的时间加起来,也得一个小时,这么漫长的过程,真是煎熬。

    为了不让那些厨师受罚,戴雨潇不得不这么做。

    看着戴雨潇果真一道又一道的在试菜,慕冷睿,起身离开。

    门外,挟持戴雨潇过来的大皮鞋,早就等候在那里。

    尽管他额头早就受伤流血,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侯在哪里,等着差遣。

    看到慕冷睿出来,他赶紧迎上,把一只录音笔交给慕冷睿。

    “大少爷,您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大皮鞋毕恭毕敬的。

    “唔,刚才,受委屈了。”慕冷睿接过录音笔,淡淡的。

    “不会,不会,能为大少爷效劳,我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听到慕冷睿的安慰,大皮鞋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慕冷睿按一下录音笔的按钮,里面传出戴雨潇的怒斥声:“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走狗!”声音很是清晰,如果不是看到那只录音笔,就会以为戴雨潇是在现场怒骂。

    “好,干的好。你们,可以撤了。”慕冷睿称赞道。

    那帮额头磕碰的肿胀变形的人,这时候才敢离去处理伤口。

    慕冷睿取出录音笔的磁片,取出里面的声音文件,将它发给正在等待着的人。

    “我这里,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看你了?”慕冷睿,一阵阴冷的笑。他把录音笔丢给助理,幽邃的双眸,闪出某种不知名的光。

    慕冷睿回到大厅,看到戴雨潇还是在乖乖的尝试着每一道菜品,脸上泛出饶有兴味的笑容,就像看着一只,正在被他喂养的猎物。

    正在办事的东方靖一,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但是他并没有觉得惊讶,做他们这样的,陌生号码比比皆是,根本,用不着大惊小怪。

    说不定,是哪个犯了事的弟兄,丢弃原来的号码,换个号码,向他求援。

    不过,也要小心为妙,如果有谁故意陷害于他,电话也会不小心成导火索。

    “喂?”东方靖一语气冷淡,不明对方的身份前,他一向都是这样冷淡的态度。

    “东方老大……..你能听得出,我是谁吗?”电话那边,低沉浑厚的声音,不用看,发声者一定是个彪形大汉,不然不会有这样低沉的音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