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六十三章 谁动了我的子弹?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六十三章 谁动了我的子弹?

    这个慕冷睿,搞什么鬼,就这样往枪口上撞,他真的不怕死?戴雨潇摸不清慕冷睿的用意,看着眼前这样魅惑众生的英俊男人的脸,心底里,划过一丝柔软。

    这个男人,曾经义无反顾的伏在她身上保护她,曾经为了救她的性命输血给她,也曾经,温柔的喂她吃饭,还曾经,为她精心准备了让她都惊讶异常的淡紫色房间。

    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肯放过她,伤害她不够,还要伤害她身边的人?!

    戴雨潇的脸上,现出痛苦不堪的神色。她不明白,这慕冷睿,为什么这么古怪,阴晴不定,时而温柔体贴,时而冷酷阴侫,让她痛不欲生。

    “宝贝,你还在犹豫什么呢,怎么了,关键时刻不舍得下手了?”慕冷睿抿起凉薄的嘴唇,挑衅的眼神,“难怪,你的姐姐戴霜霖处处排挤你,你这么不争气,谁能高看你一眼!”

    “我的家事,关你屁事!”戴雨潇很是惊讶,她家里的内情,他怎么知道,连她在家里受姐姐戴霜霖的排挤,他都知道,他真是个魔鬼,洞悉一切的魔鬼!

    “宝贝,开枪吧,别犹豫了,如果东方靖一看到他的太太杀他的仇人迟迟下不去手,该多伤心?”慕冷睿有意提出东方靖一的名字。

    果然,听到这个名字,戴雨潇有些松弛的手,再度紧绷起来。

    “慕冷睿,你千不该,万不该,伤害了我,还伤害我身边的人,准备受死吧!”戴雨潇紧咬贝齿,充满恨意的字句,一点点从齿缝里挤出来,字字如刀。

    慕冷睿盯着戴雨潇愤怒的双眼,不闪不避,他想看着,这个女人,如何开枪杀死他。

    “哦,对了,宝贝……..”慕冷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后退两步,“我差点忘记,你很怕血腥的,上次见了血腥的断指都吃不下饭,如果我的血,喷溅到你脸上,恐怕你会吓哭吧?宝贝,我没法再退了,后面是沙发,你也退两步?”

    戴雨潇听他这么说,又想起那次他在大厅里惩罚混混们的场景,几根断指,满地的鲜血,不由得惊骇的连退几步,她真的怕,慕冷睿的鲜血,会喷溅到她身上。

    “唔……这就对了,宝贝,如果我的血,喷到你白嫩的小脸蛋上,那可不太精彩…….”慕冷睿对后退了几步的戴雨潇显出赞赏的神情。

    “你闭嘴!临死了还那么多废话!”戴雨潇制止他继续说话。

    “宝贝,动手吧,我慕冷睿什么滋味都尝过了,就是没尝过死的滋味,能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慕冷睿,张开双臂,准备拥抱死亡的降临。

    “准备受死吧!”戴雨潇吹弹可破的脸上,露出凶狠的神情,枪口,这个玩世不恭等待受死的男人。

    “我死后,你们别为难戴,放她走。”慕冷睿像是临死遗言,叮嘱那群保镖们。

    “你少假装好心!虚伪!”戴雨潇心中,泛起不舍,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恶,临死,还要关心她。

    而就是这个男人,让东方靖一重伤卧床,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能下床,生不如死。戴雨潇,闭上眼睛,心一横,狠狠的扣下扳机。

    “啪”的脆响,戴雨潇几乎听到了子弹穿透空气的声响,仿佛看到了,子弹穿透慕冷睿的胸膛,鲜血喷溅出来。

    而这个慕冷睿,身中一枪,怎么都悄无声息?

    “宝贝?你忘记了装子弹?”慕冷睿梦魇般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

    戴雨潇蓦地睁大双眼,慕冷睿,安然无恙,还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戴雨潇不可置信的,连开几枪,可是枪只是空响,根本没有子弹射出来。

    戴雨潇,睁大双眼,将伸出的手缩回来,将弹夹拆下来,一看,空空如也,一颗子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宝贝,你是想用空气射死我吗?你来自另一个星球吗,难怪,这么风情万种。”慕冷睿戏谑的。

    出门前,戴雨潇分明装好了子弹,检查好才出门的,她非常确定,她就算再怎么粗心,也不可能忘记装上子弹。

    “慕冷睿,分明是你让保镖动了手脚,偷偷卸下我的子弹,我就说,你怎么会那么好心,舍得让我杀死你!”戴雨潇怒不可遏,更加觉得这个男人虚伪。

    她想起来,在进门的时候,吴妈搜出她的枪,交给保镖。转了一圈再回来,子弹就不见了,不是他们动的手脚会是谁?这帮走狗,绝对是受了慕冷睿的指使。

    难怪,刚刚跟慕冷睿对峙的时候,他们纹丝不动,看来早就知道她伤害不了慕冷睿,才能那么沉得住气。

    “你们,是谁,卸下了她的子弹?”慕冷睿冷冷的,凌厉的目光在保镖们身上,狂风一样的扫过去。

    只有一个保镖,就是打算摸戴雨潇腰的那个人,有这可能性,枪只经过了他的手。

    所有保镖的目光,集中到这个人身上,究竟是谁动的手脚,不言而喻。

    看保镖们的眼神,慕冷睿就已经明白,他冷冷的说:“是你?我说过,让你卸她的子弹吗?你胆子不小,敢擅自行事!”

    那个保镖看着慕冷睿那么凌厉的目光,吓得腿一软,跪倒在地,浑身发抖的说:“大……大少爷,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动过她的子弹。”

    “还敢狡辩!拖出去!”慕冷睿冷冷的命令。

    “大少爷,真的不是我啊,不信的话你让他们搜我的身,我的身上,根本没有她的子弹啊…….”那个人被其他保镖拖行中,不停的解释。

    “停,搜身!”慕冷睿冷冷的命令,以他看来,即便这个保镖会出于他的安全考虑私自卸下了子弹,可是,他绝对没有胆量,在他面前撒谎。

    保镖们停下来,仔仔细细的搜身,一个缝隙都不放过,果然,没发现一粒子弹。

    究竟是谁,动了她的子弹?戴雨潇这时候,都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出门前,是不是真的就忘记了装子弹。

    “大少爷,是我,卸下了戴的子弹,我担心她气头上对您不利,所以………”楼梯口走过来一个人,是吴妈,她的手心,是亮晶晶的子弹,她低着头,一副做错事听任处罚的神情:“大少爷,我做错事,甘愿受罚。”

    竟然是吴妈?她什么时候动的手脚,根本没人看到。她只不过是一个佣人,怎么有这么快的身手?戴雨潇惊骇的瞪大双眼,这慕家豪宅,也太能藏龙卧虎了。

    “看在你诚恳认错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向戴认错,把子弹,还给她。”慕冷睿态度缓和一些。

    吴妈恭恭敬敬的双手托着子弹,还给戴雨潇,“戴,您大人有大量,请别跟我这个老人家计较,我向你认错,希望你能原谅。”

    戴雨潇怎么可能迁怒于一个佣人,接过子弹,点点头,算是接受她的道歉。

    子弹在手心里,沉甸甸的,亮晶晶的,圆润细致,像极了精巧的艺术品,根本不像,杀人的凶器。

    戴雨潇将子弹装好,将手枪,再次,一直等待着她的慕冷睿。

    “这样,你相信我的诚意了?”慕冷睿做这些,只是为了澄清,他不是成心忽悠戴雨潇,也不是假装好心。

    “那,要等你死了才知道。”戴雨潇冷冷的,食指扣向扳机。

    “开枪吧,你父亲戴正德,会以你为傲的,你居然可以杀死赫赫有名的慕家大少爷。”慕冷睿,引导着戴雨潇。

    这关她父亲什么事情,这个该死的慕冷睿,就知道乱她的心神,无非是想让她下不了手。尽管这样想着,戴雨潇还是忍不住想起父亲戴正德,她多么希望,父亲可以像儿时一样善待她,疼爱她,庇护她。

    “开枪吧,你大妈孟良娴,你姐姐戴霜霖,都会兴高采烈的,你杀死了堂堂慕家大少爷慕冷睿,做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父亲,肯定会将你逐出家门,而华娱财团所有的财产,将全部,由你姐姐,戴霜霖继承……..”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戴雨潇真不知道,慕冷睿对她的家事,了若指掌,他提起这么多,正是戴雨潇不愿意面对的,这些现实,都让她闪避不及,痛苦不堪。

    “你杀死了慕冷睿,最开心的,会是你大妈孟良娴,她终于安心,没有人再有能力,查出你母亲当年车祸的真相………”慕冷睿,根本没有停的意思,而这些,都准确无误的切中戴雨潇的心事,切中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求你,别说了,别说了……..”戴雨潇握着手枪的手,开始发抖。她简直要体力不支的倒下。可是仇恨,让她坚持着,跟慕冷睿对峙。

    “而你母亲,沈梦琴,就这样白白死了,那么多的冤屈,没人诉,而你,是她唯一的希望,也不能给她一个清白……..”慕冷睿残忍的,将这些真相都剖析给戴雨潇。

    “你知道,我母亲,是被陷害的?你确信?”戴雨潇抬起眼睛,满是期盼的眼神,望着对她的心事了若指掌的慕冷睿。

    “我确信,宝贝,我可以,帮你查出,当年你母亲,车祸死亡的真相,我确信,她不是与人私奔。”慕冷睿,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完这句话,字字如锤,重重敲击在戴雨潇的心上。

    瞬间,戴雨潇怔然,泪流满面,手中的枪,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自私冷酷的男人,原来这样默默无闻的关心着她,知道她内心里最痛的地方是什么,轻而易举,就让她泪流满面。原来他,是一直关心着她的。

    泪眼婆娑里,戴雨潇看到慕冷睿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缓缓向她走过来。

    而她也看到,掉落的枪,重重的落到地上,而反作用力下,又弹起,落下。

    “嘭”的闷响,再度落地的手枪,弹力与重力的相互作用下,扳机,自动叩响,子弹,直直的向慕冷睿飞过去。

    毫无准备的慕冷睿,毫无预兆的中弹,鲜血喷溅出来,他温柔的笑容僵持在脸上,挺拔的躯体,缓缓的倒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