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六十五章 尴尬的身份
    而戴雨潇,就这样被医生护士门带走,重新检查,包扎伤口。

    包扎完伤口以后,戴雨潇,才到了慕冷睿的特护病房。

    虽然也是特护病房,距离东方靖一的病房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应该遇不到彼此。

    戴雨潇,这才稍稍松一口气。她想着,尽量小心一些,再小心一些,尽量避免遇到辛晴。东方靖一短期内,不可能到室外活动,她只是担心,会不会遇到辛晴。

    只住院一个星期,慕冷睿就迫不及待的想出院,而医生们,也认为他的伤势,在家疗养就好。医生们,是有私心的,这段时日,他们见识了慕冷睿的冷酷。

    慕冷睿总是一副冷酷的表情,尽管不指责为难这些医生护士们,而即便他一语不发,医生护士们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出什么差错,招惹到这个慕大少爷。

    而慕冷睿提出出院,医生护士们,都暗暗欣喜,总算要送走这个让他们胆战心惊的大少爷,他们终于快恢复平静安稳的日子。

    家庭医生楚医生早就来过,表示后续疗养由他负责,绝对没有问题。

    戴雨潇很庆幸,这段时间以来,她处处小心,基本都在慕冷睿的病房内,外出走动的时间很少,所以也没碰到辛晴,没有什么尴尬情况发生。

    这眼看就要出院了,所有的担心也即将要结束,戴雨潇想着,只要慕冷睿已出院,就赶紧到东方靖一的病房,看看他的情况如何。

    这一天,余管家去办理出院手续,戴雨潇在走廊内跟医生谈话,而一个小护士,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侍奉慕冷睿吃药。

    这是慕冷睿,最后一次在医院内吃药,吃完药,就可以安排出院了。

    小护士,将药片放到药匙上,倒好水,一手拿药匙,一手拿水杯,递给慕冷睿。

    慕冷睿刚伸手,想要接过药匙和水,却啪的一声打翻小护士的手,药片落到地上,滚动,水杯掉在地上,碎裂,水洒了一地。

    小护士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惹到这个慕大少爷生气。

    “谁让你来的?”慕冷睿冷冷的问。

    谁让她来的?每天不都是她来吗?小护士送水吃药,还需要请示谁吗?小护士更加疑惑,一脸不安的站在原地。

    “谁给你的权利,可以喂我吃药?你有这资格?”慕冷睿,轻蔑的眼神,在小护士脸上扫过去。

    小护士轻咬着嘴唇,受了极大的委屈,却不敢哭出来。

    在医院这个地方,还没听说过,送水吃药,需要一种什么资格。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规矩就是多,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而她,慕冷睿这一周以来,都没发过脾气,就让她不偏不倚的撞枪口上。

    “你,去把戴喊回来,只有她,可以喂我吃药!”慕冷睿把这个小护士,当佣人一样使唤。

    原来,他只是等戴雨潇喂他吃药,这几天以来都是如此,出院前的最后一次,也不例外。

    小护士满腹委屈的,跑到外面,去找戴雨潇,而走廊上,根本没看到戴雨潇,刚才明明在走廊上,这时候去哪里了?

    小护士焦急的在走廊里转了又转,还是没看到人影,不得不回到病房。

    “戴…….不见了……..”小护士嗫嚅着,低着头。

    “不见了?”慕冷睿冷冷的,凌厉的眼神,射向低眉顺眼的小护士。

    “嗯…….没找到她,走廊里,没见到人影……..”小护士没抬头,也能感受到慕冷睿刀子一样凌厉的目光,浑身发抖。

    “走廊里?哼-------”慕冷睿从鼻孔里发音冷笑,“医院这么大,你就只是在走廊里随便看看,就跟我回来报告说她不见了?嗯?”

    “我……..我马上去………”小护士慌慌张张的往外走。

    “站住!废物!用不着你去,我亲自去!”慕冷睿从病床上,下地,往外走。

    “不要不要,慕大少爷,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小护士就要哭出来,浑身筛糠似的抖的厉害。

    慕冷睿没理她,自顾自往外走,一个小护士,岂能挡得住他的去路。

    “慕大少爷,不要,求你………”小护士呜咽出声,带着哭腔哀求。

    慕冷睿沉着脸,越过小护士,眉头不耐烦的皱起,这个小护士,怎么敢干涉他的行动。

    “慕大少爷,不要啊……”小护士,眼看着慕冷睿就要出门,不知怎么办好,猛地伸出柔弱的手臂,死死拽住慕冷睿的手臂。

    而慕冷睿没有停步,小护士被拖倒,半截身体落到地面上,而她拽着慕冷睿的手臂,还是死命的拽住,不肯松手。

    “不要啊,慕大少爷,如果你走出这个病房,我工作就没了………”小护士哇哇大哭,“最少,医院也会扣我一年的工资……..大少爷,您行行好,我家里还有生病的老人……..”

    慕冷睿皱皱眉,停下脚步,这个小护士,原来是因为怕丢了工作,才不让他出病房。医院怎么会有这样恼人的规定?

    实际上,不难想到,医院怕得罪这个慕大少爷,暗里给医生护士施加压力,一定要服侍周到,事事要想到他前头,不能让他费心,谁若违规,轻则重罚,重则开除。这才导致发生小护士痛哭流涕,不敢让慕冷睿走出病房的一幕。

    慕冷睿,已经换掉病号服,本来就打算出院的。现在衣服手臂的位置,被小护士弄皱了,不由得不耐烦的甩掉小护士的手臂。

    小护士还在哀哀的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慕大少爷,身体,还跪倒在地上。

    “真是烦人!给你!”慕冷睿,甩手扔了一沓钞票在地上,“这,够你一年的工资了?”

    小护士一看,满地的钞票啊,何止一年的工资啊,十年的工资都不止!

    “够了,够了…….谢谢慕大少爷!”小护士看着这么多的钞票,瞠目结舌的不知所以,停止哭泣,脸上还挂着泪珠。

    慕冷睿,看也不看的走出病房,去寻找不知去向的戴雨潇,留下小护士一个人,在病房里收拾满地的钞票。

    戴雨潇,本来在走廊里跟医生谈着话,说到慕冷睿的伤势,说到以后该怎样的调养。

    “戴,慕大少爷的伤势没有大碍,以后注意调养就好,只是……..”医生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是怎样?”戴雨潇有点意外,刚才说的好好的,现在医生怎么这样的神情。

    “我们给慕大少爷做检查时发现,肝脏上有一小块阴影……..”医生说出实话,他对这个温婉的戴印象颇深,极有好感,所以,到最后才跟戴雨潇提起这些。若早些让慕大少爷知道,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一直没敢说。

    “阴影?”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戴雨潇心惊胆战。

    “嗯,阴影。今后戴要多注意慕大少爷的身体状况,定期做检查,以便于及时发现情况,现在还不能确定,那块阴影,就是病症或者其他。”医生嘱咐着戴雨潇。

    “那,谢谢医生了…….我能看一下当时你们检查的结果吗?”戴雨潇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肝脏上有阴影,会不会是CANCER?不敢想,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好吧,我们有拍的X光片,还有相应的检查结果,您可以随我到办公室去取。”医生说完,向前走去。

    戴雨潇忐忑不安的跟上,随医生去办公室,取X光片。

    到了办公室,还有另外一个男医生,在闷着头,整理东西。

    “戴,您看,我说的,就是这块阴影。”医生从一个牛皮纸袋里,拿出X光片,指示给戴雨潇看,“这里,就是肝脏,这,就是我说的那块阴影,以后,要格外注意。慕大少爷,最好要控制酒量。”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戴雨潇看到慕冷睿拍的X光片,看到肝脏上那块阴影,心猛的抽痛一下。她刚刚才从慕冷睿被她杀死的恐惧里脱离出来,又不得不陷入,另一种恐慌,而且这恐慌,不敢让慕冷睿知道。

    “医生,谢谢你。我会随时注意的。”戴雨潇向医生道谢,将X光片装回纸袋,抱在怀中准备往外走。

    正是这时候,另一个医生抬起头,戴雨潇准备转身离去的那刻,看到了戴雨潇的侧脸。

    “啊,东方太太!您那天伤口还没好,怎么就往外跑,我们追都追不上!”那个男医生,发现这个戴,就是东方靖一的太太,他是东方靖一的主治医生,就是他给戴雨潇包扎的伤口。

    “我……..”戴雨潇突然被认出来,是东方太太,不知如何是好,站在原地。

    “东方太太?”慕冷睿的主治医生,惊愕的张开嘴巴。眼前这个女人,身份怎么这么奇怪,这些天,她一直都守护着慕冷睿,看起来和慕冷睿关系很是亲密,怎么会是堂堂洪帮大哥东方靖一的太太?这,太匪夷所思了………

    最尴尬不过的,自然是戴雨潇。东方靖一的太太,堂而皇之的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另一个人男人,慕大少爷。这样的女人,在丈夫重伤卧床的情况下,不守着自己的丈夫,却守着另外一个男人,这,怎能让人不浮想联翩?

    “东方太太……..东方先生的伤势,不容乐观啊………”东方靖一的主治医生,跟戴雨潇如是说。大意是,你丈夫伤的这么重,你还有心思红杏出墙?

    戴雨潇面红耳赤,嗫嚅着,“医生,东方大哥的伤势,究竟怎样?”既然医生提到了,顺便了解下东方靖一的情况,尽管这几天,不能过去照顾他,侧面关心下他也好,他人的目光,她闪不开,避不过,听天由命吧。

    然而医生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眼神瞟向外面,闭口不语。

    戴雨潇看看医生怪异的样子,气氛突然不对劲了,不是尴尬造成的气氛,是另一种气氛,冷意森森的气氛,透彻骨髓。

    怎么会这样?戴雨潇随着医生的目光,扭转头。

    慕冷睿,一脸阴郁的站在办公室门口,动也不动的盯着戴雨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