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六十七章 我对你的所有权
    “大少爷,大少爷,您在里面吗?”是余管家的声音。

    “刚才我收拾完东西,慕大少爷,他说要去找戴雨潇,不知道现在回来没有。”回答的是一个小护士的声音。

    戴雨潇正屏息听着门外的响动,忽然,她的腰身被慕冷睿的大手紧紧的扣住,然后他搂着她,猛的向旁边一翻,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两个人已交换了位置,她俯身趴到了他的胸前。

    “啊!”戴雨潇忍不住低声惊呼出来。慕冷睿坐在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而她,就俯身趴在这个男人的胸前。

    门外的余管家和医生护士似是听到了屋内的响动:“大少爷?”余管家又敲了两下门,隔门问道:“大少爷,你在里面吗?”

    门没有锁!戴雨潇清楚的记得,刚才慕冷睿将她拽进房间后,根本没时间锁门,只是把门带上,并没有反锁。

    她挣扎着,想从他身上离开,却一眼瞥见床头柜上的玻璃杯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拿到了手里。

    慕冷睿,仅用拇指和食指指尖捏住那杯子,像是挑衅一般在半空中轻轻摇晃。他这样一来,吓得她再也不敢乱动,安静地伏在他的胸口,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忽然间,她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她惊恐的看着他,连连摇头。她冰冷的指尖,几乎可以触碰到他的心跳,那心跳,那么冷漠绝情,那么无动于衷。

    “啪”水杯还是无情的掉落在地上,粉身碎骨。

    “大少爷——”余管家听到声响,条件反射的去扭动门柄。

    门,被余管家打开了。

    门内,是衣衫不整的戴雨潇,俯身在慕冷睿的身上。门外,则是瞠目结舌的医生护士们。

    戴雨潇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面对余管家和医生护士们的目光,她只觉,这一刻,羞愧难当。

    慕冷睿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他们的反应,他们的神态,都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出去!”慕冷睿冷冷的。他想让他们看到的,已经让他们看到,不该看到的,他们一丝一毫都不能看到。

    这几个人,才意识到,进来的不是时候,余管家赶紧退了出去,把门带上,关的严严实实,像是一点风都不能透进来,半点声音,也都不能透出去。

    “东方太太,你意欲凌辱我,这都被大家看到了,你感觉如何?”慕冷睿戏谑的,对仍旧被迫趴在他胸前的戴雨潇说。

    “我凌辱你?你……无耻……”戴雨潇又羞又恼,忍不住怒骂慕冷睿。

    “我?无耻?这就叫做无耻了?无耻的,还没真正开始……”慕冷睿说着,箍住戴雨潇的身体,向床上倒去。

    戴雨潇这才惊恐的意识到,慕冷睿绝对不只是当着大家的面羞辱她这么简单,他想要的,绝不仅仅是让大家亲眼目睹东方太太意欲凌辱慕大少爷这么简单,他想要的,比她想象到的要多。

    “你……要做什么……”戴雨潇挣扎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推开欺压着她的慕冷睿,“这里是医院,求你……放过我……”

    “放过你?刚才你关心东方靖一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里是医院?我这是就地惩罚!好让你记忆深刻!”慕冷睿恶狠狠的,动作一点都不停歇。

    本来前襟衣扣已经脱落的戴雨潇,手脚并用的挣扎,而这样的挣扎,只能暴露更多的春色旖旎。

    旖旎的风光映进慕冷睿的眼底,像一粒火种,激发起熊熊燃烧的烈焰。

    慕冷睿疯狂的亲吻着身下战栗不已的女人,毫不留情的侵占着每一寸肌肤。一边亲吻着,一边喃喃的说:“我上次留给你的印章呢,印章呢?”

    一边亲吻,一边寻找,寻找着戴雨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寻找着他给戴雨潇留下的印记。

    戴雨潇的衣服,随着他疯狂的寻觅,七零八落的剥落,转眼间,所有的衣服,都已经飘落到病房的地面上。

    “难怪,你把所有的印章,都弄丢了,所以才忘记了你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幽深的双眸,开始变得迷离,迷离的就像雨夜里遥远闪烁着的霓虹灯。

    “宝贝,别担心,印章弄没了,我在帮你盖上,你要时刻记得你是我慕冷睿的女人!而不是,什么东方靖一的太太!”慕冷睿凉薄的嘴唇,肆意的着每一寸娇嫩的肌肤,留下他独有的印记,独有的赫然醒目的红色印章。

    “慕冷睿……你怎么得寸进尺!”身无一缕的戴雨潇,恼怒非常。

    “得寸进尺?你本来就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本来就是我慕冷睿的女人!你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我!”慕冷睿毫不停息的侵犯着他的女人,以证明他对这个女人的所有权。

    表情冷酷非常,而的火焰,在身体内熊熊燃烧,整个身体,都异常的精力充沛,若不寻找一个出口倾泻的话,眼看整个人就要炸裂。

    “宝贝……你是我的……”慕冷睿眼神迷离的呓语,大手紧紧箍住戴雨潇的腰际,挺身,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唔……”戴雨潇意欲惊呼,却想到这是医院,便只能用力的闭紧双唇,娇弱的低吟从紧闭的双唇间挤出来。

    这声音,对于慕冷睿而言无比动听,像是应许,像是祈求,像是渴盼。他缓缓退出,凝眸注视着身下女人的脸庞,黑眸深邃的,将女人的身体都要吞噬殆尽。

    “宝贝……你也想我的,是不是……”慕冷睿噙住那诱人的唇瓣,将娇弱无力的低吟尽数吞没,身体缓缓。

    戴雨潇压抑着,一种可怕的难耐却不可抑制的袭击了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居然很渴望,很渴望这个男人?她惊恐的瞪大双眼,骇人的黑瞳里,分毫毕现慕冷睿英俊的脸庞。

    他的手,在她的玲珑曲线上游曳,他的身体,如船儿一样,在轻游浅划。使得她的身体,如同沉浸在阳春三月的温润春水。

    “宝贝……我会让你记得我……永远的记得我……”慕冷睿再一次前进,侵占了戴雨潇体内最幽深的地方。

    戴雨潇忍不住一阵颤栗,一种奇妙的感觉涌遍全身,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

    “宝贝,放松,放松……”慕冷睿的手,在敏感地带游曳,触碰着每一寸柔润的肌肤。

    戴雨潇在他的安抚下,渐渐的松弛,紧绷的神经也放松开来。

    慕冷睿,缓缓退出。蓦地,又毫无预兆的。

    “啊……”戴雨潇忍不住惊呼,清冽的喊叫声在病房内回荡。

    “宝贝……你不担心别人听到?”慕冷睿戏谑的,动作凶猛的加剧,任凭身下的女人,风中落叶一样的颤抖。

    戴雨潇紧紧的闭住双唇,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而她的脸颊,早已经面若桃花,红霞满面。

    “说!你是不是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气喘吁吁的问,动作更加剧烈,使得戴雨潇的身体如遇到狂风巨浪一般跌宕起伏。

    戴雨潇默默无语的承受着,眼睛瞟向病房的门,担心会不会有人听到房间内的动静。

    “说!”慕冷睿用尽全力,身体力行的问询这个女人。

    “是……”戴雨潇被他折磨的狼狈不堪,担心他更猛烈的动作,不得不小声应承。

    “大声一点!”慕冷睿恶狠狠的,眼神阴侫。

    “是!!!啊!!!”戴雨潇在他的冲击下,失控的大叫出声。

    “这才乖嘛,宝贝……”得到了想要的回答,慕冷睿的动作才缓下来。

    “你要,尽快,跟东方靖一离婚,知道吗?”慕冷睿用身体,威胁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戴雨潇。

    “我……”东方靖一,成了戴雨潇心中的痛楚,慕冷睿每提起一次,都像是在她心上狠狠刺下一刀。

    东方靖一为了救她,义无反顾的孤身前往鹰派。而她,在他重伤卧床期间,却与设计害他的仇人慕冷睿亲密无间。这已经足够她深感愧疚。

    而慕冷睿,现在却还要要求她尽快跟东方靖一离婚?这让她如何面对如何启齿?

    这样想着,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慕冷睿:“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就别再为难东方靖一,好吗?”

    “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为这个男人求情!否则,他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慕冷睿恶狠狠的,缓下来的动作又迅速加剧。

    “他已经瘫痪了!!!!!”戴雨潇哭泣着说出这个事实,她真的太对不起东方靖一。

    “你就忍心,他瘫痪了,还每天戴绿帽子给他?我保证,如果你不跟他离婚,我天天都会给他戴绿帽子!”慕冷睿,毫不留情的彻底侵犯着身下的女人。

    “呜……我答应你……”戴雨潇呜咽着,答应了慕冷睿的要求,“你为什么,总是强迫我?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会强迫女人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慕冷睿加快速度,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话。

    戴雨潇,淹没在这个男人施加给她的强迫里,无法脱身,无从自拔。只能任凭自己的身体沉陷,沉陷,彻底的沉陷。

    走廊里,一直静悄悄的,毫无声息,仿佛这个世界,即便是医院里的这个世界,都属于慕冷睿,都尽数在他的掌控之中。

    “血!血!慕冷睿!你快停下,你又流血了!”戴雨潇胸口觉得湿漉漉的,本来以为是汗水,伸手一摸,有点粘稠,定睛一看才知道是鲜红的血。

    慕冷睿却阴郁着脸,根本没听到她的话一样,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停下,停下,快停下!”戴雨潇想推开他的身体,制止他的动作,却不敢太用力,生怕加重他的伤势,看来伤口又因为他的剧烈动作又崩裂,这情况可不容小视。

    而且,他肝脏上的阴影……怎么办,怎么办,他怎么还不停下来,戴雨潇很焦急,这个男人,难道不要命了?

    “求你……求你……停下来,我不想你死……”戴雨潇焦急的泪水又涌出来,她哭泣着哀求这个正在流血却还不肯停歇的男人。

    “你终于心疼了?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公然关心别的男人?嗯?”慕冷睿更剧烈的,昭示着他的愤怒,他看到戴雨潇关心除他以外的男人的愤怒。

    “不敢了……不敢了……求你,停下来……呜……”戴雨潇小声的求饶,哭泣着小声求饶,祈求他能够停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