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七十一章 跪地哀求的女人
    “啊!一生一世?!”戴雨潇惊骇的瞪大双眸,唇瓣因惊恐微微启开,些微翕动。

    “不愿意是吗?好!很好!非常好!”话毕,慕冷睿的大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盖到她的春光大泻的胸前。

    “我写,我写……”戴雨潇左闪右躲,却怎么都逃不出那只大手的覆盖。

    戴雨潇不得不在方巾上加上个期限,一生一世!

    “这次,你总该满意了吧?”戴雨潇双手将那份血书奉上,小心翼翼的说。

    慕冷睿接过方巾,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

    看着他一脸孤傲的神情,戴雨潇皱起眉头,心中泛起不满,逼着别人写了血书,还一脸的高傲,天下竟然有这种男人,把所有的勉强都当作理所当然。

    再怎么挑剔,这下他也应该满意了吧,可怜她戴雨潇,就这样给了这个冷酷的男人一生一世的承诺,这个男人,还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囚禁她将近两个月。天啊,她戴雨潇做了什么孽,惹着这样的混世魔王,想逃都逃不掉。

    “还缺点东西!”慕冷睿看了半天,还是丢还给戴雨潇。

    “缺什么?期限也有了,还缺什么?!”戴雨潇拿着方巾,有点恼怒了,他这不是没事找事,故意找茬儿吗?

    慕冷睿不由分说的拽过她右手的大拇指,在他中指上用力按下去,瞬间,她的大拇指上满是鲜血。

    “啊!!!!!!!血!!!!!!!变态!!!!!!你想干嘛?????”戴雨潇抽回自己的手,白嫩细腻的手指肚上,染了红红的血。这个混蛋,他双手沾满鲜血她管不着,为什么还强迫她沾上鲜血,这个恶魔!!!!

    戴雨潇慌乱间,想扯过床单将染在手指肚上的鲜血擦掉,被慕冷睿一把拽住,他冷冷的说:“不许擦!”

    “为什么不能擦?你这个变态!为什么把我的手弄上鲜血?变态!”戴雨潇用力挣脱,挣脱,挣脱,可怎么都挣脱不开,她的手,被慕冷睿牢牢控制住。

    而慕冷睿,一脸冷漠,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挣扎,等她挣扎的没力气了平静下来,才缓缓的说:“你必须盖个印章,这血书才算数!”说完,把戴雨潇那根染血的手指,在血书的右下角狠狠一按,一个鲜红的指印出现在方巾上。

    做完这件事,他才算是满意了,得意洋洋的将方巾看了又看,然后收起来,邪魅的欺身近前:“这下,我就不担心你跑掉了,这是你给我的承诺,就算你跑了,天涯海角,我都会拿着这血书抓你回来!”

    居然还要按指印,这个慕冷睿,怎么跟万恶旧社会的地主佬似的,而她,就像足了佃户家的女儿,就这么被他强拉着按了指印,签了卖身契,而且是,一生一世的卖身契!

    “我目前的事,你打算从哪里查起?”戴雨潇想,她了却了慕冷睿的心事,他也应该为她的心事付出努力了。

    “从你家里查起。”慕冷睿一本正经的说,极少见他正经的样子,看起来蛮严肃的,还真有点不习惯。

    “从我家里?那该怎么查啊……”戴雨潇犯难了,疑惑的皱起眉头。

    “你真是蠢!你大妈做了缺德事,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你想想有什么蹊跷的地方,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往往直觉,是最正确的。”慕冷睿分析的头头是道。

    一个蠢字,骂的戴雨潇面红耳赤,这个慕冷睿,总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她留,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他骂做蠢女人。无奈,现在有求于他,只能忍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姐姐有一个祖传的小盒子,有一次我意外看到,她很慌张的藏起来,如果是一般的祖传东西,她不至于如此慌张的,这小盒子,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戴雨潇秀眉轻瞥,若有所思的样子。

    “算你聪明一回,问题,就有可能出在这个盒子身上,你得回家去,想办法拿到那个盒子,有可能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话落,慕冷睿一脸邪魅的笑容,“我可是网开一面,准许你回家,你可不能偷偷跟什么庄语岑见面,不然……”

    慕冷睿提到庄语岑,戴雨潇脸色突变,一阵黯然,“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庄语岑?”

    慕冷睿脸色阴鸷,瞳孔收缩,振振有词:“谁让他不懂得强迫你,不懂得强迫你的男人,终究会失去你!”

    慕冷睿又翻出那份血书,得意洋洋的:“看,这就是我强迫你的结果,这就是你给我的承诺,有了这份承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不担心。不然,我怎么放心将你放回家?”

    戴雨潇恍然大悟,原来慕冷睿早就想到要让她回家查线索,所以才提前计划好这份血书,以防患于未然,那么,他最初的那样的迫不及待,都是装的,故意威胁她的?

    天,这个男人,不只是冷酷阴侫,还诡计多端!想到这,感觉到上当的戴雨潇,趁慕冷睿不备扑过去,去抢那份按了红指印的血书,却扑了个空,被慕冷睿闪开。

    “原来,你早就是计划好的!你诳我!”戴雨潇恼羞成怒,粉拳落到慕冷睿的身上。

    慕冷睿一语不发,只是将那份血书牢牢的攥在手心,任由戴雨潇捶打。

    戴雨潇离开慕家豪宅,当然,她没去见庄语岑,她没有面目去见庄语岑,而且她上次见到庄语岑与戴霜霖在一起,想必两个人已经走到一起,她亦没有去找他的必要。

    她还是要去见另一个男人,真心真意待她,让她一直愧疚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洪帮老大东方靖一。

    到了医院门口,戴雨潇隔着车窗看,看到里面黑压压的人群,怎么这么多人?

    戴雨潇将车停稳,下车一看,原来是洪帮的弟兄们,整整齐齐的站在院内,像是等候什么差遣。

    戴雨潇心中一凛,莫不成是东方靖一出了状况?不然他们的大批弟兄过来做什么?不由得心中紧张,奔向前,大喊:“东方大哥!东方大哥!”

    喊着喊着,想到东方靖一对她的好,想到东方靖一就是在这里大张旗鼓的向她求婚,想到这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就是为了救她而身受重伤,不由得越想越心痛,痛哭流涕。

    听到她的喊声,洪帮弟兄们全部回过头,哗啦啦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让她奔向她的东方大哥。

    “东方大哥……东方大哥……”戴雨潇跑的气喘吁吁,泪水迷蒙了双眼,而她根本顾不得这些,就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而等她跑到近前,隔着朦胧的泪线,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吗,是吗,这是真的吗?东方靖一坐在轮椅上,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戴雨潇抹一把眼泪,使劲眨眨眼,真的,是真的,东方靖一就面带微笑的坐在轮椅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东方大哥!”戴雨潇扑上前,跪在东方靖一的膝前,抱着他的膝盖放声大哭。

    “别哭了,在弟兄们面前,怎么能哭的这么难看……”东方靖一用手,轻轻擦拭着她的眼泪,安慰着她。

    而一边的辛晴,冷冷的,默不作声。

    戴雨潇止住哭泣,也默默站在东方靖一的身边。

    辛晴站在左边,她站在右边。

    洪帮弟兄们,都神情严肃的,等候着东方靖一讲话。

    “弟兄们,我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宣布!”东方靖一虽然受伤,而声音依旧洪亮,他的声音响彻医院角落:“我之所以受伤,是由于意外情况,所有的人,不能寻仇!”

    弟兄们面面相觑,本以为这次把大家召集来,是安排部署怎么报仇,而老大居然说不许寻仇,难道,就这么算了?他们纷纷看着东方靖一身边的辛晴,她是二把手,就该有个意见表个态吧,而辛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这是其一,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东方靖一停顿下,脸色变得庄重:“洪帮已经创立上百年,不能就这样败送在我东方靖一手里,我现在身负重伤,很可能,一辈子不能下地……”

    洪帮弟兄们,听到这消息,一阵唏嘘,有的开始默默流泪。足见东方靖一这个老大,平时对弟兄关爱有加,所以才有弟兄对他如此动真情。

    “我东方靖一,现在宣布,下一任洪帮龙头,由辛晴接任!”东方靖一说完这句话,弟兄们都愣住了,辛晴也愣住了,没想到他居然要让位。

    “老大,我……”辛晴意欲推辞,却被东方靖一的眼神制止。

    “以后,弟兄们,要听从辛晴的差遣,听从辛晴的号令,听到了吗?”东方靖一,重复着,向这些与他浴血奋战的弟兄们挥挥手,看的出,他也在极力控制着情绪。

    “是!老大!”弟兄们齐声相应。

    “好!这才是我东方靖一的好弟兄!现在可以散了,各行其是!”东方靖一一声令下,大队人马有条不紊的撤离,依旧是在极短的时间内。

    辛晴,和戴雨潇将东方靖一推回到病房,戴雨潇跪在东方靖一的病床前。

    她刚想说话,就被辛晴一把拽起来,将她拖出门外,只给东方靖一丢下一句话:“老大,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

    戴雨潇的手臂被她拖着,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跌跌撞撞的被动的跟随她走出病房。心想,辛晴早就将她视为仇敌,这次她又想做什么?还要痛打她一顿?还要远离东方靖一的视线毒打她,而且慕冷睿不在场,那么,就彻底没人护着她了……

    七拐八拐,辛晴拽着她到了一个幽暗的角落,才将她的手臂放开。

    戴雨潇揉着发酸的手臂,刚开口:“辛姐……”她想跟辛晴重申,她真的不是存心害东方靖一的,她看到东方靖一现在这样,心痛不比辛晴少。

    而辛晴,一向冷傲的辛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吓得戴雨潇一惊,蓦地后退。

    辛晴紧紧抱住她的双膝,眼中满是泪水,哀求着说:“戴,求求你,放过我老大!求求你,不要再伤害他!求求你,求求你……”

    辛晴突然跪倒在地,已经让她不知所措,而她这么的哀求,更让她心乱如麻,一向冷傲的辛晴,堂堂的洪帮老大东方靖一的冷面女保镖,这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