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七十三章 没有半点温情
    戴雨潇离开病房,东方靖一才将因愤怒支撑起的身体颓然的放平,眼角,渗出一滴泪。

    “老大,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做?”辛晴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

    “如果,我不那么说的话,会耽误她一辈子,我已经这样了,不能再拖累她……”东方靖一悠长的叹口气,声音有点哽咽,又努力控制住,毕竟是男人,他不想在辛晴面前太失态。

    “老大……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守秘密……只是,对戴有点残忍……她是个好姑娘……”辛晴第一次在东方靖一面前赞起戴雨潇。

    “我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才要更坚决的逼迫她离开,不然,她不会走。”东方靖一刚才所有的恶毒谩骂,都是为了让戴雨潇伤心欲绝,让她死心,彻底的死心,这样她才能彻底的离开东方靖一开始新的生活,这就是东方靖一的初衷。

    “老大,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好男人,我辛晴,没看错人……我一定一辈子都守着你……”辛晴伏在东方靖一的床前,握着他的手,她从未见过东方靖一如此动容,尽管她深深爱着东方靖一,却丝毫不吃醋,更深切的感觉到东方靖一的重情重义。

    “你不觉得委屈?这个时候守在我身边?”东方靖一盯着辛晴的眼睛。

    “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我辛晴是最适合你的女人,有这句话,就足够了!”辛晴很知足,东方靖一给了她最好的肯定,这已经是她梦寐以求的荣耀,又怎么会感觉到委屈。

    “我有可能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你不后悔?”东方靖一看着眼前这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女人,跟他浴血奋战很多年的女人,仿佛第一次才将她看的如此清楚。

    “不后悔!永不后悔!”辛晴态度坚决的。

    东方靖一在病床上向她张开双臂,辛晴脸色一红,主动钻进他的怀抱。这样温暖有力的怀抱,她盼望了那么久那么久,而今天,终于达成所愿,她的眼角,有泪水悄悄滑落。

    “怎么了?刚才还说不委屈,这么快就委屈了?”东方靖一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故意开玩笑的问。

    “你……分明知道不是委屈……故意戏弄我……”辛晴轻轻捶打东方靖一。

    东方靖一见惯了辛晴冷酷的女保镖形象,现在她居然一副娇嗔的女儿态,原来这个冷酷的女人,也是如此的风情万种,以前,只不过是隐藏的比较深罢了。不由得心中一柔,轻轻的触吻了这个女人的额头。

    戴雨潇跌跌撞撞的跑出住院部大楼,上车,飞快的离开医院,这个地方,她不敢做片刻停留,多停留一秒,就多几分疼痛,痛彻心扉的疼痛。

    她一口气将车开回了家,那个叫做家的地方,没有半点温情的地方。

    一开车门,就看到趾高气昂走过来的戴霜霖,不由得一阵厌恶,拿起那个纸袋,想尽快上楼,回到她的小天地里去。

    戴霜霖怎么会这样轻易让她走过去,一只手插在腰际,一只手轻点着朱唇:“呦,东方太太回娘家了啊,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呢……”

    话音刚落,又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口中啧啧出声:“我的天,我的老天爷,你还没过门,东方靖一就给你配了这么好的车?我的天!”一边赞叹着,一边围绕着车来回转圈,还伸出手去触碰抚摸车身,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戴雨潇怎么能说,这车是慕冷睿给的,不是东方靖一给的,如果说了,那还不引起轩然?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好妹妹,能不能,借给我开几天?我好喜欢这部车……”戴霜霖贪婪的神色显露无疑。

    戴雨潇皱起眉头,根本不想理这个姐姐,于是不软不硬的敷衍说:“这车是我好朋友的,我借来用的,过几天就要还给人家……”

    戴霜霖碰了个软钉子,不满的瞪起双眼,嘴巴嘟的老高,一脸的因未得逞而不情愿的样子:“呦,东方太太这架子摆的够大啊,还真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呢,今非昔比了……”

    听着她揶揄的话,戴雨潇更加不耐烦,尤其她左一句东方太太,又一句东方太太,叫的她很是心烦,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有意无意的揭她伤疤?就算她不知道他们已经协议离婚,这样揶揄的口气,也没人受得了。

    “姐姐,我累了,我要回房间休息了……”说完,戴雨潇就往院内走。

    戴霜霖默不作声的等她走到身边,突然从她抱着的双臂中,抽出那个纸袋,装着离婚协议书的纸袋。

    戴雨潇猝不及防的张大嘴巴,等反应过来,纸袋已经在她手里了。

    “还给我!”戴雨潇没想到戴霜霖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抢她怀里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纸袋,居然也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这么紧张做什么,一定是不寻常的东西!”看她这么紧张,戴霜霖立刻断定,她抢这个纸袋抢对了,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那个纸袋。

    戴雨潇真的不想让她看到里面的东西,不想多生事端,拼命去抢,而戴霜霖早有防备,抢了几次都没有抢到。

    戴霜霖将纸袋里的东西只抽出一小截,就看到赫然醒目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连忙又推回到纸袋里,然后丢还给戴雨潇,连忙在手心里呸呸的空吐口水:“呸呸,真是晦气!我当是什么好东西,原来是离婚协议书,脏了我的手,真是晦气!”

    戴雨潇脸色青黄不接,看戴雨潇厌弃的样子,心中又是一阵黯然,东方靖一如今那样厌弃她,才提前签好了这份离婚协议书给她。

    “我说终于灰溜溜的回家了呢,原来被人休-------了啊”戴霜霖故意在休字上拖长音,生怕不知道别人不理解她的意思。

    戴雨潇忍不住掉了眼泪,她是真的被东方靖一休了,这是让她痛苦不已的事情。

    “我就说嘛,你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堂堂的洪帮老大东方靖一,怎么会看上你呢,休------了你,真的是明智的选择!”戴雨潇离婚的这个消息,让戴霜霖振奋不已,她手舞足蹈,欢喜非常,一举手一投足都显露无疑的欢欣喜悦。

    “你闭嘴!我离婚关你屁事!”戴雨潇忍无可忍,不由得怒斥。

    “哎呀呀,生气了呀,就你这母夜叉的破脾气,谁还敢娶你啊,等着做一辈子的老女人吧!哈哈哈哈哈哈……”戴霜霖看戴雨潇生气了,得意的哈哈大笑。

    “你!!!”戴雨潇本来就心绪极差,而戴霜霖只会火上浇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势,让她难以忍耐,她走上前,扯住戴霜霖的衣领。

    “怎么了,你想打我?”戴霜霖怎么会怕在家里一向地位低下的戴雨潇呢,挂上一副挑衅的神情,“啊呀呀,上次你泼我咖啡还不够是吗?你打啊,你打啊……”她反而将身体帖的更近。

    戴雨潇扬起手来,戴霜霖却突然畏惧似的委屈的呜咽着:“妹妹,你别打我,上次你泼我一脸咖啡,我差点毁容,求你,这次,就别打我了,我真的好怕……”

    戴雨潇扬着手,停在半空,惊讶的看着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戴霜霖,不知所以。

    “雨潇,你要做什么?为什么,欺负姐姐?嗯?”身后传来父亲戴正德的声音。

    戴雨潇放下手,转过身,戴正德一脸阴霾,从门口的方向走过来。难怪,戴霜霖突然变脸,原来是看到了父亲戴正德进来。

    “爸爸,爸爸,幸好你来的及时,不然我又要被妹妹打了,上次她泼我一脸热咖啡,害得我差点毁容……”戴霜霖不失时机的跑到戴正德身边,拽住他的手臂诉苦。

    “雨潇,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怎么能这样对姐姐?”戴正德不由分说的斥责戴雨潇,神情威严,眼色严厉。

    “爸爸……我……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戴雨潇在父亲严厉的注视下有点慌张,想跟父亲解释清楚当时的情况,是戴霜霖先打她她才还击的。

    而戴霜霖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赶紧转移话题:“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妹妹又可以长回家住了,因为,她跟东方靖一离——婚——了。”她又故意在离婚两个字上拖长音,唯恐不能够引起戴正德的注意力。

    “有这样的事?雨潇,这是真的?”这个消息出乎戴正德的意料,神色更是威严几分。

    “是的,爸爸……”戴雨潇低下头,不得不说实话。

    “雨潇,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把婚姻当做儿戏?你们领结婚证才几天,就闹着离婚?这传出去,多影响我们华娱的声誉?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家族考虑一下!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戴正德非常气愤,太阳穴突突的跳动。

    “就是啊,你就是会气爸爸,你不是不知道,爸爸有高血压,心脏病,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戴霜霖在一旁帮腔,谴责着戴雨潇。

    “对不起,爸爸,我没想到……”戴雨潇想说,没想到她离婚会影响那么大,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

    “没想到?你能想到什么?只想到你的风花雪月?!”戴正德更加严厉,凌厉的眼神简直就要把戴雨潇刀刀凌迟。

    “爸爸,我……”戴雨潇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语塞。

    而戴霜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幸灾乐祸的在旁边欣赏着戴雨潇的窘态。

    “别说了,回房去!”戴正德不容违抗的命令。

    这点却恰合戴雨潇的心意,她拿着那个装着离婚协议书的纸袋,回到她自己的小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