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七十五章 玫瑰木床上的男女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七十五章 玫瑰木床上的男女

    戴正德却对这漏洞百出的解答很满意的样子,故作责怪的说:“霜霖,就算是语岑转送给你了,那你也应该跟雨潇说一下嘛,不然你看,雨潇现在多生气……”

    然后他转头对雨潇看似安慰的说:“好了,你也别生气了,现在清楚了,不过是误会,以后不要先发火,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一家人,要和和睦睦的……”

    这番话,说的戴雨潇无语气结,分明是她的床,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成了戴霜霖的,真是匪夷所思岂有此理!

    没等戴雨潇表达意见,戴正德就转身离去,抛下一句:“你们都别闹了,该用晚饭了,别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戴霜霖得意洋洋的看着手上还在流血的戴雨潇,整个过程,大妈孟良娴压根就没出现,她确定她的女儿不会吃亏,她女儿是喊给她父亲戴正德听的,她根本用不着出现。

    戴霜霖走过来,拿起戴雨潇受伤的手,假装唏嘘一番:“哎呀呀,妹妹,都怪我不好,你看我不小心把你咬出血了,快去包扎一下吧。”

    说完,就搀扶着戴雨潇往外走,走到门口,猛地将她往外一推,门“砰”的一声关上,里面传来满是挑衅的声音:“戴雨潇,想跟我争,想得美!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

    戴雨潇本来还纳闷她怎么好心起来,原来只是为了将她赶出门外,这个姐姐,还真的具备演戏的天分。

    戴雨潇回到房间,看到那张每个角落都是雕花的床,一阵恶寒,只有浮华肤浅的戴霜霖才会喜欢这样的床,她居然就用这样低级的床换走了她的玫瑰木床,真是太让人气愤了。

    戴雨潇越想越气愤,忍不住在床脚狠狠踢了几脚泄愤,踢的脚生疼。

    她越看那张床,越不顺眼,简直一刻都不能容忍这张床在她的房间里堂而皇之的存在,这简直就是戴霜霖对她chiluo裸的欺侮和嘲笑,她不能容忍!

    “王妈!王妈!”戴雨潇冲到楼下,大声的喊着王妈。

    王妈在厨房里,头都没抬,好像没听她讲话一样。

    “我喊你你没听到吗?!”戴雨潇夺过王妈手中的碗碟,狠狠在地上一摔,碗碟霎那间变成狼藉满地的碎片。

    “二……”王妈被一向隐忍突然发怒的戴雨潇的举动吓一跳,神色慌张。

    “我喊你,你有没有听到,没事别装聋!”戴雨潇气的脸色通红,黑瞳喷火。

    “二,您有什么吩咐……”一见戴雨潇发威,佣人王妈说话的语气恭敬了很多。

    “你!找人把我屋内的那张破床搬走!”戴雨潇命令道。

    “那,二,今晚你睡哪儿?”王妈看天色已晚,面有难色。

    “搬走!搬走!马上搬走!今晚我睡客房!”戴雨潇一刻都不能容忍那张戴霜霖用过的床摆在她卧室内。

    “好,好,二,我马上安排!”王妈从没见过戴雨潇发怒,忙不迭的应声。

    看到佣人们将那张满是恶心的雕花床搬出去,戴雨潇的怒气才稍稍平息,坐在书桌前,看她母亲的照片,暗暗发誓:“妈妈,我一定要查出真相,还你一个清白,揭穿她们母女俩的丑恶面目!”

    “笃笃笃——”敲门声,王妈小心翼翼的声音:“二,该用晚餐了……”

    “好,我知道了……”戴雨潇很不想去,不用想都知道,这晚餐肯定无滋无味,却不得不硬了头皮去。

    到了餐厅,戴正德正在跟戴霜霖谈话,大妈孟良娴笑意吟吟的看着父女俩,戴雨潇看到这一幕基本都想停住脚步,多么和谐完美的天伦之乐画面,完美的让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多余。

    戴雨潇不声不响的坐在一旁,三个人都没看到她一样,自顾自谈笑。

    戴霜霖掩饰不住的喜悦,一脸撒娇的神情:“爸爸,语岑以后就是您的准姑爷了,您开心吗?不许说不开心哦……人家对语岑可是真心的呢……”

    “你真的和语岑谈恋爱了?你对他真心是好事,可你确认他对你真心的吗?”戴正德这时候才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戴雨潇。

    “当然是真心的!以前他瞎了眼,才喜欢上别人,结果那个人忙不迭的跟别人上床嫁人了……不过哦,我得告诉他这个好消息,那个人又被人休了,他不用再伤心了……”戴霜霖示威的强调庄语岑对她的真心,还不忘将戴雨潇贬低一番。

    “既然你们谈恋爱,有时间,将语岑带回来一起吃个饭……也正式给我和你妈引见一下……我们戴家也是有些地位的,不能失了礼数……”戴正德面带微笑的叮嘱着。

    听到这样温暖的话,戴雨潇忍不住想落泪,她和庄语岑谈恋爱那么久,父亲又何时表示过如此的关切,他从不关心,每次庄语岑来也是爱理不理的冷漠神情,就像对她这个女儿一样淡漠。

    “好的,爸爸!爸爸最好了,最疼我了……”戴霜霖不失时机的撒着娇拥住戴正德的头,夸张的在父亲额头上亲吻好几下。

    这分明是在刺激戴雨潇,chiluo裸的刺激,而面对这样的刺激,戴雨潇能做什么呢?只能够默默忍受,局外人一样的看着别人上演天伦之乐,全然忘记了她也是这个家庭的一员。

    “你是爸爸的乖女儿,不疼你,还能疼谁?”戴正德亲昵的点点戴霜霖的脸蛋,满是宠爱的眼神。

    父亲说,除了戴霜霖,她还能疼谁,还能疼谁,还能疼谁?戴雨潇的心,在滴血。

    “爸爸,明天语岑约我去看电影呢,这样吧,我中午不回家吃饭,下午去和语岑看电影,晚上带语岑一起回家吃饭,让他拜见一下您这个准岳父,您觉得怎么样?”戴霜霖炫耀式的眼神瞟向戴雨潇。

    戴雨潇心不在焉的拨弄着碗里的饭粒,心中一阵失落。语岑约她看电影,语岑约她看电影,语岑约她看电影……戴霜霖的话,带着魔力一样在脑海中回响,一阵混沌。

    她还要带语岑回来吃晚饭,带他回来吃晚饭,那么,她留在这里做什么?

    难道,这个所谓的姐姐,不将她推入无家可归的深渊誓不罢休吗?她如何能面对那种场面,庄语岑——曾经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以准姐夫的身份出现她的家里?

    她不能逃避,这次回家是有目标的,一定要忍辱负重查出蛛丝马迹。她不能走,绝对不能因为戴霜霖故意刺激她而离开这个没有温情的家。

    蓦地,戴霜霖刚才的话在脑海又跃过一遍,她说什么,明天中午不回来吃饭,她要和庄语岑出去看电影,晚上才回家吃饭,这么说,有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她都不在家。

    天赐良机!戴雨潇想到这,微笑了一下,刚才一直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开始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每一道菜,每一道菜都那么美味。

    戴霜霖看她开心的样子,反而撇撇嘴,刚才的话,居然没刺激到这个小妮子,真是奇怪。

    “我吃饱了!”戴霜霖根本没吃几口,胡乱的擦擦嘴,先下了餐桌。戴雨潇淡然的神情,让她心情不悦,非常的不悦,再没心思吃饭。

    心中已有打算的戴雨潇,在客房里睡了个舒舒服服的好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王妈,大在家里吗?”戴雨潇冷冷的问,想先跟王妈打探一下情况。

    “二,您起来啦,大一早就出门了,没看到她回来,您有什么吩咐吗?”王妈恭恭敬敬的,自从上次戴雨潇发火,她态度一直这么恭敬。

    “没事,你把房间钥匙给我一份,我钥匙弄丢了……”戴雨潇继续冷漠的,既然这个佣人喜欢她冷漠的样子,那就冷漠一点。

    “好,我马上去取……”不一会,王妈就将很大一串钥匙拿过来,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给戴雨潇,这是戴家所有的房门钥匙。

    戴雨潇默不作声的拿过钥匙,高傲的回到她的房间。

    她隔着窗户往外看,没有看到戴霜霖的车,看来确实如王妈所说,出门还没回来。院内父亲的车也没在,那么现在,就只剩下大妈孟良娴在家了,得先探探虚实再说。

    戴雨潇拿了一些水果,削皮切块,装到精致的碟子里,做了一个漂亮的水果拼盘,用托盘托着来到大妈孟良娴的门前。

    “笃笃笃——”戴雨潇轻轻的敲门。没人应声。

    “笃笃笃——”戴雨潇再敲门,还是没人应声,于是提高声音问:“大妈在里面吗,我是雨潇,我做了一个水果拼盘给您尝一下……”

    良久,还是没人应声。

    “二,太太一早就出去了,不知谁家的太太约好一起做SPA。”身后传来王妈的声音。

    戴雨潇一阵窃喜,随手将水果托盘给王妈:“你把它吃了吧。”

    王妈受宠若惊的接过托盘,连连道谢:“谢谢二,谢谢二,二真是大好人。”

    机会来了,真的来了,戴雨潇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脚步轻快的回到房间,将戴霜霖房间的钥匙拆下来,多半没上锁,但是有钥匙万无一失。

    戴雨潇掌心攥着那枚钥匙,小心翼翼的下到二楼,到了戴霜霖的房门前,左右看看,没有人,二楼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间,佣人们都在楼下忙碌。

    戴雨潇轻轻将钥匙放进锁眼,转动一圈,没有任何障碍,门,根本没锁。

    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然而,这一推门,万劫不复!

    她看到满地凌乱的衣物,一眼望去,那张玫瑰木床上,赤身luoti的一对男女。

    女人,就是姐姐戴霜霖,她坐在男人的身上,难耐的扭动着腰际,胸前波涛汹涌。

    男人,就是前男友庄语岑,微闭着双眼,大手扶住戴霜霖的臀部,帮助她上下耸动。

    “啊!!!!!”戴雨潇惊骇的忘记呼吸,从胸腔里迸发出一声惊呼。

    玫瑰木床上的戴霜霖连忙转头,却没停下扭动的身体,她怎么能舍得身下的人。

    庄语岑却依旧微闭着双眼,丝毫没有听到这惊呼一样,大手扶着戴霜霖雪白丰腴的臀,上上下下的耸动,他还努力的挺起腰际,以利于更加的深入女人的躯体。

    戴雨潇惊呆了,他们这对男女,戴霜霖,和庄语岑,就在庄语岑送给她的玫瑰木床上,做着这样让她痛彻心扉的事情。

    眼前的景象,让她痛不欲生,几乎要晕厥,全然忘记她此行的目的,嘭的关上房门,夺路而逃。

    在庄语岑身上不住耸动的戴霜霖,脸上露出邪恶的媚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