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七十六章 不想面对的事实
    戴雨潇看到庄语岑与戴霜霖在床上缠绵悱恻的那一刻,才蓦然发现,无论怎样的掩饰和逃避,她的内心里,还是深深的爱着庄语岑的。

    她的心,不可抑制的绞痛,痛的她无法呼吸,痛的她欲哭无泪,痛的她几乎站立不稳。

    庄语岑和戴霜霖chiluo裸的身体一幕一幕的在她脑海里涌现,强烈的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控制住不去想,不去想,可是他们尽情欢情的画面,还是抑制不住的从她脑海里四面八方涌过来,淹没她所有的思维。

    尤其庄语岑扶住戴霜霖雪白臀部以助于她上下耸动的大手,那双牵着戴雨潇无数次走过公园那道危险坝子的手,那双给她好吃的太妃糖哄她不要哭泣的手,那双拥住她双肩牵着她走过十几年风雨的手……现在,就扶住在其他女人chiluo裸的臀部上。

    而这个女人,就是从小就排挤欺负她的姐姐戴霜霖,虽说是姐姐,却比仇敌还要恶毒。

    戴雨潇听到自己的心崩裂的声响,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心,碎了一地,一瓣,两瓣,三瓣,四瓣,无数瓣……她拼命的去捡拾,去拼凑,却只捡拾起满手的鲜血淋漓,那颗碎裂的心,再也没办法拾掇起来。

    她跌跌撞撞的疯跑下楼,钻到车内,车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出了家门,她疯狂的飙车,似乎要超越所有的车才肯罢休。气流从没有关闭的车窗钻进来,撕扯的她的长发凌乱不堪。

    她突然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东方靖一的家她回不去了,自己的家被那两个男女占据着,她又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她漫无目的的将车开到江边,真有将车开进江流的,江边的工作人员拼命的向她挥着手示意她停车,她的车速把工作人员吓坏了,直直的飞速向江边开过来,这简直就是自杀。

    而到护栏边,她猛地刹住车,伏在方向盘上痛哭失声。她还不能死,她还要为母亲报仇,还要还母亲一个清白,她不能就这样死的没有价值。

    “啊——”戴雨潇下车,站在烟波浩渺的江边,放声呐喊,想把所有的愤懑都随着这呐喊吐纳殆尽。

    呼喊过后,闷胀的头清醒许多,而心痛的感觉丝毫没有减少,她安静下来,抱着双膝,将头深深的埋在膝间。

    手机响了……一次,两次,三次……她根本无心接听,任凭它那样响着……

    可手机不厌其烦的响着,她不得不站起身来,双腿因长时间蹲坐麻木不堪,她踉踉跄跄的向车子走过去,打开车门,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接听。

    “喂?”戴雨潇疲惫不堪的声音。

    “雨潇?做了东方太太就摆架子了是吧,这么久都不接听我的电话……”是罗箫音,在电话那边嗔怪着。

    “箫音……”一听到罗箫音的声音,戴雨潇哭泣出声,哽咽着说不出话。

    “怎么了怎么了雨潇?东方靖一欺负你了?”罗箫音被她突然的哭泣声吓一跳,赶紧问情况,上次还开开心心的样子,说东方靖一一定会护着她,现在怎么突然哭了?

    “东方靖一……我们离婚了……”戴雨潇泪流满面,曾经对她爱护有加的东方大哥,现在不要她了,青梅竹马的庄语岑正在那张玫瑰木床上,跟别的女人欢好,这两个曾经深爱她的男人,都不要她了。让她感觉自己是个被遗弃的孩子……无家可归……

    “别哭,别哭,雨潇,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你……”罗箫音安慰着她。

    “在……江边……”戴雨潇泣不成声。

    “你跑去江边干嘛,别想不开啊,别动, 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来找你……”

    十多分钟,罗箫音就出现在戴雨潇的面前,她开车的速度不亚于刚才戴雨潇飙车的速度,而两个人的目的不同,一个想求死,一个想救生,她唯恐戴雨潇想不开做什么傻事。

    “箫音……”戴雨潇伏在罗箫音的肩头痛哭。

    “得嘞,我又得牺牲下肩膀让你加调料了……”罗箫音逗着哭泣的戴雨潇:“这要是在古代,你在我身上留下的盐粒子,够一个氏族一天的伙食了……要是在母系氏族,我会凭着你给我的这些盐粒子对那帮男人吆五喝六,称王称霸!哈哈哈哈哈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戴雨潇有点笑意,又憋回去,哭笑不得的对罗箫音说。

    “现在是什么时候?跟平时没什么不同啊?你以为你在我身上撒了这些盐粒子世界就会变个样子?就算你跳进这江里,地球还是照样转……”罗箫音依旧不管不顾的嘻嘻哈哈。

    “不过你最好别跳哈,不然谁给我这些盐粒子,哪天不小心穿越了,我得带上这些盐粒子吆五喝六呢……快多掉点眼泪,我接着,别浪费了……”罗箫音说完还扯起衣襟,做出接泪珠的样子。

    “你讨厌……”戴雨潇又被罗箫音逗的破涕为笑。

    “东方靖一怎么跟你离婚了?”罗箫音看她情绪稳定了,才问她缘由。

    戴雨潇将这段期间发生的事情,都原原本本都地陈述一遍。

    “在我看来,东方靖一,不过不是想拖累你,才刺激你,为的是让你死心,迫使你离开他……”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罗箫音一看就看出东方靖一的用意。

    “真的?东方大哥……”戴雨潇恍然大悟,眼泪又飙出来,东方大哥,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是为她今后的生活考虑,她怎么就没想到,东方大哥……她真的亏欠她太多了……

    “不过,我不建议你回到他身边,你只是把他当作哥哥,那以后可以以妹妹的身份关爱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混沌不清,你应该留给他和辛晴空间,毕竟辛晴那么爱他,你应该学着成全他们……”罗箫音一语点醒梦中人。

    “啊!我刚才只顾得伤心难过,在家里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戴雨潇还没来得及说回家的事情,只说了她和东方另一的纠葛。

    “什么东西?”罗箫音问。

    “是……离婚协议书……”戴雨潇支支吾吾的。

    “那快点回去拿啊,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乱丢呢?”罗箫音性子急,扯起戴雨潇的手就要走。

    刚走两步,戴雨潇停下来,面露难色。罗箫音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怎么不走了?你刚才不是挺着急的吗?”

    “我……不想回去了……”戴雨潇躲躲闪闪的。

    “有情况,肯定有情况,你说,为什么不回去?”罗箫音断定有情况。

    “中午我在家……不小心撞见……”戴雨潇面红耳赤,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怯怯的看着罗箫音。

    “撞见什么了,快说啊,没什么大不了……你都快把我急死了,一句话要分几次说!”罗箫音焦急的追问,她不了解情况,怎么帮戴雨潇呢。

    “我……撞见……庄语岑和戴霜霖,在床上……”说到这,她再也说不下去,紧紧闭住双唇,又沉浸在剜心的痛楚里。

    “别说了,这对狗男女,这个贱女人!”罗箫音何等聪明,她已经猜到了什么事情,“原来这才是你到江边的理由,他***,姑奶奶我就不信邪,走,回去,我跟你一起回去!别让我撞到他们,撞到了我一定让他们好看!”

    “箫音,你知道吗?戴霜霖还抢走了原先庄语岑送给我的床,趁我不在家……将我的床搬到她屋里……她和庄语岑,就是在那张床上……”戴雨潇又痛哭失声,肩膀止不住的耸动。

    “别哭了,别哭了,别这么没出息,走,回去,绝对不能轻饶了那个贱女人!”罗箫音气愤的拖拽着戴雨潇往前走,走到她的车前。

    看到戴雨潇的新车,也惊诧的:“啊呀呀,雨潇,你可不得了啊,这车可值个几百万吧,限量版呐,东方靖一给你买的?”

    “不是……是慕冷睿……”戴雨潇红了脸。

    “慕冷睿?看来这小子也不是那么坏啊,舍得送你这么好的车……”罗箫音将她塞进车里,又上了自己的车。

    等戴雨潇领着罗箫音回到家,还是一片静悄悄的,想必戴霜霖他们还没有起床。

    她默不作声的到阁楼房间,取了装着离婚协议书的纸袋,顺手将那一大串钥匙还给王妈,就拽着罗箫音想离开,虽然罗箫音说要回来算账,可只要戴霜霖不挑衅,她并不想节外生枝。

    刚到了一楼门口,身后传来戴霜霖的声音:“怎么?夹着尾巴逃跑的老鼠,又不知廉耻的回来了?”

    戴雨潇身体一抖,拽着罗箫音还往前走,罗箫音可不依,将她的手甩开,转过身来,跟戴霜霖对峙。

    “你这个女人,还真不长记性,上次被泼了咖啡不够爽是吧?要不要姑奶奶再给你脸上添点颜色?”说罢,罗箫音气势汹汹的走上前,和戴霜霖面对面。

    “你一边去,我没跟你说话!”戴霜霖对这个嘴巴上拳脚上都不肯相让的罗箫音还是心存畏惧的,不想跟她正面冲突。

    她绕过罗箫音,狠狠拽起戴雨潇的胳膊,拖着她往前走:“你不想面对是吗?庄语岑,现在就在我的床上,你要看的清清楚楚!”

    戴雨潇眼中的戴霜霖,衣着暴露,上身穿着一件嫣红的吊带小背心,衬得肌肤雪白,这小背心像是抹胸一样,只不过多了两个肩带,前胸和后背都裸露大片肌肤,下摆都没盖过肚脐。而她,穿着一件只能勉强盖住臀部的紧身短裙。

    这样暴露的装扮,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戴雨潇想着就是这个女人和庄语岑在床上**,一时间又六神无主起来,机械性的被拖拽着往前走。

    罗箫音并没有制止,还没有到她动手的时候,现在动手,太便宜这个女人了。

    戴雨潇被拽着脚步不稳的到了二楼戴霜霖的门前。

    戴霜霖猛的推开门,指着门内,叫嚣:“看到了吗,那就是庄语岑,他就在我的床上!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你凭什么跟我抢!”

    戴雨潇轻咬着上唇,视线只停留在足尖的位置,不想看,她什么都不想看。

    “不敢看是吗?我偏要你看清楚!”戴霜霖将戴雨潇猛的一把去,戴雨潇猝不及防,趔趄着走了几步,正好跌倒在那张玫瑰木床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