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八十一章 谁咬你?
    余管家向外观看,慌乱的:“大少爷,林政要很快到大厅门口了……”

    戴雨潇使劲推着慕冷睿的身体,她可不想再次暴露在那个恶心的林政要贪婪的目光之下,他那贪婪的目光,比苍蝇还要恶心几百倍。

    慕冷睿纹丝未动,直直的盯着戴雨潇,欣赏着她慌乱的神情。

    “怎么了?害羞了?”慕冷睿的眼神,除了戏谑,还是戏谑。

    “你……”戴雨潇本来就心慌气短,经他一戏谑,立刻面现桃花,可人。

    “我说过,不许你在我面前害羞……”慕冷睿看着她羞红的脸庞,心旌荡漾,一低头,又噙住她的双唇,身体不住的耸动。

    “唔……”戴雨潇意欲惊呼,唇瓣却已经被凉薄的唇含住,不得发声。

    慕冷睿猛的一起身,大手桎梏住戴雨潇的臀,就这样将她抱在怀中,向楼梯口走去。

    “你就不能停一下吗?”戴雨潇仰着头看着那张倨傲的脸,那么倨傲的脸,为什么每次都那么急不可耐,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不能!绝对不能!”慕冷睿大步流星的上楼,这个过程中,的利器一直停驻在戴雨潇的体内。

    戴雨潇挣扎着想下地,她觉得这样的姿势上楼,被佣人撞见,实在难堪。

    “别动,你想让我断子绝孙?”慕冷睿低沉的命令,吓得戴雨潇动也不敢动,任由他抱着上楼,腿盘在他的腰间。

    慕冷睿将她抱回那个淡紫色房间,一把扯开纱幔,抱着她跌倒在床上。

    “我抱你回来,是不想你难堪,你的衣服,都已经破了……”慕冷睿温柔的耳语。

    “你……分明是借口……”戴雨潇红着脸。

    “那好,我再抱你回去,你再自己走回来?”慕冷睿环抱着她,起身又要往外走。

    “别……别……我错了……是我不对……”戴雨潇被他的举动吓一跳,只能忙不迭的道歉,生怕他又这样抱她去大厅那个人人可见的地方。

    “我这么关心你,你得感谢我……人情债……肉偿了……”慕冷睿说着,蓦地,加快了动作,前所未有的剧烈。

    “啊!”戴雨潇猝不及防,惊叫出声。

    却又突然意识到,他的家人都回来了,又赶紧紧闭着唇,只能低低的喘息,以缓解他带来的狂风暴雨般凌厉的冲击。

    “啊!”慕冷睿一声低沉的怒吼,的岩浆喷射出来,刺激的戴雨潇一阵急剧的收缩,灵魂出窍般的升腾,不知所以。

    “等我回来……”慕冷睿轻轻的吻了一下戴雨潇垂着的眼睑,整理下衣服,走了出去。

    戴雨潇疲惫不堪,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浴室内。

    放好水,除去凌乱不堪的衣物,躺进浴缸,温润的水将身体都浸泡起来,反而让疲惫的感觉愈来愈浓,就在浴缸里,她沉睡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的,身体突然一凉,她清醒过来,有一个男人的大手,正扶在她的肩头。

    她蓦地将那只大手打落,是谁这么讨厌,趁她洗澡的时候weixie她。

    那只大手却又霸道的侵略过来,不只是她的肩头了,还在她的胸前……

    “你!”戴雨潇瞪大双眼,刚想怒骂,却看到慕冷睿面无表情的脸。

    “你别不知好歹!”慕冷睿冷冷的说,手没停下动作。

    戴雨潇默不作声了,因为,她看到的那只大手,正拿着一条毛巾,在她身上擦拭。

    什么?慕冷睿,堂堂的慕大少爷,正在给她擦拭身体?这是真的吗?

    戴雨潇紧闭着唇,看着那只大手,是不是在伺机而动。

    而慕冷睿将她的身体扳正,又开始擦拭后背,再拦腰抱起,擦拭。

    然后才用浴巾将她整个裹起来,抱进卧室,轻轻的放到床上。

    整个动作过程都轻柔细致,而他分明摆着一副冷酷的表情,反而像是戴雨潇在服侍他一样面无表情爱理不理的样子。

    戴雨潇忍不住被这个表情和动作不和谐的人逗的扑哧笑出声。

    慕冷睿更加冷酷的阴沉起脸来:“你在嘲笑我吗?嘲笑我服侍的不如东方靖一周到?你说,他是怎么服侍你的!没有我慕冷睿做不到的!”

    原来,他又在莫名其貌的吃醋,戴雨潇此刻觉得他跟大孩子一般,那么喜欢吃醋,各个方面无处不在的吃醋。

    戴雨潇也故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默不作声,既然你爱吃醋,那就继续吃吧,我不搭理你就是。

    “说!你说!”慕冷睿紧紧抓起她的手,咄咄逼人。

    “啊!好痛……”戴雨潇痛的惊呼一声。

    慕冷睿连忙松开手,一看她的手臂,有两排清晰可见的齿痕,还有淤血的痕迹,已经结痂,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是谁咬的?你是我慕冷睿的女人,除了我,谁敢咬你!说!是哪个男人咬的,是不是东方靖一?!”慕冷睿双眸蓦然阴冷可怖,他捏住戴雨潇的下颌,凶狠的质问着,刚才的轻柔细致,荡然无存。

    “你变态!不长脑子啊!东方靖一在医院重伤卧床,他只是跟我离婚,哪里有闲心咬我?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变态啊?”戴雨潇忍不住怒骂,她听不得这个男人总是贬低东方靖一。

    “那会是谁?难道是——”慕冷睿思索着,目露精光:“难道是庄语岑?说!是不是他!”他的大手,捏的更紧,像是要把戴雨潇的下颌捏碎。

    “你蠢啊!你怎么就只想到是男人咬的,不想是女人?”戴雨潇怒不可遏,黑瞳喷火,怒视着这个嫉妒心极强的男人。

    “哦,是女人……”慕冷睿这才缓和下来,松开手,换了一种不那么冷酷的语气问:“那是谁咬你的?”

    “你管不着!”戴雨潇没好气的回答。

    “你是回去找线索的,怎么就被人咬了,谁咬你的,快说!”慕冷睿急躁的。

    “啊!手镯!我的手镯!”戴雨潇突然想起,一回来就被慕冷睿欺负,衣服都扯坏了,刚才疲惫不堪,也忘记了手镯这事。

    她连忙起身,冲到浴室内翻找那堆凌乱的衣服,可是,什么都没有。

    天啊,天,好不容易弄回来的手镯,为了这手镯,她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啊,难道,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丢了?

    “都怪你!都怪你!一回来就欺负我,害得我手镯弄丢了都不知道!”戴雨潇对着慕冷睿一阵怒斥,拳打脚踢。

    “什么手镯值得你这么紧张,我买给你不就是了……”慕冷睿倒也没生气,任她发泄着怒火。

    戴雨潇拳打脚踢一阵,没有任何反抗,跟打在棉花糖上的感觉也差不多,真是没意思,也就住了手,怔怔的发呆。

    没了这手镯,会少一条线索,那她母亲的冤情,还有没有彻查的一天?

    不由得一阵黯然,泪水滴下来……

    一看到她落泪,慕冷睿才意识到这手镯不一般,赶紧安慰:“乖,宝贝,你别哭……这手镯,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嗯……这是戴霜霖那个祖传小盒子里的东西……有可能是线索……”戴雨潇哽咽着说,泪水止不住的流。

    “你最后一次见到那手镯,是在哪里?什么时候?”慕冷睿帮她擦拭着泪水,语气温柔无比,动作也轻柔的很。

    “在我家院内,上车前我检查了一下,手镯就在我衣服里。”

    “那你还去过其他地方吗?”

    “有没有去过其他地方,你不知道吗?明知故问”戴雨潇没好气的反问。

    慕冷睿语塞,她质问的对,他一直派眼线盯着,她去哪里,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应该就在慕家宅院内,在你车上,或者大厅里……”慕冷睿的话,点醒戴雨潇,也只有这两个地方最有可能,她不可能走路将手镯掉地上而不知晓,手镯掉在地上会发出清脆的声响。

    戴雨潇从床上下来就往外冲,被慕冷睿一把拽回来。

    “你放手!我去晚了,没准就找不到了!别耽搁时间了!”她对慕冷睿又扯住自己很不满。

    “真是蠢女人!你就这样出去吗?再让我家人多看你几眼?放心吧,只要是在慕家豪宅范围内的,是不可能丢失的……”慕冷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戴雨潇只裹着一条浴巾的身体,对慕家的安保措施很是自信。

    “啊!”戴雨潇这才意识到,慌忙退回来,找衣服穿好,这才到了一楼大厅。

    看着那张天鹅绒沙发,戴雨潇蓦地想到慕冷睿就是在这沙发上……忍不住脸红心跳……怔然停住了脚步。

    “想什么呢,思想不健康!快点办正事!”慕冷睿冷冷的,这一刻他口中的正事,却不是之前所忙碌的正事了。

    两个人仔细翻找,一个缝隙都不放过,慕冷睿将沙发完全挪动了位置,都没有找到。戴雨潇颓然坐在沙发上,沮丧无比。

    “走,现在还不是沮丧的时候,去你车上找找看!”慕冷睿提醒着。

    戴雨潇迫不及待的跃起来,向大厅外跑去。

    她爬进车,仔细的寻找,她无非是在驾驶座位上,而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

    慕冷睿也寻找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戴雨潇定定的看着慕冷睿,从胸腔里迸发出一声怒吼:“都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混蛋!就知道享乐!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话毕,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慕冷睿一语不发,任由她发泄。

    “戴,戴,你快停手!大少爷伤还没好呢……”余管家从大厅那边跑过来,劝着戴雨潇停手。

    “让她打!反正一枪没打死我,就这样打死我算了!”慕冷睿制止余管家的劝解。

    听到余管家的话,戴雨潇才想起来,慕冷睿还是负伤在身,而且那枪伤,是她的手枪击中的,于是停手。

    她缓缓蹲下来,抱住头,喃喃的说:“手镯不见了,怎么办,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