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八十四章 那只绿手镯
    戴霜霖看着流血的伤痕,放声大哭,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戴雨潇坐不住了,看着戴霜霖流着鲜血的伤口,想上前,给她包扎一下伤口.

    慕冷睿冷冷的盯着她,让她迈不开脚步。

    “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记住,戴雨潇是我的女人,你胆敢欺负我慕冷睿的女人,是自讨苦吃!若让我知道以后你还会欺负她,对你的惩罚,就不像今天这么轻!滚!”慕冷睿恶狠狠的。

    戴霜霖艰难的挣扎着爬起身,踉踉跄跄的向大厅门口走去。

    当她兴高采烈趾高气扬的衣着暴露的来慕家豪宅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会狼狈不堪的丧家犬一样离开这里。

    “宝贝,开心吗?”慕冷睿揽过戴雨潇的肩,英俊的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戴雨潇低下头,没说话,本来她应该开心的,这个总是欺负她的姐姐是自作自受,这样惩罚她算是轻的。

    可是她,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借助外人的力量惩罚自己的家人,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我说的不是惩罚你姐姐这件事开不开心,是发现你妈妈一点线索了开不开心,你想哪里去了,呃,我有那么恶毒吗?”慕冷睿睥睨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戴雨潇忍不住扑哧笑出声:“真没想到,你装正经,装的还满像的……”

    “装?什么装?我从来没做过这么正经的事,你还笑我?嗯?”慕冷睿突然又冷冷的神情,戴雨潇不领情,让这个冷酷的男人,心里很不爽。

    “我错了我错了……我们来说线索……”戴雨潇止住笑声,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

    “这才像话,走,回去看看你带回来的那只手镯,看看是不是正像她说的,她妈妈那只,是刻了名字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线索。”慕冷睿拽着戴雨潇,回到那个淡紫色的房间。

    戴雨潇翻找出那只手镯,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却根本没看到什么名字。

    她把手镯递给慕冷睿,一只手托起香腮,秀眉轻瞥:“你找找看,我根本没找到什么名字,她会不会在撒谎呢?”

    “撒谎?量她不敢!”慕冷睿轻蔑的,拿起手镯端详,仔细的检查,也没发现什么名字,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怎么办?她明明就是撒谎……我们被她骗了……”戴雨潇紧张的握住手镯,很是懊恼,她低估了这个姐姐,在那种情况下还能谎话连篇。

    “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慕冷睿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喂,郝专家吗,我是慕冷睿,有个手镯,想请你鉴定一下。”

    戴雨潇在旁边默默的听着,还是慕冷睿办法多,认识那么多人,还可以找得到一个专家鉴定,这样戴霜霖是不是撒谎就能确定了。

    “好的,好的,我派人送过去……啊……你亲自过来鉴定?好啊,那劳烦郝专家……马上来?好的,我随时恭候……”慕冷睿挂断手机,拿过戴雨潇手中的手镯。

    “专家马上就来?那我回避下……”戴雨潇转身想离开,心里想着,专家主动上门服务,也只有慕家有这样独特的待遇,而且还要马上来,简直是神速。

    而慕冷睿,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根本不当一回事,仿佛早就习以为常。

    “回避什么,这是你的房间,真是蠢女人!”慕冷睿一把拽住戴雨潇的手,轻蔑的骂。

    戴雨潇脸一红,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大厅,忘记了这是在她的房间。

    “走,跟我一起下去。”慕冷睿不由分说的牵起戴雨潇的手,拽着她下楼。

    等了十几分钟,那个郝专家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头上还渗出汗珠。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慕大少,我速度太慢了……”郝专家点头哈腰的表示着歉意。

    天,十几分钟,还说速度太慢了,还说久等了,在她印象里,专家级人物,都是高高在上的,摆足了架子才肯出场,这个郝专家,可真是不同。

    慕冷睿也没有跟他客气,等郝专家落座,余管家给上了一杯茶,他将手镯递给郝专家:“郝专家,这就是那只手镯,请你帮忙鉴定一下……”

    郝专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副放大镜,放在手镯上仔细观看,越看神色越严肃。

    “慕大少,这只手镯来历不小啊……这是唐朝传承下来的手镯,是波斯王国向唐太宗进贡的贡品,唐太宗将它赐给了长乐公主……”郝专家介绍着这只手镯的故事。

    “停!我对它的故事不感兴趣,只要告诉我,它不是赝品就OK……”慕冷睿不客气的打断郝专家的长篇大论。

    被人打断,郝专家也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斩钉截铁的说:“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是赝品……以我多年的经验……”

    “余管家,把送给郝专家的礼物拿上来!”慕冷睿又是不客气的打断郝专家的话。

    余管家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拿过来,递给郝专家。

    郝专家接过来一看,眼睛马上精光四射,看来很满意慕冷睿送他的礼物,千恩万谢的离去,脚步轻盈的不像是老者,看来慕冷睿送的礼物有腾云驾雾的功效,才让他如此轻盈。

    “你送他什么啊,他那么开心!”戴雨潇好奇的问。

    “你说什么,什么东西能放在信封里,还能让他那么开心?”慕冷睿冷冷的,仿佛戴雨潇问的问题很可笑。

    “贺卡?”戴雨潇小心翼翼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慕冷睿爆笑出声,戴雨潇从来没见他这么笑过,笑的那么夸张。

    戴雨潇脸红的涂抹了胭脂一样,打了慕冷睿一拳:“我说错了吗,至于这么笑吗?”

    “笑死了,笑死了,我慕冷睿从没碰到过你这么傻的姑娘,还想着送人贺卡呢……哈哈哈哈哈哈……”慕冷睿笑的更夸张,浑身发颤。

    “讨厌死了,不说算了,不理你了,真是的!”戴雨潇被他嘲笑的恼怒,嘟起唇。

    慕冷睿,从茶几的底层,抽出厚厚一打钞票,摔到茶几上:“我送他的,就是这个!”

    戴雨潇惊诧的瞪大双眼,原来装在信封里的,是那么厚的钞票……

    慕冷睿又皱起眉头:“这只手镯,分明是你家祖传的那只,她妈妈那只是赝品?戴霜霖是不是记错了?”

    戴雨潇也疑虑重重,“她是不是真的在撒谎呢?”

    “撒谎?她胆敢骗我?!”慕冷睿将手机抛到半空,又落回来,狠狠的捏在手心,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他拨通了戴霜霖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戴霜霖怯怯的声音。

    “慕大少,您有什么吩咐?”看来戴霜霖心有余悸,一点名媛风范都没有了,唯恐得罪了这个慕大少爷。

    “你在哪里!”慕冷睿冷冷的,字字阴寒。

    “我……在家里……”戴霜霖的声音里,满是惊惶。

    “走出大门,在路边等我!”慕冷睿恶狠狠的命令。

    “是……我现在就出去……”戴霜霖哪里敢拒绝,她有把柄在慕冷睿手里,就得惟命是从。

    “你要去找她?”戴雨潇问。

    慕冷睿没理她,阴冷着脸,走出去。戴雨潇小步快跑着跟在身后,担心这个冷酷的男人,气头上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慕冷睿钻进火红的迈巴赫,戴雨潇还没坐稳,就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戴雨潇没想到,这么快又回到自家门前,而且是和另外一个男人,慕冷睿。

    而来了又能如何,只能在门口徘徊,不能进门。

    戴雨潇远远的看到了等在路边的戴霜霖,明亮的路灯下,她的身影拉的很长。

    戴霜霖也看到了慕冷睿的车,向车的方向走过来。

    “到了,到了!”戴雨潇示意慕冷睿停车。

    谁知,慕冷睿不仅不减速,反而加大油门,直直的向走过来的戴霜霖撞过去。

    距离十多米的时候,戴霜霖才发现情况不对,这车直直的就朝她撞过来。

    她慌乱的转过身,飞奔起来,高跟鞋跑掉了一只而浑然不觉。

    “停下,停下!你疯啦!”戴雨潇拽着慕冷睿的手臂,紧张的心到了嗓子眼,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戴霜霖被撞死,就在她家门前。

    而慕冷睿阴冷的眼神,就像死神的眼睛,阴森恐怖,他丝毫没有减速,紧紧的跟着正在飞奔的戴霜霖。

    戴雨潇慌乱的去抢方向盘,而慕冷睿,一只大手就将她的两只手控制住,车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戴霜霖飞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跑出了百米的速度。

    而她的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快得过车速。

    难道,慕冷睿为了惩罚她撒谎,真的要在她家门前撞死她?天啊,这个混世魔王,究竟要做什么?真的视生命如草芥吗?

    戴霜霖一边奔跑,一边慌乱的回望,车,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

    慕冷睿狞笑着,加速,加速……五米,四米,三米……

    慌乱中,戴霜霖的脚和只穿一只鞋的脚互搏,一下子扑到在地上。

    戴霜霖,惊恐的绝望,紧紧捂住眼睛。

    戴雨潇,不敢面对即将发生的惨状,不敢面对血溅当场的景象,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嗤——”刺耳的刹车声,慕冷睿的车,距离倒在地上的戴霜霖,只有两公分!

    “啊——”戴霜霖,还在止不住的惨叫,双手还在捂着眼睛,她以为,慕冷睿的车,很快就要撞上她。

    “再装死,我把你变成真的死人!”慕冷睿从火红的迈巴赫上下来,恶狠狠的说。

    戴霜霖听到他的声音,才放开手,看到眼前的车,猛地向前爬行几步,生怕那车再会撞过来。

    “说!你为什么骗我!”慕冷睿步步紧逼,目光森冷可怖。

    “没有,慕大少,我怎么敢骗你……真的没有啊……”戴霜霖惊恐万状,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还说没有?你说你妈妈的手镯,是赝品?嗯?”

    “真的,我没骗你……当时我爸爸只疼爱雨潇的妈妈,怎么可能将祖传的东西交给我妈妈,给我妈妈那个,是赝品,是哄哄她安慰安慰她而已……”戴霜霖解释着,不住的后退。

    “你可知道欺骗我的后果?嗯?你若是说半点假话,下次这车,就直接从你身上碾过去!”慕冷睿蹲,直直的盯着地上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