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八十五章 失而复得
    “不敢……不敢,慕大少,我真的不敢说假话,真的不敢……”戴霜霖神情凄凄,就差叩头求饶。

    “量你也不敢!”慕冷睿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踱回到火红的迈巴赫上,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整个过程,戴雨潇都没有下车,她惊骇的不知所以,呆呆的坐在副驾驶座上。

    等慕冷睿上了车,调转车头,车再度快速的飞出去,她才晃过神来。

    “我以为你真的要撞死她……”戴雨潇心有余悸,抚着胸口说,惊魂未定。

    “撞死她,会脏了我的车……”慕冷睿的嘴角,扬起不屑。

    回到房间,慕冷睿将那个手镯放在桌面上,眉头紧锁琢磨着。

    戴雨潇盯着看了又看,真是神奇,它居然有一千多年的寿命:“照戴霜霖所说,这只应该是赝品,它偏偏是贡品,真是奇怪……”

    慕冷睿蓦地神色一凛:“我想到了,我说了,你别难过……”

    “难过?为什么难过?”戴雨潇不解的看着他。

    “这只手镯,是真正你家祖传下来的,它之所以在戴霜霖那里,那是因为,你大妈害死你母亲,但是留下了这手镯,据为己有!”慕冷睿分析着,观察着戴雨潇的神情。

    “这么说,这是我爸爸给妈妈的东西?这就是我妈妈一直珍藏的东西?”戴雨潇说着说着,眼中噙满泪水,仔细端详着那只手镯,仿佛它突然具备了生命,对她具备不可言喻的吸引力。

    “我都说了,你别难过。”慕冷睿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这个女人一哭,将他内心最柔软的位置触动。

    戴雨潇的泪水,扑簌簌落下来,娇嫩的脸颊上,划出两道泪痕。

    “别哭了,我们终于发现这条线索,你应该开心才是。”慕冷睿将她揽在怀中,安慰着。

    这时候的慕冷睿,让戴雨潇有了东方靖一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温柔体贴,而不同的是,她的心怦然乱跳,根本平静不下来。

    “你的妈妈,和那个所谓的情人,是如何认识的?”慕冷睿问。

    “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在靠海的一个小镇上,不过我从来没去过。”戴雨潇依偎在他怀里,柔弱的答。

    “好的,我们后天就去那个小镇……”慕冷睿挑起她一缕头发,放在鼻尖轻嗅,一股迷人的清香,像是莲花的清香。

    “后天?这么快?你的伤还没好……”戴雨潇从他怀中仰起头,眼神关切。

    “快?本来我想明天就出发……但是明天,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更重要的事情?”戴雨潇想不到,线索都已经找到了,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暂时保密——”慕冷睿神秘兮兮的,在戴雨潇头上吻了一下,走进浴室。

    第二天中午,戴雨潇正在用午餐,消失了一上午的慕冷睿,突然出现,冷冷的甩给她一个小盒子。

    戴雨潇打开一看,是她那只绿手镯,“你把它拿过来做什么?我已经收好,这是我妈妈的东西,不能乱放。”

    “今天,我们得把这手镯还回去。”慕冷睿冷冷的盯着那个小盒子。

    “还回去,我不!这本来就是我妈妈的东西,凭什么还回去!”戴雨潇不依了,将手镯紧紧护起来。

    “真是妇人之仁!不还回去,戴霜霖和你大妈发现了端倪,我们还怎么查案?真是蠢!”慕冷睿更加阴冷的,一副嫌弃的神情。

    “我……不舍得……”戴雨潇还是不舍得放开手。

    “算了,你不舍得,我不查了。”慕冷睿冷冷的要走开。

    “别……我舍得……”戴雨潇将手镯放回到小盒子里。

    “走!我们现在就去还手镯!”慕冷睿转身下楼,戴雨潇紧跟其后。

    当慕冷睿驾着火红的迈巴赫载着戴雨潇出现在戴家宅院门口,门卫惊讶的瞪大双眼,口齿都变得不清楚:“二……,您回来了?”口气前所未有的恭敬。

    戴雨潇和慕冷睿,直接来到戴霜霖房门前,敲门。

    “我说了不吃饭!没听到吗,烦死了!”戴霜霖发脾气的声音。

    慕冷睿不出声,继续敲。

    “烦烦烦,烦死啦!”戴霜霖暴怒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

    “嘭”的一声,门打开了,怒容满面的戴霜霖刚要怒骂,看到倚着门框站立的慕冷睿,一脸玩世不恭的看着她,腿一软,赶紧抓住门把手,才没跌倒在地上。

    “慕大少……你怎么来了……”戴霜霖见慕冷睿,简直见阎王一样,而这个活阎王,怎么总是光顾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想躲都躲不掉。

    “我来了,不欢迎?昨天你到我家,今天,我来回访。”慕冷睿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个一脸惊恐的女人。

    “慕大少……我真的没有撒谎,那个祖传的小盒子,就在我屋内,我现在就拿给你看,我妈妈的手镯,真的刻着名字……”戴霜霖转身就要进屋,想要拿小盒子出来,给慕冷睿检验以证明她没有撒谎。

    戴雨潇紧张起来,如果她发现手镯不见了,那她岂不是前功尽弃。

    “免了,我对你们家的什么祖传手镯不感兴趣……听说,你抢了雨潇的床?”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人心底发毛。

    “不……是!”戴霜霖想撒谎,却又不敢。

    “今天她回来,看看她的床,有没有被你们弄坏,不介意吧?”慕冷睿眼神瞥向戴雨潇,戴雨潇相当配合的奉上适时的微笑。

    天知道,她听到这句话心里有多恶心,那张床,早被戴霜霖玷污了,她哪里有心思看,恨不得将它大卸八块才对。

    “不介意,不介意……屋里请,屋里请……”戴霜霖闪开,让戴雨潇进屋。

    戴雨潇心领神会,即便不情愿,也要走到她屋里去,以大局为重。

    她走到屋内,眼神瞟向床头柜上,小盒子还在,瞥了一眼门外,戴霜霖战战兢兢的看着慕冷睿,根本顾不得看她。

    她赶紧将小盒子拿过来,打开,将手镯放进去之前,还是忍不住难舍,仔仔细细端详好久,这毕竟是她母亲留下的东西,没传到她手中,偏偏到了戴霜霖这里,真是造化弄人。

    “霜霖,你们在做什么?”门外,传来父亲戴正德的声音。

    戴雨潇一惊,手镯差点掉地上,她慌忙将手镯放在小盒子内,在床头柜上原样摆好,走出门去。

    “爸爸……”戴霜霖喊了一声,却也说不出什么。

    戴正德走到近前,一眼看到了穿着休闲装的慕冷睿,平日里只见他穿正式服装,这么休闲的打扮,还是第一次见。

    “慕大少,怎么有兴致来访?如果事先通知一声,我好事先准备一下……”戴正德走上前,大力的握了一下慕冷睿的手。

    “客气,客气,我今天只是陪雨潇来看看她的床。”慕冷睿邪笑着,将床字咬音很重。

    “霜霖,雨潇的床,怎么在你屋里?”戴正德故作惊讶的,全然忘记了,是他帮腔让戴霜霖堂而皇之的抢走了戴雨潇的床。

    “呀,霜霖,你的脸是怎么了?”戴正德看到戴霜霖脸上红肿的手指印。

    “我……自己打的……”戴霜霖慌忙捂了脸,怯怯的瞄着慕冷睿。

    “为什么自己打脸?”戴正德追问。

    “美容老师说,每天自己拍打脸庞,有助于美容……我不小心……打肿了……”戴霜霖支支吾吾的,眼中闪着泪光。

    慕冷睿一直饶有兴味的邪笑着,盯着她红肿的脸。

    戴雨潇已经走出来,给慕冷睿使个眼色。

    “好了,雨潇看完她的床了,已经被你们弄脏了,她也不想要了,既然你没床用,就送给你……”慕冷睿揽住戴雨潇的肩,没跟戴正德告别,就往外走。

    而戴雨潇,机械性的随着他走,回望了一下父亲戴正德。

    而父亲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戴霜霖红肿的脸上,根本没看到她一样。

    这样忽视她的父亲,让她忍不住,又是一阵黯然,毫不留恋的,随着慕冷睿离开她的家。

    出了戴家,慕冷睿丢给戴雨潇一个小盒子,漫不经心的示意她打开看。

    戴雨潇一看,还是那个午饭时候给她看的小盒子,撇撇嘴又丢回去:“空空的盒子,给我做什么。”

    这个慕冷睿,分明是刺激她,知道这盒子是空的,她的手镯还回去了,又到戴霜霖的屋内了,还偏偏拿这个小盒子引她伤心。

    “不看是吗?可别后悔。”慕冷睿打开车窗,想把小盒子丢到窗外。

    “停,我看!”戴雨潇觉得不妥,将小盒子抢回来,打开一看,黯淡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居然就是她的那只手镯。

    “天啊,你怎么做到的?你会意念移动法,特异功能,又取回来了?”戴雨潇不可置信的,将手镯捧在手心,生怕一不留神就会不翼而飞。

    “真是蠢!这都猜不到!”慕冷睿轻蔑的扬起眉。

    “我知道了,你消失一上午,就是为了找一个一模一样的手镯?”戴雨潇恍然大悟的。

    戴雨潇不由得感动起来,这个男人,还真细心,没想到自私冷酷的他,还有这么温情的一面。

    她不由得一阵心动,在那张英俊的侧脸上,印下轻轻一吻。

    慕冷睿的手一抖,差点从方向盘上滑落,这可是戴雨潇第一次,主动吻他。

    他阅人无数,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只是轻轻一吻,就会让他差点失态。

    他赶紧握住方向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内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异样,不仅仅是感官上的,更是心理上的。

    戴雨潇没发现他的异样,拿着那只失而复得的手镯,左看右看,爱不释手,仿佛里面倾注了母亲的生命,才至于如此亲近。

    “戴霜霖,不是说那只是赝品麽?那么我就给她一只赝品,成全她,哈哈哈哈哈哈哈!”慕冷睿邪魅的大笑。

    戴雨潇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机智聪明,也感激这个男人的用心,他是真的,在用心帮助她,兑现他的许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