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八十七章 海上作孽
    “小美人儿,别动——你可刚从阎王殿里晃了一圈回来,乱动的话,小鬼会舍不得将你放走的——”痘疮脸上,呲牙咧嘴的笑。

    戴雨潇这时候才感觉到身体各个关节都止不住的疼痛,浑身像要散架一样,稍微一动就有支撑不住的感觉。

    “这是哪里?你要做什么?”戴雨潇双手护在胸前,警觉的问。

    她分明记得,是两个老渔民救了她,她还记得那个老妇人慈祥的笑容。

    怎么?她就落入了这个龌龊男人手里?

    她环视着这个房间,虽然破旧,可还算是整洁,泥土地面上,没有一点碎屑或者垃圾,掉漆的斑驳不堪的桌面上,也擦拭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而屋内,有一种咸腥的味道,似乎是晒干的海鲜味道。这味道让戴雨潇很不舒服。

    “这里是我家,你说,我要做什么?”痘疮脸呲着黄板牙,大手又伸过来,伸向她护在胸前的手臂。

    “啊!救命啊!”戴雨潇一边闪躲,一般惊恐的喊叫着。

    痘疮脸伸手将她的嘴紧紧捂住,又是一股说不出的咸腥味,戴雨潇拼命甩头,却怎么都摆脱不了那只咸腥味的大手。

    痘疮脸,随手扯过一条破旧的布,封住戴雨潇的嘴。

    不仅如此,还扯开戴雨潇的手臂,将她的手臂,和腿脚都捆绑在床脚上。

    戴雨潇只能呜呜的怒喊着,黑瞳喷火的怒视着那张丑恶的痘疮脸。

    痘疮脸看着被绑在床上动惮不得的美人儿,一阵淫邪的笑,仿佛对他的杰作很是满意。

    他臭烘烘的嘴唇,贴近了戴雨潇被破布蒙起来的唇瓣,即便是这样,他也不肯放过,他铁了心的一亲芳泽,尽管隔着一块破布。

    那臭烘烘的味道,隔着破布都闻的到,戴雨潇的胃一阵痉挛,她使劲别过脸去,不想看到那张丑恶的脸,想远离那张臭烘烘的嘴。

    而痘疮脸怎么可能放过她,两只大手,用力将她的头扳正,臭烘烘的嘴又贴近来。

    “呜呜——”戴雨潇使劲摆头,绝望的呜咽。

    此刻的她,多么后悔,在直升机上,为什么要求慕冷睿打开舱门。

    慕冷睿不知去向,而她,虽然大难不死,却落入这样龌龊的人手里,生不如死。

    “天杀的!你要做什么!”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戴雨潇睁开眼睛,救她的那个老妇人,挑开门帘冲进来,急急火火的拿起墙角的扁担,对着痘疤脸一阵抽打。

    痘疤脸吃痛的连连闪躲,却死活不肯退出去,目光还贪婪的停留在被捆绑的戴雨潇身上。

    “天杀的!你给我滚出去!她可是只白天鹅,你这癞蛤蟆,想都别想!”老妇人一边用扁担打,一边怒骂着。

    痘疮脸被打的急了,一把将扁担夺过来,恼怒的吼:“婶娘!你怎么向着外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答应我爹娘把我养大,可是一直没给我讨媳妇!”

    老妇人,叉着腰,怒斥:“就你这赖皮样,哪个姑娘家肯嫁你!想讨老婆,就拿出个男子汉的样子来!”

    “不行!这个美人儿,我要定了!咱们全村里,都没一个像她这么标致的!”痘疮脸一把把老妇人推倒在地上,又对捆绑着的戴雨潇动手动脚起来。

    戴雨潇惊恐万状,本来燃起来的一点点希望,又破灭,这个老妇人,怎么会是身强力壮的痘疮脸的对手。

    而这个痘疮脸,也太无耻,难道在他的婶娘面前,就色胆包天的动手动脚?

    而且,从他迫切的样子看来,他想要的,不只是动手动脚那么简单。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戴雨潇的心,陷入谷底,痘疮脸的手每落到她身上一次,她的心就沉陷几分。

    “天杀的,你这是作孽,快停手!”老妇人从地上爬起来,抄起扁担,又朝痘疤脸痛打过去。

    “你这个老不死的!”痘疤脸急了,将扁担一抽,从老妇人的手中抽出来,再一送,扁担戳到了老妇人的小腹,老妇人吃痛的跌倒,半天爬不起来。

    “作孽啊作孽!”老妇人浊泪纵横,捂着小腹咒骂着。

    这下没有障碍了,痘疤脸狞笑着,走向惊恐万状的戴雨潇。

    戴雨潇拼命的挣扎,而每一次挣扎,在痘疤脸眼中,都是一次更致命的挑逗。

    痘疤脸起来,脸上的每一颗痘痘都精神抖擞,扑扑的跳动着给他助威。

    “混账小子,你想做什么?你敢做出这大逆不道的事,老子砍了你!”一个老汉冲进来,手里举着一把锋利的菜刀,对着痘疤脸一阵挥舞。

    再色胆包天,他也得把性命放在首位,看到那锋利的菜刀,忍不住胆怯,跳窗而逃。

    老汉搀扶起地上的老妇人,两个人一起将戴雨潇身上的布条解开,连连道歉:“对不起啊姑娘,让你受惊了,那是我不争气的侄儿,他父母不在了,我们也没管教好,唉……”

    “老人家,不要紧,还要多谢你们救我,不然的话——”戴雨潇连忙道谢,她心有余悸。

    “姑娘,你肚子饿了吧,不嫌弃的话,我盛一碗粥给你……”老妇人走出去,用大瓷碗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米粥进来。

    戴雨潇真的感觉饿了,一口气将粥吃个精光,吃完精神好了很多,感激的看了看慈祥的老妇人。

    “姑娘,够吗,不够我再盛一碗给你,好吃的没有,米粥管够!”

    “老人家,不要了,谢谢你,我吃饱了。”戴雨潇才意识到刚才吃的很急,有点失态,脸红了起来。

    “姑娘,你好好歇着,我和老伴还得出海,渔家,就得靠海过日子——中午,我们赶回来做饭给你。”老妇人将空碗拿走,嘱咐着。

    一听他们要走,戴雨潇慌神了,她真的很怕,那个痘疮脸再回来,根本就没处可逃。

    她扯住老妇人的衣袖,央求着:“老人家,带我一起出海吧,我好怕那个人回来,你们又不在,我……”

    “姑娘,不是我们不肯带你去,海上日头大,你白皮,怕你受不了啊——”老妇人解释着,指指她晒得黝黑的皮肤。

    “老人家,我不怕,你们就带我去吧。”戴雨潇央求着。

    戴雨潇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小渔船,铁皮制成的,船舱很小,放满了捕鱼用的东西,渔网鱼兜之类。

    她也只能坐在船舷边上,赏着海景,看两个老人家捕鱼。

    海上的太阳,确实很大,强烈的阳光打在海面上,映得蓝汪汪的海水炫目夺人,映得她只能眯了双眼。

    海风很是清爽,吹拂起她长长的发丝,很是惬意。

    中午时分,戴雨潇干渴的受不了,老妇人递给她一瓶水,她一会就喝个精光。

    老汉已经煮好饭菜,白米饭,清蒸鱼上洒了葱花,还有一个油焖大虾。

    戴雨潇没有胃口,勉强剥了两只虾,吃了一点点米饭。

    吃着吃着,她就感觉到一阵阵头晕,眼皮重重的压下来,让她睁不开眼睛。

    她用力支撑着,却眼睁睁的看着两个老人家,饭碗落到船板上,他们一头倒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饭菜里有毒?戴雨潇用力支撑着,好在她吃的少,浑身软绵无力,却也没有晕厥过去。

    哗啦啦一阵水声,一双手攀住船舷,戴雨潇惊叫着,可声音就卡在嗓子眼,发不出声。

    船舷上出现一张湿漉漉的脸,凌乱的头发上还湿答答的滴着水。

    又是他,戴雨潇一阵惊悸,船舷上的那张脸,就是那张丑陋无比的痘疮脸。

    痘疮脸爬上船,呸的朝海里吐了一口口水,抬脚将两个老人家狠狠踢了几脚:“***,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害得老子在水下钻了一个上午!净坏老子的好事!”

    发泄一番,嘿嘿淫笑着向扶着船舷的戴雨潇走过来,“小美人儿,要想得到你,还真要动点心思,要不是我提前在水里放了药粉,这两个老不死的,还在碍眼!”

    说完,还不解气,又朝老汉身上踢上几脚。

    他蹲下来,手触碰着戴雨潇的脸,“小美人儿,你真不该跟他们出海,瞧这细皮的,晒伤了可不好,哥哥我给你遮遮阳!”

    他将整个身体覆盖上来,戴雨潇一阵胸闷,可是喊也喊不出,浑身软绵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大手,伸向她胸前的纽扣。

    “混小子!你要做什么!”老汉被他猛踢了几脚,清醒过来,支撑着身体朝这边爬过来。

    他死死的拽住痘疮脸的脚,因为药物的作用,根本站不起身,也拿不起任何武器保护戴雨潇,只能拖住痘疮脸的脚。

    被拖住脚的痘疮脸,不耐烦的蹬蹬脚,可是没摆脱,一气之下,狠狠的一脚踹到老汉的脸上,老汉吃痛的一松手,脸已经红肿起来。

    “又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多管闲事!”痘疮脸从戴雨潇身上爬起来,拖住老汉的脖颈,往船舷边上推。

    “混小子,你要做什么!”老汉没有力气的挣扎着,质问着。

    “老不死的,坏我好事,我把你丢海里喂王八!”痘疮脸恶狠狠的,死命的拖拽着老汉的身体。

    “住手……”戴雨潇微弱的说,手抬起来想制止,又无力的落下。

    “小美人儿,你心疼了?给这个老不死的求情?”痘疮脸狞笑着,暂时停手。

    “你别……伤害老人家……我愿意陪你……不反抗。”戴雨潇费力的说。

    “真的?”痘疮脸目露精光,格外兴奋,朝戴雨潇走过来。

    “别啊,姑娘,你别搭理这个混小子,他就是个混蛋!”老汉浊泪纵横。

    “我愿意陪你,但是……你要把船开回去,我不想在船上,不习惯……”戴雨潇担心在船上,即便她答应了这个痘疮脸,他如果还是翻脸将两个没有反抗能力的老人家推下海,那简直易如反掌。

    既然要救他们,就得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去,到了岸上,到了人多的地方,就算痘疮脸为难她,也不能再对两个好心的老人家怎样。

    “你骗我!到了岸上,你反悔怎么办?”痘疮脸不相信她,恶心的大手捏住她的皓腕。

    “你可以,再灌一些药粉给我……这样,我就逃不掉……”戴雨潇,以这种等同于自杀的方式,营救两个救过她的老人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