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八十九章 白马王子
    “老人家,你们先别走……”戴雨潇唤住刚想离开的两位老人家。

    慕冷睿眼眸中星光闪烁:“怎么?你对我给他们一百万不满意?那给他们两百万。”

    “不是……我想问问他们小镇上的情况……”戴雨潇支撑起身体,挣扎着想下地。

    “,,你可别下地,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有什么用得着我们两个老家伙的,支唤一声就行……”老妇人上前,走到戴雨潇床前,阻止她下地。

    戴雨潇笑笑,脸色苍白,整个人虚弱不堪,下地确实困难:“谢谢你,老人家,我想跟你打听两个人,沈梦琴,和柳源,你听说过这两个人吗?”

    “沈梦琴,和柳源?知道啊,何止听说过,整个小镇都知道这两个人呢,一个小提琴家,一个画家,都是我们小镇的骄傲呢,沈梦琴,就经常站在海边上拉小提琴,那声音,美的海鸥都停下来……”老妇人眼睛泛光,眉飞色舞的介绍着沈梦琴的故事。

    听着老妇人的介绍,戴雨潇面前浮现出一幅画面,当年的沈梦琴,她的母亲,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飞扬着,落日的余辉里,琴音袅袅,雪白的海鸥围绕着她飞舞,她整个人,像天使一样美丽……

    “老人家,你知道沈梦琴还有什么亲人在小镇上吗?”戴雨潇满怀期待的问,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她从来没回过这个地方,这个她母亲长大的地方,血脉相连的地方。

    “她啊,还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哥哥……”老妇人说。

    “太好了!你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吗?能不能现在就带我们过去?”戴雨潇欣喜的支撑起大半个身体,苍白的脸上泛出了兴奋的红晕。

    “本来他们这镇上有一栋非常漂亮的房子,还有一辆车,你们四处转转,这里最漂亮最大的那栋房子,就是他们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母子俩搬到山上去住了……可惜了那么好的房子……车子都已经掉漆了,这么多年……”老妇人一阵唏嘘。

    “最漂亮的房子?沈梦琴家境很好?据我所知,家境并不好啊……”戴雨潇秀眉轻瞥,她印象里,大妈总是排挤她们就是因为她家里穷困,哪里来的那么漂亮的房子?

    “本来沈家家境是不好的,有一次沈梦琴在海边拉琴,遇到一个有钱人,那个有钱人出钱给他们盖的漂亮房子,至于那车,是后来有的,我就不清楚了……”

    遇到一个有钱人,那应该就是父亲戴正德,以他的能力,在这小镇上盖所房子,可是那个年代,买车子的人还不多,而且在当初的这个小镇,并没有开车的必要,怎么还送了车子给她的家人?

    戴雨潇将这个疑问放在心底:“老人家,你最后一次见沈梦琴和柳源是在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是在十八年前,沈梦琴和柳源本来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但是遇到那个有钱人后,就变心了……跟那个有钱人走了,再也没有了消息。”老妇人讲述着故事,反问道:“,你是沈家的什么人?”

    “我是沈梦琴的女儿……”戴雨潇轻咬着唇,脸一红,因为老妇人说道,她母亲因为遇到有钱人变心,有攀附权贵白金的嫌疑。

    “啊,难怪呢,我看你这么眼熟,这样看起来,跟你母亲还真像呢……,你可别误会啊,我没有贬低你母亲的意思,她是个好姑娘,心肠特别好,如果不是因为特殊情况,肯定不会见异思迁的……”老妇人连忙弥补她刚才说过的话。

    “嗯,没事的,老人家,你知道她的家人具体在山上的什么位置吗?我想去看看他们……”戴雨潇双眸噙泪,她失散多年的家人,让她如何不心疼。

    “这我就不清楚了,这小镇上的所有人,都不确定他们在哪一个角落,只是隔一段时间,她的哥哥沈梦源会下山来买东西回去……”

    “那好吧,谢谢你老人家,你和老大爷回去休息,如果有事,我再去拜访二老。”戴雨潇客客气气的将两个人送出门。

    他们走后,她愁眉紧锁,她看到了那座山,那么大的一座山,该从哪里找起呢?

    “你是不是在想,那么大的一座山,该到哪里找?”慕冷睿打断她的思维,唇角勾起温柔的笑。

    “啊,你怎么知道!”戴雨潇心里惊讶,这个慕冷睿居然能洞察她的心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放心,不管山多大,我都会陪你找……”慕冷睿将她揽在怀中,轻吻她的额头。

    戴雨潇闭上眼睛,他的吻,有平复心绪的功效,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你先休息几天,养好身体,我们就上山,找你的家人。”慕冷睿柔声细语的安慰。

    这时候的慕冷睿判若两人,给戴雨潇的感觉大有不同,不管从衣着打扮,还是脸色,都透着一种亲和力,让她不能自拔,她越来越依恋他的怀抱。

    这样温暖的怀抱里,她沉沉睡去,睡得恬静安逸。

    慕冷睿等她睡着后,才离开房间,吩咐等候在门口的余管家,看他有没有办法找更多的人搜山。

    “大少爷,刚才我就找过了,但是山上有毒蛇,他们都不愿意去……”余管家面有难色,他也没想到靠海的山上,居然有毒蛇。

    “毒蛇?好了,余管家,你赶回慕家吧,家里有很多人需要你照应,我短时间内回不去。”慕冷睿也没想到山上居然有毒蛇,这样看来,只有他和戴雨潇两个人前往。

    第二天,戴雨潇经过一夜的安睡,看起来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她慵懒的伸伸小蛮腰,舒展舒展手臂,走到明亮宽大的窗前。

    他们住的,是靠海的一家宾馆,虽然不大,倒是干净整洁,幽静惬意。是这个小镇上最好的一家宾馆。

    透过窗户,能看得到一望无际湛蓝的大海,看得见银白色的沙滩,和时而低空滑翔,时而高高盘旋的海鸟。

    这里的沙滩很是奇怪,居然是银白色的海沙,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泽。

    湛蓝色的海洋,阳光下,像是一颗巨大的蓝宝石,梦幻而幽深的流光溢彩,美丽的,像是遥远的神话传说。

    “这里好美啊,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戴雨潇期盼的眼神看着慕冷睿,过过来攀住他的手臂。

    “不行,你现在还这么虚弱,不能出去!”慕冷睿冷冷的拒绝,打落攀在他手臂上的手。

    “求你了,带我出去吧,我答应帮你圆一个心愿,什么心愿都可以,好吗?”戴雨潇满眼的恳求,看起来楚楚可怜,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着,说不出的诱人。

    “你说的?什么都答应?”慕冷睿邪笑着,在那张樱桃小口上吻下去,霸道的探入,卷挟起芳香四溢的丁香小舌,用力的shunxi。

    “唔……”戴雨潇的惊呼,被他霸道的吞噬,只剩下一双小手来回飞舞。

    吻了许久,戴雨潇眼神迷离,慕冷睿一热,忍不住欺压过来。

    戴雨潇感觉他身体的变化,慌忙闪躲,胸部剧烈的起伏。

    “刚才还说……什么都答应我,这么快就反悔了,没诚意……”慕冷睿斜视着她,对她闪躲的行为格外不满。

    “我……”戴雨潇哪里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脸红的像苹果。

    “算了,我慕冷睿不稀罕勉强你,走吧……”他大大咧咧的走在前头,似乎很大度的样子,一脸的傲气逼人。

    勉强?不稀罕勉强?听到这句,戴雨潇简直要吐血。

    这个男人,难道忘了是谁霸道的夺去了她的第一次?还囚禁了她将近两个月!现在说不稀罕勉强,在她身上肆虐的时候怎么就忘记了?还录下了视频屡屡逼迫她?

    这些他都忘记了?真是个记性很差的男人!这个混蛋!戴雨潇在心中咒骂着,却不敢出声,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这一天,刚好赶上海会,海滩上有形形色色的节目,还有各色小吃。

    这让两个年轻人兴奋无比,宁静的小镇,变得热闹非凡,服饰夸张耀眼,这时候红衣绿裤丝毫不觉得刺目,反而更为这个小镇增添了几分喜气洋洋。

    “呀!你看,那个人真的会喷火!”戴雨潇兴高采烈的,看着一个赤膊的人在表演喷火,非常好奇,那个人的嘴巴里放了什么东西,居然呼呼的就喷出火苗来。

    “都是些小把戏,有什么好看的?”慕冷睿冷冷的,对这些把戏都提不起兴趣,手插在裤袋里,被戴雨潇拖拽着往前走。

    “看呀!这匹马好漂亮,我要骑一下!”戴雨潇看到一匹雪白的马,很是温顺的样子,主人牵着缰绳抽打它还低眉顺眼的,不闪不躲。

    “这匹马多少钱?”慕冷睿走到白马主人面前,冷冷的问。

    “骑十分钟二十块钱,先生。”白马主人停止抽打,生意来了,自然满面含笑。

    “我问你这匹马多少钱……”慕冷睿倨傲的,冷傲的神色让他在人群里显得突兀。

    “这匹马,我不卖的,我还要靠它赚钱。”白马主人终于听懂了他的意思,换了一种爱理不理的神色,以为慕冷睿诚心捣乱,牵起白马想走往别处。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慕冷睿的语气里,傲慢无礼。

    而这句话格外的具有威慑力,白马主人停下脚步,看着这个傲慢无礼的年轻人。

    慕冷睿“啪”的甩出厚厚一叠钞票,丢在白马主人怀里。

    白马主人冷不防怀里多了那么厚厚的一叠钞票,惊诧万分,那是多少钞票啊,据目测,能买十匹马也不止,他四处看看,慌忙将钞票揣在衣服里,将缰绳交给慕冷睿。

    慕冷睿,牵着那匹白马,向等候在一旁的戴雨潇走过来。

    戴雨潇紧闭着唇,眼神惊诧,这个男人,就像电影里的骑士一般,雄姿英发的走来,真是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白马王子。

    慕冷睿翻身上马,一抖缰绳,在人群里奔腾起来,人们纷纷闪躲,为他的马让出一条路。

    而他丝毫不控制速度,直刺刺的向戴雨潇冲过来,白马奔跑的蹄下,银白色的细沙飞扬。

    戴雨潇惊诧的站在原地,没有了思维,她不知道为什么慕冷睿变得如此杀气腾腾,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慕冷睿飞马上前,一俯身,将呆立在原地的戴雨潇拦腰抱起,稳稳的放到马背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