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九十四章 邪魅的克星
    “冷睿!”戴雨潇半晌才回过神,自己都不敢相信,是她,将那个捕鱼汉子打入海里。

    她惊恐的将沾了血迹的铁棍丢到一旁,连忙解开慕冷睿颈上的绳索。

    慕冷睿大口的呼吸,颈上被勒出一道深深的凹痕,终于,脸色还是胀的通红。

    戴雨潇拥住他,放声痛哭:“冷睿,你不能死!不能死!”

    “别哭了,我不是没死吗?”慕冷睿深深的吸一口气,爬起身来,倒了一碗水喝下去,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蠢女人!这下你知道了?人心险恶!”慕冷睿冷冷的,自顾自的开船。

    “我……没想到,他有老婆,还有三个孩子……”戴雨潇低下头,不敢看他,她怎么会想到,这个捕鱼汉子居然凶狠到这种程度,不是人性本善吗?

    “他说有八个孩子,你信吗?”慕冷睿目光阴冷。

    “不信!怎么可能有八个孩子呢?”戴雨潇快速的接答。

    “八个你不信,三个你就信了?真是蠢!”慕冷睿好气又好笑。

    “我……错了……”刚刚经历了那么大的凶险,戴雨潇双眸闪着泪光,她吓坏了,如果慕冷睿真的死了,那个捕鱼汉子将对她怎样,可想而知。

    “好了,算了,这次你还算勇敢,将功抵罪。”慕冷睿总算原谅了她。

    到了岸边,戴雨潇疲惫不堪,一下船就往宾馆的方向走去。

    “回来,你赚的钱,不要了?”慕冷睿喝止住她,将大锅扣住的钱袋子拿出来扬扬,提醒戴雨潇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戴雨潇回转身来,跑步上前,去拿那个钱袋子。

    有人比她快,扑通一声跪倒在慕冷睿面前,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同样的皮肤黝黑,身材臃肿,慕冷睿皱起眉头。

    “这船是我家的,你们把我老公怎么样了?”看来,这是捕鱼汉子的老婆。

    “他死了!”慕冷睿冷冷的说,戴雨潇瞠目结舌,她本来使劲给他使眼色,让他编个谎话,谁知他直接就说,捕鱼汉子死了。

    “啊?死了?怎么死的?让我们娘几个怎么办啊……”妇女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她的身边,多了三个孩子,穿着破旧不堪的衣衫。

    “我打死的!”慕冷睿丝毫不避讳,目光阴冷。

    “为什么打死我老公……你们好狠毒……我要报案!”妇女拖着三个孩子,站起身要走,似乎真的想去报案的样子。

    “给你!”慕冷睿将装满百元大钞的钱袋子丢到妇女怀里,睥睨的眼神。

    妇女接到钱,看到那么多的钞票,立刻停止哭泣,可是还不死心,这个人一出手那么大方,应该再多要些钱才是,想到这,又号啕起来:“我可怜的老公啊,我要给你申冤,不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啊……”

    “你去申冤!我保证,你一毛钱都拿不到!”慕冷睿面无表情的,言语间有强大的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

    妇女立刻停止号啕,拿着钱袋抱在怀中,带着几个孩子离开。

    戴雨潇看着妇女带着几个孩子的背影,叹口气,似乎是怜惜的样子。

    “看到了吗?你赚的那些钱,先是惹了祸端,然后死里逃生,又要用这些钱善后,到头来,一分钱都没赚到,还受惊一场!”慕冷睿冷蔑的,大踏步向前走去。

    戴雨潇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头都不敢抬。

    第二天一早,戴雨潇和慕冷睿相约出门,他们计划好,在全镇范围内转悠一圈,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

    戴雨潇出了宾馆,向等候在宾馆附近的出租车招手,回头找找,慕冷睿却不见了踪影,只能告诉司机稍等一下。

    她心中暗想,这个男人,本来跟在她身后的,这会怎么突然就不见人影,不管去做什么,总该跟她打一声招呼,就这样凭空消失,真是故弄玄虚。

    戴雨潇等了好一会,站的腿脚发麻,敲敲车窗,想让司机打开车门,她先坐进去休息一下,一边休息一边等慕冷睿。

    司机刚刚打开车门,戴雨潇低下头,俯,刚想钻入车内,身后传来一阵强劲的风,然后是铿锵有力的马蹄声。

    她准备回头看的时候,身体突然腾空,她惊叫一声,眼前天旋地转,等晃过神来,已经稳稳的坐在马背上,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这个男人,唇角勾起似笑非笑,还能是谁,当然是慕大少爷慕冷睿。

    “这么优美复古的小镇,坐车太破坏美景,今天,我们就骑马逛遍这小镇!”慕冷睿一抖缰绳,白马四蹄跃动,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奔腾起来。

    一阵悦耳的马嘶,将戴雨潇唤醒过来,慕冷睿,又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慕冷睿神情倨傲,时不时的将马鞭甩响,怀中拥着绝色美人戴雨潇。

    无疑,这两个人,又成了这个小镇的亮丽风景,行人纷纷让路,追随而来的,都是艳羡无比的眼神。

    这个小镇,还沉浸在海会的节日气氛里,到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而这丝毫不影响这小镇的静谧。

    小镇上的店面,都是清一色的墨染牌匾,不像城市中的霓虹灯彩,门上悬挂的,还是红红的灯笼。

    大部分建筑,是木质的门框门窗,推开一下,就吱呀作响,仿佛在奏响古朴的乐章。

    戴雨潇,没想到,她的母亲就在这样优美的小镇里出生,而这样优美静谧的地方,她却第一次踏足,颇感相见恨晚。

    马蹄叩打在青石板路上,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在幽静的小巷里回响。

    “冷睿,你看!那么漂亮的房子!”戴雨潇在马背上,惊喜的喊叫。

    那栋房子,白色的底色,却是红色的屋顶,原来,海边的那家宾馆,是模拟这栋镇上最漂亮的房子建造的。

    不同的是,这栋房子的白色,全部是乳白色的汉白玉砌成的,而宾馆的白色,只是在墙壁上贴满了白色的瓷砖。

    这栋房子的白色,浑然一体,大气而不宣扬,气派而不嚣张。

    而红色的房顶,屋角巧妙的翘起,还雕了展翅欲飞的雪白海鸥,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这样美丽的房子,高贵典雅,又不失古朴自然,不要说在小镇上,就是在繁华喧嚣的城市里,也是独树一帜的建筑。

    “好房子!”慕冷睿也忍不住赞叹,这个住惯了豪宅的慕大少爷,对这房子都赞叹有加。

    这栋房子只有三层,不高不低,太高会显得过于张扬,而过低会显得猥琐,只有三层,恰好合适,

    围墙也是仿古似的,在墙体上有花朵形状的镂空,墙体并不高,只有一人高。

    “冷睿,我想进去看看!”戴雨潇说完就想跃下马背。

    慕冷睿抢先一步跃下马背,很绅士的将戴雨潇抱下马背。

    脚刚落地,戴雨潇就迫不及待的攀墙,虽然墙体并不高,而她爬上去也不容易。

    当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墙顶,坐在上面小憩的时候,却看到慕冷睿已经在房子的厅门前微笑着向她招手。

    “你怎么这么快?”戴雨潇很纳闷,没看到他爬墙,怎么还抢先一步到了院内。

    慕冷睿邪魅的笑,指指木栅栏的院门,门还在轻微的晃动,显然,他是大大方方的从那个木栅栏门进去的,门根本就没上锁。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戴雨潇恼怒的问,可是心中明显的不服气,噌的一下从墙上跃进院内。

    “嗤啦——”裤脚被墙顶上的什么东西勾住,不小心扯掉一大截,一直到小腿的位置。

    “啊!”戴雨潇慌乱的捂住暴露的小腿,这条长裤,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慕冷睿爆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笑的前所未有的畅快。

    这个女人,除了会给他添麻烦,还给他制造了不少笑料,这次,尤其好笑。

    “笑什么?快过来帮我!”戴雨潇恼羞成怒,狠狠白了他一眼,很不满意他幸灾乐祸的神情。

    “我……哈哈哈哈……怎么帮你啊……”慕冷睿使劲忍住笑,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向捂着小腿的戴雨潇走过来。

    “把你衬衣给我!”戴雨潇杏目圆睁,毫不客气的命令。

    慕冷睿慢悠悠的不肯脱,一粒一粒的极其缓慢的解着纽扣,一边解一边欣赏戴雨潇的窘态。

    戴雨潇看他慢的不行,直接上来,走到他身后,扯住一个袖口,直接动手扒掉慕冷睿的衬衣。

    “戴二,你可是千金,怎么能做这么粗鲁的事情呢,青天白日的脱男人的衣服,成何体统……”慕冷睿故意装作震惊的样子戏谑,装的还很像,非常像一个被非礼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

    “少废话!快脱!”戴雨潇凶狠的命令,将他的戏谑当作肥皂泡。

    戴雨潇终于把他的衬衣脱下来,系在腰间,却根本遮不住小腿,然后缠绕在暴露的小腿上,虽然遮丑了,可这样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臃肿难堪。

    戴雨潇生气的将慕冷睿的衬衣丢在地上,还忿然的踩上几脚泄愤,似乎她的难堪,都是这衬衣造成的。

    慕冷睿也不生气,邪魅的笑着,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

    “发泄够了吗?你求求我,叫我一声好相公,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慕冷睿的唇角,勾起捉摸不透的笑。

    “不!我才不要你假装好心!”戴雨潇倔强的,转过身去,浅粉色的果冻唇嘟起老高。

    “真的不要?”慕冷睿走近一步,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让她闪躲。

    “不要!”戴雨潇将目光移往别处,故意不看这个邪魅的男人。

    “那好吧……我走了,你自己慢慢走哈,别着急……别再扭到了,戴二……”慕冷睿真的就不管她,向厅门走过去。

    这个混蛋,她只不过说的是气话,他还真的不管她了,真是可恶!

    戴雨潇很生气,却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再发脾气,只能暴露着一条小腿向前走去。

    谁知,她一个脚步不稳,真的就扑倒在地上,摔的膝盖生疼。

    “乌鸦嘴!你给我站住!”戴雨潇疼的呲牙咧嘴,这个邪魅的男人,真的是她的克星,咒什么来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