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九十六章 画中人
    慕冷睿掏出相机,将这辆车拍照,各个部位都清晰的拍下来。

    “我怎么没发现你带相机?”戴雨潇看他一副很专业的样子,表情严肃认真,脱口而出的问道,其实刚刚问完,就有点后悔。

    果不其然,又被慕冷睿狠狠的白了一眼:“只有蠢人才想不到,查线索,相机当然是必备的,这车,以后有可能是重要线索,当然要拍照,蠢!”

    拍完照片,他们才走到那栋漂亮房子的门前,厅门和院门一样,根本就没上锁,他们轻轻一推,门就吱呀一声,应声而开。

    奇怪的是,虽然外面的车上蒙了厚厚的尘,室内虽然没有一个人,却一尘不染,老妇人不是说根本没人住,她母亲的家人都搬到山上去了吗?这房间内,一尘不染,肯定是有人打扫过,是谁,还惦记着打扫这房间?

    房间内的家具,都是实木家具,散发出一种古朴的气息,而一层的房间,摆设大致相同,除了家具,就是有些发黄的字画镶裱在木框里,挂在墙壁上。

    到了二楼,是主人的卧室,和客房,摆了古朴的实木床具,床上都是空空的,没有人住,自然没有床品。

    到了三楼,除了一个卧室,和一个书房,其他房间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书房内的书架上还摆着很多书,书架上没有尘土,书本也是干干净净的,看来书房也被人定期打扫过,不然不会如此干净。

    两个人在书房内转了一圈,在一副画像前停下来,那是一副素描,一个女人的素描。

    画的背景是粗线条的大海,波浪微卷,从女人拂动的长发看,可以看出习习海风的吹拂。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素色的连衣裙,正在专注的拉着一把小提琴,看起来温婉细腻。

    “这个应该就是你的母亲……跟你……还真像……”慕冷睿抿着唇,看着画中的女人。

    “嗯,是的,那时候她好年轻,好美丽……”戴雨潇凝眉沉思,卷翘的眼睫毛被双眸中的液体打湿,不知道这幅画,是谁为她母亲画的,画的如此传神,一定倾注了不少心血。

    那幅画上的女人,眉目传情,栩栩如生,那种意境,不是相机可以拍摄出来的。

    两个人都被那幅画吸引,呼吸都小心翼翼,仿佛这幅画被注入了灵魂,若是不小心,这灵魂就会被他们惊扰的飘飞。

    他们正在看着那幅画愣神,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闪进来一个人,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比戴雨潇身高还要矮上几分,还胖乎乎的,像个矮冬瓜。

    “啊!”那个人却受了惊吓一般,似乎没想到这书房内有人。

    “啊!”戴雨潇也同时惊呼,因为她正在聚精会神的时候被人惊扰,本能的惊呼。

    而那个矮冬瓜,比她要惊讶的多,脸上还泛出了恐惧的神色:“啊!沈梦琴,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你别来找我……啊……”

    矮冬瓜边说边慌乱的摇摆着手,惊恐的看着戴雨潇,步步后退,然后猛的打开门,飞快的跑了出去,见鬼一样飞速逃走。

    慕冷睿看了一眼戴雨潇,神色一凛,快速开门,追了上去。

    矮冬瓜的腿再快,怎么可能快的过腿长他将近一倍的慕冷睿,没跑几步,就被慕冷睿扯住衣襟。

    那个人拼命挣脱,慌乱中,连外衣都脱了下来,扯掉外衣继续跑。

    慕冷睿将手中的外衣丢到一旁,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快走几步,直接绕到了矮冬瓜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他高很多的人挡住去路,矮冬瓜慌不择路,猛的打开走廊的窗想跳下去。

    “不怕摔死你就跳!这是三楼!摔不死的话顶多残废!”慕冷睿阴冷的,目光凌厉如刀,让人顿生凉意。

    矮冬瓜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来,无路可逃,颓然坐在地上。

    慕冷睿目光阴冷:“回书房去,我有话问你!”

    “不去,不去,那里面有鬼啊,有鬼……”矮冬瓜惊惶的摆手,坐在地上蹭着后退。

    “不去?我现在就把你变成鬼!”慕冷睿恶狠狠的说,语气森冷肃杀,目光阴冷的能穿透人的胸腔。

    “别杀我!别杀我!我去,我去……”矮冬瓜连滚带爬的回到书房门口,他更惧怕自己变成鬼。

    戴雨潇抱着双臂,等在门口,她知道这个人,肯定逃不出慕冷睿的手掌心。

    这个男人见了她,又是一阵惊恐,而看到照射进来的阳光打在戴雨潇身上,拖出长长的影子,确定戴雨潇是人不是鬼后,才稳定下来。

    这个矮冬瓜,见了她就像见了鬼一样,仓皇逃走,难道把她当成了画中的沈梦琴?可是,他为什么说不是他害死的之类的话,这其中必有蹊跷。

    矮冬瓜看看她,又看看那幅画,一副匪夷所思的神情。

    “你认识沈梦琴?说,你跟她什么关系?”慕冷睿冷冷的问。

    “我认识她,不过她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啊,你们别找我!”矮冬瓜连忙摆着手,戴雨潇和慕冷睿两个衣着不凡,气质超群,一看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可招惹不得。

    “不是你害死的?你怎么知道她是害死的?被谁害死的,说!”既然这矮冬瓜说沈梦琴是被害死的,肯定知道一些隐情。

    一般的人,都知道她是出车祸死的,这个男人居然说她是被害死的,从他这里,一定能够知道一些眉目,想到这,慕冷睿的目光更加阴冷,地狱阎罗一样的狠狠盯着这个矮冬瓜。

    “真的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先生,你放过我吧……”矮冬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连连求饶。

    “不是你,是谁?”慕冷睿看这个矮冬瓜如此胆小,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阳光下闪着寒光,他在矮冬瓜面前晃了晃,将他惊恐的眼神尽收眼底。

    “我也不知道是谁,真的不知道……”矮冬瓜看着那把晃来晃去的匕首,浑身发抖。

    “不知道?嗯?”慕冷睿将匕首在他脸上拂动几下,几根细小的汗毛扑簌簌落下来。

    “我真的不知道啊先生,知道我一定说,我真的不知道啊先生,你杀了我也还是不知道……”矮冬瓜动也不敢动,浑身发抖,面部表情却极度僵硬,生怕不小心扯动一根神经这匕首就毫不留情的在他脸上留个印记。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被害死的?嗯?”慕冷睿,在他脸上来回比划,试着刀锋。

    “是沈梦琴的哥哥,委托我每天来这里打扫卫生,但是最初几天,他在院内放了很多鞭炮,说是出横祸死的,要辟邪,他一边放鞭炮还一边说,梦琴别找他,不是他害死的……”矮冬瓜由于过度紧张,面部肌肉反射性的痉挛,看起来面部扭曲。

    “沈梦琴的哥哥?放鞭炮?”慕冷睿沉思了一下,这句话实在太令人寻思,不是他害死的,不是他害死的,别找他,别找他,难道沈梦琴的哥哥沈梦源知道更多的隐情,知道他妹妹是被害死的?

    难怪他们要搬到山上去住,这么漂亮的房子空着不住,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院子如此漂亮却没人敢打主意,是因为怕招惹了邪气上身带来灾祸。

    “嗯……他还请了法师来做法事超度亡灵……”矮冬瓜连连点头,看慕冷睿神色有些缓和了,心落回远处,紧绷的面部表情放松下来。

    “让你每天打扫房间,为什么不擦那辆车?”慕冷睿指的是,院内那台蒙了厚厚灰尘的车,如果每天擦洗,不会蒙了那么厚的尘土。

    “他不让我碰那辆车,他说不吉利……我以为他怕我把那辆车弄坏,也一直没动过……”矮冬瓜眼神飘忽不定。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扫这些房间的?又是什么时候看到那台车的?”慕冷睿问了两个关键性的问题。

    “从听说沈明琴死后,她哥哥和她老母亲搬到山上去住,就让我打扫这些房间了,我来之后,就看到院内的车,只是他不让我动……”矮冬瓜的眼神,一直在戴雨潇身上飘来飘去。

    照这样推算,如果矮冬瓜的话是真的,那台车就出现在沈明琴出事前后,而且她的哥哥,说这车不吉利,那么这车,肯定跟那场车祸有关系。

    “你胡说!”慕冷睿的匕首,又逼到他眼前,目光凶狠,因为他看到矮冬瓜飘忽不定的眼神,说不定有诈。

    “没有啊,真的没有啊先生……”矮冬瓜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突的紧绷起来。

    “那你在她身上瞄来瞄去看什么?嗯?”慕冷睿将匕首,在他皮肤上蹭蹭。

    “我……是看她长的太像沈梦琴……所以,多看几眼……”矮冬瓜唯唯诺诺的说,收回目光,再也不敢看戴雨潇。

    慕冷睿和戴雨潇对视一下,看来,这个男人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

    不过收获还算不错,起码知道这车确实跟沈明琴的死大有关联,而且可以确定,沈梦琴就是被人害死的,而不是单纯的车祸那么简单。

    “你知道沈明琴的哥哥,住在山上哪里?”慕冷睿接着问,矮冬瓜经常和沈梦琴的哥哥见面,应该知道他具体在山上的什么位置。

    “不知道,他只是定期下山,给我钱,我也不确定他具体住在哪里……”矮冬瓜摇摇头。

    “你能不能带我们上山?我们不会亏待你的。”许久没说话的戴雨潇,插了一句,如果有当地人引路,会事半功倍。

    矮冬瓜连连摆手:“不行啊不行啊,山上有毒蛇,我们当地人都不愿意上山的……”

    戴雨潇皱起眉头,她才知道山上居然有毒蛇,可是,她母亲的哥哥和老母亲,放着这么漂亮的房子不住,偏要跑到购物交通都不方便而且有毒蛇出没的山上去住,这是为什么?

    “你和沈梦琴的哥哥沈梦源多久见一次面?”慕冷睿想着,如果时间间隔比较短的话,他们可以在这里等,不用再冒着风险上山。

    “我们每个月的十五号见面,他给我钱,算是酬劳。这么多年都是每个月的十五号。”矮冬瓜回答。

    “十五号?几天前你们才见过?”戴雨潇有些惋惜,如果提前几天来,就可以直接见到她母亲的哥哥。

    “是啊,他给我钱后,就走了,也没多说话,他说母亲身体不舒服,要早点回去。”

    “好了,你走吧。”慕冷睿摆摆手,从这个人嘴里能知道的情况,也就这些。

    矮冬瓜如获大赦,赶紧爬起身来跑掉,头也不敢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