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九十七章 那把小提琴
    慕冷睿在那幅画前徘徊一阵,将那幅画取下来,用匕首撬开装裱层。他想把这幅画带走,可是将镜框带走的话太费事,也太显眼。

    “你动它干嘛?”戴雨潇制止,那是她母亲的画像,看到任何人动那幅画她都会心里不舒服。

    “带回去,以后有可能是线索……”慕冷睿一边动手一边解释。

    “一幅画而已,怎么会是线索?”戴雨潇不解。

    “这画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妈妈的情人给她画的,那么多年还挂在这里,你不觉得蹊跷?你妈妈对这个人用情如何你怎么知道?说不定是真的余情未了。”说道余情未了几个字,慕冷睿表情冷峻,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光。

    “什么余情未了?你别这样诋毁我妈妈!”戴雨潇又激动起来,想跟他抢那幅画。

    “别动!动一下就会撕掉!”慕冷睿不闪不避,他这句话已经足够震慑,用不着闪躲,“你敢说你现在对东方靖一没有余情?”

    这个男人,又来了,原来余情未了是在影射她,他就那么在意东方靖一?在意这个她曾经的有名无实的前夫?

    戴雨潇不想再过多争论,怕惹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那样对东方靖一更加不利。

    慕冷睿冷着脸忙着拆那幅画,戴雨潇在书房内转来转去,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发现。

    “这有一把小提琴!”戴雨潇惊喜的喊着,一把小提琴静静的卧在书架的底层。

    戴雨潇将它拿起来,虽然还算干净,可是表层的清漆已经剥落,她拨弄了一下琴弦,只是轻轻拨弄一下,琴弦就立刻崩断,看来经历十几年的风雨,它已经闲置了太久,原本的风貌在渐渐消失殆尽。

    这应该就是她母亲用过的小提琴,保存至今,如果琴弦没有断的话,估计还可以用。

    戴雨潇将它抱在怀中,像是拥抱一件珍贵的宝贝,小心翼翼的,她要把它带走。

    “这画里有一封信!”慕冷睿用匕首撬开夹层,发现一个信封,摸起来厚厚的,是折叠的信纸的形状。

    “真的吗?”戴雨潇拎着小提琴,跑过来,脸上闪着欣喜的神采。

    信封是普通的牛皮纸信封,本来棕黄的颜色,已经变成深棕色。

    好在是悬挂在墙上,如果是放在潮湿的地方,想必这画,连同这封信,十几年的时光,估计早已经被腐蚀掉。

    “你看,写着沈梦琴亲启,但是信封上没写落款。”慕冷睿将信封的正面给戴雨潇看,俊逸的字体,力透纸背的感觉。

    “快打开看看,多半是给我妈妈画像的人写的……”戴雨潇将信接过来,信封被人打开看过,信封的封皮处的胶印上粘了碎纸痕迹,应该是拆开看的时候撕破的。

    两个人打开看,信是好几页,折叠的整整齐齐,看得出写信的人,心思细腻。

    信文很长,戴雨潇先大致浏览一番,是写给她母亲沈梦琴的,落款是柳源。

    柳源?就是风言与她母亲私奔的那个情夫?他写的信,就藏在这画框的夹层里,如果不是慕冷睿无意间发现,或许再也没有见天日的机会。

    戴雨潇带着疑问,仔仔细细的看这封信。

    “亲爱的梦琴,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尽管你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当我收到你上次的信,知道你已经爱上了那个男人,并愿意与他长相厮守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悲伤,我该羡慕那个男人,还是嫉妒那个男人。

    还是怪上苍不公,连我心爱的女人都要夺走……

    还是应该将这颗仍旧为你炽热跳动的心,深深掩埋在我的躯体内,深深的为你送去真诚的祝福?

    尽管我的热血依旧为你而流淌,我的心脏依旧为你而跳动,而我决定,不会打扰你的幸福生活,只要远远的观望着你,就像你在海边拉提琴的时候,只是静静的欣赏聆听,而从不打扰,这就是,我给你的最好祝福……

    而我,愿意为你孤独一生,守着我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日子,度过余生。

    ………………………………

    我已经六年的时间没见过你,这些日子,我时刻都在思念着你的容颜,这幅画,是我凭着记忆画下来,送给你留作纪念。

    为了不打扰你的幸福生活,这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也是为你画的,最后一幅画。

    ………………………………”

    信中大多写的是关于两个人美好的回忆,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整封信情真意切,看的戴雨潇忍不住落泪,有这样一个男人,即便她母亲已经表态爱上了别的男人,生下了一个女儿,他还是深深的爱着她的母亲。

    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将她母亲视为珍宝的男人,但是绝对没有心思打扰母亲的幸福生活,就那样远远的凝视着她。

    “看到了吗?他信里说,我母亲已经爱上了我爸爸,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戴雨潇喜极而泣,这封信充分证明,她妈妈就算死于车祸,也绝对不是私奔。

    她已经深深爱上了父亲戴正德,又有什么理由让她产生私奔的念头?

    尽管之前戴雨潇一直不肯相信母亲与人私奔的传言,而这个传言一直伴随她成长二十多年,现在看到这样一个有力的证据,她的心踏踏实实落下来,她所有的直觉都是正确的。

    当时她母亲在另一个城市,不在小镇上住,这幅画连同这封信,都挂在这个书房内,而柳源写的,这是最后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幅画,看来,这最后一封信最后一幅画都没到她母亲手里。

    那么,是谁将这幅画挂在了这书房里?是谁中途截下了这封意义重大的信?

    发现越来越多,悬念也越来越多,有那么多的问题,等着他们一个个去查明。

    “怎么了宝贝?在想什么?”慕冷睿揽住她的肩,轻声问。

    “我在想,什么时候上山找我妈妈的哥哥和老母亲,他们可都是我的亲人,我的舅舅,和外婆……”戴雨潇表情凝重,将那封信也小心的收起来。

    “我们稍作调整,就出发去山上!”

    “可是那山上有毒蛇……我们怎么办?”戴雨潇对蛇这种冷血动物很是畏惧。

    “你连我都不怕,怕蛇做什么?”慕冷睿戏谑的,话中有话。

    “谁说我怕了,我是不想连累你,笨蛋!”戴雨潇嘟起果冻唇,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个男人,还真是大言不惭,自大到认为他比蛇还要狠毒,哪有这样比喻自己的,把狠毒当作一种美德,真是不可思议!

    “我慕冷睿会怕你连累?”慕冷睿一脸倨傲,不可一世。

    “冷睿,为什么你有的时候热的像火,有时候又冷的像冰?”戴雨潇仰着头,有点怯怯的看着那张冷傲的脸。

    “以后你会明白。”慕冷睿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将戴雨潇拦腰抱起,向外走去。

    晚饭过后,戴雨潇站在窗前,欣赏小镇的夜景,这个小镇家家户户都挂着红彤彤的灯笼,夜晚时分,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这单一的颜色,却十分妩媚风情。

    “我们出去走走?”慕冷睿主动相邀,出乎戴雨潇意料,每次她想出去他都千阻万拦,这次反而主动起来。

    戴雨潇不说话,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动什么心思,不然怎么会心血来潮要出去走走。

    慕冷睿拿起她带回来的小提琴,弦已经断了的小提琴向外走去。

    “站住,你动我的小提琴做什么?”戴雨潇慌忙阻拦,那把小提琴是她母亲用过的,对她来说至关重要。

    慕冷睿根本不理她,把小提琴扛在肩上,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将她远远抛在身后。

    “你还我,还给我!”戴雨潇追了一路,却也没能追的上慕冷睿,只能小跟班一样在后面追着。

    两个人你追我赶的走在青石板路上,脚步落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回响。

    大红灯笼幽暗的红光映照在两个人的脸庞,晦暗不明,飘忽不定。

    一直到一家店门前,慕冷睿停下来,他驻足看了看招牌,戴雨潇气喘吁吁的追上来,攀住慕冷睿的肩去抢夺他扛在肩上的小提琴。

    她的手还没接触到小提琴,身形还没站稳,慕冷睿已经推开店门走了进去,门“吱呀”一声将她阻隔在门外,气的她擦手顿足,真的很想好好教训他一顿。

    扛着她的小提琴到处乱走,脑子进水了吧,不然就是上次从热气球上跌下来脑子跌坏,不然怎么会做这么反常的事情。

    “慕冷睿!你出来!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戴雨潇用手敲着门,她才不想跟他进去,谁知道他搞什么把戏,不能上当,进去了羊入虎口也不一定。

    里面悄无声息,戴雨潇侧耳听了听,慕冷睿这样高大的一个人进去,怎么半点声响都没有,看着门口高高飘扬的大红灯笼,心中有些恐惧起来。

    这店面的窗户还是很古朴的那种木格窗子,上面糊了素色的纸张,只能依稀透出一些昏黄的光影来,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事物。

    “慕冷睿!你给我出来!还我的小提琴!”戴雨潇本是有礼貌的敲门,现在焦急的顾不得敲门,怦怦的用拳头砸门,她想着,慕冷睿再不出来就冲进去在他手臂上填几个牙印泄愤。

    这个男人,太霸道专横,做什么事情从来都不知道跟她打招呼,拎起小提琴就走,根本不管她的感受和想法,那可是她戴雨潇的小提琴,不是他慕冷睿的,他怎么有的支配权!

    里面还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戴雨潇用力推开门,门“吱呀”一声应声而开,看起来厚重的门,却不需要那么大的力度,她用力过猛,一个趔趄几乎是跌进门来。

    她跌跌撞撞的走几步,直接撞到一个大男人身上,这个人男人还会是谁,当然是慕冷睿,抬起头看看,这个男人一脸冷峻的看着她,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我的小提琴呢?混蛋!我的小提琴呢?”戴雨潇还没站稳,就一连串的发问。

    慕冷睿不理她,凉薄的唇抿得紧紧的,眼神瞟向另一个方向。

    戴雨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把小提琴,在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者手里,他正在仔仔细细的擦拭着琴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