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零二章 宝贝,你怕了?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零二章 宝贝,你怕了?

    慕冷睿听到她的惊呼,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条蛇,而他的眼中,射出比蛇还要阴冷的光。

    他大手一拂,手中一道寒光闪过,那个高高扬起的蛇头,应声而落。缠着戴雨潇小腿的冷冰冰的身体,也松垮的掉落下来,落在地上,不甘的扭动。

    “啊!”戴雨潇还在抱着头尖叫,她最怕蛇,这种冷冰冰的生物,像是来自地狱一样,看一眼都觉得不寒而栗,而她的小腿,就被这样阴冷的地狱使者攀附住,让她如何不惊慌失措?而慕冷睿偏偏不听信她的话,这个混蛋!

    “宝贝没事了,别怕……”慕冷睿揽过她的肩,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他也在为刚才的疏忽内疚,只因躁动完全忽略了戴雨潇的感受,没有听信的她的话,反而以为她是找借口让他停下来,谁知道真的有这样一条蛇缠绕着她。

    看她惊恐万状的样子,心底划过一丝心疼,莫名的心疼,让他忍不住,想好好的疼惜。

    “别碰我,你这个混蛋!混蛋!”戴雨潇哭泣着,推打他的身体,泪如泉涌。

    这个男人,为什么有时候很温柔,有时候又像恶魔一般,竭尽所能的折磨她,不筋疲力尽不肯罢休,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时而温柔似水,时而奸佞如蛇,对,就像刚才那条蛇一样,让她惊恐万分,让她胆战心惊,而她拼命想闪躲,他却拼命的攀附住她,梦魇一般紧追不放。

    慕冷睿猛的噙住她的唇,将她所有的咒骂和愤怒都吞噬殆尽,她不甘的挣扎,挣扎,挣扎,都无法挣扎出他的掌控。

    “现在,可以安静了?”慕冷睿戏谑的,眼中还有愉悦的神色。

    戴雨潇别过脸去,不肯理他,刚才的花环,已经被他踩踏的不成样子,她将那些残叶败花捡拾起来,一阵惋惜,心中想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了多少女人。

    “你过多少女人?”心中这样想着,戴雨潇也脱口而出的这样问。

    “?应该是说,宠幸……”慕冷睿邪魅的笑,眼睛在戴雨潇的身体上不安的扫描。

    “宠幸?你无耻!你以为你是皇帝老儿,有三千佳丽?”戴雨潇怒不可遏,这个男人,还真不知道羞耻,居然连宠幸这个词都能用得上。

    “皇帝老儿,他能比的上我?”这个慕冷睿,对皇帝老儿都嗤之以鼻,不可一世的神情,让人看了都想痛扁一番,至少戴雨潇是这么想。

    “你!不知羞耻!”戴雨潇怒骂了一句,没有别的话,更能表达她的不齿和愤怒。

    “当然,他比不上我,他只有三千佳丽,我,不计其数……”慕冷睿说起这点,阴冷的眯起眼,眼中射出寒光,凶狠的说:“只有你,这么不识相!”

    “你!别自以为是!”戴雨潇对他阴冷的光芒有些畏惧,闪躲开,不敢直视,而嘴巴上丝毫不肯轻饶。

    慕冷睿看她爱理不理的样子,悄悄将那条蛇的身体跳起来,放到她的小腿上。

    本来安静下来的戴雨潇,突然觉得腿上又一阵阴森的凉意,不由得惊叫的蹦跳起来,拼命的踢腿,那条蛇的身体软塌塌的掉落下来,她还在止不住的惊叫。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慕冷睿又有些不忍,这个娇小的女人,蓄积着怎样的能量,总是惹他心疼,然后激怒他,然后又惹他心疼,然后再激怒,如此反复……

    “好了,宝贝,这条蛇已经死了,别怕……”慕冷睿再度揽过她的肩,安慰着。

    戴雨潇惊慌的闪躲,仿佛慕冷睿的手臂就是蛇一样冰冷的不能触碰,而他大手一挥,她就跌进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在他怀抱中,戴雨潇还是忍不住的瑟瑟发抖,惊慌未定。

    “宝贝,你看,它已经死了……”慕冷睿为了证明这条蛇确实死了,拿起那条蛇被斩掉的头,放在手心,血淋淋的展示给她看。

    “丢掉,丢掉!好恶心!”戴雨潇看着暗红的血液,忍不住一阵干呕。

    而慕冷睿丝毫不介意,将蛇头抛向半空,然后又跌回他的手心,如此反复。

    “冷睿,快丢掉,它还活着,我看到它睁开眼睛!”戴雨潇尖叫着,她惊惶的看到,那个蛇头睁开了眼睛,射出阴冷的光。

    慕冷睿不屑一顾,再次抛向半空,又落回手心,而这次,蛇头的微张的嘴巴正好落在手心,接触到他皮肤的那刻,微张的嘴巴猛地一缩,狠狠的咬住他的掌心。

    慕冷睿神色一凛,心知不妙,那个蛇头钉子一样紧紧咬住他的掌心,扯都扯不掉。

    “冷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你被蛇咬了……”戴雨潇双手捧起慕冷睿受伤的手,哭泣的不知所以。

    “这时候,你知道心疼我了?”慕冷睿戏谑的,不慌不乱。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快点想办法……”戴雨潇的大脑飞速运转,想着用什么样的办法最有效,慕冷睿不可以就这样死掉。

    她低下头,想shunxi,想把血吸出来,这样慕冷睿就不会中毒太深,而她会有中毒的危险,好在她没有口腔溃疡,嘴巴和口腔没有明显的伤口,那样被毒液侵蚀的可能性不大。

    这种时候,不容的多考虑,她一定要救慕冷睿,不能让他死。

    可是那个蛇头的牙齿紧紧的嵌入慕冷睿掌心的皮肤里,戴雨潇轻轻一扯,慕冷睿都会痛的皱起眉头,显然,想把这个蛇头从他掌心取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要跟时间赛跑,迟一秒慕冷睿都会有生命危险,戴雨潇焦急的,看着他的掌心,淌出更多的血,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转了几圈。

    而慕冷睿,却不慌不乱的,反而说了一句让戴雨潇吐血的话:“宝贝,你不穿衣服这样转来转去,是想勾引我麽?”

    戴雨潇又气又羞,想抬手打他,可是他一脸的倨傲,没能打下去,不是由于他的倨傲,他都受伤了,生命危在旦夕,又怎么下得去手。

    不得已,她先将衣服穿起来,不想在这样暴露着身体让慕冷睿想入非非。

    “宝贝,如果我死了……你会想我吗?”慕冷睿突然正经起来,看起来还有点凄然的样子,难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许你说死……不许说……”一提到死,戴雨潇紧张的哭泣出声,泪水滴滴答答落在他受伤的手上,却不知道该怎么拯救他。

    “你说,如果我死了,你会原谅我吗?原谅我对你的……?”这个该死的慕冷睿,临死了,才肯承认,对她的所有折磨,是,而不是,宠幸。

    “会,冷睿,你别死……别死……我不怪你了……我只想你好好活着……”戴雨潇哭泣的更厉害,泪水在白皙的脸颊上划出两道沟壑。

    “真的?我和庄语岑,你更喜欢谁?”慕冷睿问了一个,让他都惊讶的问题,他总是不自觉的,将自己和戴雨潇身边出现过的男人做比较。

    “你有那么多的女人,你喜欢那么多女人,又干嘛问我喜欢不喜欢你?”戴雨潇哭泣着,对他的提问,明显的委屈。

    “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如果……你喜欢我,我就不再碰别的女人……”慕冷睿似乎体力不支的样子,坐在地上,用一只手伸进腰际,搜索着什么东西。

    “喜欢……你……庄语岑,我不知道……”戴雨潇含糊不清的回答着,庄语岑在她的脑海中闪现,可是模糊不清,清秀的脸庞再也拼凑不完整,一幕幕闪现的,只是他和戴霜霖在那张玫瑰木床上欢好的画面。

    而这样的回答,对于慕冷睿已经足够,他腾的亮出一把匕首,在戴雨潇面前晃了晃,吓得她一惊,停止哭泣。

    “既然我要死了,你陪我,好吗?”慕冷睿将匕首,贴近她的脸颊。

    戴雨潇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猝不及防,她感觉刀锋的锐利,几乎要划破肌肤的痛感,瞬间传遍全身。

    “怎么了宝贝?你怕了?”慕冷睿感觉她身体的轻颤,戏谑的问。

    “我,才不怕,你动手吧……”戴雨潇倔强的昂起头,闭上眼睛,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丝毫不畏惧。

    慕冷睿的匕首,停在半空,半晌没动。

    他曾经多少次,对不同的女人,做过同样的试验,那么多的女人对他爱慕有加投怀送抱,他只是想检验下,这些女人对他是否忠心。

    而无一例外的结果,这些女人,很怕死,相当怕死,没有一个人,肯为他付出生命,更没有人心甘情愿的陪他死。

    而只有这个女人,他过多少次的女人,对他无比抗拒的女人,却肯为他去死,在他为难的时刻,愿意陪他死。

    这样娇弱的女人,她柔弱的骨子里,到底装满了什么样的骨质,让她如此倔强,和坚强?

    慕冷睿握着匕首的手,停在半空,他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他不肯相信这样的现实,只是他强迫的一个女人,却能给他这样的结果。

    戴雨潇紧紧闭合眼睛,匕首已经远离她的脸颊,倏地,她的脖颈一凉,那把匕首的刀锋,凌厉的贴近她的动脉……

    “蠢女人!你别想骗我!我就不相信,你不怕死!”慕冷睿恶狠狠的说,他的语气里,除了凶狠,还是凶狠。

    戴雨潇本来有些颤栗,听到他这么说,反而平静下来,她不屑一顾的说:“你以为,我是那些围绕着你投怀送抱的女人,你以为,她们真的喜欢你?”

    “她们不喜欢我?你喜欢我?”慕冷睿戏谑的问,刀锋却丝毫没离开她的脖颈,月光下,闪着阴寒的光芒。

    “说不上喜欢,可是跟你生死与共那么多次,如果你死了,我不会独活……”戴雨潇倔强的昂着头,丝毫不畏惧他的匕首。

    “你骗我!不喜欢我,为什么为我去死!你骗我!”慕冷睿一听她说不上喜欢这样的话,突然暴怒,她这样的表态,深深的刺痛了他的自尊心。

    有多少个女人,对他投怀送抱,他手指轻轻一勾,就有多少个女人迫不及待的示爱,更别说,区区一句喜欢,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都会从她们嘴巴说出来,让人听得不厌其烦。

    而这个女人,他为她出生入死这么多次,却换不来她一句完整的喜欢,真是不可思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