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零三章 我就是骗你
    戴雨潇望着远方,仿佛那匕首,不是抵住她的脖颈,那紧贴着她皮肤的锐利刀刃,与她无关。清澈的眸子里,漾满清冽的神采。

    慕冷睿拿着那把匕首,神情冷漠,凉薄的唇抿得紧紧的,他猜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

    他渴盼着这个女人说一句她喜欢他,所以不舍得他死,可是她偏偏缄默不语。

    抑或,她表现的和其他女人一样怕死,跪在地上向他求饶,他也会就此收起匕首,轻蔑的笑笑,放她一条生路。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戴雨潇,就那样高昂了头,孤傲的不可一世,倔强而冷艳,身高只到他肩膀的这个小女人,居然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蔑视着他。

    这让他非常的难以忍受,难以接受,可是他又不能视而不见。

    两个人僵持着,僵持着,谁也不肯退缩。

    半晌,戴雨潇冷冷的瞥了一眼他还在被蛇头紧紧咬住流血不止的手:“难道你要等你的血流干了才动手?恐怕到时候你没有力气,别浪费时间了……”

    她的这种姿态,让慕冷睿陷入尴尬境地。

    慕冷睿幽深的眸子,仍旧闪着不可置信的光芒,若有所思。

    慕冷睿,缓缓的放下匕首,悠悠的叹口气,将戴雨潇这个倔强的小女人揽入怀中:“宝贝,我怎么舍得杀你,就算我死了,你也要好好活着……”

    他的声音,无比的轻柔磁性,将戴雨潇倔强的小心灵狠狠的震颤了一下。

    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冷酷无比,将匕首抵住她的大动脉,时刻要她命的狠毒态势,这会,又迅速的转变态度,让她不得不转头,迎上他深不可测的双眸。

    “我死后……就把我葬在这鸳鸯石上,每年的这个时候,记得过来看看我,这样,我死也能瞑目……”慕冷睿说的平淡,语气里没有半点悲伤,却有很多的不舍。

    “冷睿……你……”戴雨潇被他这种样子弄的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安慰他,还是就这样听他这样不舍的告别,总之,他的这番话,将她触动了,无法再继续倔强下去。

    “宝贝,以前,是我对不住你,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不会强迫你,而是光明正大的追求你,让你心甘情愿做我慕冷睿的女人……”慕冷睿的声音,越来越低沉,透着沙哑,沙漠一样干涸。

    “冷睿……我……”听着他这样的表白,戴雨潇有想哭的。

    慕冷睿多少次救过她,与她生死与共那么多次,若不是因为当初他掠夺她强迫她,她一定会爱上他,可是,偏偏事与愿违,而如今,谁都不能左右这个血淋淋的现实。

    现在,慕冷睿终于跟她说,对不住她,临死前的道歉,总是这样具有杀伤力,让她柔软的心脏狠狠的疼了一下。

    “宝贝……你能原谅我吗?”慕冷睿神情凄凄,却很认真的凝视着她的双眸,等着她的答案。

    “好……我原谅你……冷睿……你不要死……”戴雨潇的眼睛,已经润湿。

    “宝贝,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忘记过去,和我,重新开始吗?”慕冷睿的手,似乎无力的垂下去,眼睛有点失焦。

    看着不可一世的慕冷睿,现在有气无力垂死的样子,戴雨潇心里狠狠的抽疼,不知道为什么,不管这个男人曾经对她做过什么,现在她很不舍得他离开她,不舍得这个男人死掉。

    “我愿意,我愿意……冷睿,你别死……你不能死……”戴雨潇终于哭泣出声,泪水扑簌簌落下来。

    “你真的不想让我死?”慕冷睿努力的瞪大双眼,仿佛不相信恨他入骨的戴雨潇,居然不想让他死。

    “不想你死……冷睿,你不要死……我不想你离开我……”戴雨潇拼命的摇着头,表露着她的心迹。

    “好吧……既然你不想让我死……为了活的久一点,你把我的这只手切下来,那样毒液不会蔓延的那么快……快……”慕冷睿将匕首递给戴雨潇,催促她快一点。

    怎么?这个男人,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用匕首把他的手切下来,延缓毒液蔓延?天,她没有听错吧?这是一件多么恐怖和血腥的事情,把他的手切下来,可不是切菜那么简单。

    戴雨潇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忘记了哭泣,看着那把明晃晃的匕首,不知所以。

    “宝贝,快点……不然,我会死掉的……”慕冷睿不由分说的,将匕首往她的手里塞。

    接触到匕首冰凉的触感,戴雨潇猛的颤了一下,手一抖,匕首就掉落在地上,闪着寒光,仿佛在嘲笑她的胆怯。

    “不要,不要……我不敢……”戴雨潇惊恐的步步后退,她怎么敢用这把匕首,切掉慕冷睿的一只手,她不敢,不敢。

    “不敢?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我死掉?”慕冷睿将匕首捡起来,再次递给她,缓缓向前,不容抗拒。

    “不要,不要……冷睿,我不敢……”戴雨潇惊骇的哭泣出声,瘦削的肩因恐惧而发抖。

    “唉……”慕冷睿无奈的,悠悠的长叹一口气:“既然,你不敢,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我怎么忍心……勉强你……”说罢,他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高高的将匕首扬起,迅速的向手上切去,仿佛切的是别人的手,而不是他自己的,所以表情那么凶狠。

    “啊!”戴雨潇惊骇的尖叫一声,慌忙用手遮住双眼,她恐惧,她不敢看到血溅当场的惨状,不想看到那么好看的一只手就那样血淋淋的掉落在地上。

    “宝贝,好了……睁开眼睛,你看看……”慕冷睿轻声说,将手伸到戴雨潇面前。

    奇怪,这个男人,掉了一只手,怎么声音里听不出半点痛苦?难道,他对自己也这么冷酷无情?掉一只手,就像掉一根头发那么简单?

    戴雨潇心中想着,却不敢睁开眼睛,她清晰的闻到了血腥的味道,让她更加惊恐,又怎么敢睁开眼睛看。

    “不看,不看……”她闪躲着,向后退着,生怕沾染到血腥。

    “宝贝,等我死了,把这只手,跟我的身体合葬,你不能不看……”慕冷睿有气无力的,像是临终遗言。

    “不看,不看!你又不是马上死……”戴雨潇坚决不肯看,闭着眼睛连连摆手,他死,是以后的事情,用不着这么快就安排这么多吧?

    “谁说……我不是马上死?我……宝贝……我……”慕冷睿似乎用力的喘息,像是一不努力,这口气就会上不来,一种苟延残喘的样子。

    戴雨潇安静下来,可是还是不敢睁开眼睛,静静的听着他的动静,听着他的喘息声。

    那样粗重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突然,变得悄无声息,她努力的去听,却听不到半点声响,蓦地,扑通一声,有人体重重跌倒在地上的声响。

    啊!他不会真的坚持不住了吧?难道,真的就这样死了?戴雨潇惊恐的睁开眼睛,看到慕冷睿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原本幽深的双眸紧紧的闭合,整张脸,看起来毫无生气。

    “冷睿!冷睿!你怎么了?你别死啊,你不能死……”戴雨潇惊慌失措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呼唤着他的名字。

    慕冷睿没有半点反应,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月光下显得瘆人。

    “冷睿!冷睿!你醒醒!”戴雨潇放声大哭,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个孤岛上无处求援,他们根本就没带手机出来,有手机又如何,游泳的时候进水后也没法再使用。

    而戴雨潇泪眼朦胧里,突然看到慕冷睿的脸上泛出笑意,嘴角明显的一下,她揉揉眼睛,怀疑她是不是眼花了。

    然而,这下更离谱的是,慕冷睿睁开眼睛,满含笑意的看着她,然后将那只手扬起来,那只手除了几个蛇咬的伤痕,还完整的长在他胳膊上。

    那个蛇头呢,居然也不见了,难道他的匕首,只是为了削掉那个蛇头?而嵌入他皮肤的牙齿呢?也不见了,统统不见了。

    怎么回事,这个男人,诚心戏耍她?真是岂有此理!

    她抓起那只手,一口狠狠的咬下去,把慕冷睿也吓一跳,看来真的惹恼了她。

    谁知,她抓着那只手,在手心shunxi起来,吸出一口血,然后吐到地上,继续吸。

    慕冷睿将手缩回来,“怎么?嫌我的血流的还不够多吗,想吸干我的血?”

    “不行,你中毒了,得把毒液吸出来,你忍着点!”戴雨潇解释着,又焦急的抓起他的手,一头低下去,又想继续吸。

    “那条蛇,根本没有毒……”慕冷睿戏谑的,一字一顿的说。

    “你别骗我了,我不相信!”戴雨潇追着那只手,那只飘忽不定的大手,总在她面前摇来晃去,却怎么都抓不到。

    慕冷睿看制止不住她,用匕首将那条蛇的身体跳起来,在戴雨潇眼前晃来晃去。

    果然,这招很灵验,她连连后退,再也不敢近前。

    “看到了吗,这只是一条普通的蛇,毒蛇的头一般呈三角形,色彩鲜艳,这条蛇青白色,是一条菜青蛇,根本没有毒性……”慕冷睿还用匕首将那个蛇头插起来,指指点点的解释给戴雨潇听。

    这下明白了,慕冷睿自始至终,都是在捉弄她,他从开始就知道那条蛇是无毒的,若果真是毒蛇,他这么费唇舌的跟她纠缠来纠缠去,几条命都早没了。

    “你这个混蛋!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很好玩吗?无聊!”戴雨潇弄明白后,气愤的大叫,丝毫不顾及什么淑女形象。

    而这个慕冷睿,仍然一脸邪魅的笑容,深不可测的看着她暴怒,看着她暴躁的小兽一样,跳来跳去。

    “混蛋!混蛋!混蛋!”戴雨潇无法排遣心中的怒火,只能暴躁的跳来跳去的怒骂。

    她每跳一次,慕冷睿脸上的笑意就多一分,而看到他脸上的笑意,她更加暴怒。

    “看来,你真的想让我死?不然,你怎么这样生气?”慕冷睿语气里很是遗憾,双眸里漾出忧伤。

    “去死吧!去死吧!你这个混蛋!早点死掉我早点解脱!”戴雨潇暴怒的口不择言,用手指指着他俊挺的鼻尖咒骂,一副巴不得他立刻死掉的样子。

    慕冷睿眼球一翻,身体向后仰倒,戴雨潇轻蔑的看着他,这次还想骗她,没那么简单,她才不至于那么笨,再上这个混蛋的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