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零七章 灼痛她的肌肤
    “放开我!放开我!”戴雨潇一阵挣扎,那样的坚硬让她恐慌,她一定要远离这样危险的部位才是。

    “唔——”慕冷睿轻呼。由于她不安的挣扎,慕冷睿有意无意的放松一下手,给她的挣扎一部分空间,而她的手也只能在这有限的空间内活动,根本逃不出去。

    她的挣扎,很明显的起到了反作用。在局限的空间内,她的手不安的活动着,每一次活动都激发起那个部位更激烈的反应,进而慕冷睿的全身,都起了应激性反应,一阵阵颤栗。

    然而戴雨潇由于只顾得挣扎,根本没感觉到这些。她只是想尽力挣脱出那只大手,再没有其他的想法。

    “放开我!你言而无信!”戴雨潇气恼的怒斥。

    而慕冷睿,根本就不理她,还沉浸在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带给他的愉悦里。

    “好!不放是吧?我要你好看,我要你后悔!”戴雨潇咬紧牙齿,用了十足的力度,若若无骨的小手瞬间蓄满了力量,狠狠的报复性的一握捏。

    她在心里冷笑着,她知道,是男人都经不起那个部位的那样大力的握捏,防狼招数中不是有一招,遇到色狼骚扰的时候抬起膝盖狠狠一顶或者伸起脚来在那个部位狠狠一踢,男人立刻捂住那里丧失战斗力。

    慕冷睿,谁让你言而无信,你可别怪我,这次是你不仁在先,我不义在后。戴雨潇则样想着,再次蓄满力量,狠狠的握捏下去。

    然而,她的握捏没有激起半点预想的反应,慕冷睿连轻呼都没有,本来她以为,他至少应该惨叫几声以表示痛苦万分才是,谁知道,他如此平静。

    难道力度不够?戴雨潇咬紧牙关,闭目凝神,用了十二分的力度握捏下去,一边用力,脑海中一边浮现出慕冷睿吃痛的各种表情,她就站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为自己的巧妙做法欣然得意。

    “唔……”慕冷睿有点大声的轻呼,然而听起来,根本不像是痛苦,反而有那么点,愉悦,好像,还是很享受的样子。

    然后,戴雨潇都清晰的感觉到,慕冷睿的身体,一阵激烈的颤栗。她不由得心中窃喜,目的达到了,终于达到了,这个慕冷睿,终于吃到苦头尝到她的厉害了。

    慕冷睿的手有点松懈的,缓缓松开她的手,像是吃痛后的条件性反射。

    戴雨潇暗笑,猛地将手往回缩,机会来了,一定要挣脱,一定要挣脱。

    然而,刚离开一点点,他的大手,又非常迅猛而且精准的握捏住她的手,更让她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更大力的握捏下去。

    “啊!”戴雨潇尖叫一声,再柔弱无骨的小手也是有骨头的,经他这么一捏,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慕冷睿用的力度,比她的力度,要多上几倍。她怎么能想得到,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怕她那样大力的握捏,反而很是期待,不然怎么会又突然加重力度,那样大的力度让她的小手都承受不住。

    黑暗里,她看不到这个男人的表情,只能通过他的动作和声音来判断他的喜好。

    既然他这样喜欢如此重的力度,她偏偏不要费力气,费那么多力气达不到她的目的反而还成全了他,她才不要这样的结局。

    她的小手松懈下来,像是没有生命一般,如果不是慕冷睿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一定会无力的垂落。

    而慕冷睿,怎么可能随了她的心意,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一阵用力的握捏,隔山打牛,通过她的小手加重力度在他的敏感部位上。

    “啊!!!”戴雨潇吃痛的惊呼,痛的眼泪飙出来,那种痛感从手腕一直传遍全身,手部的神经向全身的细胞都传递着一个消息,快碎了,快碎了,快无法支撑了。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变态,这不是自虐吗?他怎么还沉浸于这种自虐?还很享受的样子?不是变态是什么?真是超级大变态!戴雨潇心中咒骂千百回,咬牙切齿。

    然而无论怎么咒骂,都无法减轻**上的痛楚,那样碎骨切肤的痛楚,没几个正常人能够承受,何况她一个弱女子?

    “痛……好痛……你轻点好吗?”戴雨潇央求着,声音带着哭腔,简直快要哭泣出声。

    “唔……”慕冷睿仿佛暂时失去语言能力的样子,翻来覆去只是那样一个字,算是对她的所有回答。

    他的大手松懈开来,戴雨潇的小手得到暂时放松,痛感很快消失,也同时松懈下来。

    等她反应过来想抽回手,又被那只大手握住,只是这次,力度轻了很多,反而有点温柔体贴的轻轻着她的手。

    探索性的摸索一阵,轻轻抓起她的手,在敏感部位轻柔的起来。

    这个变态男人!本以为他转性了,不然怎么突然温柔起来,原来,只是满足他的序曲,给她一点缓冲,他想要的东西还在后面,那样的温柔只是让她放松给她点安慰而已。

    “慕冷睿,你有完没完?快停下来!”戴雨潇恼羞成怒,俯一口咬住那只握住她小手的手臂,她要惩罚这个言而无信的男人。

    “啊!”慕冷睿果然惊叫一声,大手立刻松开。

    戴雨潇猛地将手抽回,活动活动手腕,心中稍微有些放松,终于摆脱了,终于摆脱了。

    “宝贝,你好狠,明明知道我受伤,还舍得这样咬伤我……”慕冷睿的声音里,带着痛楚,带着不满和谴责。

    “谁让你无止无休?我刚才说过你好多遍,你偏就不放开!你别怪我!”戴雨潇气恼的,这次她丝毫不觉得理亏,任凭他怎么责怪,这次错的是他。

    “只是借用一下你的手,有那么难吗?”慕冷睿语气里,突然冷冰冰的,透着一种轻蔑和威慑力。

    这个女人实在不识时务,多少女人,主动为他做这样的事情他还要考虑下,这种事情,当然要看心情的,他丝毫没有兴趣的女人,再怎么动作都无济于事。

    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起强烈反应的女人,她居然这样反复抗拒和挣扎,慕冷睿几乎要失去耐性,他骨子里的那种霸道又被激发出来。

    “你这个坏女人!不怕我惩罚你?”慕冷睿阴冷的威胁。

    能被他称为坏女人的,只有戴雨潇一个,前所未有。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女人,能够轻而易举激发他的兴趣却又总是抗拒他的,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坏女人。

    他本以为,这样的女人从来都不会出现,论才智,相貌,资产,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又有哪个女人见了他不动心,反而抗拒他?

    偏偏,这样的坏女人就出现了,这个女人,就是戴雨潇。

    偏偏,这个女人,让他总也放不下,为她出生入死,遭遇多少困难,都欲罢不能。

    “我又没做错事,你凭什么惩罚我?!”戴雨潇理直气壮的反驳,揉着那只被捏痛的小手,现在还酸胀的疼痛。

    “凭什么?哼……”慕冷睿鼻孔里冒出一声冷哼,满是不屑。

    他慕冷睿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凭借,需要理由?所有的事情,好也罢,错也罢,完全凭着他的心性。

    他的这声冷哼,比任何语言都具备杀伤力,让戴雨潇感觉到明显的杀气,透过黑暗,完完全全的将她笼罩起来,密不透风,阴冷透入骨髓。

    不好!这个男人,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一定得远离他,躲开他,不能坐以待毙。

    戴雨潇迅速的爬起身,想摸索着到远一点的地方去,而黑暗的夜里,根本看不清楚,听得到水声,雨声,却看不到来自哪里,更不确定脚下的哪块地面是安全的。

    这种不安全感,让她的脚步不得不缓下来,半天都没踏出一步,心中焦急着,脚下却根本快速不起来。

    “想逃?没那么容易!”慕冷睿仿佛洞悉她的心思,轻蔑的说。

    言语间,他的大手,已经落到戴雨潇的腰际之上,稍稍一拽,她就被轻而易举的拖回来,跌落在他怀里。

    “你又想干嘛?”戴雨潇又落入魔掌,一阵奋力挣扎。

    慕冷睿没有回应她,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在腿间迅速的按下去。

    “啊!”戴雨潇惊恐的呼叫,那种灼烧的感觉没有任何隔阂的贴紧她的小手。

    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长裤褪下,那个敏感的部位已经暴露无遗。而她的小手,就那样直接握在了火热的坚硬之上。

    没有任何间隙,没有任何屏障,这才能算是肌肤之亲?

    人的体温,也就在三十五度到三十七度之间,这是正常的体温,这个男人的体温,绝对不止于这个范围,尤其那个部位,烧灼的烫手,犹如烈焰一般灼痛她小手的肌肤。

    这样的温度,怎么让人能够承受,戴雨潇一阵紧张的颤抖。

    “怎么了宝贝?刚才不是还很嚣张?这么快就怕了?”慕冷睿戏谑的,不屑一顾。

    他欣赏着这个女人恐惧的表现,享受着那只小手带给她的触感。柔润,细滑,而且带电一般,轻轻一触动他的敏感部位,就有电击一样的感觉。

    “求求你,放开我……”戴雨潇挣脱不开,不得不小声的哀求。

    慕冷睿怎么可能放过她,他还没有惩罚她,这个坏女人,一定要惩罚才肯服服帖帖。

    慕冷睿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开始了各种动作,时而上下,时而左右,时而停顿,时而加剧,随着动作的进行,他的身体也发生各种变化,时而颤栗,时而停息。

    戴雨潇紧张的不知如何,只能任由他动作,只是借用她一只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她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

    这样想着,身体放松下来,全当那只小手暂时失忆,被人借了去,等会就还是属于她的。

    慕冷睿对她这样默不作声的反应很是不满,他的另一只大手探过来,直接探入戴雨潇的腿心。

    戴雨潇猝不及防,哪里想到他正在享受着,还会腾出手来突然袭击?

    那只大手隔着她的衣服粗暴的抚摸,让她很不舒服,她想挪开身体,可是躲来躲去,那只大手还是分毫不差的停留在她腿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