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章 不知礼数的男人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一十章 不知礼数的男人

    “侵犯?什么叫做侵犯?”慕冷睿邪魅的问,唇角勾起冷魅的笑。

    “昨晚……你对我做的……就是侵犯……”戴雨潇红着脸解释,有点恐慌的后退。

    慕冷睿欺身近前,温热的男性气息喷洒在她脸颊上,让她一阵心悸。

    “我不是告诉过你,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侵犯这个词?”他霸道的气场,将戴雨潇这个小女人全然笼罩无疑,让这个小女人有点透不过气。

    “那不是侵犯,是什么?”戴雨潇鼓足勇气辩解追问,她当然不服这个男人如此霸道,明明侵犯了她却还不承认。

    “侵犯?那叫做——宠幸——”说完,慕冷睿一阵邪魅的笑,笑的这个小女人头皮一阵发麻,让她不由得步步后退。

    后退间,她的足跟绊到一个凸起的石块,然后猝不及防的向后跌倒。

    “啊!”戴雨潇一声尖叫,眼前仰视着的天空,迅速的倾倒。

    她正处于坡度的边缘,昨晚慕冷睿将她抱上来,当然她不知内情不知凶险,如果坡度足够平缓慕冷睿怎么可能走的那么吃力。

    这个小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粗心,怎么就这样青天白日的跌倒,总是害他担心。慕冷睿皱起眉头,大手一伸,迅速的揽住她的腰际,往回一拽,小女人跌回他怀中。

    得救的戴雨潇,嘴巴还呈现着惊讶的形状,她怯怯的看着这个男人,那样深邃的目光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永远揣摩不透。

    “你就不能让我放心一点?”慕冷睿低沉的声音,透着暗哑的磁性。

    这样的声音,如汩汩琼浆玉液,沁入戴雨潇这个小女人的心田,说不出的甘甜舒适。这个男人,关键时刻总是能够解救她于危难。

    看来,这个男人,也不是很坏,戴雨潇这样想着,欢快起来,挣脱出他的怀抱,做了一个奔跑的姿势,奋力跃入水中,姿势优美的像是海豚一般。

    “啊!”这次轮到慕冷睿惊呼出声,瞠目结舌,他再快,也不可能再拖拽住她的身体。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明明还不会游泳,只是在他的帮助下能勉强游行而已,她就这样跃入海中,不怕溺水吗?简直自讨苦吃!

    慕冷睿浓眉紧锁,凉薄的唇紧紧的抿起,快步走到边缘,想跳到海中去救这个蠢女人,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水有多深的小女人。

    而没等他跃入水中,眼前的景象将他惊呆了,戴雨潇在水中自由游曳,看起来娴熟无比,美人鱼一样没有任何障碍。

    这是怎么回事?游泳这事,也能无师自通?难道,这个小女人,是水妖投胎转世变来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游泳?

    惊诧的不仅仅是石板上的慕冷睿,而且还有水中游曳着的戴雨潇。

    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时兴起就跃入海水中,这个动作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完全是自发性的行为。

    接触到海水,还来不及恐惧,就已经手舞足蹈的起来,手脚无比的协调,不知不觉的游出了最优美的泳姿。

    “啊!冷睿,我会游泳了也,我真的会游泳了!”戴雨潇兴奋的游来游去,小手拍打着水面,击打出片片飞舞的浪花。

    “快来啊,慕冷睿!你发什么呆呢?现在我可以跟你一起游泳回去!”戴雨潇的语气里,满是骄傲和自豪,她兴高采烈的招呼着慕冷睿下水。

    慕冷睿还能发什么呆,自然是被她的泳姿吸引,最致命的女人就是像她这样的,不知不觉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溢满不可名状的吸引力。

    慕冷睿跃入水中,猛地擒住美人鱼一般的戴雨潇,大手扶住她的头,擒住她的唇瓣,一阵用力的shunxi。

    被吻住的戴雨潇,这次丝毫没有抗拒,还沉浸在刚刚学会游泳的喜悦中。

    亲吻片刻,她才猛地挣脱开,迅速的向前游去,慕冷睿随后跟上。

    慕冷睿还是习惯性的想去拖拽她的手臂,帮助她向前游行,可是她已经不习惯这种方式,一边闪躲开他的大手,一边迅速的向前游去。

    虽然也为她突然游曳自如很是开心,可是慕冷睿的心里,有一种隐隐的失落感,这个小女人,在水里再也不想要他的帮扶。

    可是,为什么会失落?没有必要失落啊?难道,他渴望被这个小女人需要?

    戴雨潇欢快的游行了很长一段水路,白天这样游行才发现,昨晚他们游行的方向是斜着的,无形中就走了弯路,难怪游了那么久几近虚脱。

    “冷睿,冷睿……你看这只海鸥围着我飞呢……”她欣喜的发现,那只海鸥随着她的游行而飞行,而且时不时的围绕着她飞旋。

    她呼唤了一声,慕冷睿却没有回应,回头一看,不见人影。

    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照的眼睛微眯起来,仔细的搜索,可是就是不见人影。

    刚才只顾得开心一直向前游行,还逞强的一定要超越慕冷睿,谁知他不见人了都不知道,现在才发现。

    “冷睿?冷睿?”戴雨潇高声在水面上呼唤着,她在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在跟她玩游戏,故意潜入水中让她着急然后再突然冒出来吓她一跳。

    可是她等了好一会,还是不见人影,如果他真的潜水,不可能闭气那么长时间。

    他究竟去哪里了?不会半路上出意外了吧?她只顾得欢快,全然不知道身后的情况,万一他中途脚抽筋出意外了都全然不知。

    等了半天不见人影的戴雨潇,渐渐焦急起来,她想潜入水底,可是又不敢,毕竟她刚刚学会游泳不久,对水底的世界充满好奇又满是恐惧,她不知道自己能闭气多久,担心一下去就会上不来。

    “冷睿!冷睿!”她焦急的游来游去,高声呼喊着。却依然没有回应,也不见人影。

    没有别的办法,戴雨潇不得不深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潜入水里。

    完全进入水中,她尝试性的睁开眼睛,好一个美妙的世界,她真的看到各种鱼儿,五彩缤纷的闪着鳞光。

    而她顾不得欣赏美景,奋力的在水中游曳,搜寻着人影。

    搜寻半天无果,她已经感觉到头晕脑胀,是水底的压力和缺氧的缘故,她不敢多做停留,赶紧游上去。

    浮出水面,她闭上眼睛,大口大口的吸气,准备再次潜入水中搜寻。

    正呼吸间,她的肩膀被重重的拍打一下,猛然回头,是慕冷睿冷峻的脸。

    “你……”戴雨潇想问他究竟去哪里了,怎么半天不见人影,让她这么着急。

    还没等她发话,慕冷睿已经相当冷漠的质问:“水底很好玩吗?别把自己当美人鱼,哪天喂鲨鱼了都不知道!蠢女人!”

    戴雨潇被骂的一头雾水,瞠目结舌的看着他,说不出的委屈。分明是担心他,鼓足勇气才潜入水里去搜寻,谁知道他一点都不知情的就这样骂了她。

    这种男人,真是不知道好歹,以后再这样,理都不理他,他的死活跟她无关!

    戴雨潇本想着解释一番,或者回斥一番,慕冷睿早就面无表情的向前游去,理都不理她。

    两个人一路无话,戴雨潇心中郁闷的很,全然没有了方才学会游泳的那种新奇和兴奋,闷不做声的跟在慕冷睿身后。

    慕冷睿好像很生气的样子,看起来不紧不慢的游行,却远远的将她甩在身后。

    戴雨潇不甘示弱的追随他一路,直到接近岸边,都没有追上他。

    而等他的身体到了浅滩,腰际露出水面,一把小提琴用花草围系在腰间,正是她母亲留下的那把小提琴。

    原来这个男人,消失那么半天,是突然想起来返回去拿小提琴啊,这个男人,还真有点细心和可爱呢。

    戴雨潇追上缪冷睿,讨好的夸奖:“冷睿,原来你是为了回去拿小提琴啊,难怪消失那么久,你真够细心呢……”

    谁知道慕冷睿只是用眼角瞥了一下她讨好的脸,冷冷的说:“你以为都像你那么蠢,丢三落四!做事一点章法都没有!”

    噎得戴雨潇彻底无语,讨好也不是,还招来他一顿责骂,这个男人,真是奇怪。

    以前忤逆他,他那么冷漠霸道也就算了,如今对他够温情了吧?他居然还如此的冷漠,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戴雨潇生气的嘟起嘴,默不作声的跟在他身后。

    这个时候的戴雨潇,经历了一夜海上夜雨的洗礼,全然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伤心难过,全然忘记了望着鸳鸯石是因为想念庄语岑。

    如今的她,沉浸在对慕冷睿的各种不满里,忘记了庄语岑这个人,忘记了青梅竹马,停留在脑海中的,只有她与慕冷睿的生死与共。

    走在岸上,海边的人们对他们纷纷侧目,本来他们就相貌不凡引人注目,现在湿漉漉的出现,更加引人注意。

    其他人都是穿着泳衣泳裤的下水,只有他们,穿戴整齐的从水中钻出来,确实显得有点奇怪,当然那些人根本想象不到,这两个人在鸳鸯石上度过一夜。

    一直回到宾馆,慕冷睿的脸色都冷冰冰的,将小提琴解下来,放到一旁,然后沉默不语的抿着凉薄的唇,抱起双肩看着窗外。

    戴雨潇也赌气的走进浴室,“嘭”的一声大力关上门,不就是耍脾气嘛,谁不会啊,一个大男人那样耍脾气也不怕惹人笑话,她气呼呼的褪尽衣衫,狠狠的甩到浴室的地面上。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流喷涌而下,将她笼罩在水雾之中,让她暂时忘记暂时放松。

    长时间泡在海水里,身上有一股咸湿的海水味道,皮肤也被盐分侵扰的不舒服,温热的水流将那种不适感冲刷殆尽,十分舒畅。

    她正沉浸在这种舒畅里,浴室的门却嘭嘭嘭的被敲响,那简直不是敲响,像是用拳头砸门,非常大力的砸门,所以声音听起来很恐怖,震耳欲聋。

    “你干嘛!发什么神经!”戴雨潇被这个男人激怒了,她在洗澡,这个男人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专挑这个时候砸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