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恶作剧
    被亲吻的几乎要窒息的戴雨潇,渐渐体力不支,若不是被慕冷睿强有力的钳制住,她的身体恐怕早已经沉入水底。

    慕冷睿这才放开她,冷冷的说:“现在,还跟我要什么理由吗?”

    “不……要了……”戴雨潇喘息着,无力的回答,她根本无力抗拒,只能顺从,虽然有很多的不解和委屈,然而结局却只有这一种,就是无条件的顺从。

    慕冷睿的眼眸深邃起来,轻轻吻吻她的脸颊,算是对她表态的奖赏与安慰。

    等她呼吸正常,慕冷睿拖拽着她的手臂,两个人默契的相互扶持着在水中游曳。

    戴雨潇心里上抵触着这个男人,而行为上的表现,却是非常的默契。

    慕冷睿拖拽着她的手臂,带她潜入海水之中,这点让她出乎意料,他不是曾经说过不要装什么美人鱼小心喂鲨鱼之类的话?

    现在怎么还主动带她潜入水中?这个男人,还不是一般的朝令夕改。

    到了水中,慕冷睿不再拖拽着她的手臂,只是牵着她的手,这让她感觉自由很多,两个人游的自由而畅快。

    水中的景色很美,色彩缤纷的鱼儿围绕着他们游曳,似乎也很好奇,都想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生物。

    戴雨潇伸出手去抓鱼儿,轻轻的一触碰,那些鱼儿便躲开,然后再围拢来,吐出星星点点的泡泡。

    她惊喜的跟那些鱼儿追逐,居然有一只水蓝色的小鱼在她的手心里盘旋,久久不肯离去,瞪大眼睛看着她,似乎好奇而又依恋。

    戴雨潇欣喜万分,不由得张开嘴巴惊叫,刚一开口就被呛了一口海水,居然忘记了这是海里,忘记了这里需要闭气。

    呛水的滋味很不舒服,呛的五脏六腑都疼,她不由得一阵艰苦的挣扎。

    慕冷睿见此情景,将她拥入怀中,凉薄的唇噙住她如花的唇瓣,吐纳一口气给她。

    得到氧气给养,戴雨潇的呼吸平稳起来,双手紧紧抓住慕冷睿的手臂,久久不肯放松。

    慕冷睿吻着她,带着她游上水面,呛水的戴雨潇,这时候才放开他的手臂,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

    “感觉怎样,我的美人鱼?”慕冷睿戏谑的问,幽深的双眸星光闪烁。

    戴雨潇以为他问的水里接吻的感觉如何,不由得羞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想什么呢,我在问呛水的滋味怎么样……”慕冷睿邪魅的笑,笑的她一阵紧张。

    这个男人,怎么专挑别人的短处,哪壶不开提哪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真是可恶。

    戴雨潇嘟起唇,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向前游去。

    “你又忘记了我的话!”慕冷睿大力的拖拽住她,限制她的自由。

    “你为什么总是想控制我?!”戴雨潇愤怒的反抗挣扎,这个男人的**让她越来越反感,觉得空前的压抑感。

    “记住,以后,没有我的陪同,不许独自进水底!”慕冷睿不顾她的挣扎,紧紧桎梏住她的腰际,冷冷的说,不容抗拒。

    这样的冷漠霸道,反而没有引起戴雨潇的反感,她脸上漾出开心的笑容,终于了解了慕冷睿的心思,原来他是担心自己在水里出状况,才强行给她穿上性感的比基尼,带她下水重新体验一番。

    而戴雨潇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呛水,恰恰证明了慕冷睿的担心,她这个刚刚学会游泳的小女人,确实不能等同于天生会游泳的美人鱼,海水里危险随处可在。

    “笑什么笑,明天我们就要上山,如果你一意孤行,就等着送死,我再也不管你!”慕冷睿桎梏的更紧,让戴雨潇简直快窒息,眼神阴冷可怖。

    “好,我听你的就是……”戴雨潇第一次如此乖巧的表态,那样子,才像足了小鸟依人的小女人。

    回到宾馆,戴雨潇看着放在墙角的小提琴,怔怔的出神,明天终于要上山,似乎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却又似乎期待已久。

    很快就要见到母亲的家人,这次上山,或者会有重大收获,母亲的冤情可以水落石出。

    一旦得知母亲并没有和别人私奔,她是深深爱上父亲这样的事实后,父亲戴正德会有什么反应?他会不会因此而善待她?会不会因此而愧疚?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并希望父亲有多内疚,或者对她有什么亏欠的感觉,她只是想还母亲一个清白,让父亲知道母亲对他的一片心。

    此外,她一定要揭露伪善的大妈孟良娴的真实面目,为母亲雪冤,只有这样,母亲才能含笑九泉。

    想着想着,原本就疲惫不堪的戴雨潇,昏昏沉睡。

    娥眉浅黛,卷翘的眼睫毛在灯光下,在脸上映出优美弧度的扇形阴影,小巧挺拔的鼻梁,樱桃小口红润诱人。

    慕冷睿看着沉睡的她,脸上露出好看的浅笑,在她眉间印下轻轻一吻。

    日常生活里,戴雨潇极少化妆,慕冷睿见多了浓妆艳抹或者即便着淡妆却附庸风雅的女人,只有戴雨潇这样不施粉黛的天生丽质才让他有侵心蚀骨的感觉。

    第二天凌晨,天幕上还挂着昨夜的星星,戴雨潇就早早的醒来,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

    慕冷睿却睡得很沉,英俊的脸如同一幅精致的素描,她刮刮他俊挺的鼻梁,一点反应都没有。

    沉睡中的慕冷睿,一条腿伸出被子,戴雨潇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的小腿上,怎么有那么长而浓密的体毛,跟野人一般,之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

    他的面孔干净的一点瑕疵都没有,没有虬髯,按道理说体毛茂盛的男人胡须也很茂盛才对,怎么都看不到胡须的痕迹?

    不是有人说,胡须茂盛的男人xingyu才旺盛,可是这个男人一点胡须都没有,他的**让人简直无法承受,如果以后谁是他的妻子,可真够遭殃的。

    这样想着,戴雨潇脸红起来,那是他妻子的事情,与她何干,真是杞人忧天。

    看着他睡熟的样子,戴雨潇童心大起,轻轻的扯起他浓密的腿毛扎起小辫儿来。

    她兴致勃勃的扎了一个又一个,时间不长,整条小腿都扎满了一簇簇的黑色小辫儿,看起来诡异非常。

    看着自己的杰作,她咯咯的笑出声,又赶紧捂住嘴巴,不敢笑的太大声以免惊醒了慕冷睿。不敢想象他看到他的小腿被她折腾成这个样子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她惴惴不安而又兴致勃勃的等待着身边的男人醒来,可是天都蒙蒙亮了,这个男人还在沉睡不醒,她再也沉不住气了,不由分说的拎起他的耳朵,在他的耳际大喊:“起床啦——”

    那么大的声音,这个男人,居然只是稍稍皱下眉头,鼻翼翕动下,继续睡。

    实在没办法,戴雨潇决定动用非刑,扯住他的一根发丝猛地一拽,一根黑发在手,然后捏着那根发丝,轻轻伸到他的鼻孔里,触来触去。

    “阿嚏——”慕冷睿毫无征兆的打了一个超级大喷嚏,虽然戴雨潇做好心理准备,确实吓的不轻,赶紧躲到一旁。

    慕冷睿吸吸鼻腔,浓眉微皱,瞥了一眼小猫一样躲在床角的戴雨潇,却看到这个小女人不住的向他的小腿上扫射,那眼神很是奇怪。

    难道,这个女人终于发现他是如此的性感,然后按捺不住对他的小腿看了又看?

    慕冷睿不由得轻笑,瞥了一眼小腿,这一瞥不打紧,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又看,生怕视觉差错,他的小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扎满了一簇簇的小黑辫儿。

    看着他诧异的神情,戴雨潇使劲忍住,腾身下地,想悄悄溜走去浴室里洗漱。

    “你干的?”慕冷睿在身后冷冷的问,语气里听不出是喜是悲。

    “不——不——不——”戴雨潇转过身来,连连摆手,身体不住的后退。

    慕冷睿皱着浓眉,说不出的郁闷,不是她,会是谁呢,是谁这么大胆,趁他睡着的时候将他引以为傲的小腿上扎满了小辫?

    戴雨潇看着他郁闷的样子,从未见他如此抑郁过,原来他被人捉弄了也是这么的滑稽可爱,不由得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出声,笑的肚子疼,捂着小腹半天直不起腰来。

    “果然是你!”慕冷睿一声冷喝,大手一伸,将她拽过来,一阵nvedai,大手在她的腋下一阵挠痒,让她笑的眼泪都掉出来。

    “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戴雨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不住的告饶。

    慕冷睿神色一凛,这个小女人,还真够大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大胆的捉弄他,这戴雨潇,还是破天荒的第一个。

    可是仔细一看,这满腿的小辫,看起来还蛮好看的,别具一格。

    “快,把这条腿上,也给我编上小辫,不然不饶你!”慕冷睿将另一条小腿在戴雨潇面前霸道的一横,神色凛然的命令。

    “什么?”戴雨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这癖好有点怪怪的,怎么会喜欢满腿的小辫,不觉得不舒服吗?

    “怎么?不愿意?还是没听明白?”慕冷睿表情冷峻,似乎是在说很严肃的一件事情。

    他这样的神态,让戴雨潇觉得更加好笑,可是必须忍住,伏来,在另一条腿上编起小辫来,将她的恶作剧进行到底。

    编完之后,慕冷睿不动声色的将长裤穿起来,面无表情。

    戴雨潇却一直憋着笑,他穿上长裤后,根本看不出内里乾坤,她却是知道内情的,怎么想怎么滑稽。

    而看着慕冷睿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的脸,她只能憋住笑,不能表现出来,不然的话,这个男人还不是要用不一般的方法惩罚她?

    洗漱完毕,慕冷睿丢给戴雨潇一套衣服和一双重重的鞋子,让她穿上。

    戴雨潇拿过衣服,普通的登山服,卡其色,很不喜欢,鞋子也是厚厚的鞋底,轻轻一拎足有两斤重,看来看去,不由得皱起眉头。

    “快穿上,别浪费时间。”慕冷睿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她说。

    他的装扮,也是一样卡其色的登山服,和厚重的登山鞋。

    “不是多高的山,不用这么正式吧?”戴雨潇抗拒这样的装扮,即便高山,也不喜欢这样的装扮,尤其讨厌不明朗的卡其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