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奇异的山涧
    戴雨潇一边缓慢的侧身,一边设想着各种对付毒蛇的办法,如果她拿到那根拐杖,该抽打这条蛇的头,还是身体?

    如果抽打蛇身,不能击中要害,蛇身再将拐杖缠绕住的话,那也很是相当恐怖的,连她仅有的武器都要夺去。

    如果抽打蛇头的话,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抽打的足够狠,最好将它抽飞重重的撞到石头上把蛇头撞个稀巴烂。

    这样的蛇,只有蛇头最具备攻击力,身体的缠绕力度除非是真的缠到脖颈上,不然不会有致命的威胁。所以首要攻击的,还是蛇头,而不是蛇身。

    戴雨潇拿定主意,心中镇静一些,慌乱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时候必须冷静清醒,不能依靠任何人,必须自救。

    她的手,已经距离地上的拐杖很近了,越是接近,越是紧张,唯恐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她将所有的手指都伸展到极限,期待着早点触摸到那根拐杖,那根慕冷睿削制成的拐杖给她很大的安全感,她所有的寄托都在这拐杖上。

    指尖已经轻触到拐杖有点滑腻的身体,心中一阵喜悦,终于要达成目标的那种喜悦。

    而那条毒蛇,没有洞悉戴雨潇的心思,它昂首挺胸那么久,面前的这个女人没有对它进行任何攻击,倏地低下头去,伏在地上游走。

    戴雨潇看到蛇游走,深深的吸一口气,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顾不得矜持,以最快的速度抓住石头上的拐杖,拔腿就逃。

    刚跑两步,令人惊悸的一幕发生了,那条正在游走的毒蛇听到身后的动静,突然调转身体腾跃起来,身体离弦箭一样向戴雨潇的腰间射过来。

    从来没见过一条蛇居然可以从地上飞跃而起,像是长了翅膀一样。

    戴雨潇惊悸的刹住脚步,如果继续往前跑,只能加剧与这条毒蛇空中相遇的速度。

    这时候,就算手里拿着拐杖又如何,凌空而起的毒蛇那么快的速度,她怎么可能抽中它的头部,几率微乎其微。

    而那条蛇就这样飞射过来,蓄满了攻击性,已然把眼前的这个女人当作仇敌。

    戴雨潇紧张的不能呼吸,胸前憋闷的疼,眼睁睁看着那条蛇飞过来而手足无措,完全失去了主张,惊恐的连惊叫都忘记。

    飞跃的过程中,那条毒蛇喷吐着长长的红信子,大张着嘴巴,露出几颗尖锐的毒牙。

    那红信子,都要舔舐到戴雨潇的腰际,只有两公分的距离。

    戴雨潇放弃抵挡,因为事出突然,她来不及抵抗,毒蛇飞行的速度超越她思维的速度,她只能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花容失色的看着那条蛇越来越近。

    “啊!”红信子舔到了她的登山服,她惊恐的尖叫,拐杖失手掉落在石头上,双手捂住眼睛,不敢面对那条毒蛇是如何对她发动攻击。

    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闭着眼睛等待半天,都没有感觉到毒蛇尖锐的毒牙刺破她肌肤的剧痛,也没有冰冷的蛇身缠绕的恐惧。

    “好了,宝贝,别怕,你看,它已经快死了……”是慕冷睿的声音。

    戴雨潇移开捂着眼睛的双手,睁开眼睛,看到那条毒蛇,已经被慕冷睿的厚重的登山鞋踩在脚下,蛇身还是不甘的扭动。

    慕冷睿又猛的跺上几脚,蛇身彻底瘫软下来,蛇流出的血渗进石缝。

    慕冷睿抬起脚来,她看到那个让她无比恐惧的蛇头已经被踩跺的稀烂,血肉模糊里能看得到几颗尖锐的牙齿。

    她看了又看,才确定这条蛇已经死了,心情渐渐平稳下来,走过去在瘫软的蛇身上狠狠的踩上几脚泄愤。

    踩完后,她觉得还不解气,对着慕冷睿一阵捶打:“你不是说早点回来吗,怎么这么久,怎么这么久!”

    一边打,泪水已经盈满眼眶,委屈的快要落下来。心中知道事发突然,不能责怪慕冷睿,若不是他及时出现才更凶险,连小命都保不住也说不定。

    即便知道这些,心中还是觉得委屈,说不出的委屈,于是慕冷睿就成了出气筒。

    慕冷睿不闪不避,将她揽在怀中,拍抚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好了好了宝贝,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怕了不怕了……”

    戴雨潇伏在他怀中,小手紧紧扯住他的衣襟,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慕冷睿轻轻叹口气,这个小女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不由得低下头轻轻吻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再次背起背包前行,戴雨潇手中紧紧抓住那只拐杖,这次无论什么情况,拐杖都不会轻易脱手,她还四处张望,眼神都是落在渗水的石缝上,唯恐哪个石缝里又突然钻出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

    慕冷睿看出她的紧张,退后几步,向后伸出手,伫立不动,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

    戴雨潇心领神会,毫不犹豫的上前紧紧牵住他的大手,果然,心中的恐惧感骤然消失殆尽,安全然油然而生。

    两个人原本是一前一后的走路,而现在慕冷睿牵着她的手,两个人的另一只手都各拎着一根树干拐杖,几乎是并肩前行。

    “宝贝,我刚才离开,是去探路,免得你跟着我走许多冤枉路。”慕冷睿的眼眸,漾满温柔的春水,对这个小女人很是关切。

    “那你有什么重大发现吗?”戴雨潇想起刚才的惊险,想嗔怪又忍住,毕竟他也是为她考虑才去探路,即便期间出现什么意外,他的本心和出发点也是好的,不能够将全部责任都推到他身上,那对他不公平。

    “也说不上重大,一般般吧……你跟着我走,一会就看到了……”慕冷睿面色平静,牵着她的手侧身向前。

    这里的路途已经有些崎岖难行,小路窄的只能容下一个人的脚步,这里是阴面,显得格外潮湿,石头地面上满是滑腻腻的青苔,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走了一段路,慕冷睿改变角度,开始上行,而不是向前环绕着山腰走。本来路就难走,改为上行,难度又增加几分,在长满青苔的坡度上行走,更易滑倒。

    “为什么要改为上行呢?这路这么难走……”戴雨潇用手背轻轻擦拭一下额头上沁出的汗珠,有些不满的问。

    “山上的风景比较美……”慕冷睿邪魅的笑,邪魅的不可捉摸。

    这算是什么理由,他们是来这里找人的,又不是来游山玩水欣赏风景的,戴雨潇更加不满的嘟起唇瓣,若非害怕石缝再钻出蛇来,一定甩开慕冷睿的手自己走开。

    坡度越来越陡,两个人尽力的倾身而上,快要贴到石壁上,这里已经非常凶险,如果脚底一滑滚落下去,那就会一直滚落到山脚下,半路都没有什么阻隔,只有滑腻腻的青苔和一些喜阴的矮小植被。

    戴雨潇集中精神,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能够半途而废,现在想退回去也已经不可能。

    慕冷睿紧紧牵着她的手,脚步踏实的在前面领路,认真谨慎的为这个小女人保驾护航。

    “宝贝,坚持一下,就快到了……”慕冷睿呼吸有点粗重,他的体力比戴雨潇好很多,他都觉得吃力的情况下,可想而知这个小女人要多辛苦。

    戴雨潇紧咬贝齿,抿着花一样的唇瓣,不言不语的努力前行,她牵住慕冷睿的手已经十分湿滑,因为疲惫出了很多汗。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牵着,半点不敢松懈,两个人厚重的登山鞋底沾满一层滑腻腻的青苔。

    慕冷睿稍稍停稳,大力跨行一步,直接俯,将戴雨潇整个抱起来。

    没有心里准备的戴雨潇突然失去重心,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惊叫,她已经被慕冷睿稳稳的放在地面上。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副奇异的景观。

    山体似乎被天公用利刃在中间斜斜的劈开,所以中间有一条很深的裂缝。

    而这道裂缝,底部很宽,从左至右有一个坡度,顶部很窄,一侧的山体向另一侧在顶端猛然压倒倾斜,这个庞大的裂缝就形成一道美妙的山涧。

    山涧的底部,坡度较低的一边涌流着潺潺清泉,坡度较高的一边长满绿色植被,郁郁葱葱,那种绿色非常的鲜活动人,和清泉一样沁人心脾。

    这里也是石头铺成的路,石缝间汩汩的流着清水,一脚踏上去水花四溅。

    而山涧的顶部,由于很狭窄,只能看到狭窄的有限的蓝色天空,正是由于狭窄,才给人更多的企盼和想象空间。

    阳光从那道狭窄的裂缝倾泻下来,在山涧中映照出一条窄窄的阳光之路,别具一格。

    山涧两侧的石壁鬼斧神工的陡峭,布满鲜绿色的植被,和山体外染了尘土的暗绿色植被感觉截然不同,富有生机和活力。

    仅有的一道阳光,仅有的一线蓝天,汩汩流淌的清泉,铺天满地鲜活的绿色植被,构成一幅完美无缺的风景图画,只有大自然的力量,才能成就这样的美妙景象。

    戴雨潇欢快的向前跑去,她太惊异并感动于这样的美景了,若是可以,她好想在两侧的绿色植被上建一所小木屋,在悬崖峭壁的半山腰生活,神仙一样的悠闲。

    她俯,掬起一汪清泉,迫不及待的泼洒在脸上,沁凉舒爽,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渴盼着这样的沁凉舒爽。

    她在清泉边上,映照着自己的脸庞,泉水清澈见底,简单,欢快,而又纯粹,和那种幽深的湖泊相比,是截然不同的一种美感。

    “难怪,你说山上的景观比较美,原来你早就发现这的美景了……”戴雨潇紧跑两步,回过身来对在后面慢悠悠跟上的慕冷睿说。

    “我想在这山涧一侧的峭壁上建一所小木屋,旁边全部是绳索,我们想进小木屋的话,就要攀上去……”慕冷睿笑吟吟的,他内心的冷漠被这美景一扫而空。

    “真的吗,真的吗,跟我想的一样呢……”戴雨潇听到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更加欢欣雀跃,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而以他的实力,在这峭壁上建一所小木屋也不是难事,她的美梦终有成真的一天。

    慕冷睿紧追几步,想牵住这个小女人的手,而戴雨潇,偏偏跑开来躲闪开,然后又俏皮的转身向他挑衅的勾勾小手指,娇俏可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