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山涧遇险
    慕冷睿微微一笑,笑的星海浮沉,倾倒众生,缓缓走近这个娇俏可爱的小女人。

    戴雨潇也被这样的笑容所迷惑,不自觉的步步后退,手却一直向这个笑的魅惑众生的男人伸举着。

    思维暂时停滞的戴雨潇,后退中仓皇间脚底一滑,身体失衡的向后倾倒,扬举着的手臂在半空划出一个弧度。

    慕冷睿浓眉微皱,这个小女人总是这么不小心,走在这样平坦的路上居然还会向后跌倒,真是不让他省心,纯粹考验他的耐性。

    他紧跟上前,拖住戴雨潇的手臂,想强有力的将她拖拽起来,这样的石头地面跌下去,就算有绿色植物阻隔一下头部也难免会受伤。

    而这次不是跌倒那么简单,走到近前他才发现,戴雨潇身后不是平坦的路,而是一个隐蔽的洞穴。

    洞口被绿色植被大半遮掩着,如果不是走到近前,根本不可能发现其中的端倪。而倒退着走路的戴雨潇,更加不会留意到身后居然有这样一个隐匿着的洞穴。

    虽然这时候已经发现了,可为时已晚,戴雨潇的身体向后跌落,尽管慕冷睿拖住她的手臂,只是减缓跌倒的速度而已,并不能够改变坠落洞穴的现实。

    “啊!”戴雨潇失声惊叫,双手在胡乱抓取,一手被慕冷睿拖住,另一只手早就将拐杖丢掉,慌乱的伸向他的腰间,希望能攀附住他的腰身。

    而下坠的她,距离慕冷睿的腰际,总有那么一点点距离,让她很是焦急,手臂为什么不能骤然增长几分。

    慕冷睿神色一凛,在跌倒的过程中用力回拉,成功的用手臂紧紧箍住小女人的腰际。

    戴雨潇获得空前的安全感,趁势紧紧环抱住他的脖颈,闭上眼睛等待大自然的安排。

    两个人相互拥抱着,滑进绿色植被遮掩着的洞口,扑簌簌的划破洞口的绿色植被,直直的跌进去。

    两个人跌进去后,洞口的绿色植被瞬间恢复原状,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除了轻微的颤动,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戴雨潇的手紧紧环着慕冷睿的脖颈,心中全然没有想法,从没有想到这样的美景里居然会有危险隐藏,真是猝不及防。

    她紧紧贴着这个男人,刚才还笑的魅惑众生的男人,上天安排他们又一次生死与共。

    身体一直在下坠,下坠,下坠,他们等待着跌落在不知何种情况的谷底,或者是坚硬的石头,就像山涧里的石头一样,然后他们,鲜血四溅。

    抑或,这个洞穴通往未知的隧道,就那么一直跌落,跌落,跌落到另一个空间去,丝毫不会感觉到疼痛,只是虚惊一场。

    “啪——”两个人跌落在一片水洼里,首先落下的戴雨潇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迷蒙中水花四溅,她的身体浸没在沁凉的水中。

    这里的水足够深,若是不通水性的人,跌下来必死无疑,而对于他们两个人,是绝处逢生,这样的水恰好能够解救他们于危难。

    跌落在水中,总比跌落在石头上的好,这片水,将他们跌落的凶险化于无形。

    慕冷睿在水中翻转过来,将戴雨潇托出水面,然后游曳着摸索,游行了不远,就发现了光滑的石头平面,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跌落在这石头上,后果可真够惨烈,两个人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性命难保。

    两个人攀上石头,仰起头环顾四周,洞阴暗,能看得到一片水光,而这片光亮,也是由于洞口透进来的一点点光亮映照所致。

    “冷睿,怎么办?”戴雨潇攀着慕冷睿的手臂,惊恐万状。

    事情总是这样瞬息万变,刚才还在憧憬着在峭壁上建造小木屋做一对神仙,而如今,就成了这洞穴中的落难青年。

    “怎么办?凉拌,在水里做对鸳鸯,也不错的……”慕冷睿邪魅的笑,眼眸中星光闪烁,全然不把这洞穴当作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戴雨潇甩开他的手臂,都什么时候了,这个男人居然还笑的如此轻松,这洞穴看起来很深,想爬上去没那么容易。

    她在水洼边上的洞底走来走去,四处张望,看有没有可以攀爬的植被。可是除了洞口映进来的一点点光亮,周围都是一片黑暗,洞壁上的情况根本看不清楚。

    “怎么办啊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啊……”处在黑暗中的戴雨潇,顿觉无望,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几近哭泣。

    没有上山之前,只顾得畅想找到母亲亲人的各种美好,畅想母亲雪冤后父亲的各种表现,根本没有料到这山上危险重重。

    先是遇到了毒蛇,现在,又毫无预兆毫无准备的跌入这黑漆漆的山洞。

    慕冷睿没有回应她,站在黑暗中不知道想什么,戴雨潇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现在这样不明情况的洞穴,这个大男人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逃出去。

    “你说啊,到底怎么办,怎么办!”戴雨潇不耐烦的走来走去,焦躁的很,不由得拽住慕冷睿的手臂使劲摇晃,似乎要逼迫他想出一个办法。

    慕冷睿有点恼火,大手扬起来,想给这个惹是生非的小女人一个巴掌,手扬起到半空,良久才落下去,轻轻的落到她的头上,他不忍心在她这么无助的情况下打她,只能轻轻抚摩了她的秀发轻声安慰。

    “宝贝,别害怕,安静下来,绝望的尽头不放弃,我们就会看到希望……”他低沉的声音很有穿透力,让戴雨潇瞬间安静下来。

    慕冷睿将硕大的背包卸下来,戴雨潇才意识到,身上还背着背包,刚才落到水里,里面的东西一定湿透了,赶紧将背包解下来查看。

    “真是糟糕,里面如果进水湿透的话,很多东西都用不了……”戴雨潇更加懊恼,情况越来越糟糕,让她刚才看到美景的那种喜悦再也提不上来。

    可是拉开拉链,摸索下里面的东西,居然都是干的,一点水分都没有。

    “这背包是防水的,别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蠢……”慕冷睿冷魅的,说的戴雨潇面红耳赤,在他心里,难道真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蠢女人?

    慕冷睿说完这句话,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骂这个女人蠢,明明知道这个女人是冰雪聪明的,只是有时候有点小迷糊而已。

    而只有这个女人,让他一直放在心里,一直记挂着,他也只是对这个女人恨铁不成钢,殊不知,他是多么的关心她,发自内心的去呵护她,疼爱她。

    经历这几次生死之后,这种感觉愈加明显。口上即便责怪了,心里还是按捺不住的疼爱和喜欢,似乎看起来是矛盾的,而他的感情,就这样矛盾的存在着。

    戴雨潇也为这个男人的飘忽不定而费解,明明处处都能体会到他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呵护,而他嘴巴上,时而安慰她,时而斥责她,让她总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难道,这个飘忽不定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刀子嘴,豆腐心?这么庸俗的比喻,用在这样一个惊为天人的英俊男人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她对这个男人的心思,有了细微的变化,莫名的一种信任和依赖感,就像走危险山路的时候,就那么放心的将小手放在他的掌心,让他牵引着前行。

    不管前方是荆棘,坎坷,还是平坦,她都信任他,踏踏实实的跟着他往前走。

    最初,对他的责骂很是抵触,现在,开始习以为常,慢慢习惯这个男人的霸道与**,起码,没有强烈抵触的感觉。

    慕冷睿在硕大的背包里一阵摸索,戴雨潇以为他在摸索吃的东西,向他伸出手,因为她确实肚子又饿了,爬山是件体力活,很耗费热量。

    而慕冷睿似乎没有看到她伸着的手,继续摸索着,不知道在摸索什么东西。

    “喂,我饿了,给我一点吃的……”戴雨潇不得不开口说道,伸出的小手撒娇的抚弄一下他的手臂。

    慕冷睿咕哝着说了一句:“幸好我不是很穷,不然都没办法养你,这么爱饿,这么快肚子又饿了……”然后掏出一包饼干和一个拉罐给她。

    这话从堂堂的慕大少爷嘴巴里说出来,感觉很好笑,他居然会觉得她能吃,而且还担心养不起她?

    “谁说,要你养了……我可以,自己养自己……”戴雨潇接过食物,羞涩的低下头,心底划过一丝甜蜜,这个男人表态要养她,心中没有抵触,居然还感觉一种异样的甜蜜,这是怎么了?好奇怪的一种心理变化。

    慕冷睿摸索出一个圆筒样的东西,“啪”的一声打亮了,原来是电筒,瞬间一束亮光贯穿了整个洞穴。

    “太好了,你居然这么细心,还带了电筒!”戴雨潇将手中的食物放在一边,惊喜的攀住他的手臂,对着电筒看了又看,十分喜悦。

    “现在有点安全感了吗?”慕冷睿笑起来,明眸皓齿,笑的很明媚,仿佛是黑暗中的一抹阳光,瞬间点亮黑暗,扫除戴雨潇心中的阴霾与恐惧。

    “嗯……”戴雨潇想说,只要有他在,她就没那么恐慌,只要有他在,就一直有安全感,可是看看他好看的笑容,根本羞馁的说不出口。

    慕冷睿拿着手电筒四处扫射,观察着这个洞穴,四处的洞壁都是石头的,漆黑的石头表面上湿漉漉的,看起来很光滑,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没有任何植被,光滑的一丝杂草都没有。

    整个洞穴看起来像是倒扣的椎体,底部很宽,而顶部就是被绿色植被遮掩住的狭窄洞口,只能透进一点点光亮。

    而洞穴的底部,除了那一汪水洼,就是光滑的大块石头,也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硬物或者可以当做绳索利用的植物。

    他用电筒扫扫水洼,光亮很深的透进去,那么强烈的光亮瞬间被吞噬,这个水洼,似乎深不见底,不是水洼那么简单,有可能就是深潭。

    难道,上天注定,他们两个人,要丧命于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