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洞房花烛
    睡梦中的戴雨潇,忽然听到有东西穿透空气的声响,虽然轻微却足够骇人,非常清晰的传入耳膜,深入她的心脏,将她的神经全部调动起来。

    而她的身体蓦地腾空,被慕冷睿拦腰抱起来,猛然睁开眼睛,朦胧的烛光中,看到一条色泽鲜艳的蛇从半空中掉落。

    “啊!蛇!”戴雨潇不由得惊叫,从慕冷睿怀中挣脱跃落到地上,惊恐的看着那条从天而降的毒蛇,梦魇一般。

    慕冷睿本不想惊动这个易惊的小女人,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她足够敏感,睡梦中都能发现从天而降的危险,这应该是人的一种本能应激性反应。

    “宝贝,别怕……”他拍拍戴雨潇的瘦削的肩,轻声安抚,手中却握紧闪着寒光的匕首,时刻准备着攻击。

    那条蛇,坠落,坠落,坠落,扑通一声,掉进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深潭里,如同他们最初从洞口跌落进的角度一样,完全的自由落体。

    毒蛇,仓皇的打了一个水漩,就迅速的游进水底,消失不见。

    慕冷睿和戴雨潇屏住呼吸,凝视着水面很久,深不见底的水面一片平静,根本没有蛇钻出来上岸,才深深的松一口气,确定没有危险,才走回到刚才的位置,席地而坐。

    戴雨潇再也睡不着,一直盯着水面,唯恐从水中钻出一条毒蛇来。

    慕冷睿也盯着水面,心中却有了想法:“这蛇这么久没上来,这水底很可能有出路,天无绝人之路,石壁太光滑没有爬上去的可能,可这水底,有可能和外面的山涧是相通的,刚才那条蛇,可能是不小心从洞口坠落,然后在水底寻路逃走。”

    戴雨潇听他的分析在理,却根本开心不起来,秀眉轻瞥。

    “宝贝,发现生路,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慕冷睿看她的表现有点反常,关切的问。

    “就算水底有出路,这里这么黑暗,有水路有怎么能找得到?而且,水里很可能藏着毒蛇,跟毒蛇在水底相遇,那更凶险。”戴雨潇一提到毒蛇,就忍不住战栗不已。

    “不怕,宝贝,有我呢……”慕冷睿轻轻揽了她的肩,安慰着,幽深的眸子柔情似水。

    这个小女人惊恐万状的样子,很让他心疼,让他不由自主的伸出臂膀去呵护她,保卫她,当她在他的臂弯中安睡,那是多么和谐的美感和幸福感。

    而他也在思索着,这样黑暗的夜里,烛光不足够光亮,即便强光的电筒打在水底也看不清楚水底的情况,即便有生路,可是又怎么能够发现这生路从而成功逃脱?

    寻思间,他的凉薄的唇突然被一张温润的小嘴给堵住,丁香小舌缱绻的探入他口中探寻者,极尽缠绵。

    “唔……”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湿吻弄懵了,不知道这个小女人,究竟在想什么,这样的境遇里怎么就想起给他一个温柔绵长的湿吻。

    虽然心中犹疑着,他还是热烈的回应起来,大手扣住她的头,用力的回吻。

    戴雨潇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何时就慢慢走入她的心底,她不清楚是不是爱上了他,但是对他的情愫晦暗不明。

    那样绵长的湿吻,是下意识的举动,她看着烛光中认真思索着的英俊的侧脸,完美的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混血王子,她不由得芳心狂跳,一阵心动就主动吻了上去。

    当她有些清醒,头已经被慕冷睿的大手紧紧的扣住,她承受着这个男人霸道有力的回吻。

    两个人的吻,缱绻悠长,热烈深情,蕴含了多少生死与共的情绪在里面,而不是单纯的qingyu之吻。

    戴雨潇吻着吻着,泪水悄悄的滑落,从唇角渗入齿颊间,一股咸湿。她不理解,上天是怎样的安排,让她与这个霸道的男人误打误撞的相遇。

    自从那次相遇起,她的命运就与这个男人紧紧相连,无路可逃。难道,这就是宿命?

    有一种缘分,叫做孽缘,她和这个男人的缘分,是不是就是孽缘?割舍不掉,抛却不开,而她,深陷在这样的情绪中,却不能忘记这个男人对她的伤害。

    “宝贝,你怎么哭了?”慕冷睿幽深的双眸,深不见底,声音暗哑低沉。

    “你说,如果我们真的会死在这山洞里,你最想念的人是谁,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戴雨潇泪水婆娑,噙着泪水的眼睛看起来楚楚可怜,颇为动人。

    “我……最想念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与你,生死与共……”话毕,慕冷睿欺身近前,猛地噙住她如花的唇瓣,用力的。

    “唔——”戴雨潇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堵住嘴巴,本来要问的很多话,已经被这个男人霸道的吞噬殆尽。

    “宝贝,我们别浪费这洞房花烛……”慕冷睿在烛光的映照里低喃,呼吸变得沉重急促,大手探入戴雨潇的胸前,大力的。

    戴雨潇已经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用情的吻上这个男人,明明知道他**比一般的人要旺盛,为什么要主动的吻住他,分明有引诱之嫌。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他已经将厚重的登山服外套脱下,平铺在冰凉的石头上,将不知所措的她平放在衣服上。

    “冷睿,这里时刻都会有毒蛇……我们还是不要……”戴雨潇体力上抵挡不过,只能小声的央求,她的眼神四处张望搜索,对刚才从天而降的毒蛇心有余悸。

    “我说过了,与你……生死与共……”慕冷睿噙住她的唇瓣,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所有的话语,都融合在火热的动作里。

    戴雨潇被吻的几乎窒息,一阵晕眩,意识开始不清楚,眼神渐渐迷离,闪烁的烛光映照里,很是诱人。

    慕冷睿的动作比之前绵长温柔,把她的身体当作宝贝一样的轻触,那双纤长的手像是钢琴师一样,在他的触碰下,她的身体轻微颤栗,唇齿间飘忽出动人的音符。

    这个英俊的男人,已经将她的衣服轻轻褪下,倏地一阵冰凉,而他迅速的欺压而上。不给冰凉延续的机会,用他的身体来供给温热。

    他的腿间,依然膨胀,鼓鼓的支撑起一个帐篷,膨胀欲裂,呼之欲出。

    戴雨潇在绝望之中,脸色绯红,灿若桃花,内心中居然渴望起这个男人的温热和爱抚来,既然是绝境,那么让他们生死与共就此沉沦。

    她的小手,在他的腰间,没有章法的摸索,轻轻触碰到那个火热坚硬的位置,又猛然避开,期盼与恐惧并存。那种微妙的感觉侵心蚀骨。

    “宝贝,你是我的女人……”慕冷睿声音低沉,有点沙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际,那样的话语如琼浆玉液一般醉人心扉。

    他惊诧于那双主动摸索的小手,这个小女人第一次有主动的表现,这样的表现让他更加血脉喷张,全身的血液向小腹喷涌,几乎要胀裂的疼痛。

    那样厚重的登山服,已经不能够对他有任何的限制和阻隔,他大手扶住身下小女人的腰际,一手为自己褪去所有的束缚。

    在小女人迷离的眼神里,他挺身而入,火热的坚硬直达幽深,他幽深的眸子将身下的小女人久久凝视,将她所有的神情都深刻的印入脑海,在心中,烙上印记。

    “唔……”戴雨潇嘤咛一声,觉得身体迅速的腾升,而又急剧的坠落,她没有觉得惶恐,因为她有这个男人的支撑。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将她由女孩变成女人的男人,而他带给她身体上的愉悦刻骨铭心。

    都说,男人会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她不知道慕冷睿有没有爱上他,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上这个男人,只是心中,对他有莫名的依赖和企盼。

    良久,慕冷睿才退出去,用坚硬的顶端着她水红色的柔软,无比轻柔。每一次,都引起她的一阵颤栗,而柔软处,已经渗出津津玉液,让她的感觉更加妙不可言。

    她卷翘的眼睫毛,在烛光下映出美丽的弧度,衬得她清澈的眸子更加闪耀动人。她微微张开的如花唇瓣,不住的翕动着,似要惊呼却未曾出声。

    她这样的神情,将慕冷睿深深的吸引,有qingyu,却是清纯羞涩的qingyu,如同羞怯绽放的水莲,那样娇俏的悄悄绽放,将看到的人勾魂摄魄无可抵挡。

    慕冷睿再次缓缓,让那水红色的柔软缓慢的将火热的坚硬包围,然后停驻在huarui的中心,一阵,引得她的内里迅速收缩,而这样的紧致包围让火热的坚硬更加跃动不安。

    他再也抑制不住情绪,迅猛的律动起来,以他独有的方式,侵犯者疼爱着身下的这个娇弱不堪的小女人。

    他要给她最好的滋养,让她这朵水润的花,绽放的更加美艳,而这样的美艳,只能够他自己观赏享用。

    “啊!啊!啊!”随着他猛烈的律动,戴雨潇不可抑制的娇呼出声,清冽的声音在幽深的洞穴中回响,飘落在水面上,又弹回到光滑的石壁上,迂回流转。

    她此刻,根本感觉不到身下石头地面的冰凉,完全淹没在慕冷睿带给她的火热之中。

    而她也全然忘记了,今天一整天对那些色泽鲜艳的毒蛇的畏惧,徜徉在心中的,只有火热,火热,男人带给她的一片火热。

    她的手,紧紧扣住慕冷睿挺直的背脊,深深的嵌入他的肌肤。

    而慕冷睿的大手,紧紧扣住她身后富有弹性的圆润,以便于更好的更迅猛的律动。他的大手,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扣出深红的痕迹。

    而沉陷在火热中的两个年轻人,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反而更加炽烈的渴望着彼此。渴盼着,两个人可以一起升腾,在绝望中完美的升腾。

    洞穴,是天然的洞穴,不加任何雕饰,花烛,是最简陋的花烛,而两具年轻人的躯体,在这样的洞房花烛里,绽放出最自然贴合的情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