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离死别
    戴雨潇沉浸在身体上的欢愉里,那种自然态的情愫占据她全部的大脑空间,满满当当,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盛放其他的东西,比如毒蛇,比如恐惧,比如绝望。

    欢愉过后,她沉睡过去,安静的像个婴孩。慕冷睿将她揽在怀中,看着她安静的沉睡,心中升起一种满足感。

    被心爱的女人如此信任并依赖着,原来是这样一件幸福的事。跳跃的烛光落在水潭如镜的平面上,映照出两个人相依相偎的倒影,冷清的洞漾满脉脉温情。

    半截蜡烛能够支撑的时间有限,能够给人的光明有限,本来昏昏欲睡的慕冷睿,在蜡烛熄灭的那一刻骤然清醒过来,眼前已经一片黑暗,只有水潭的表面泛出的微微粼光。

    处在黑暗的坏境之中,人的听觉嗅觉会格外敏感,他能清晰的听到石壁上渗出的水珠滴落到水潭里的声响。

    戴雨潇在他的怀中,睡得很安稳,轻微的呼吸均匀而平稳。

    洞穴中波澜不惊,除了偶尔滴下的水声,一片静谧,慕冷睿的心渐渐沉定下来,抱着戴雨潇沉睡了过去。

    清晨,一点点亮光从洞口透射进来,戴雨潇揉揉惺忪的睡眼,她想伸展一下手臂,却发现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她枕着慕冷睿的一条手臂,而他的另一条手臂,紧紧围绕着她的肩,这个男人,用身体给她围成一个保护圈。

    她决定先不惊动还在熟睡的慕冷睿,抬起头仰望着洞口,望着那一点点光亮出神。

    “咝——”一阵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洞口的绿色植被微微颤动,戴雨潇精神紧张起来,莫不是又有毒蛇出没?

    可是她根本看不清楚,或者是神经过敏,有一点点响动就疑神疑鬼,她这样安慰着自己,没有出声,只是侧耳细听,如果再有动静再叫醒慕冷睿也不迟。

    “咝——”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持续的时间比较长,洞口的绿色植被持续的颤动不已,这样的动静比较大,不像是一条蛇,反而像是体型较大的动物。

    不是蛇反而没那么可怕,因为小动物跌进洞穴对他们基本不会构成威胁,体型较大的小动物跌进来和他们的结果基本差不多,不是掉进水潭就是掉在石头上,无论掉在哪里都会丧失攻击力。

    戴雨潇仰起头观察半天,洞口的绿色植被还是颤动不已,可是没见任何动物落下来,有可能,只是一些动物路过而已,而且那些动物比他们熟悉环境,直接从洞口跃过去,所以悉悉索索的声响能够持续那么久。

    她放心的活动活动脖颈,刚才仰视的姿势太久,脖颈很是酸痛。身体被慕冷睿围绕住,只有脖颈的活动范围最大,她看不清楚他的面部表情,枕着他的手臂那么久,难道他的手臂不觉得酸麻?

    “啾——”类似公鸡打鸣的声音从洞口传过来,她反射性的抬起头,一种奇怪的生物在洞口的绿色枝蔓上出现。

    头顶着一个红红的鸡冠,头部呈三角形,吞吐着长长的红信子。它在洞口不慌不忙的张望一番,才探来。

    这究竟是什么生物?像是蛇却又不是蛇,是蛇的话怎么长一个鸡冠在头上,不是蛇的话,怎么还吞吐着长长的红信子?

    “啾啾啾——”鸡冠头向洞口内探着头一阵打鸣,像是示威,然后大摇大摆的游下来。

    “咝咝咝——”洞内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像是对鸡冠头的回应,持续的时间很长。

    这下戴雨潇看的清清楚楚,鸡冠头一段段的从洞口蜿蜒着游下来,分明是蛇的身体,就算它顶着鸡冠,那也是一条蛇!

    “冷睿,冷睿!醒醒,醒醒!”戴雨潇浑身的汗毛倒竖,浑身顿时冰川一样冰冷异常,恐惧感迅速爬升上她的心壁,瞬间充斥了整个心脏。

    “怎么了?宝贝,你也不再睡会?”慕冷睿的声音里还满是睡意,围绕着小女人的手臂还没有松开。

    “蛇!蛇!好恐怖的一条蛇!” 戴雨潇撼动着他的手臂,声音发颤。

    “蛇?”慕冷睿警觉的抱着她坐起来,一探手拿起早就放在身边的手电筒。

    “啪”的一声,手电筒打亮,强烈的光在洞口和石壁上扫射,洞穴内顿时一片光明。

    不看不打紧,这一看,不仅仅是戴雨潇,慕冷睿都要头皮发麻,这样恐怖的景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洞穴的石壁上,爬满了毒蛇,一律尾巴向下,头部朝向洞口的方向,像是集体朝拜的姿势,长长的红信子朝着一个方向吞吐,发出嘶嘶的声响。

    而接近洞口的位置,一条类似蛇的生物昂首挺胸,头顶鸡冠威风凛凛的面向群蛇,看起来傲慢而又威严,红红的鸡冠鲜艳欲滴。

    从这阵势上看,头顶鸡冠的蛇是蛇王,而这群蛇在这里集会,像是在召开什么会议。

    刚才手电筒的一阵扫射,在蛇群内引发一阵恐慌,众蛇纷纷朝向他们的方向吞吐着红信子,有的蛇禁不住身体发抖,不安的扭动。

    “啾啾啾——”头顶鸡冠的蛇王威严的发声,蛇群顿时安静下来,恢复了阵型,俯首帖耳的等候蛇王的吩咐与号令。

    蛇王阴寒的目光扫向这两个人,红信子一阵吞吐,对着他们看了又看,似乎是在探询,又像是分辨虚实等待时机。

    “冷睿……怎么办?”戴雨潇怯怯的拽住慕冷睿的手臂,小手紧张的发抖,脸色被这些蛇吓得煞白。

    虽然知道这山上有毒蛇,可是他们哪里想得到,居然有这么多的毒蛇,石壁上几乎爬满了蛇,若非亲眼看到,这辈子都不会想象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毒蛇存在。

    他们偏偏在这个闭塞的地方,遭遇这么多的毒蛇,简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若是这群蛇发动攻击,他们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可以尽力杀死一条蛇,两条蛇,三条蛇,可是那么多条蛇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一点轻微的挫伤如何能够镇得住这么多的蛇。

    “别慌,别动,让我来想想办法……”慕冷睿神色肃穆,这么多的毒蛇,让他同样心惊,石壁上爬满了毒蛇,这是唯一通往洞口的道路被蛇群占据,此路不通。

    而现在剩下的,只有水路,可是水潭里一片黑暗,根本摸不透水底的情况,说不定根本没有出路,跳进水里也是死路一条。

    他轻轻的将手电筒关闭,那样强烈的光线只会激怒这群蛇,一旦激怒对他们极为不利。

    他能确定即便没有光线这群蛇还是能够清晰的辨识到他们的方位,包括他们细微的一举一动,而他们,没有了光线的辅助,只是凭耳朵,根本不能够确定这群蛇的状态。

    蛇在暗处,他们在明处,然而慕冷睿也只能这么做,尽可能的降低风险,尽可能的不去触怒这些蛇。

    洞穴陷入一片黑暗,戴雨潇紧张的拽着他的手臂,怯怯的问:“冷睿,把灯光打亮好吗,我好害怕……那么多的毒蛇……”

    “别怕……打亮灯光有可能会触怒这些蛇,如果它们发动攻击,打亮电筒也无济于事,我们还不如安静下来,想办法……”慕冷睿临危不乱,镇定的轻轻抚摩她的头,给她一些安全感。

    慕冷睿盯着水底,想着是不是要冒险跳下去,在水底里摸索一番,如果能够找到水路起码还有一线希望,总比在这里被这群蛇主宰生死的好。

    “宝贝,我先悄悄潜进水里,搜素一下水底有没有和外界相通,你呆在这里别动,不要发出异样的声响,我们尽量安静,应该就不会激怒那些蛇,暂时不会有危险,过一会我就上来……”慕冷睿一边说,一边将戴雨潇的身体扶正,大力握了握她的手。

    “不要,冷睿,我好害怕,我要和你一起下水……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戴雨潇小声的央求,抓住慕冷睿的大手不肯放。

    “乖,下去找水路是件体力活,你现在的水性跟我下水的话我还得照顾你,这样耗费体力还耗费时间,不如你就在这里等我,保持体力,随时准备跟我一起逃走,好吗?”慕冷睿吻吻她的额头,低声安慰着,声音也有些发颤。

    这一刻,这两个人有了生离死别的感觉,而目前的情况,必须暂时分开,必须这么做,不容迟疑,迟疑一秒,危险就多几分。

    “冷睿……那你快点回来……呜……”戴雨潇小声的呜咽着,泪水滑落,小手还是紧紧的抓住他的大手,久久不肯放松。

    她的心在狂跳,不仅为自己,也为这个与她出生入死几次的男人,他一旦下水,如果水潭里有很强劲的水涡的话,那么这个男人的生命会有极大的危险,有可能这一下去,就再也回不来。

    而她,暂时是安全的,如果蛇不发动攻击,她的性命就不会有大碍。

    水底的情况不明,却又不得不涉险去寻找一条求生的道路,凶险未卜。

    “背包里的食物,够你支撑几天,别担心……就算我回不来,你也比我活得久,以后,你就不用再恨我……”慕冷睿戏谑的笑,用力回握一下她的小手,再缓缓将手抽出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呜……”戴雨潇抽噎着,却不敢大声的哭泣,怕惊动那些蛇。

    目前的现实,无法改变,她漾满泪水的眼睛望向深不见底的水潭,心中忐忑不安,慕冷睿这一下水,会不会就此被这不明情况的水潭吞噬掉?

    越想越恐惧,洞口映在水潭上的一点点亮光也晃动起来,似乎有暗流涌动。

    而那一点点光亮,居然在扩大,慢慢的扩大,而且那亮光看起来诡异,不像是从上面透进来,而是像从水底映上来的。

    戴雨潇抬头看看洞口,哪里的光亮没有什么变化,绿色的枝蔓也是安静的,没有光亮扩大的痕迹。

    水潭中的光亮,却仍然在一点点扩大,现在有镜面那么大了,刚开始只有鸡蛋那么大的一块亮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