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那条毒蛇
    在这种地方露宿一晚,那该多么的胆战心惊,那还不如先前的洞安全。

    这样想着,戴雨潇脚下重新蓄满力量,大踏步向前走去,她真的希望,尽快找到她母亲的亲人,找到隐蔽在这座山里息息相关的血缘亲情。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山路越来越迂回曲折,颠簸起伏。暮色渐渐笼罩整座山川,一弯勾月从东方升起,由灰白色渐渐发亮,这意味着夜色将浓。

    戴雨潇再也挪不动脚步,索性跌坐在溪边的石头上休息,慕冷睿静静的看着她,片刻,将背包卸下来,翻出几块巧克力给她补充体力。

    环顾四周,相对之前走过的路来说,这里还算平坦,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露宿。

    “宝贝,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些柴火,今晚最好能燃起篝火,周围看的清楚些,危险就降低几分。”慕冷睿将背包放在她身旁,拍拍她的肩。

    戴雨潇颓然坐在地上,手里拿着巧克力,却一点吃下去的心思都没有。

    慕冷睿走到一个小山坡上翻找枯枝败叶,收集了足够晚上用的一扎,打好一捆往回走。

    将柴扛在肩上,一抹微光映入眼底,是灯光。他四处张望,果然越过小山坡,枝叶间掩着一座小木屋,灯光就是从那里面透出来,是最原始的煤油灯光,昏黄,透着温情。

    烛光和微弱,却瞬间点燃了全部的希望,他抛下柴,站在山坡上双手合成喇叭状对着戴雨潇呼喊:“雨潇,我看到了!那边有一座小木屋!”

    这是个多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戴雨潇抛下手中的巧克力,拔腿向山坡的方向跑去。

    没跑几步,被石块重重的绊倒,她顾不得疼痛,抬起头,撑起身来,想继续跑。

    然而一抬头,就看到一条毒蛇在草丛中高高的昂着头,吞吐着长长的红信子恶狠狠的盯着她,蓄势待发。

    戴雨潇瞬间四肢冰冷,这条蛇距离她只有半米的距离,后退吗?后退浪费时间,有可能后退过程当中这条蛇就会发起攻击。

    前进?除非她能够像慕冷睿一样将这条蛇狠狠的踩踏在脚下,将蛇头踩的稀烂。

    手还在撑着地面,上半身半伏在地面上,维持这个姿势很吃力,可她根本不敢动,担心一动这条蛇就会以为她想攻击它从而先行攻击。

    距离这么近,她连呼喊都不敢,不敢把在山坡顶上的慕冷睿呼唤过来,亦是担心呼喊声惊动了这条蛇。

    嘴巴张大呈O型,声音却全部都卡在喉咙里,瞠目结舌的和那条蛇对视。

    “雨潇,你在干嘛,快过来啊!”慕冷睿高声呼唤着,从他的角度看不清楚她这边的情况,看不到她就伏在地面上和一条蛇对峙。

    戴雨潇不敢出声,心中焦急万分,任何声响都引发她一阵悸动,连风声都让她心惊胆战,唯恐风声拂动了这条蛇,惹得它发怒狠狠咬上她一口。

    “雨潇,雨潇,你怎么了?”慕冷睿半天不见回应,跑下山坡,向这边快步走过来。

    戴雨潇心中急切的盼望着他能尽快到达她身边,却又担心他的脚步声太急太重惊扰了这条蓄满杀机的毒蛇。

    期盼与焦虑并存,这种矛盾的感觉,伴随着恐惧,一点点充斥灌满她的内心,使得她扶住地面的手不住的发抖。

    慕冷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那条蛇扭回头观望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戴雨潇不想再犹豫,慕冷睿的到来于蛇而言是一种危险,一旦它意识到危险就会发动攻击,那时候再闪避为时已晚。

    趁这条毒蛇扭转头的空隙,她胳膊上的肌肉猛然绷紧,猛地撑起身,厚重的登山鞋迅速跟上,蛇头狠狠的踩踏下去。

    毒蛇猝不及防,被她狠狠的踩踏进草丛里,冰冷滑腻的身体一阵扭动挣扎,紧紧的缠绕住她的脚踝,顺势蜿蜒而上,绕了一圈又一圈。

    血液在脚踝的位置戛然而止,戴雨潇感觉到整只脚都在充血,而小腿因血液不能够流通而酸麻,这种感觉让她几乎丧失战斗力,几乎虚脱使不出力的感觉。

    而她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旦错过这个机会,毒蛇就会占据上风,她的性命就在这一念之间,求生的动力促使她的脚重重的踩踏下去,浑身的力量都蓄满在那只脚上。

    蛇头很坚硬,戴雨潇隔着厚重的登山鞋底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越是坚硬,越激发她的恐惧,这种恐惧化为战斗力,一脚一脚踩踏下去的战斗力。

    蛇的身体,渐渐瘫软下来,在地上无力的散落,还在轻微的颤动,或者是心有不甘,怎么一转头就遭到这个女人的重击。

    血液流通的一瞬间,戴雨潇的腿脚更加酸麻,几乎要支撑不住坐倒在地上,而她根本不敢移动脚步,这样的地面不同于先前慕冷睿踩踏的地面。

    这里的地面全部是草蔓,不是石头地面,如果在石头地面上,上下合击,蛇头很容易就被踩踏个稀烂,而在这草蔓丛中,无论她怎么踩踏,都不敢保证蛇头是否变形。

    所以慕冷睿到达之前,她不敢移动脚步,即便十分酸胀她也努力支撑着。

    “雨潇,怎么了?你怎么站住不动?”慕冷睿跑到近前,没有看到地面上的蛇。

    “蛇……蛇……毒蛇……”戴雨潇这才无力的坐倒在地上,揉着酸麻的腿脚,由于过分紧张,口干舌燥,声音有点沙哑。

    慕冷睿看到地上瘫软的毒蛇,用匕首将蛇身隔断成几节,示意她挪开脚。

    戴雨潇吃力的把厚重的登山鞋挪开,蛇头已经深深的嵌入地面,慕冷睿用匕首将蛇头划碎,她才觉得彻底安心。

    如果不毁掉那只蛇头,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窜起来咬伤他们,就像鸳鸯石小岛上遇到的那条蛇一样,蛇头被割掉居然还可以将慕冷睿的手掌咬伤。

    “雨潇,没事了,别害怕,有我呢……”慕冷睿擎着她的手,想拉她站起来。

    戴雨潇还是觉得腿脚酸麻,站起身来都很吃力,看来刚才那条蛇也是倾尽全力将她缠绕,不然不至于这么久血液都无法运行畅通。

    “等一会,我的腿还很麻,站不起来……”她用一只手撑住地面,臀部离开地面,想先适应一下再完全站起来。

    “从那个小山坡望过去,那边有一座小木屋,里面有灯光,里面肯定有人住!极有可能,就是你妈妈的家人……”慕冷睿兴奋的指着小山坡的方向。

    找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凶险,终于找到人烟,戴雨潇也惊喜万分,心中百味杂陈,这条路,走的好辛苦。

    尤其每次与蛇的对峙,让她噩梦连连,而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得不鼓足勇气面对这些凶险,最原始的勇气都被激发出来。

    换做之前,她只会看到蛇发抖,完全没有主张,蛇不会主动攻击她已经算是万幸,而这次,她能够瞅准时机攻击那条蛇,已经是很大的进步。

    这或者就是求生的本能,促使她变得机智,变得勇敢起来。

    “你说,我看到我妈妈的家人,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戴雨潇半蹲着,问了一个让慕冷睿哭笑不得的问题。

    “你就说,舅舅,外婆,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哈哈哈哈哈!”慕冷睿调侃的大笑,爽朗的笑声惊飞几只夜间休憩的小鸟,一阵惊慌的鸣啾。

    “那我外婆肯定说,哎呀,我们家梦琴,怎么生了一个小吃货,进门就找吃的,哈哈哈哈哈……”戴雨潇也笑的很开心,前仰后合。

    笑语间,果然觉得饿了,肠胃又开始晨钟暮鼓的奏乐,腿脚似乎也没那么麻痹,她用手掌用力的撑一下地面,借助这个力量想站起身来。

    先前只是在地上用几根手指戳住地面,这次是整个手掌按下去,扩大用力范围才能获得更多的支撑力。

    而一手按下去,却按压到了满手的冰凉滑腻,那种冷冰冰的感觉瞬间从掌心传遍全身。

    她反射性的迅速缩回手,身体弹跳起来,然而弹跳的过程中,手背一阵剧痛,尖锐的牙齿贯穿皮肤的剧痛。

    “啊!蛇!”戴雨潇甩着手掌惊叫,那条蛇被甩落到草蔓丛中。

    “哪里!蛇在哪里!”慕冷睿警惕的四处搜索,他还不知道戴雨潇已经被蛇咬伤。

    草蔓丛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游行的速度非常快,蛇早已经逃之夭夭。

    “别找了,我的手,被咬伤了……”戴雨潇痛的语速缓慢,那种剧痛如同用尖锐的针锥刺到心脏一般,一阵阵抽搐的疼,牵扯着全身的神经。

    全身的感觉,除了那个位置的痛楚,什么东西都感觉不到,瞬间痛楚成了主导。

    慕冷睿一听她被咬伤,神经立刻绷紧,这里的出没的蛇,百分之九十九是毒蛇,不知道戴雨潇有没有那么幸运,只是被普通的蛇咬伤。

    若是被山洞中那种色泽艳丽的蛇咬伤了,估计几个小时内,戴雨潇这个小女人,就要彻底离开他,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不为人的意愿所左右。

    “伤在哪里?”慕冷睿“啪”的打亮手电筒,光线笼罩住戴雨潇受伤的手背,四个深深的齿痕,正在往外渗血。

    “冷睿,你告诉我,这是不是毒蛇咬伤的?”戴雨潇怯怯的问,眼中生出一线希望,她多么希望,那只是一条普通的蛇,没有任何毒性的蛇。

    而那伤口,渗出的血液,已经慢慢变成黑色,她的手臂已经开始胀痛酸麻,这不是毒蛇,还会是什么?

    “宝贝,你别动,别怕,一点都别动,不然会加速血液循环……”慕冷睿心中也是一阵惊慌,却极力控制住,这个时候他不能够慌乱,他还要想办法救这个小女人,这个与他出生入死许多次的小女人。

    “冷睿,我会不会死?你说,我会不会死?”戴雨潇的声音里,带着颤抖的哭腔。

    “乖,别说话,什么都不要想,我不会让你死的!”慕冷睿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他恨那条毒蛇,可惜被它逃走,不然他一定将它碎尸万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