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身中蛇毒的男人

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一百二十三章 身中蛇毒的男人

    慕冷睿回到小木屋内,他将那碗血从生火到处理干净用了一个多小时,而戴雨潇还在沉睡中。

    老妇人坐在一旁,轻轻的摇着芭蕉扇,慈爱的目光落在熟睡的戴雨潇身上。

    “她长得跟她妈妈一样俊俏,当初她妈妈可是小镇上的一枝花,是整个小镇的骄傲呢,追她的小伙子,有一个连那么多……”老妇人提起她令人骄傲的女儿,笑的合不拢嘴。

    “外婆,您不是说她只是睡一小会吗,怎么到现在还没醒?会不会……蛇毒没清干净?”慕冷睿担忧的紧锁起浓眉。

    “小伙子,你们是不是走了很长的路?”老妇人笑吟吟的问。

    “是啊,走了很久,这两天来都在走路……”慕冷睿照实回答,还在想她这么问,是跟戴雨潇沉睡不醒有关系吗。

    “那就是了,就算不中毒,走了那么长的路,躺在床上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老妇人一语中的。

    慕冷睿不由得心中暗笑自己太多虑,神经过敏,连基本的常识都忘记。

    这时候他感觉头脑一阵晕眩,有些站立不稳,他扶着床边,慢慢蹲下来。

    难道,他也是因为步行太久,过于疲累才导致眩晕?这种头重脚轻的感觉,真的很难受,除了晕眩,他还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一阵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小伙子,你怎么了?”老妇人对这个相貌堂堂的小伙子颇有好感,尤其他一口一个外婆,喊的她心里乐开了花。

    “外婆,我……没事,可能是太累了……”慕冷睿抬起头,冲老妇人摆摆手,他的脸色苍白,双眸半睁半闭,眼神有些涣散。

    老妇人长满老年斑的手轻轻摸摸他的额头,怎么那么烫,烫的她倏地将手缩回来,再看看他的脸,好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还有点发青,而他的嘴唇,居然开始肿胀起来。

    “小伙子,你是不是也中毒了?身上有没有被毒蛇咬过?”老妇人拿起他的手臂,看了又看,找寻着有没有可疑的伤口。

    “外婆……我没有被蛇咬,只是给她吸过毒……”刚刚说完,慕冷睿支撑不住坐倒在地上,现在不仅仅是晕眩,还感觉经脉间针刺的疼痛,像万千只蚂蚁在同时啃咬。

    “小伙子,快把这药粉吞下去,快!”老妇人倒出一撮药粉给他,小脚颠簸着快步走到外面倒了一碗水给他。

    慕冷睿将药粉倒进嘴里,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难受,一阵干呕,差点把药粉吐出来,喝下老妇人递过来的水,才勉强压制住。

    “小伙子,有没有感觉好一点?”老妇人布满皱纹的脸,神色肃穆。

    “头,还是好疼……”慕冷睿抬起手,捶捶肿胀的头,麻木的头皮没有半点知觉,只是内部那种刺痛,在他头脑中来回旋转,袭击。

    “小伙子,你上床休息会……过会就会好的,刚才要是知道你吸过毒,早点给你服下药粉就不会这么难过了……”老妇人费力的将床上睡熟的戴雨潇往靠近墙壁的地方挪,她一个干瘪的小老太太,尽管戴雨潇瘦弱,挪起来也是相当吃力。

    慕冷睿用手撑住地面想站起来帮忙,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他用力的在地面上捶打,可是施打在地面上的力度,轻而又听,听不到半点声响。

    他神经恍惚的瞟了一眼不听使唤的手,发现手的肤色已经发黑,和刚才戴雨潇的样子差不多,整只手像是沾染了一层黑色的油墨。

    这蛇毒,真的有那么厉害?他没有被咬伤,只是用嘴唇帮戴雨潇吸毒,而且他的口腔和嘴唇根本没有伤口,蛇毒还是渗透进了他的血液,渗透进他的胃里。

    老妇人将戴雨潇挪到一旁,口中喃喃的念叨:“这个源儿,怎么这时候跑了,半点忙都帮不上……梦琴是他的妹妹,就算是鬼魂,又怎么可能害他,他干嘛那么害怕……”

    老妇人过来搀扶慕冷睿,他很想自己爬上床去,可是浑身因为剧烈的刺痛软绵无力,根本站不起来,在老妇人的搀扶下,才勉强站起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

    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心里感叹这毒蛇,这样一种生物怎么会这么厉害,轻轻的咬伤一口,就足以要了人的命,他慕冷睿,堂堂的慕家大少爷,也被蛇毒侵蚀的脆弱不堪。

    他恍恍惚惚的看到,老妇人又拿着煤油灯,从布包内取出那枚银亮的细针,在煤油灯的火焰上烧烤一下针尖,用这种古朴的方式消毒后,拿起他的手,将针尖刺进他中指指尖。

    指尖没有任何疼痛感,只是感觉到全身的刺痛感,由头顶的天灵盖至脚底板,那种刺痛感流动一样的消失,像是水流一样从他身体缓缓流逝,慢慢消退。

    直到最后,那种疼痛感彻底消失,而浑身还是没有一点力气,手臂都没办法抬起来,很虚脱的感觉,全身的细胞都还处在休眠状态中,需要一点时间调整状态恢复常态。

    老妇人拿着一只碗在他面前晃了一下,神情放松下来,“小伙子,你看看,你比我外孙女中毒还深,这流出来的黑血都快一大碗了……”

    慕冷睿歪下头,无力的笑笑,笑容很苍白,刚才他抱着戴雨潇一路奔跑,一直精神紧张,这些都促进血液循环,自然蛇毒蔓延的更快,只是刚才一直精神紧张忽略了自己,将戴雨潇的事情处理好后,才感觉到中毒的迹象。

    “外婆,谢谢您,若不是遇到您,我们两个,都要抛尸荒郊野岭了……”慕冷睿无力的道着谢,眼皮越来越沉重,他努力的支撑着。

    “小伙子,别说客气话,咱们是一家人……”老妇人笑吟吟的端着碗走出去,想是将那碗血拿出去烧掉。

    老妇人颤巍巍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口,慕冷睿就觉得眼皮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他下意识的握住身边戴雨潇的手,疲惫不堪的昏睡过去。

    戴雨潇最先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手被慕冷睿握得紧紧的,仿佛时刻担心她会逃掉一般。

    她侧过身,将手从他的手心缓缓抽出来,一手撑着头,有些痴痴的看着面前安静的睡着的这个男人,竟情难自禁的差点落泪,他们经历了太多凶险,睡醒之后还能看到他,此刻她觉得很幸福。

    他的脸,在洗尽白日里的疲惫之后,竟然看起来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婴孩,他的眼皮即使在熟睡中仍会偶尔跳动一下,连带着浓密而纤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让人看在眼里,柔软入心。

    戴雨潇把手缓缓的伸向他,微颤的指尖轻抚着他面庞上方的空气,却始终不敢触碰到他的脸颊,唯恐惊醒了他。

    不知是心灵感应还是什么,慕冷睿竟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大概还在朦朦胧胧的梦着,分不清真实还是梦境。

    戴雨潇也愣住了,连伸出去的手都僵在他的面前,忘记了收回。

    慕冷睿半梦半醒中微微的动了动唇,伸手蓦然捉住了她的手,囫囵的嘟囔了句:“宝贝,你醒了?天色还早,再睡会吧……”

    慕冷睿再次睡着了。戴雨潇的手再次被他攥在手心里,心怦怦的跳着,好一阵才得以平息。这个曾经倨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总是在不自觉间,给予她那么多毫不掩饰的温暖。

    透过用木棍支起的小木窗,辽远的夜空如点缀着无数璀璨钻石的蓝色绸缎,美得让人着迷,美得让人窒息。

    戴雨潇俯下头去,想吻一下这个男人光洁的额头,还没触碰到他的肌肤,门口边蓦地有亮光闪进来,随后进来的是一位鬓发苍苍的老妇人。

    “乖孙女,你醒啦……外婆给你煮了粥,趁热喝一碗暖暖身子……”老妇人笑的合不拢嘴,露出几颗稀稀落落的牙齿,一脸慈祥的笑意。

    “外婆?”戴雨潇有点怔然,脑筋飞速旋转,片刻便反应过来,慕冷睿抱着她跑向山坡,跑向小木屋找人求救,那么眼前这位慈祥的老妇人,就是她母亲的母亲,她的外婆。

    老妇人一直慈祥的看着她,对她怔然的反应不急不躁,她颤巍巍的踱进来,将煤油灯摆放在床头柜子上。

    她看看还在熟睡的慕冷睿,想起刚才是想低下头吻他,这个动作不知有没有被老人家发现,而且他现在还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在老人家面前,不由得羞馁起来。

    “外婆……这么晚了,您还没睡,还煮粥给我们吃……我自己来就好了……”她第一次喊着外婆,情不自禁,热泪盈眶。

    她起身想下地,想把那只手被慕冷睿紧紧握住的手抽出来,抽了几抽,他握得太紧,根本抽不出来,在外婆面前,有点着急起来,又担心惊醒刚刚睡熟的慕冷睿。

    这样想着,她有点犯难的抬头,迎上老人家理解的充满笑意的目光。

    “乖孙女,别动,这个小伙子,为了救你,可出了不少力,他自己都中毒了,却还只挂念着你,你的毒解了他才意识到自己也中毒了,别打扰他让他多睡会吧……”老人家轻轻拍拍戴雨潇的肩,示意她将那只被慕冷睿握着的手落下。

    “什么,他也中毒了?他不是说,他口腔和嘴唇没有伤口应该不会中毒?”戴雨潇惊诧的瞪大眼睛,被慕冷睿握着的手轻轻颤抖。

    “这是毒蛇啊,毒性那么强,他吸完毒就算吐出去了,毒液也会随着唾液进入他的胃,透过皮肤渗进他的血液,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发作的时间稍微迟些……”外婆颤巍巍的转身往外走,拐杖轻轻的点到地上,好像也担心吵到那个睡熟的小伙子。

    戴雨潇鼻子一酸,泪水落下来,这个男人,中毒的情况下抱着她跑了那么多路,这些情况若不是外婆提起她浑然不知,她果断的快速在他额头上吻下去。

    有一滴泪落在他的额头上,晶莹剔透,他额头的皮肤轻轻颤动,眉尖紧蹙,在睡梦中微微动动唇,继续熟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