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约我看日出
    老妇人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进来,小声的说:“乖孙女,粥来了,你趁热吃……我放了两个荷包蛋在粥里,你吃了补补血气……”

    戴雨潇撑起身,一只手被慕冷睿握着,不方便下地,就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去接热气腾腾的粥。

    “乖孙女,这碗很烫,你要是不嫌弃我老婆子,我来喂你吧……”老妇人一只手将碗托在掌心,另一只手搅弄着羹匙,舀起一勺,贴近唇边吹吹热气,递到戴雨潇唇边。

    “外婆,您不怕烫吗?”戴雨潇扯扯被慕冷睿握着的手,还没扯开,老人家年龄那么大,理应她照顾老人家才是,却让她拿着羹匙喂粥给她吃,心中不免馁然。

    “我这手啊,辛苦了一辈子,手上的老茧都不知道落了几层,什么烫不烫的,早就没感觉了……来吧,乖孙女,让我这个老婆子好好疼疼你,不然,以后谁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到这,老人家忍不住长满鱼尾纹的眼角流下几滴眼泪,声音止不住的哽咽。

    “外婆,您别难过,这次我来接您下山,您要是愿意的话,跟我回城里住,好吗?”戴雨潇伸出空闲的一只手,给老人家拭去泪水,看老人家伤心,她的心也疼痛起来,忍不住眼睛开始润湿。

    “我老胳膊老腿的,没几年活头了,就在这老山里过一天算一天吧……可惜了你妈,年纪轻轻的就没了……我苦命的梦琴啊……”老人家忍不住哭泣出声,哭了几声看看还在熟睡的慕冷睿,将羹匙放回碗内,捂住干瘪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

    “外婆……您别难过……跟我讲讲我妈妈的事情吧,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好好查查当年我妈妈的死因……”戴雨潇伸手触碰下老人家苍老的鬓发,愈加觉得心酸。

    “好,乖孙女,你还记挂着这么多事,难为你了,来快吃一口粥,现在不冷不热,正合口……”老人家用长满老年斑的手擦拭下眼泪,用羹匙舀上一勺粥,送到戴雨潇唇边。

    “外婆……”戴雨潇控制不住情绪,哭出声来,她倾侧上身,拥住老人家的肩膀,身体因抽泣而不停的抖动。

    从来没有一个老人,能给她这样的关爱,亲自端着碗喂粥给她吃,自童年就缺乏温情的戴雨潇,遭遇这样的温情照顾,无法抑制的心酸。

    “傻丫头,刚才还说我,你怎么还哭成这样了?”老人家用手给她擦拭着眼泪。

    “外婆……我好想我妈妈……呜……”戴雨潇眼睛哭的红肿,楚楚可怜。

    “好了,乖孙女,不哭,不哭了啊……”老人家脸上挂着泪珠,却干瘪的嘴笑起来,指指她的肚子:“你瞧,你再哭,它都唱空城戏了,跟你抗议呢……”

    戴雨潇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破涕为笑,她早已经饥肠辘辘,里面饥饿的声音老人家都听到了,这空城戏唱的真够响亮的。

    她夸张的大大的张开嘴巴,接过老人家羹匙里的粥,好暖,好香,浑身的冷气都被驱走了,真是舒畅。

    吃了一勺又一勺,都顾不上说话了,不大一会一碗粥吃个精光,老人家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跛着小脚端着空碗往外走:“乖孙女,外婆再出去给你盛一碗,别的好吃的没有,米粥管够!”

    戴雨潇也没阻拦,她肚皮那么空,一碗粥怎么可能填饱,跟外婆都要客气的话,那也太虚假了,再者,老人家巴不得她这个外孙女多吃一些呢。

    不一会,老人家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进来,她见到外孙女开心,连拐杖都丢到一旁不用了,端着碗一溜小跑就进来了,精神好的很。

    第二碗,戴雨潇吃的那么快了,有了东西在肚子里垫底,脸色红润起来,本来冰凉的手脚也渐渐升起暖意。

    组孙俩,虽然第一次见面,却一点隔阂的感觉都没有,似乎这就是血缘亲情的缘故,息息相通,戴雨潇一边吃,一边和老人家聊天。

    “外婆,我不是有个舅舅吗?他去哪里了?您一个人大晚上的在这山上,多不安全……”戴雨潇四处看看,自从她醒来,一直没见到她舅舅的人影,慕冷睿抱她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昏迷,全然不知,在她昏迷的时候她舅舅见到她的脸孔惊吓的夺路而逃。

    “他啊,见到你跟见鬼似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老人家叹口气:“我这个不肖子啊,如果他能赶得上你妈妈一半的孝顺,我到死也安心了……”

    “外婆,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会看相,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戴雨潇脑袋一偏,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俏皮的说。

    “一百岁啊,好啊,没见到你之前,我哪天死都不在乎,你来了,我得多活几天,活的越久越好,呵呵呵呵呵……”老人家笑的合不拢嘴,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被脸上的褶皱挤成一条缝,每一条褶皱里都漾满笑容。

    “外婆,这山上那么多毒蛇,生活又这么不方便,您和舅舅,干嘛非要搬到山上来住呢,我看到了小镇上的房子,很漂亮,很宽敞,难道您不喜欢宽敞漂亮的房子?”戴雨潇不解的问,黑瞳闪亮。

    “这都得怪你舅舅啊,他说他犯事了,犯大事儿了,一定要搬到山上来住,说避过风头再搬回去,我就两个孩子,你妈妈已经没了,就算他不肖,我也不能不管他,哪里想到,这一搬,就是十几年啊……”

    戴雨潇心中一凛,她舅舅说犯大事了,什么样的大事让他不顾及毒蛇舍弃那么好的房子车子搬到山上住,“那您想不想再搬回去?”

    “不想了,我这老胳膊老腿,住哪不都还是一样,走不了多远的路,搬来搬去的折腾个啥劲儿呢,住惯了,这山上也挺好……”老人家昏花的眼睛里,透着无奈。

    “那我每年都上山来看您。”戴雨潇俏皮的笑,纤长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

    “真的?不怕毒蛇?”老人家擎住盛粥的碗,眼睛里泛出期待的光亮。

    “嗯,真的,不怕!”戴雨潇极为认真的点点头,她这是郑重其事的许诺,以后每年这个时候,无论艰难险阻,都一定回到这里来看望老人家。

    “乖孙女,你和你妈一样孝顺,可惜了你妈,那么孝顺的孩子,怎么就那么早就没了呢?”老人家眼中,又噙满泪水,鼻头红红的,“都怪我啊,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你外公生病,她也不至于跟你爸爸走了,不跟他走嫁给柳源,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早……”

    “外婆,我爸爸是个很坏的人吗?”戴雨潇听老人家的描述,仿佛她的父亲多么强行霸道大奸大恶一般,不由得不安的用手抠着床面,皱起眉头。

    “也不能这么说,你爸爸当年也是个帅小伙,又有钱,一般姑娘见了都喜欢,只是你妈妈当时不喜欢他……当初她跟你爸爸走,是为了给你外公治病,她是受了委屈的……”

    “外婆,我妈妈当年喜欢一个叫柳源的,是吗?”

    “是啊,他俩从小一块长大,如果不是因为你外公生病,他俩早就结婚了……他俩是有缘无分啊……”

    “那您看来,我妈妈会不会跟柳源私奔了?”

    “私奔?怎么可能?别听别人瞎说,你妈妈生下你以后,回来看过我几次,每次都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我当妈的看得出来,你妈妈后来应该是喜欢你爸爸了……”老人家果断的否定,私奔这回事,纯属杜撰。

    “外婆,你真好,和我想的一样,我也不相信我妈妈是跟别人私奔的,只是很蹊跷,我妈妈怎么和柳源在同一辆车上出事呢?”

    “说不准,是柳源那小伙子太想念你妈妈,偷偷跑去看看她,结果路上就出事了……”老人家做着有可能的猜测,给戴雨潇舀了最后一小羹匙的粥,给她喂下。

    “外婆,今晚您老受累了,这么晚了您还没能休息……”戴雨潇心中过意不去。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你能来看看我这个老婆子,我高兴的哪里还睡的着觉……不过你今天太累了,蛇毒清干净了也很伤身体的,我给你倒杯水清清口,然后你就再睡会吧,天亮还得好几个小时呢……”老人家颤巍巍端着空碗走出去,手里捧着一杯清水进来。

    戴雨潇喝完水,躺在床上,看着老人家慈爱的脸庞,心中漾起满满的幸福感,嘴角扬起,脸上一直带着笑。

    “乖孙女,早点睡觉吧,明天早上外婆给你做好吃的……”老人家扯过被子,盖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慈爱的抚摸一下她的额头。

    填饱肚子的戴雨潇,沾着床边,不一会就沉睡过去,睡得很香甜,睡梦中她的妈妈还很年轻,很漂亮,站在五彩的祥云上向她招招水,她跳跃的飞奔过去,她真的腾飞起来,站在云端的妈妈把她拥在怀里。

    “小花痴,做梦还在笑……”戴雨潇听到一声轻笑,朦胧间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

    睁开眼睛,慕冷睿侧身看着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他的眼眸少见的柔情似水,含情脉脉。

    “冷睿,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戴雨潇打个呵欠,小手不自觉的伸到唇边轻掩。

    “还早呢,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早呢?山里的空气清新,我们出去走走?”慕冷睿抬手指指窗外,其实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露面。

    戴雨潇装作很花痴的样子,故意嗲声嗲气的:“慕大少爷,你是要约我看日出吗?”

    “亲爱的戴雨潇,请问我能有这个荣幸,约你一起看日出吗?”慕冷睿噌的从床上坐起来,伸出那双比女人的手都要优美的手,做出认真邀请的姿势。

    “姑娘我今天不舒服,改天吧……”戴雨潇仰着头,嘟起嘴吧,坐起身来,却用玉手托着腮,视他的大手如无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