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偷窥的男人
    这个小女人,还跟他摆架子,他才不管这一套,侵近她的脸颊,几乎鼻尖触到鼻尖,眼眸幽深的如同银河中的遥远星系:“果真不去?”

    “喊一声好姐姐,我倒可以考虑一下……”戴雨潇被他温热的气息侵扰的芳心狂跳,却不肯低头,依旧逞强的用手托着腮,坐在那一动不动。

    “好姐姐?”慕冷睿邪魅的笑,大手一揽,向上一抬,戴雨潇这个小女人便被他扛在了肩上,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啊!”戴雨潇惊叫到一半,便吞了回去,嘴巴大张着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她意识到现在这个时间她的外婆很可能还在沉睡,她可不想惊扰了老人家。

    而且让老人家看见她被这个霸道的男人扛在肩上,该多难为情,简直羞的没面目见人。

    慕冷睿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扛着这个小女人就像猎人刚刚俘获的猎物。他的脚步铿锵有力,像是勇士打了胜仗凯旋而归,而肩上扛着的女人就是他的战利品。

    走到门口,慕冷睿犯难了,他个子太高,而门框太矮,不扛着戴雨潇的话他使劲低头还能勉强通过,现在扛着她怎么低头?

    戴雨潇侧着头,看到这情况,看到人高马大的慕冷睿将手撑着门框的最顶端,扑哧笑出声,这个动作真是太傻气太可爱:“慕大少爷,这次还能看日出吗?难道你有法力能用手把门框撑高一大截?”

    这个小女人,分明是挑衅,慕冷睿不屑的撇撇嘴,大手落下,他一定要扛着她走过这个门,他慕冷睿决定的事情怎么可以随意更改,他猛地屈下来,上身直立不动,人立马矮上一大截。

    他的突然动作,把肩上的戴雨潇吓一跳,因为她突然有了一种失重的感觉,手脚一阵舞动挣扎,定定神,她还稳稳的伏在慕冷睿的肩上,只是他身形一晃,已经扛着她出了小木屋。

    出了小木屋,他一只手紧紧箍住戴雨潇的腰际,另一只手悠闲的插在裤袋里,打着呼哨向前走去。

    “都出来了,怎么还不放我下来?”戴雨潇挣扎着,小手抓挠着他挺拔的后背。

    慕冷睿理都不理她,没听见一样,紧紧的箍着她往一处很高的山坡上走去。那座山坡上树丛茂盛,一片郁郁葱葱,远远的看过去绿意盎然。

    他这样子,哪里像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分明就是个痞子王,游手好闲的痞子王。戴雨潇在他肩上动弹不得,而他的脚步忽而左忽而右,她看着旋来转去的地面头脑眩晕。

    “你怎么这么痞啊,哪里像有钱人家的大少爷……”戴雨潇嗔怪着。

    “我是痞子我怕谁?”慕冷睿对这个称呼一点都不恼怒,痞性十足的对着绵延的山川一阵怪腔怪调的吆喝:“哎呦嗬嗬嗬……抢个姑娘我上山来,柳树成荫自己栽呦……”

    戴雨潇被他不成调的怪声逗的咯咯笑,笑的手舞足蹈,也不再感觉头晕了,反而感觉被他扛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瞧瞧你,哪里像被我从山下劫来的姑娘,矜持点矜持点——”慕冷睿不满的嘟囔。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放我下来,你这个流氓……”戴雨潇配合的夸张的大喊大叫,仿佛真的被劫持的样子。

    “嗯,这还差不多……小妮子,给老子老实点,抢你回来是做压寨夫人的,你别不知道好歹!”慕冷睿故意装作恶狠狠的,凶神恶煞的怒斥。

    “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行,你快放我下来,我肚子疼,肚子疼……”戴雨潇控制不住的狂笑,笑的身体发颤,她真的觉得肚子疼,只是被扛着根本捂不到肚子。

    “想得美,大爷我还没享受够呢……”慕冷睿没放下她,反而扛着她开始飞奔,向高高的山坡飞奔。

    “啊!啊!啊!”戴雨潇猝不及防,一阵惊慌的叫嚷,吓的闭上眼睛,眼前的路飞快的后退,给她一种快速坠落的错觉。

    慕冷睿扛着她飞奔到高高的山坡顶上,才大手一松,将她翻转过来向下一落,肩上的女人便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东方已经微微露出一点点橘红的颜色,橘红的边缘被绯红色的霞光围绕着,射线一样在天际分散。

    戴雨潇依偎在慕冷睿肩上,望着远方,心中异常安静。

    露珠凝结在她发尖,朝霞的映照下,流转着梦幻般绯红的色彩。天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鸟儿绸啾,虫儿轻鸣,到处都是一片盎然生趣。

    两个人沉默不语,沉浸在晨曦带来的浩然光明里。

    树丛中有触动的声响,慕冷睿蓦然回头,神色凛然,面部表情绷紧。树丛中又动了一下,枝叶一片悉悉索索的颤动。

    “是不是风吹的?”戴雨潇皱着眉头,回头望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

    慕冷睿紧闭着唇,看着树叶颤动的地方好久,又一阵悉悉索索的颤动,一只灰黄色的野兔跳出来,慌张的望了望,蹦蹦跳跳的又钻入树丛间。

    “呀,是一只小兔子,好可爱呢。”戴雨潇回首间,恰巧看到那只小野兔蹦跳着消失在树丛中。

    “要不要我捉来一只给你烧烤?”慕冷睿站起身来,向树丛走过去。

    “别,别,那么可爱的小兔子,我不忍心吃它……”戴雨潇焦急的顿足,扯住他的衣袖,拦住他不让他伤害那只野兔。

    “鱼儿不可爱啊,可你不是一样吃的很开心?”慕冷睿戏谑的,嘴角泛起一丝嘲笑。

    戴雨潇被他质问的说不出话,是啊,鱼儿一样可爱,她不到十分钟就吃了一条足足两斤重的大鱼呢,可是,她确实喜欢小兔子,不忍心看着那么可爱的小兔子变成盘中餐。

    慕冷睿不再理会她,轻轻扯开她的手,快步走向茂密的树丛。

    当他走近树丛,只见一个男人的身影一晃,倏地从他面前钻出树丛,惊慌失措的向山坡下跑去,看见他们像见鬼一样恐慌。

    慕冷睿冷睨,不动声色,等那个男人已经跌跌撞撞的跑出几步远,才腾空飞跃而起,直直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到那个人的后背上。

    那个人应声而倒,还连着翻了几个滚,若不是被山坡上的灌木丛挡住,他一定直接滚落到山脚下。

    “冷睿,冷睿,怎么了,是谁?”戴雨潇不明情况,向这边跑过来。

    那个人在地上躺了好一会,才挣扎着站起身来,很吃力的样子,攥起拳头不住的捶着腰板,他的腰像断了一样疼痛不已。

    慕冷睿冷冷的盯着他,一语不发,明媚的早晨因这个男人的出现,被笼罩上一层阴霾。

    “冷睿,怎么了,他是谁,为什么偷窥我们?”戴雨潇跑到近前,拽住慕冷睿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这个男人。

    和那个男人一对视,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戴雨潇心想,这世上怎么有这么猥琐的男人,瘦削的脸,三角眼几乎倒立着,鼻子平塌,嘴唇却厚实的很。

    那个男人的眉头一皱,神色慌乱,又马上镇定下来,他扫视着戴雨潇的身前,有阳光映照下留下的影子,这个女人是人,不是鬼。

    “他,还能是谁,是你母亲的哥哥,你的舅舅……”慕冷睿冷冷的,鼻腔里呼出一股冷气,对这个猥琐的男人不屑一顾。

    “舅舅?舅舅?”戴雨潇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迟疑的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

    她的母亲那么漂亮,她的外婆虽然年老,可是透过满脸的皱纹也能看得出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美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相貌猥琐的舅舅?这是造物者跟她开玩笑吗?

    “你是梦琴的女儿?”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舅舅已经换上一副亲近的面孔,厚重的嘴唇裂开来微笑,露出一口被香烟熏黄的牙齿。

    “我……是……你真的是我舅舅?”戴雨潇还是不敢相信,倒不是虚荣心作怪,只是这个舅舅给她很不舒服的感觉,人丑的只是外表,可是这个舅舅,从骨子里透出那么一种猥琐,给人感觉那笑容都很牵强。

    “你能来山上真好,跟我回去一起去见见你外婆吧?”猥琐的男人咧嘴笑着,揉着摔痛的腰板往小木屋的方向走。

    “回来,我让你走了吗?”慕冷睿阴冷的,声音里透出杀气,眼眸中森冷肃杀。

    “大外甥女婿,我可是你准舅舅,你这么跟我说话?”猥琐的男人套着近乎,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发抖,对这个倨傲的年轻人很是畏惧。

    戴雨潇也觉得慕冷睿这样对她舅舅说话有点过分了,就算猥琐,那也是她的舅舅,应该礼貌些才是,不由得嗔怪他:“冷睿,这是我舅舅,说话客气点……”

    “舅舅?什么舅舅?昨晚他见了你见鬼一样的害怕,连夜逃走,连家都不敢回,还偷偷跟着我们,有这样的舅舅?”慕冷睿冷嗤,缓缓走向猥琐的男人。

    戴雨潇楞了一下,她被慕冷睿抱进小屋的时候是昏迷的,自然不知道当时的情况。这个舅舅,居然见了她见鬼一样的害怕,还逃走?怎么感觉跟在小镇上漂亮房子的书房内见到的那个人表现差不多?难道,也把她当做了她母亲?

    猥琐的中年男人,见慕冷睿缓缓走过来,步步后退,没敢等他到近前,拔腿就跑。

    慕冷睿不慌不忙,眼睁睁的看他跑出几步,腾空飞起一脚,身体飞速的腾跃出去,大脚硬生生的踹到猥琐男人的腰际。

    同样的下场,他没能逃脱,一声闷哼便倒地不起。这次没上次那么幸运,撞上几块较大的石头,他瘫软在地上,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半天爬不起来。

    慕冷睿踱着方步走近前,俯冷傲的:“跑啊,继续跑,越快越好,你跑的越快,摔的就越惨!”

    猥琐的男人支撑起上半身,呲着牙齿一阵冷笑,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闪亮的匕首,猛地刺向俯身看着他的慕冷睿。

    “啊!冷睿,小心啊!”戴雨潇还没走到近前,就被匕首闪现的寒光刺到了眼睛,不由得紧张的惊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